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一个死太监+我的夫君是太监:第1章 持家要节俭

嫁给一个死太监+我的夫君是太监:第1章 持家要节俭

瞥见小苕露出胆怯的神态,慧娘觉得好奇,“做啥?”“回夫人,外头突然下雪了,有点冷。”小苕看看外面灰蒙蒙的天,“奴婢去看一...

[弹丸论破2]一百种死法:第46章 第四十六种死法

[弹丸论破2]一百种死法:第46章 第四十六种死法

他眼里的确只剩下“希望”了。从他那里,她什么也无法获得了。可是就算已经被自己的世界拒绝,她还是独自一人做着白日梦。——让...

带着百物穿聊斋[综]:第6章 穿越到聊斋

带着百物穿聊斋[综]:第6章 穿越到聊斋

徐航正准备要下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脑子没停,他很快就回想到昨晚狐狸嫁女一事。然后开始重新审视起系统的任务,他原本觉得收...

[综]不要再寄信给我了啊喂:第5章 血槽已空

[综]不要再寄信给我了啊喂:第5章 血槽已空

现在是回家好呢?还是在街上浪一圈再回家好呢?这是一道严肃的选择题。我沉思片刻,决定还是浪一圈再回家,顺便带夏目去剪一下头...

反派坏我财路[综武侠]:第7章踏月留香

反派坏我财路[综武侠]:第7章踏月留香

书阁中自然没有燃香,可是,厚重的红酸枝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屋室内自有其芸草书香,清隽而雅致。叶觉非微微侧着身子坐在桌旁,单...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第5章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第5章

可是自己也想要吃这个樱红果,这樱红果看起来实在是太漂亮了,味道肯定特别棒,他真的不舍得放弃啊……月牙白色的小鼠难得有些纠...

位面直播中[同人]:第19章 哑舍直播中

位面直播中[同人]:第19章 哑舍直播中

“汝、汝乃何人?”到底还是个少年,就算平时对很多事情都是波澜不惊的状态,碰到未知的事情,心里还是发怵。青色长发的人似乎是...

全息剑三之首富:第30章

全息剑三之首富:第30章

许桐叹了口气,自己刚刚是犯了什么傻,跟一个傻狗子置气。“怎么?有名分了还不高兴?”“不是不是!高兴的!”燕北行连声否认,...

丑王爷的佛系王妃:第8章

丑王爷的佛系王妃:第8章

活了两辈子,历经前世今生,死亡变得不那么可怕了,那是一个生命的终结,同时又是另外一段旅程的起点,就像一场周而复始的轮回。...

穿成赘婿文恶毒原配:第11章 助攻

穿成赘婿文恶毒原配:第11章 助攻

白裕虽然不像白老夫人那样,对着谢氏和白繁露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但也脸色极差,狠狠呵斥了白繁露几句,才气急败坏地让谢氏去给白...

娱乐圈之女神进化论:第38章 成军了少女

娱乐圈之女神进化论:第38章 成军了少女

“StopYo~LetmeshowyousomethingGirls~YoureadyLet\\\\\\\\\\\\\\ ...

HP之铂金恋人:第27章 盖勒特·格林德沃

HP之铂金恋人:第27章 盖勒特·格林德沃

----------------打滚求收藏求花花不要大意的撒花给我吧有花有收藏就是我每天码字的动力......

终极系列之与你的幸福:第85章

终极系列之与你的幸福:第85章

叶思仁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索出一个遥控器“夏天,你不要担心,老爸每次进去都是带着遥控器进去的,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会在外...

香蜜之繁花似锦觅安宁:第6章

香蜜之繁花似锦觅安宁:第6章

“是谁在外面!”“穷奇,只要你肯听话,就放你出来。”苍老的声音诡异非常,好像有几个在说同一句话。“只要能放我出去,老子什...

神路:第11章 一级魔法学徒

神路:第11章 一级魔法学徒

他最开始要这两件衣服,就是想给自己留一个后路,而现在,自然要趁着三个月的免费期,尽可能的多看书,当然,这么做也是有危险的...

娇藏:第11章

娇藏:第11章

崔行舟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么直言不讳说他喝得酒臭,一时间不由得微微睁开了眼,瞪向了柳眠棠,言简意赅地说了声:“出去!”...

王者荣耀蜜汁日常:第32章

王者荣耀蜜汁日常:第32章

“然后?”我又想起了我昨天跟周涧礼的事,也淡淡叹气,“我昨天跟群里一个人面基了。”李应圆懒懒应了一声,躺在沙发上不想表达...

娱乐圈之国民骄傲:第45章

娱乐圈之国民骄傲:第45章

哦,鹿晗并不能算作韩国艺人。对鹿晗的了解少之又少,还是匆匆忙忙到鹿晗贴吧恶补了一番知识,谢谢鹿晗贴吧。大概了解一番,觉得...

[主文野]樱川迷犬:第14章 Chapter 12

[主文野]樱川迷犬:第14章 Chapter 12

自己的银行卡。咳咳咳,这可真是少见,但是卷发青年今天已经不敢再去招惹自己的搭档。要是耽搁了委托,他就和原田户一样,是个“...

她是反异能者:第3章 驻扎的第三天

她是反异能者:第3章 驻扎的第三天

“嗨~又见面了。”太宰治从口袋里伸出一只手朝你们打了招呼。银梓起身,看到了桌子上空掉的茶杯和自己只喝了一口的茶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