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门嫡女:第78章

崔门嫡女:第78章

“庆阳候那些旧部,你还是快些联系吧。拢动他们出面。镇国将军,也靠你自己了。”何韧猛地凝了视线看他,掌心张了又合,忽地被他...

君莫爱:第14章

君莫爱:第14章

莫璃想了想:“北边的?”“是。”红叶收拾完碗筷下去了。莫璃蹑手蹑脚摸到后院:“北边?太阳升起的地方是东边,上北下南,左西...

【考上状元】梦魂回:第4章

【考上状元】梦魂回:第4章

自从接回十三后,那个噩梦也再没出现过,他安心地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起身叫来管家询问:“十三在何处?”管家躬身道:“十三娘一...

天帝怀里那朵白莲花:第19章 哭

天帝怀里那朵白莲花:第19章 哭

流筝憋着泪水安慰他们,“你们别舍不得我,我只是换了个地方住,又不是不回来了,你们随时可以去留都找我,我有空也会经常来看你...

江月照君来:第36章 【拾贰】玉户帘中卷

江月照君来:第36章 【拾贰】玉户帘中卷

这天,江瑜刚回到家就一面换鞋一面问管家:“太太呢?”管家恭敬道:“回先生的话,太太在外头院子里呢!”他跨步便往院子去,而...

庄园:第20章

庄园:第20章

“蕴茹,”他唤我,有一点点难以置信的喜悦。“要不要吃点什么?叫他们煮点粥来?还是,”他微微靠近了我,带着点笑意道,“我去...

【综+剑三】论魔法师如何捕获喵:第10章 龟兹王的麻烦

【综+剑三】论魔法师如何捕获喵:第10章 龟兹王的麻烦

楚留香一去不复返,众人在原地等了好久,都不见楚留香归来。胡铁花最先忍不住了,“这老臭虫怎么一去这么久,不会是死在里面了吧...

霹雳之前世今生:第167章 致命面具

霹雳之前世今生:第167章 致命面具

荫尸人摇头晃脑灵光一闪:“大仔,还有小侠是叶小钗的曾孙,若是死了叶家就断后了”秦假仙气呼呼的说道:“你给我闭嘴,为什么像...

综 匪我思存:第10章 爱很危险

综 匪我思存:第10章 爱很危险

(这是为了你的身体。)林逸并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性子。他的感情太过稀缺,哪怕外表温润如玉,但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却并没有在他...

[兄弟战争]寂寞少女:第31章

[兄弟战争]寂寞少女:第31章

凛月在走廊打转,不少人用异样新奇的眼光看她,让她倍感不适。「可爱的小猫妹妹。」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凛月的耳里。「风斗君!?...

(综主猎人库洛洛)天然切开都是黑:第95章 陆小凤

(综主猎人库洛洛)天然切开都是黑:第95章 陆小凤

库洛洛听了,对陆小凤说:“那个薛冰,是你情人?”“啊?”“好心告诉你一声,那姑娘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手上粘的可不少无辜人...

[超人]危险关系:第25章 Lucia- 风险控

[超人]危险关系:第25章 Lucia- 风险控

红色的蚂蚁悄悄爬上流理台,搬起一块糖霜碎屑,Lucia观察着这只小小的工蚁,自言自语:“多么可爱,多么致命。”Theodore推开家...

秦时明月之灯火孤落去:第189章 长风万里

秦时明月之灯火孤落去:第189章 长风万里

直到他再次抬起奏折转过身,子婴的嘴角才慢慢上挑。赵高关上房门,恭敬的退下了。而他终于精神起来,扶正王冠,眼中深沉之色浓重...

青椒是甜椒:第60章

青椒是甜椒:第60章

武臣顿了顿,回身牵住她手。“走。”在这座楼里,住的几乎都是卿云大学的青椒们。秦颜住六层,每次爬楼梯都要很久。今天她尤其爬...

(男穿女)今天依旧在抹黑男主中:第22章 江城尸案

(男穿女)今天依旧在抹黑男主中:第22章 江城尸案

马元有些疑惑的瞄了一眼……不知怎么的,他总感觉春喜有些奇怪?不过,何明溪的话让他赶紧回了神……他沉默着。因为穿进这个身体...

独独惹温水:第5章 05

独独惹温水:第5章 05

关钰长“哦”了一声,耸耸肩,“你姐还没我对你好呢,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我,哎……”时暖一巴掌拍他肩上,推了一把,“说什么呢你...

周郎周郎(三国):第4章

周郎周郎(三国):第4章

耳边周瑜突然低喝一声:“下马!”李睦下意识就要去扯缰绳,不想眼前猛地一暗,却是染了一身鲜血的战马一头冲进一片茂密的林子里...

基德同人之你是我生命中唯一阳光:第5章 成长

基德同人之你是我生命中唯一阳光:第5章 成长

有希子和优作站在快斗身后,他身旁是满脸疲惫的浅忆和显得异常沉默的千影。新一和小兰没来,不过也托浅忆向那位素未谋面的叔叔道...

拥有木筏的我顺利求生了:第32章 海岛城市

拥有木筏的我顺利求生了:第32章 海岛城市

阮青抬手拂去了董夏肩头的积雪,与她话别:“你好好的,要不了多久,我会再来。”“那是多久?”董夏紧紧握着阮青的手,有些哽咽...

[综漫]又双叒被主角给救了:第47章

[综漫]又双叒被主角给救了:第47章

“打扰一下,你们这是在?”赶在双方动手前,我出声问道。“啊!是甘世!”乱步最先注意到我,几乎是在我开口的同一时刻,他就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