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宰怀疑情敌是“自己”:第8章 武侦宰的世界

首领宰怀疑情敌是“自己”:第8章 武侦宰的世界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没有占巢的成年大鸟就站在目标人物的房门外,活像一名忠诚的看守,让生性自由散漫的屋主人忍无可忍。唰——金...

安暝:第238章 真靠不住

安暝:第238章 真靠不住

白景暝发现奉凰真的没有明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需要消化一下情绪,甚至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异常”。虽然这两周他一直在让自己...

一缕清缘:第45章 送走迎来

一缕清缘:第45章 送走迎来

“都是自家的事,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连日来的相处,对于母亲的性格实在是深有了解,凡事不愿求人,更不愿意让人以为自己是...

假太子替身 [穿书]:第12章 再见她别有滋味

假太子替身 [穿书]:第12章 再见她别有滋味

毕竟是丞相府是人家的地方,她倒不好喧宾夺主:“晚辈容铮见过相爷。”“今日,您应该知道孤前来的目的。”丞相本以为太子刚进来...

被养的绿茶小狼狗骗了!:第10章 狗狗的拥抱

被养的绿茶小狼狗骗了!:第10章 狗狗的拥抱

而太子则坚决反对,他权衡的是得失与百姓。沈然道:“实话实说,这一段表演你们两人都不及格。你们想的是太子与楼主的争执,但这...

『网王&龙樱』最初的那个人 :第25章 附篇四追求者

『网王&龙樱』最初的那个人 :第25章 附篇四追求者

他们是同学。却因为她太过安静而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他怀疑自己的名字有没有被她记得过。她很少和女生们一样聊偶像和爱翻时尚杂...

如果我是白月光:第11章 调查

如果我是白月光:第11章 调查

夏楠靠窗坐着,望向窗外的星辰与夜空发呆,始终无法闭上眼睛。赵嘉言坐在她身旁,已经见缝插针地睡着了,呼吸声平稳而均匀。透过...

在修真学院考倒数第一的日子:第19章 夏考

在修真学院考倒数第一的日子:第19章 夏考

上一次考试,唐樱不知道牵引阵的存在,所以也没感觉到什么。但这次,她很明显地察觉到自己落笔时有一股不容置喙的力量施加在她身...

[戬娥]月光:第45章 朝夕相对

[戬娥]月光:第45章 朝夕相对

哮天犬一个激灵爬起来,陪笑道:“嫦娥仙子来啦?我家主人在呢在呢,我这就进去通传一声。”嫦娥看他一身脏污,发丝又胡乱的打结...

不要把我扯进江湖:第12章

不要把我扯进江湖:第12章

“他们是师兄妹,在师门的时候,爹就经常捉弄我娘,娘也经常回敬我爹,可能那时候你爹看出了他们两人感情不一般,就暗地里撮合,...

晴明弱小无助又可怜:第5章

晴明弱小无助又可怜:第5章

炭治郎正准备起身,“妈妈还是我去吧!”“哎呀,”晴明把炭治郎按了下去,笑眯眯的说道,“哥哥我这点力气还是有的哦。”“可是...

我,C位出殡。:第8章 心理战,拼演技

我,C位出殡。:第8章 心理战,拼演技

老人家已经看出那匕首是个清代卷首型烧蓝柄匕首。他看的仔细,确认那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真货,就算是假的,也绝对是高仿,可高价...

冲啊,太子殿下:第9章 天降大任

冲啊,太子殿下:第9章 天降大任

萧弘自暴自弃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酸苦楚就不用说了,简直能流成一条河。走着走着,他进了一片小林子,不知道走到了何处,他忽然见...

快穿后我回来了:第2章 0002

快穿后我回来了:第2章 0002

“我身体出了点问题,一时之间没来得及和公司请假,何总,我的身体不适合再继续回公司了,谢谢你这三年的照顾,我明日就过来和公...

[猎人]永生物语:第27章 妹子想多了的后果

[猎人]永生物语:第27章 妹子想多了的后果

从天暗背上跳落崖顶,伊路米看着那座近似圆形、也就百来平方的两层小楼房,有点好奇它是怎么建成的。“本地人里有的是喜欢挑战的...

审神者掉下去了[综]:第15章 端倪

审神者掉下去了[综]:第15章 端倪

也没有这样的自信。~~~~~~~~和泉守兼定从时空转换器中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哪里不太对劲,本丸太/安静了。......

[火影]光影:第17章 浮生

[火影]光影:第17章 浮生

然后他体验到了何为‘女性的愤怒’。不过惊吓之后,仔细想想,他又觉得这事倒也不坏。猿飞的确是老了,他这次回来,感觉老师脸上...

写皇帝的同人被发现后:第10章 金销玉魂

写皇帝的同人被发现后:第10章 金销玉魂

韩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几根没有压好,其他的还是可以的……”话音未落,大风又吹走一些茅草。韩悯迈开一步,挡在爷爷面前,...

和天下第一的隐居生活(美食):第13章 母女谈心

和天下第一的隐居生活(美食):第13章 母女谈心

陆芸花脑子里各种念头百转千回,面上倒是不曾露出一点端倪。但她并不慌张,之前她想了很久这件事情,早都有了决断。“我昨晚睡得...

山神:第42章

山神:第42章

心口似还有汩汩液体流出,他用右掌死死压着,那像是血的味道,鲜血顺着他的指缝不断地往外淌,他的手背都变得黏糊糊的。灯终于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