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佐心房悸动:第85章  等待

火影之佐心房悸动:第85章 等待

“店长我来啦!”店长看我的表情满是诧异:“你不是怀孕了吗?”“纳尼?”我石化在原地:佐助!你行!合着你不是给我请假!是给...

剑灵(魔剑篇):第40章 凝魂珠

剑灵(魔剑篇):第40章 凝魂珠

他的眼神并没有丝毫疑惑或惊讶,仿佛早已知晓我要去之处以及赴约的目的。“如果你肯告诉我,其实我不必去。”我低声道。“我说的...

希腊诸神在纽约:第12章 风雨哈佛路12

希腊诸神在纽约:第12章 风雨哈佛路12

我急忙喊住教父,试图阻拦。但剩下的话还没出口,费尔南多就摆了摆掌心,示意我不要插手。不过,他还是松开了洛基的脖颈。十五岁...

[GD]妖魔启事路:第1章

[GD]妖魔启事路:第1章

→_→哈哈,煤气,那个恩中毒啊。难道这就是上天对她杀人如麻的惩罚。重生过来的这个身体,车祸中父母为保护原主而亡,目前是孤儿...

你我相爱,为民除害:第4章 Chapter 4

你我相爱,为民除害:第4章 Chapter 4

景芮淡淡然一笑,“不用了。”“凭什么不用?!!”明明是来还钱的,池嘉却说出了要债的气势,总觉得哪里不对。她又倔强补充了一...

天坑鹰猎(综)鹰屯怪谈:第59章 石榴裙来了!

天坑鹰猎(综)鹰屯怪谈:第59章 石榴裙来了!

站在一边的张保凛直接用手推了旁边的安倍希黛一下,这姑娘直接被推得往前走了两步,结果就这么走到了人群的中间。“emmm……那我...

姜杉美仁gl:第122章

姜杉美仁gl:第122章

新皇登基后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并没有一条是关于整修凝合殿的,有吏官上书提及此事,都被新皇打了回去。于是,被炸了偏殿的凝合...

[火影]打酱油的穿越者:第37章什么样的谎

[火影]打酱油的穿越者:第37章什么样的谎

泉美端起饭碗说道:“好啦,我交代,别那么严肃嘛,佐助,来,我们边吃边说啊。”泉美沉思了一会,说道:“恩,首先,佐助你已经...

(猎人)血的十字!:第37章 我不爱你

(猎人)血的十字!:第37章 我不爱你

“人,杀了!”伊尔迷坐在白对面,依然挂着那一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看着白。白微微一愣,“哦,杀了啊,那你完成任务了就回家去啊...

[猎人同人]杰之梦:第76章 蜘蛛窝参观记

[猎人同人]杰之梦:第76章 蜘蛛窝参观记

就在这破烂的图书馆周围,也没什么房子。仔细一看,大概是被烧了,房屋都倒塌了,周围有好几栋很不自然存在的房子,而这个地方显...

还珠之慧贤重生:第10章 三阿哥出生

还珠之慧贤重生:第10章 三阿哥出生

太医进来请安之后,“不要那么多礼了,去给娘娘把脉看看娘娘怎么了?怎么气色这么不好?”乾隆挥了挥手示意太医去把脉。“皇上,...

穿越魔皇武尊:第12章 共浴共枕

穿越魔皇武尊:第12章 共浴共枕

这段时间里,他会把顾山带在身边,毕竟他修为最高嘛,有什么异动也能察觉;而如果顾山真的没啥问题,那就更应该把他带在身边了,...

我是校草他姑奶奶:第5章 姑奶奶教做人的第五天

我是校草他姑奶奶:第5章 姑奶奶教做人的第五天

乔晨自封校内一哥。但偏偏学校里还有一个rising。偶尔,乔晨也会升起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对方长得比他帅,比他篮球打的好,比他...

钻石王牌之王者归来:第114章 114桐生战赛后(一

钻石王牌之王者归来:第114章 114桐生战赛后(一

看到青道有五名气质各异的女经理,桐生的选手还是很羡慕的。“你们真好啊!竟然有五位女经理···”“就是就是!我们球队实在是...

高冷公爵总想抢我钱[星际]:第58章 1.1.1.晋江独

高冷公爵总想抢我钱[星际]:第58章 1.1.1.晋江独

去伦肯星系调查本该有方之修和巴诺的功劳,赫嘉陛下在消息公布前的前一日亲自问了两人,方之修和巴诺都表示不想过于张扬,陛下应...

[综恐]这不科学:第23章

[综恐]这不科学:第23章

过程中,她一直处于晕眩状态,眼前天旋地转,情不自禁地蹲在了地上。等意识恢复的时候,她抬头一看,却见黑暗面已经放开了自己,...

[琅琊榜靖苏]余烬:第11章 定情

[琅琊榜靖苏]余烬:第11章 定情

“莫非先生想让景琰上去大床与先生抵足而眠?”梅长苏立马撇过脸不说话了。有时候趁梅长苏不注意,靖王就会偷亲他一下或者装作不...

我在西幻搞基建:第22章

我在西幻搞基建:第22章

就是他提供的解题方向嘛……我们首先得有一个基础常识,那就是皇室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资本家,压榨剥削平地也能刮出一层油的专业...

撑死之后:第36章 鸭血粉丝汤

撑死之后:第36章 鸭血粉丝汤

“松柏哥,咱俩早早把亲事定了吧,你有个好歹……孙婶和赵叔也有我照顾。”橙子一口气把话说完。孙氏和赵河方才也动了这个念头,...

霜寒未至:第53章

霜寒未至:第53章

吴映摇摇头:“王嫂老家灾荒,父母都已去了,去年王大哥也生了重病去了,此时家中已无人……”想起王嫂身世可怜,却生得一副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