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现场禁止撒糖:第19章 女丑曝尸十八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第19章 女丑曝尸十八

太阳也有些赖床症,正慢悠悠地往天上升起,早上六点多天幕还是有些昏暗。见周元进了庙里,沈睿提着两盒早餐从车里出来,大步朝着...

重生90年代青春记事:第4章

重生90年代青春记事:第4章

林洛盯了他一会儿,王文解坐得纹丝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在看他。咳咳,真是好定力啊。她赶紧转回目光,开始她初中的第一...

快穿之即使你是龙套:第7章 拯救二十二岁杯具夫子

快穿之即使你是龙套:第7章 拯救二十二岁杯具夫子

秦止动了动嘴唇,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脸已红透。最后,他抬手拿宽大的袖子捂住脸。......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第2章 佳人世无双

穿成短命白月光后,和反派HE了:第2章 佳人世无双

她瞪着桑远远,豆大的汗珠从发际线渗出来,顺着涂了香粉的白腻脸蛋往脖颈里面钻下去。“木毒解药。”桑远远用气声道。她知道自己...

庶出庶出:第15章 生分

庶出庶出:第15章 生分

萧氏便对着华彩呵斥一句:“你是个死人呐!妹妹被欺负,你也不知道护着!”华彩懦懦的说不出话来,不由想起敢肆意与嫡姐打闹的罗...

菩提少爷:第27章 药剂下

菩提少爷:第27章 药剂下

但是,似乎,他真的是想错了,离他们绝对不是他种程度,就能够打动得了的。不仅仅是离的眼神都没有变一下,就是身边这些其他的下...

红袖招,点绛唇:第44章 言归于好心结难解

红袖招,点绛唇:第44章 言归于好心结难解

她是怒气刚平又生了起来,只前几日给了她些脸色看,恼着的时候不让她去看妍儿,也为着妍儿的事情着急上火一日不离地守着,既是没...

断肠人在天涯(宝莲灯戬心同人):第6章 使奸计真君闹婚礼

断肠人在天涯(宝莲灯戬心同人):第6章 使奸计真君闹婚礼

“过来。”慢里调斯的交代完一切,待下属都自行退下后,红衣男子才抬头,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怎么瘦了?有谁欺负你了?来,告...

猎人之幻夜:第281章 给我等着!

猎人之幻夜:第281章 给我等着!

枭却毫不犹豫地点下头,“虽然我眼睛看不见,但是用手脚做事还是很麻利的。”听到这里,再看她那副认真的样子。玛奇不由地轻轻弯...

神明在身侧[综咒术回战]:第3章 003

神明在身侧[综咒术回战]:第3章 003

这比起外面世界的还要好吃呐。三两口吞下一个草莓大福,接着,他又随手拿起蓝色的马卡龙放进嘴里,怀抱着雀跃的心情一口咬下去,...

女法医穿越纪事:第66章 66

女法医穿越纪事:第66章 66

一行人安顿休息,不多久,见一人白衣骏马,疾驰而来。"吁!"白衣少侠停下,花解语立刻冲上前去:"君哥哥。"正是许久不见的君陶然...

小户之家:第30章 抓药

小户之家:第30章 抓药

出门不远便是城南大街,街上不似前两天那么冷清,此时路上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内容大都是在议论祁家商号财大气粗,当家之人是位...

痴情司:第29章

痴情司:第29章

唯独寸心在西海深渊的三百年,他不想去面对,也不曾去面对。三百年里,他得了空就去西海深渊,天上一天,人间已过一年。有时候他...

人工智能的综漫之旅:第71章 宝藏大叔——

人工智能的综漫之旅:第71章 宝藏大叔——

唔,看来就算不是见不得光的间谍组织,世界政府也处处都藏污纳垢啊!这样的政府和天龙人为什么能够统治世界那么久?因为天王在他...

〔综〕弃者:第59章 28%

〔综〕弃者:第59章 28%

守卫森严的彭格列总部,一道悄无声息的影子飘然而过,守卫们恍若未觉,一如既往的执行着自己的指责,阻拦所有未经允许的出入。意...

{综}我的妹妹,中国制造:第73章生产

{综}我的妹妹,中国制造:第73章生产

男人连忙摆手,许是发觉自己太激动了,涨红的脸,微微低头,一句话也不说。后来,白琦又画了几张,有店铺,有天空,有小鸟,而天...

天坑两个:第26章

天坑两个:第26章

未成年就是有这一点不好,只因为年纪小,就天生不具有权威性,所以说的话,在任何人面前都是被打折扣的。愿意相信她们的人,自然...

[海贼王]天龙人不能说不行:第9章 番外:我和原著世界(

[海贼王]天龙人不能说不行:第9章 番外:我和原著世界(

来到这里半年后,我开始变得焦躁、情绪低落,好在我脸上看不出心里的想法,还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在大家面前闹笑话。但香克斯他们一...

男主逆袭系统[重生]:第38章 诬陷

男主逆袭系统[重生]:第38章 诬陷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每个人都明白了。这次的城战与往常不同,先是只有三场,其次是与从一而终的战斗不同,这次采用了寻找灵物,一...

我在古代写小说:第15章

我在古代写小说:第15章

近来在各处都能发现讨论故事情节的人,一旦林德安开讲,整个临江城真真是做到了万人空巷。桐花巷中的李木匠就是痴迷的代表,他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