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少爷家的夫郎:第32章

地主少爷家的夫郎:第32章

“这大晚上的,怎么会还有这么多人过来?”杜叶青虽然知道夜晚的码头,也还是会有来往的商船行走,只是这么一大队的人马倒是不多...

[火影•鼬]此去经年:第26章 噩耗 •

[火影•鼬]此去经年:第26章 噩耗 •

这时的釉初脸形较为圆润,看起来比他在松策城见到时还要稚气;长发扎成一条辫子,灵秀间自有一种少女的清纯。她牵着一名小男孩,...

奸恶之徒:第14章 什么颜色

奸恶之徒:第14章 什么颜色

只见她面色苍白,却更衬得眸如点漆、唇若点朱,眉眼说不出的瑰丽动人。魏芳蕊惊了下,眸光闪了闪,然后她才出声道:“元檀可是身...

浪月飞花(武林外史·沈飞同人):第92章 第八节解蛊之法

浪月飞花(武林外史·沈飞同人):第92章 第八节解蛊之法

“如果要一命换一命,才能救沈浪,你会这么做吗?”百灵试探地问道。“只要是为了我儿子,什么事情我都做得出来。”唐素绫坚定地...

[娱乐圈]相爱后动物感伤:第12章 念念不忘

[娱乐圈]相爱后动物感伤:第12章 念念不忘

闵玧其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女孩,神色莫名。半晌。“为什么突然想看这个。”......

浮擒金:第28章 朔仞堂

浮擒金:第28章 朔仞堂

朔仞堂内周围鳞次栉比伫立着一人高的细长铜烛台,灯芯里燃着鲛人膏,千年不灭。木莽莽便站在氤氲成一片的烛光中,领着众人单膝下...

被养的绿茶小狼狗骗了!:第14章 狗狗发怒

被养的绿茶小狼狗骗了!:第14章 狗狗发怒

梦里的原妄和现实永远不一样,狂野、霸道、不顾一切。梦里,原妄抱着沈然从飞机上跳了下去,他们打开了降落伞,在空中拥抱着下坠...

我家老攻比丧尸还可怕:第4章 末日临近

我家老攻比丧尸还可怕:第4章 末日临近

最后他都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哥,你这是准备在家宅多少年啊?”就是想宅个数十年,也不用一下子囤积这么多食物啊!现在网络这么...

逍遥游:第11章 沅水芙蓉

逍遥游:第11章 沅水芙蓉

李昭明心想,这该不会要我现在就把我的剑强行唤出来吧?还不等他行动,时空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罅隙之间风暴顿时小了很多。而后...

[文野/太中]没有中原中也的世界:第5章 chapter.5

[文野/太中]没有中原中也的世界:第5章 chapter.5

梦中是漆黑一片的,他似乎是跪坐在地,鼻间萦绕着散不去的血腥味。他的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人,还有人在说话,只是他什么都看不清,...

表妹是个高危职业:第2章 宠妃也要救美人

表妹是个高危职业:第2章 宠妃也要救美人

一整个后宫的管制啊,累死人的好吧!可惜,反抗被皇帝无情地镇压了下去。再说祁箴这个人,是先帝身边总管太监苏震义子。本是新帝...

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第1章 开门就是一个未婚夫

被八个未婚夫找上门后:第1章 开门就是一个未婚夫

“这条鱼太胖会影响健康,算了,做成糖醋鱼吧!”“最近天气很冷,草鱼生存不易,我把它捞出来做成水煮鱼吧!”......

快穿之花式互宠:第4章 小徒弟vs大魔头(3

快穿之花式互宠:第4章 小徒弟vs大魔头(3

“掌门院子里的扫地小童说,那少年是被掌门亲自抱下马车的……”“我的天……你们在开玩笑吗?”“不可能的事!掌门那样一个冰冷...

彼岸春(家教,伪综漫):第9章 野营

彼岸春(家教,伪综漫):第9章 野营

“哈伊?里包恩先生不是一直都很高兴吗?”小春奇怪的问。里包恩一僵,看着小春说:“明天早上,来接你,别忘了。”说完就走人了...

侯爷眼睛恢复后我跑路了:第4章

侯爷眼睛恢复后我跑路了:第4章

这是什么盛世美颜冲击!男子一身白衣,眉目如画,气韵清俊,微风拂来,轻轻撩起鬓边碎发,月白色衣袍和宽袖鼓风高高扬起,这一刻...

荒野求生直播间:第10章 拍卖

荒野求生直播间:第10章 拍卖

苏子陌把证件收回空间戒指,笑眼弯弯打量起眼前的冰松,“头一个,也是今天最贵重的商品。会截取下小臂长的花枝,插花装饰、标本...

穿越后我发现Gin人设崩了:第19章 豪华游轮上的事件4

穿越后我发现Gin人设崩了:第19章 豪华游轮上的事件4

“新出医生,你也被吵醒了。”李智铭看向站在门外的田代光子,“田代女士,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儿吗?”“听说第三层有人死了。”田...

穿书女配谈情说案日常:第7章

穿书女配谈情说案日常:第7章

路梨的父亲本就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将,家中不算太富裕。房子是二进院落,只有仆从七八人,跟国公府的豪华简直天壤之别。早有李管家...

渣受修炼手册[快穿]:第3章 混世魔王

渣受修炼手册[快穿]:第3章 混世魔王

赫朗看了他一眼,便下意识地打量起四周,常年的宫殿生活让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必定是深宫的某处。随处可见精致的摆设,不远处还有气...

皇妾:第24章

皇妾:第24章

看来这位要进府的堂妹就应该是赵家的四小姐了。徐莺低声道:“来了就来了吧,跟我们也没有多大关系。”从进入东宫的第一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