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末世之天罗惊羽:第13章 叔叔婶婶

重回末世之天罗惊羽:第13章 叔叔婶婶

外面下起了大雪,混着大大小小的冰雹落下来,纪嘉只能也躲到车上来。沈流木烧得很严重,透过车窗沈流木看到身上贴着避雪符的明月...

女配只想报效祖国[快穿]:第12章

女配只想报效祖国[快穿]:第12章

刚培育的一种中药草,刚刚到了关键时刻,喊其他人照看他们又不懂。傅径行靠着门边,眸色淡淡,道:“知道你不放心,所以我才跟着...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第10章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第10章

起初徐南依以为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结果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竟然也是皮肤,似乎只有薄薄的一层,紧贴着骨头,被盆骨撑开后,又...

清宫攻略(清穿):第10章 宫务

清宫攻略(清穿):第10章 宫务

太皇太后怀中抱着被康熙起名保成的小皇子,面色缓和“贵妃作为如今后宫位分最高的宫妃,自然该是由她来管理”。康熙知道太皇太后...

南宫密墅:第190章 终成眷属

南宫密墅:第190章 终成眷属

千翼只是大手一挥丝毫不顾其他的样子说道“三哥说了,想尽办法追回南宫家的媳妇,刘叔您就说准备的怎么样了吧!”“准备好了,哎...

一缕清缘:第40章 初露端倪

一缕清缘:第40章 初露端倪

进了门才发现,只有八福晋、十福晋还有十嫂三个人,坐在那里喝茶聊天,看到我都停了下来。十嫂起身迎了过来,拉着我的手,“毓宁...

[网王]她是被剧本遗弃的女主:第12章 她,踏入了爱情修罗场

[网王]她是被剧本遗弃的女主:第12章 她,踏入了爱情修罗场

观月很高兴自己学校附近,能有规模如此宏达并私密的公寓。以至于他能在全面封校的那几天里,度过完美假期。花山院的房间就在他楼...

快穿之终生冷淡:第25章冷淡影卫

快穿之终生冷淡:第25章冷淡影卫

他看着这个他宠爱万分的儿子,良久。连辰夜也就静静的伏在地上。这是一场赌局,赌皇帝对他是否还残存一丝父子之情。所以皇帝接下...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心肝宝贝:第9章 绯闻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心肝宝贝:第9章 绯闻

“在我看来,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宋瑾泽温柔地看着她,平日里如琉璃寒冰的凤眸情意脉脉,算是含蓄地表明了心意。这话有些意味...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第3章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第3章

太子起身,神色痴然的骑马上前,欲与美人搭话。有女子嫌弃道:“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天仙美人了,连脸都不敢露。矫揉造作,装模作样...

别有心机的她:第7章

别有心机的她:第7章

因为没有上成大学,现在的她只是高中学历,而且还有档案污点,所以找工作的局限性很大,她主要看的也是一些服务类工作,然后打电...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第2章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第2章

因为大约是位份封的比较巧,她所在的宫舍没有比她位份更高的娘娘,她居然混成了一宫主位。皇帝的后宫有点凋零,后宫娘娘们稀稀拉...

猫咪的玫瑰[星际]:第5章 致遥远母星

猫咪的玫瑰[星际]:第5章 致遥远母星

林斯似笑非笑转身看着他,心想,这小东西的胆子似乎越来越大了。凌一最害怕林斯这个表情,一溜烟儿跑了。对接过程十分顺利,只是...

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第8章 醒来

我前女友下凡历劫结束了[快穿]:第8章 醒来

她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仿佛她失去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这种疼痛像是刻在灵魂上的一样,一阵一阵地抽痛,恍恍惚惚的,她都不知...

楚乔传之冰坨子你往哪里跑?:第5章

楚乔传之冰坨子你往哪里跑?:第5章

女孩像一只粉色的蝴蝶环绕着他旋转,衣袖翩翩起舞,宇文玥从最初的怔愣缓过神,只是神色淡淡的看着她,至于心里怎么想,无人看得...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第17章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第17章

“滚你隔壁大爷!”池野大笑,一把拽了闻箫的衣领,凑近了看,“这不还没有胡子吗,冒充什么中年人?想涨辈分可没这么容易。”因...

古代科举养家日常:第23章

古代科举养家日常:第23章

李掌柜之前被石竹气的吐血,这口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这会见时云琛帮忙说话,心底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这少爷平日虽飞扬跋扈,但他...

桌宠也要拯救世界:第24章 Chapter 22

桌宠也要拯救世界:第24章 Chapter 22

太宰治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沢田纲吉,此时的沢田纲吉和他上次见到的样子根本不一样,上次的沢田纲吉是活泼灵动的,而不是现在这样,...

海贼王人鱼小姐:第25章 8

海贼王人鱼小姐:第25章 8

当初因为带不了小鲸而正在犯愁的爱莉儿在双子峡遇到了鲸鱼拉布和一个长着花脑袋的大叔,就把小鲸拜托给他照顾。约定好回来的时候...

[K]长街千雪:第1章 Episode.01

[K]长街千雪:第1章 Episode.01

他小声地欢呼起来,套上父亲打着补丁的外套,草草裹上围巾,蹬着不合脚的靴子便出了门。脚底的新雪喀啦作响,他将脖颈间的旧羊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