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第一兽医[星际]:第21章 裴医生打卡第二十一天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第21章 裴医生打卡第二十一天

裴舟转过身,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对啊,我现在制作的药剂除了你们福利院,几乎就卖不出去了,大家都喜欢买赫尔墨斯这种大...

[海贼]海之岚(多佛朗明哥):第15章 【王者】金色的海风上

[海贼]海之岚(多佛朗明哥):第15章 【王者】金色的海风上

多佛朗明哥赶到的时候看着被绑在船主杆上的两个人,无语至极。亲弟弟被打的惨不忍睹,简直不想承认是自己的船员。“小丫头,再叫...

天命圈[电竞]:第13章 铛!

天命圈[电竞]:第13章 铛!

其他战队如何选择跳点,五仁战队的数据分析师给过他们资料,今天的训练场也是验证他们这些天训练成果的时候。所有的强队都在,肯...

女尊·难为:第58章 心惊

女尊·难为:第58章 心惊

在凌朝的时候他曾因为及冠礼渐渐近了而莫名烦躁,那个时候皇兄就给他看了一样东西,一把□□,其中的箭矢和这把一模一样。这么说...

[hp龙族]不灭星辰:第20章 破釜酒吧

[hp龙族]不灭星辰:第20章 破釜酒吧

……另,阿兹卡班现任的狱警奥尔多古费被认为有帮助布莱克越狱的嫌疑,从今日开始停职,将交由傲罗办公室处理审讯……“和我们所...

城主总是不正经[穿书]:第22章 第22次不正经

城主总是不正经[穿书]:第22章 第22次不正经

“他怎么敢?!”他了解祁昭的秉性,不会怀疑他话语里的真实性,越想越觉着生气:“这事待会儿我就和林淼说,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

麒校奇少年:第23章 BUG成

麒校奇少年:第23章 BUG成

又一道裂隙在眼前绷开,红光涌动,我反手将颜颜推至身后,下一秒,裂隙里喷出大把大把的钞票,砸了我一头一脸~懵,哪位异世界大...

特殊魔物收容所:第3章 一道回锅肉

特殊魔物收容所:第3章 一道回锅肉

想到那妖物说生而不养,哥哥越想越觉得那声音像是妹妹。再想到父母血肉模糊生死不知的模样,身上一抖,竟然是被吓尿了裤子。原慕...

[全职]二周目的乔一帆:第19章

[全职]二周目的乔一帆:第19章

“乔一帆在兴欣的位置真的有些出乎我意料。”喻文州说。“队长?”黄少天一愣。“乔一帆其实可以说是兴欣的另一个核心,我猜,他...

墙外桃花一两片:第7章 一声小黑也感动

墙外桃花一两片:第7章 一声小黑也感动

破庙真的不好住,四处通风,虽说现在是炎夏,吹点风还舒服些,可那晚风吹得破窗“咯吱咯吱”响,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能不...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第11章【修BU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第11章【修BU

苏星悦像是心底某处丑恶被人□□裸的扒开一般,让她羞恼之极:“谁挑事了?难道你不是为了追赵默钦才去赵老师家补课吗?不然那么...

威风堂堂(穿书):第129章 绝路堂堂

威风堂堂(穿书):第129章 绝路堂堂

我平静的和他对视,颇为破釜沉舟的表达出要么合作要么一起死的意思,目光中的厮杀来去几个回合,夏南胤果然先退步了。除开其他的...

盗墓笔记之局中局:第11章 古潼京

盗墓笔记之局中局:第11章 古潼京

噔噔噔噔,一串脚步声想起,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到了沙发上,拿起茶几的水大口喝着,三人一看来人,得说曹操曹操到。“哎我说妹...

三石:第9章催眠

三石:第9章催眠

萧子盈看着帐篷外暂时无人注意,连忙走到三石面前,担忧的看着他:“刚才的那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契丹王最小的弟弟梵王,他最...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第11章

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第11章

一边手上不停顿的把肉夹馍交给顾客,一边道:“先把妹妹送去幼儿园,再自己去班里找昨天那位于老师。”于老师正是他们的班主任,...

[综]学神奋力一搏:第2章口水大战

[综]学神奋力一搏:第2章口水大战

知念清志很热情得帮我把行李放到我的卧室里去,然后一路欢快的对我说:“姐姐姐姐,你是房间是我帮你布置的,你看你看~”他一路...

嫌我丑的人都真香了:第12章

嫌我丑的人都真香了:第12章

徐玄英忙道:“衍……王爷,此人是我家二弟,今日是同我一道来王府赴宴,还请王爷手下留情。”徐西陆摸摸自己的鼻子,道:“在下...

踏清无痕:第132章 合作

踏清无痕:第132章 合作

小丫环扑倒在地猛叩头,莫小琴高声道:“拉去我那院里。”踏雪之声由远及近,胤禛快步走回府邸内自己的独院书房。苏培盛撩拨了一...

不死美人[无限]:第8章 荒村祭祀

不死美人[无限]:第8章 荒村祭祀

似乎小说里的男主角就是他,他也确信他有没被挖掘出来的才华,恨不得有人给他甩个脸,他就立马大喊一声“莫欺少年穷!”。他总是...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第14章 树敌如林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第14章 树敌如林

随一声清幽琵琶附音,抖如银瓶乍破。女人缓缓仰起如鹅长颈,眉眼哀艳怜悯,自宽阔的广袖和淅淅花雨中扬起了一只手,指拈兰花。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