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陈芊芊同人]:第6章 是她,挺好

闪烁[陈芊芊同人]:第6章 是她,挺好

她不想再受系统惩罚了。韩烁一直暗中关注陈闪闪,将她眼底的情绪精准地捕捉到,嘴角勾起,一抹兴味一闪而过。这位四郡主,不像表...

穿越之喵呜:第27章 二十七

穿越之喵呜:第27章 二十七

许攸闻言,赶紧顺着他的衣服往上爬了两步,挥起爪子毫不客气地朝二缺鹦鹉扇了一巴掌。二缺鹦鹉立刻发出一声夸张的尖叫,嘴里骂了...

未来美食豪门宠婚:第3章 煊哥的凶残威胁

未来美食豪门宠婚:第3章 煊哥的凶残威胁

凌爸沈妈虽然觉得这顿饭吃得很满足,但是都不乐意自家千娇万宠的女儿,去为别人家的臭小子天天洗手作羹汤。凌煊听了沈云瑾说凌夭...

重生六零有栋楼:第13章 宴客

重生六零有栋楼:第13章 宴客

简奶奶和简母也没推辞大家的帮忙,一边干活一边把自家收养简昭的事情说出来,包括简昭换名字和童养婿的事情,其实最重要的就是简...

延禧攻略至尔晴重生:第15章 14

延禧攻略至尔晴重生:第15章 14

尔晴本想将傅恒帮她卖帕子的事说出,却又觉得有些情节不适合,便随口扯了个慌,道:“我攒的,攒了好几年。”眸中带着几分玩味,...

盘龙氅:第15章

盘龙氅:第15章

真是的,做人好复杂!哮天犬挠了挠头,还是做狗洒脱,只要有主人就好了。这边哮天犬正在门口胡思乱想着,门里却传来了一声压抑着...

当所罗门成为了审神者[综]:第14章 014

当所罗门成为了审神者[综]:第14章 014

所罗门闻言合上了书,“我知道了,我们这就下去。”留意到了所罗门话里的“我们”,蝙蝠恶魔神色有些羞怯,“大人,我就不去了吧...

[综]勇者斗魔王:第18章 勇者推魔王

[综]勇者斗魔王:第18章 勇者推魔王

“怎么……”宁采臣一头雾水。聂小倩没空解释,硬把他压进箱子里。刚盖上盖子,就听见有人在门外喊了一声小倩姐姐。聂小倩答应一...

[欧阳明日同人]悠悠明日:第8章 入职国师

[欧阳明日同人]悠悠明日:第8章 入职国师

悠悠又开始叹气:师兄果然也是被开了外挂,要不然,凭着这个时代的技术,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够对症下药呢?糊弄谁啊!她记得臭豆...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第18章 篇外章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第18章 篇外章

如果TOKI没在立海大,而是在别的学校……那么大家得知战力超强的TOKI不能参加比赛而做经理的话,是什么反应呢……首先再重温一下...

我是一条锦鲤[洪荒]:第8章 火烧寿仙宫

我是一条锦鲤[洪荒]:第8章 火烧寿仙宫

自己敬若神明的师父,为什么会扮成这个样子?!云中子倒是一脸了然,心下还嘀咕不愧是通天师叔,扮侍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会儿...

[综]鸳鸯锅就鸳鸯锅嘛:第29章:择偶标准

[综]鸳鸯锅就鸳鸯锅嘛:第29章:择偶标准

“嗯……我想稍微减轻一下手臂的负担。”饭田,丽日和绿谷一道向支援科的开发工房走去。他们看见轰焦冻早就站在了工房门口。......

大秦之一世长安:第27章 想被揉肚皮

大秦之一世长安:第27章 想被揉肚皮

“你要王贲做伴读?你认识他?”嬴政定定看了一会儿李蛟,眼瞳漆黑,让人辨不清喜怒。李蛟被看得略心虚,毕竟坏人姻缘挺缺德的,...

(韩版恶吻同人)最美丽的时光遇见你:第41章幸福的时光

(韩版恶吻同人)最美丽的时光遇见你:第41章幸福的时光

“赫拉,喜欢洋葱吗?”“不要。”“赫拉,喜欢茄子吗?”......

凝肌小娇妻[七零]:第5章

凝肌小娇妻[七零]:第5章

几个人上了大队的拖拉机。梁支书坐在了前面驾驶员的旁边,几个知青就坐在了后面的车斗里面。拖拉机还不如三轮车,连个顶棚都没有...

团宠无限综艺:第7章 两个小可爱

团宠无限综艺:第7章 两个小可爱

—狗宴你还记得你是个偶像吗?—这货就没有偶像包袱,别问,问就是狗。倒是顾酒小天使,一脸坚信:“盛姐你们去吧,女孩子应该被...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第19章

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第19章

此刻,她心中只余一个念头——这下误会大发了。没想到土地公方沽酒表现得比她还要紧张。“苏道友且慢!”......

[综]掠夺气运:第27章 法神

[综]掠夺气运:第27章 法神

进城时,凌渊敏锐地感受到了一股结界波动,这层结界异常复杂,平时只打开第一重。结界的第一重功效,是甄别黑暗生物,如果黑暗生...

(机灵小不懂)宁凝一水间:第71章 完结终

(机灵小不懂)宁凝一水间:第71章 完结终

柔和的月光下,一鹅黄一天青两色身影已经并肩而立,广袖飘拂间,各自静静想着自己的心事。若有相同处,就是这两个面容姣美,身姿...

满地清秋:第86章 年氏番外今生

满地清秋:第86章 年氏番外今生

如果他也放弃,我还挣什么呢?我并不在乎门第,也不在乎生命的长短,只要与他厮守,哪怕一天,一月,一年……眼泪与烛泪,一个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