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01]贩卖者:第7章 『006』

[HP01]贩卖者:第7章 『006』

零六里德尔最后还是把那本《市场营销与策划》借了出来。不过,这并非他自愿,而是因为莎柏在书上施了奇怪的魔法,让它粘在了他手...

射雕 思溱之固:第12章 12.射雕起前人归处

射雕 思溱之固:第12章 12.射雕起前人归处

“素攸,你怎么不知道为小姐拿个狐裘来披着?小姐身子弱,若是因为在外面吹会风就受了寒,你担得起么?”从亭外快步走入的一个妇...

末路传奇(GL末世):第46章 交杯【改错】

末路传奇(GL末世):第46章 交杯【改错】

“一百八!好啊你!原来你跟笑笑是一对,这都不和我说,不是好姐妹!!!”池蓝叫嚣着。“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且明眼人一...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第14章 chapter 14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第14章 chapter 14

“没有,来过几次。”“真的吗?”“真的。”邵钰肯定的点头,明明是很认真的模样,温宝肆却总感觉他在骗小孩。......

[综漫]男神收容所:第29章 chapter29.

[综漫]男神收容所:第29章 chapter29.

“可是……”漆阳羽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在看到金木那软软的笑容,顿时就闭上了嘴——如果让他再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才会发生一些可...

【有金】再会JACK:第28章 战线

【有金】再会JACK:第28章 战线

有马心下一惊“六月,你带我去,爱支,你在这里盯着。”“喂喂,至少告诉我在哪里啊!”“24区。”被抛弃在房顶的爱支看着对面的...

「朝五晚九」你好ELA:第6章 ,

「朝五晚九」你好ELA:第6章 ,

很久没听到这种称呼了,但心里还是觉得很开心。说起来,要在上课之前去洗一洗刚才用过的筷子才行。这么想着的我刚从椅子上站起来...

脑补基本法:第8章 日记

脑补基本法:第8章 日记

所以在上一次药研尼他们去万屋时候特意拜托购买了一本笔记本。上边还印着可爱的小老虎和虎脚印,我很喜欢!因为之前不知道写些什...

[网王]梦里戏外:第32章

[网王]梦里戏外:第32章

一切,都是因为他!“千雪,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淡呢?”来人一脸的无奈。“我恨不得杀了你!”樱井咬牙切齿。一看到他,她能想到...

可爱过敏原:第15章 特别友情

可爱过敏原:第15章 特别友情

夏知许笑了笑,“喝饮料吗?”乐知时摇头,“我刚刚喝了奶茶。”......

穿成猫后被透子捡回去了:第15章

穿成猫后被透子捡回去了:第15章

于是我决定先下手上原那边的事情。她之前提过她们村子要举办祭祀活动,有一个自己超级崇拜的人会在那时候向众人表演骑射,也是因...

自由领[西幻]:第87章 解除

自由领[西幻]:第87章 解除

可随着,绯闻越传越广,解除婚约,好像变成了一件民心所向的大事,国王便有些坐不住了!在神殿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之前,他的皇位...

[圣斗士]那个神明,伪娘:第12章 51-55

[圣斗士]那个神明,伪娘:第12章 51-55

转生这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虽然计划里面只要求幻塔索斯成为女神殿的侍女就可以了,但是习惯为计划补漏的性格让幻塔索斯不...

[家教+网王]涯风嘲雨:第75章 密鲁菲奥雷优秀青年代

[家教+网王]涯风嘲雨:第75章 密鲁菲奥雷优秀青年代

不过,郭雨并不是不信任白兰了,她相信白兰不会害她,同时也相信了狱寺隼人杀她是因为想要停止她的杀戮。只是不管如何,现在的局...

攻略那个正宫[快穿]:第1章 chapter.01

攻略那个正宫[快穿]:第1章 chapter.01

“怎么,三百万不够吗?那再给你加两百万。”……这什么狗血剧情,谁在看电视剧吗?“何婷!”……“孙浩,这儿没你说话的份。你...

穿进年代文后我有1了:第9章

穿进年代文后我有1了:第9章

没有专门洗头的洗发水,许空山一块香皂从头到脚,洗澡水流入屋后的排水沟潺潺远去。许空山搓下一层黑泥,洗完感觉整个人都轻了两...

我本不愿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第19章

我本不愿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第19章

另一只手从天台下伸上来,撑在天台边沿,一用力,露出一个被削去一角的残缺脑袋来。脑袋里盛着黑红的脑浆,这只丧尸脸色青紫,一...

[综]只想来场正常的恋爱:第33章 尤尼的劝慰

[综]只想来场正常的恋爱:第33章 尤尼的劝慰

白兰慢慢的,像是被抽去了全部力气,缓缓瘫坐在地上。过了不知多久。天空也不再明丽,烟尘覆盖天空。轻微响动在身后响起。......

[综]弦断又如何:第6章 封印

[综]弦断又如何:第6章 封印

“好。”离徽应道,率先向娲皇宫走去。离徽来到主殿的时候,伏羲和女娲正在制琴,以玉石为底,天蚕丝为弦,整个琴成淡粉色,泛着...

(王一博)跨越万里长空:第1章 生日快乐

(王一博)跨越万里长空:第1章 生日快乐

这时,有人捂住了他的眼睛。无比熟悉的一双手,就如同她永远突然的出现。他愣住了。“ChestitRojden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