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不洗白(穿书):第24章

恶毒女配不洗白(穿书):第24章

太傅崔莘海把书信拿给李承璋看。李承璋看完,半晌无话。崔莘海道:“殿下,您是未来的天子,有些东西,您必须要割舍。”......

[网王]神奈川的夏日:第7章

[网王]神奈川的夏日:第7章

“哎呀奈奈酱,一早上不见,如隔三秋啊。怎么样,今天上午讲了啥啊。”这才刚刚心动一秒,奈奈就把幸村精市当成自己未来的男朋友...

猎人同人——安纳西的伪穿越:第28章 走走停停相遇是缘(三

猎人同人——安纳西的伪穿越:第28章 走走停停相遇是缘(三

这里的望其项背并非什么意象上的修饰形容,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只能瞻仰到他背部的完美英姿。这伙计逃命的速度实在是太专业了,跑得...

命运的抉择:第147章 第二十节汤

命运的抉择:第147章 第二十节汤

“我见过这样的地图。我是说将中国画在中间的世界地图,”杜·洛瓦收会了目光品了口咖啡说道:“广州的学校里到处是这样的世界地...

网王之晴雪:第28章为你

网王之晴雪:第28章为你

“……没有。”思雪立刻咬住了吸管,依然不抬头。见思雪一时半会不打算抬头了,手冢也拿了个杯子开始喝水。思雪其实见过很多大场...

民国先生的厨房:第26章 壬子年夏至·庄三祸

民国先生的厨房:第26章 壬子年夏至·庄三祸

只听那跟大爷似的坐在椅子里的庄老三摇了摇手里头的扇子,踢翻了脚边的桌子,邪笑地着说:“实话跟你说,那警察厅的厅长是我舅舅...

戏子奋斗日常:第6章

戏子奋斗日常:第6章

秦凤楼径自沉默,秦明月却是眼神闪了闪。这话说得倒是敞亮好听,可若说这李老板没自己的目的,秦明月却是不信。见兄妹两人不说话...

大神,别抢我五杀[电竞]:第4章 心有灵犀

大神,别抢我五杀[电竞]:第4章 心有灵犀

替补上单:“什么?”南湖说:“就算盲僧在,只要Flower的W放得好,他们就有机会反打,对面在演,Flower说不定也是在卖。”比较...

袖中美人:第10章

袖中美人:第10章

这狗皇帝,每次都说话不算话!说好事成之后放她出宫,结果连哄带骗把她留下来,就装成没说过了。又说好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被外人...

雨后看见彩虹:第19章 患难

雨后看见彩虹:第19章 患难

小唐盘算着不会让自己迷失在旅途中的最佳出行方式。虽然朋友们都表示可以帮忙,可是小唐坚决的婉拒了,合家团圆的节日,他不想有...

快穿之天赐锦鲤:第152章 霸道军阀俏花旦

快穿之天赐锦鲤:第152章 霸道军阀俏花旦

因为昨日贺渊进他院子的事情,怕是好多下人都已经知道了,因此今日白锦墨并没有像往常一般出去,而是一直窝在屋里,直到霆威进来...

强势宠爱:第5章

强势宠爱:第5章

爷爷爱车如命,没少往家里收罗限量款。记得有一回他订到一辆德国某品牌的建厂100周年纪念限量款时,还特意拉着她和她哥顾安南去...

国师曲速归来:第4章

国师曲速归来:第4章

从春宴上溜走后,褚襄就住在客栈里,幸好当天春宴出事,否则真要他作诗,还真的没法弄了。风雅,在乱世里,不过是附庸风雅。......

荒原玫瑰:第12章 尘埃里的玫瑰

荒原玫瑰:第12章 尘埃里的玫瑰

而他唯一留给柏易的是一枚黄金戒指——女款,而且一看就是婚戒。这大约是柏易母亲留下的东西。柏易把那枚戒指收了起来,他这几天...

当丧尸遇上小僵尸:第61章 无妄之境的修炼

当丧尸遇上小僵尸:第61章 无妄之境的修炼

只要动一寸,痛之体肤,每一段骨头如同被卸下来一般,心脏被锥刺般疼痛难忍。她只能凝望着远处,一日二日三日,不知道过了几年或...

(网王)也许可以爱:第15章白鹭更

(网王)也许可以爱:第15章白鹭更

“我竟然还活着,是吗?”白鹭更微笑,眼神中是一如既往的温柔,长长地发丝披散在身体两侧,浅浅的唇色让人心动,“樱想必没有料...

嫁给残疾皇子后:第8章 自作自受

嫁给残疾皇子后:第8章 自作自受

“姐,你过得好不好?”季蕴十二岁,但长得高,个头几乎和宝宁平齐,他打量着宝宁的脸色,见她眼睛红红的,面色一沉道:“他欺负...

[综我英]本文设定有些怪:第77章 第一回合,第五场比赛

[综我英]本文设定有些怪:第77章 第一回合,第五场比赛

在第四场比赛里厮杀的小鸟游光羽和大神黑獠伤痕累累的被送进来,与谢野晶子一边嘀咕英雄真麻烦,一边让搬运机器人将小鸟游光羽带...

珍爱生命,远离男主:第22章 白马寺七日游

珍爱生命,远离男主:第22章 白马寺七日游

我的腿将养了近一个月,伤口太深,张太医说等痂掉了是会留疤的,他给的药膏只能稍稍淡去一些,不能完全祛疤。我有些心疼自己,虽...

穿成强迫反派入赘的恶毒女配:第11章

穿成强迫反派入赘的恶毒女配:第11章

许清如先是怔了怔,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调侃:“你不是会骑马么?”赵京钰好脾气的接话:“懂些皮毛,不大熟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