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归宿:第27章 回家

[刀剑乱舞]归宿:第27章 回家

“可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这件事情也不好说。”白石松也不知道这次回去之后自己爹还会不会回来,不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不...

成为山神之后[穿书]:第17章

成为山神之后[穿书]:第17章

第一个到达分叉口的巢合正要选择最靠近山脚的一条道路走去,席渃也赶来,叫住他。“巢合大哥,小弟觉得,这里正好有三条道路恐怕...

天生富贵骨:第2章

天生富贵骨:第2章

原轨迹中,大姐毁容,父母痛心疾首,寻到唐书玉面前想要个说法。唐书玉一径哭泣,胡淑蓉心疼,不仅恼恨上父母,还怨怪到毁容的大...

星际打脸直播间:第56章:要死一起

星际打脸直播间:第56章:要死一起

米优试了一下响潮的脉搏和呼吸,万幸虽然微弱却还活着,再耽误下去肯定会脱水而死,必须赶快带他离开。她尝试把人拽到背上,但是...

[排球少年段子集]零碎的你与他:第7章 49日与告别 03

[排球少年段子集]零碎的你与他:第7章 49日与告别 03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过这个春天。这是你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联谊的场合,你看起来就是被友人拉开凑数的样子,他听完你的话之后...

V儿童养成观察日记[HP同人]:第14章 我的父母是一对傻瓜

V儿童养成观察日记[HP同人]:第14章 我的父母是一对傻瓜

Tom感到无所谓,每一个都是这样,收养他,然后发现他的古怪之处,最后又把他退回孤儿院,对于这个世界他是一个异类,没有人想要...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第10章 举手

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第10章 举手

幸好中国运动员代表团管理严格,大家都老老实实的,沈流自打来奥运会,都不知道在心里给自己国家的规章制度点了多少个赞了。接着...

[综] 改邪归正:第9章小李飞刀(番外

[综] 改邪归正:第9章小李飞刀(番外

“呵呵,有事义弟服其劳,你看看大哥这一月为了婚礼都忙成什么样了,你帮帮忙也是应该的。”龙啸云有些无赖的说道,不过看着李寻...

清穿之清情:第43章 李氏生产,弱症

清穿之清情:第43章 李氏生产,弱症

已经三个时辰了,产妇身体弱,又是早产,生产的时候必然艰难,她们这些产婆也急了。时间越了,对胎儿和产妇都危险啊!出了事,她...

九十年代交易所:第9章

九十年代交易所:第9章

只是这深海龙珠……林媛皱了皱眉,这个实在是不太好处理,她也用不上啊。林媛想了想,问了一下系统:“系统,这个龙珠我可以卖出...

奋起吧,炮灰女主(综):第81章:汉宫秋月(

奋起吧,炮灰女主(综):第81章:汉宫秋月(

唐婉再表示,“装”字果然乃人生游戏重要的技能,必须点满!王太后的病拖了近半年,终于死掉了,唐婉成功得到凤印一枚,意外获得...

男主死了很多年:第15章 聂家的未婚夫?

男主死了很多年:第15章 聂家的未婚夫?

他眨也不眨地盯着云乘月,一言不发,冰冷阴鸷的眼睛一点点变得炙热明亮,像是白日里坠落了两枚星子,恰恰落在他眼里。他明明是来...

重生末世之哥哥太撩人:第69章 我想保护你

重生末世之哥哥太撩人:第69章 我想保护你

陆子安的眼里氤氲着一缕缕黑雾,是有人在背后说了什么?还是想要离开?一想到第二种可能,陆子安的眼神更加灰暗了些,搂着陆子倩...

[娱乐圈GD]那谁,你过来:第3章 聊天

[娱乐圈GD]那谁,你过来:第3章 聊天

李阿姨是小墨在韩国的房东。目前这幢房子里有李阿姨夫妇还有他们的儿子,还要加上正在上楼的高小墨。“小墨啊,上哪里去了,怎么...

[网王]风华景瑟:第92章

[网王]风华景瑟:第92章

Vincent挑眉望着女子满满走远的,纤细而高挑的背影,没有说话,跟着下了舞台,拿过酒杯滑入了场内。“伯纳德的家主真是年少有为...

变O后,被死对头标记了:第12章 12

变O后,被死对头标记了:第12章 12

全班四十五个人,现在成了张扬一个人孤零零的。江亦有些过意不去,转头看张扬:“害你一个人了。”张扬半点都没有在意,摆摆手:...

雪之泣(火影同人):第51章迎接将来的

雪之泣(火影同人):第51章迎接将来的

“太好了……”我低吟,“我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去触碰君和白的脸颊。“还好……你们没有挣脱我的封印。...

超级天后:第27章、暗恋MV

超级天后:第27章、暗恋MV

“寻与天后的最新的MV单曲《暗恋》今天首发,第一天销量就突破一亿、、、、、、”主持人正在叙述这则新闻。寻与也想不到《暗恋》...

[综]芥川的灾难:第11章 太宰治回忆(完)

[综]芥川的灾难:第11章 太宰治回忆(完)

“你就是个怪物,打死你打死你!”“哟哟,怪物来了,怪物来了!”“别过去,他就是个怪物。”......

幻卡世界:第20章 徽章

幻卡世界:第20章 徽章

齐诺看着面前花花绿绿的店铺,不由满头黑线,单看这个装潢他是不会来这种非主流制卡室的,只是在城角听一个流浪的老汉说,这家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