[火影新世代]棺材里的男人:第13章

[火影新世代]棺材里的男人:第13章

斑坐在屋檐下的走廊上,手里捧着还残留着余温的茶杯,等到了连柱间的气息都察觉不到的时候,他狠狠的将手里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极...

撒谎精:第19章 老朋友

撒谎精:第19章 老朋友

“刚认识的时候我就是在教室不小心夹到他的手,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一边打嗝还一边眼泪婆娑地拉着说我强调‘我没哭。我只有一...

第四类爱情:第63章 同样的选择

第四类爱情:第63章 同样的选择

不,或者已经称不上是公主,而应该是一位血统纯正高贵的皇后。她一脸精致的妆容,一身质感的打扮,一张浅笑微笑的脸孔,一种举手...

[Fate/Zero] 莎乐美:第6章 Gory and G

[Fate/Zero] 莎乐美:第6章 Gory and G

——苏格兰童谣《巴比伦蜡烛》————————————……遥远的美索不达米亚,是否仍和两千年前的巴比伦城一样,有塔堡、有神...

宫心计之金铃有子:第21章 骤变局势

宫心计之金铃有子:第21章 骤变局势

嗒嗒嗒的马蹄声,仿佛敲在每个人的心上。随着队伍慢慢走近,最前方的百姓因心中激动而满面通红。百姓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这一支不平...

(网王)拒绝爱你:第8章 青学

(网王)拒绝爱你:第8章 青学

我一看,扎着两个小辫子的,旁边一个羞怯的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姑娘,这不是小坂田朋香和龙崎樱乃嘛。我温柔的蹲下身子问樱乃,“...

整个横滨都被宰厨占领了!:第21章 悪因悪果

整个横滨都被宰厨占领了!:第21章 悪因悪果

不再管身后的太宰治再怎么磨蹭,国木田独步都不愿再继续等他了,他放开太宰治,自顾自地朝着前方追了上去。“诶、国木田君——你...

平行爱恋GL:第1章

平行爱恋GL:第1章

可是,可是,眼前的这个身体却时时刻刻的在提醒她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看着镜中的那个身影,尹泽轩多希望这时一场闹剧!这是什么...

猎人之幻夜:第30章 不速之客

猎人之幻夜:第30章 不速之客

人生死各有命,更何况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曾经住在流星街的她应该更明白这个道理。弱者死在强者的手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反派的疯病我来治(互穿):第2章重来

反派的疯病我来治(互穿):第2章重来

对方下手极狠,嘴里的麻布已经呛进了她的嗓子眼,搅得她胃内翻腾,吐又吐不出来。段暮遥难受至极,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掉。尤记得...

探春十载踏莎行:第52章疏

探春十载踏莎行:第52章疏

这话可正是熨帖到了秦氏心里,秦氏戳一戳她的脑袋笑道,“你这丫头现在也愈来愈精乖了,罢了,就依了你,若是不好了,可仔细你的...

精明猪和骚包猫:第136章

精明猪和骚包猫:第136章

两人又开始欢乐地摘柑橘,得到园长同意,摘一个颇大的柑橘剥了,你一半我一半的分着吃,果然是济州岛特产之一,没留神一咬下去就...

情定千年:第24章 往事

情定千年:第24章 往事

“你跑哪儿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把青唐都要翻个底朝天了!”穆寒云看见林若兮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臭骂:“你这个人怎么也不交代一...

我就绿茶给你看!:第20章 接你

我就绿茶给你看!:第20章 接你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姜宥是销售部的部长,陈部长成了他手下一名普通员工。而公司的决定挑不出毛病:第一,陈部长任职期间诺恩斯...

古剑之现实与游戏:第126章

古剑之现实与游戏:第126章

姬偃吸了吸鼻子,将另一只花灯放到河面上,道:“我太感动了。”有谢衣这么兄弟的朋友,姬偃自是感动得无以复加。风晴雪歪了歪头...

明明是攻略王却过分直男:第15章

明明是攻略王却过分直男:第15章

林夏刚准备说话,伽尔沉着脸色朝着窗口方向微抬起手。那之前被他撞开的破碎窗子随着他手中浅淡的银光慢慢合拢,恢复如初。“怎么...

【综英美】每天都在求生路上:第63章 平行世界9

【综英美】每天都在求生路上:第63章 平行世界9

“亨利·拉蒙塔涅!”艾莲娜咬牙道:“我还是杀了你算了!”“……”亨利瞥了艾莲娜一眼:“呵。”“不玩了,没意思……”艾莲娜...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第14章 纸片人

反派都是我的储备粮[快穿]:第14章 纸片人

苏棠原本好好地看着电影,突然就眼前一花,出现在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整个人都是懵的,毫无防备,轻易就被骆渊一推,卧倒在浴缸...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第52章 有那么一朵玫瑰—7

那些女孩子们的百合故事GL:第52章 有那么一朵玫瑰—7

“不,那时候还没有森林。”十年前,两军交战的时候,这里仍是荒土一片。仅仅十年间,那些郁郁苍苍的百年古木,简直就像魔法般凭...

[食戟之灵]原味:第10章 【外传】《Sour

[食戟之灵]原味:第10章 【外传】《Sour

——输了……?距上一次食戟获败,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遥远到甚至记不真切。连自己都稍有意外的是,司的心境并未对此产生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