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爱天国:第4章

誓爱天国:第4章

最叫人称奇的,还是那些散落在石桥上的金色光线,它们为这条冰冷的石桥赋予了令人称奇的生命力,斑斓陆离的金色光晕,营造出一条...

陆小凤之萌呆弟弟:第40章

陆小凤之萌呆弟弟:第40章

“哦,那,那我能不能在这多呆一会儿?”说着立马慌张的摇摆手,“真的只是一会儿!我就想听你讲讲这些花的来历,可以吗?”“现...

陛下无耻:第42章 宿醉

陛下无耻:第42章 宿醉

麦冬瞪着大眼睛:“徙在给欢看病,陛下不要过去了吧。”阮匡皱眉问,“为什么?”麦冬理所当然地答道:“医家规矩,请皇上不要见...

朕的娇妻是龙傲天(女穿男):第22章 俯首为臣

朕的娇妻是龙傲天(女穿男):第22章 俯首为臣

理论是这样没错,皇帝死了,大殿周围所有的宫女太监侍卫,都要论罪殉葬。但那是对别人来说。眼前这丫头是一般人能比的吗?上次在...

穿越之大汉风云:第18章 教育改革

穿越之大汉风云:第18章 教育改革

三天后,杜云汐悠悠转醒,原来吕太后给她喝的是假死药。吕太后在杜云汐面前表示,自己很欣赏她云云,于是在皇上不知道的情况下保...

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第170章 chapter 1

终极系列之雪舞纷飞漫长空:第170章 chapter 1

“灸舞,我好想你。”在静默过后,手机中传来陌雪的声音,没有了彷徨和厌弃,带了份释怀的笑意,与思念。“我也是!”灸舞放下心...

反派辞职之后:第2章 2

反派辞职之后:第2章 2

价值千两的玉佩就用八十两银子轻易买了下来,还是死当,就算以后知道了真相,连个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江容易是修真不知柴米油盐贵...

(综漫主攻)失忆成渣:第20章 罪名

(综漫主攻)失忆成渣:第20章 罪名

那时候的他,被称为——怪物。——————————————————————————————————-“我的孩子啊……如果这...

修仙之女王养成史:第133章 真的还有能力吗?

修仙之女王养成史:第133章 真的还有能力吗?

在座的人像是看神经病一样轮番注目了闹得欢快的无由醉一番,只有脑回路同样异常的明日,神色如常地剥了干果,喂在了小狐狸口中,...

[穿书]我和渣男的白月光HE了:第21章

[穿书]我和渣男的白月光HE了:第21章

顾州没去打扰他,隔着门轻声向乔柏道了句早安。早安,我的宝贝,请继续你的美梦吧。李夏一进门就看到他英明神武迷倒万千少女的顾...

世界小姐和小公主(青春有你2):第9章 公演排名

世界小姐和小公主(青春有你2):第9章 公演排名

她值得被更多人看到。“谢可寅,你觉得自己能不能拿到400票?”坤PD买了个关子。“我觉得……嗯,能吧,不争馒头争口气嘛。”谢...

(网王)景若成风:第2章 手冢家=自己家。

(网王)景若成风:第2章 手冢家=自己家。

迹部挑眉,真是不华丽的人。“迹部,那是谁啊!?”向日好奇的看这迹部,第一印象,好拽的人啊!“和你一个班的,白痴啊!”迹部...

吾妻妖凰,万寿无疆:第226章 倾倒苦水

吾妻妖凰,万寿无疆:第226章 倾倒苦水

不速之客?难不成是圣域来了人?难道是那妖女?她不是恢复灵识了吗?再不然还有何人?羽笙实在想不到,一边向内走去一边问弟子:...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第25章 战神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第25章 战神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魏瑄坐在篝火前,正把切好的肉插在箭上,在小火上煨着。他的衣衫上有喷溅的血点,再看洞壁上也有大量的血迹,整...

地球之主:第8章 chapter 08

地球之主:第8章 chapter 08

自从人类掉进地下城之后,似乎所有束缚在人类身上的东西都荡然无存,整个人类社会的秩序和意识形态全面倒退,只有仅剩的道德堪堪...

慢穿手札:第260章

慢穿手札:第260章

隐身效果失去后,韩小笑还很遗憾的,他还特意跑到人群跟前伸出他的手,可惜大家对他视若无睹,美少年倒没觉得郁闷,反而乐滋滋的...

梦里江南之两岸稻花香:第51章 曲犁

梦里江南之两岸稻花香:第51章 曲犁

蒋静书命人收集了大量的火炉灰,用布蒙住口鼻,往田里的秧苗上洒。这个年代没有煤之类的,农家作饭烧的都是柴草,故留下的都是草...

穿成假私生女后我变美了:第9章

穿成假私生女后我变美了:第9章

顾纤把《千金影后》这本书看了三分之一,也知道顾临州就是一名技术高超的黑客,他之所以在网络社区下功夫,是因为对新媒体感兴趣...

小清欢:第1章 QiHuan

小清欢:第1章 QiHuan

正是上学时候,路过人来人往的都是学生,一些好事的驻足打量。骑车女生站起来涨红了脸,扫了眼齐欢身上的校服,不满开口:“你走...

女主她又失忆了!(穿书):第19章 霍家祠堂的秘密9

女主她又失忆了!(穿书):第19章 霍家祠堂的秘密9

“恩。”霍擎泊没多说。所长眉头的褶皱松开,很快低声对身边的人吩咐了声,那人很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