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同人-过来:第9章 花月夜

死神同人-过来:第9章 花月夜

“啥?”精神恍惚的律双目无神。“恋爱啊恋爱!虽然你以前也总是往四番队跑,但是从没有这么积极过,是不是喜欢那里的什么人?他...

[综]勇者斗魔王:第14章 勇者推魔王

[综]勇者斗魔王:第14章 勇者推魔王

霍休已经死在了她的手上,上官飞燕就成了她仅存的王牌。霍天青的力量太弱了,不足以击败蛮力大于智商的圣骑士。现在足以打开次元...

[hp]我是怎样靠智商拯救世界的:第12章 姜根

[hp]我是怎样靠智商拯救世界的:第12章 姜根

然后暑假过半的时候,她发现小伙伴伊莎也出现在了德国——他们是在慕尼黑的啤酒馆遇到的。看到她后,伊莎遗憾地收起了正往穆里尼...

【爱丽丝学园】李莓铃:第35章演出事故

【爱丽丝学园】李莓铃:第35章演出事故

小萤将之前拍到的一沓照片给拿了出来,莓铃、蜜柑,与围过来的心读君、狐狸眼君,四人各拿起一张,莓铃仔细看了照片,几乎每一张...

成为年代文炮灰女配后:第4章

成为年代文炮灰女配后:第4章

陈翠花的脸色顿时难看了,怎么也想不到,以前一向来听自己话的盛宝宝,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她面上挂不住,佯怒,“你这是跟长...

HP 卑鄙的我:第30章

HP 卑鄙的我:第30章

这艘渡轮在平安夜那天载上了所有该回到赛斯利亚城堡的人,唯独遗失了我。现在的我,其实不知道赛斯利亚家族的城堡和传说中它守护...

[网王]她是被剧本遗弃的女主:第6章 她,似乎陷入了麻烦

[网王]她是被剧本遗弃的女主:第6章 她,似乎陷入了麻烦

迹部伸出手掐了下一旁靠墙睡的忍足,在听见忍足惊呼后,才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桦地也真的醒了。“真是不华丽啊桦地,身体明明一...

我在星际捡垃圾:第7章

我在星际捡垃圾:第7章

像是水塘,黄沙山谷,植物,这些比较重要的地方。机器人的特殊构造注定了她只要芯片没有损坏,就会一直记得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

神奇宝贝龙系大师之旅:第47章

神奇宝贝龙系大师之旅:第47章

不想,一个不稳,抱着小加掉了下去。“好痛好痛好痛……”小虎摸摸脑袋,看了眼小加,“小加没事吧?”“鲁嘎啊——!”小加也抖...

魔鬼人设不能崩[娱乐圈]:第15章

魔鬼人设不能崩[娱乐圈]:第15章

程浩坤大清早地就去隔壁借了片面膜敷脸,维持自己的成熟男人形象。俞酌没想到自己一睁开眼就是如此隆重的欢迎仪式,当即问道:“...

[综]萝莉1/2:第26章 射雕英雄传2

[综]萝莉1/2:第26章 射雕英雄传2

——这两人,自然便是这桃花岛的岛主黄药师和黄蓉父女了。听到女儿赌气般的话,黄药师眼中涌上几分无奈,心想蓉儿自小娇生惯养,...

染指神雕gl:第169章 红糖姜茶

染指神雕gl:第169章 红糖姜茶

陆无双才知表姐原来是月事期,刚刚她还想说表姐怎么不把握机会和杨雪独处,反而将杨雪推到绿萼房里去。虽然这几天和绿萼也接触了...

小人得志的艰辛历程:第32章 成亲礼上的风波 (上

小人得志的艰辛历程:第32章 成亲礼上的风波 (上

赵氏心疼女儿,希望她能住在家里,沈大娘坚持不同意,只答应暂住家中,另托人在离娘家就近的地方找一处合适的房子,一旦找到就搬...

武林外史之外史:第16章 重逢

武林外史之外史:第16章 重逢

这丫头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啊,也不知岳父大人从小是怎么教导她们姐妹的,一个两个都没有寻常闺秀的贞淑安静,而且还动不动就语出...

HP/一人之下+武当交换生:第4章

HP/一人之下+武当交换生:第4章

今天是万圣节,晚宴内容比昨天还要丰盛,甚至出现了北京烤鸭,把李玉感动得眼泪不禁从嘴角流出。但是全场除了李玉再没有人有大吃...

我穿越后成了乌鸦嘴:第6章 折腰

我穿越后成了乌鸦嘴:第6章 折腰

苏朗却因为异能的变异而不太高兴,他慢吞吞地吞掉最后一口小香雀蛋,余光扫到提着一个菜篮子的哑婶,目光一顿,随即慢慢笑了起来...

这本书被穿烂了:第28章

这本书被穿烂了:第28章

一个月的军训结束之后,新生中有位女孩白的出众。她长得十分漂亮,个子又高挑,为人大方会说话,不光男孩子喜欢,在女孩中也十分...

开封女讼师[包青天同人]:第11章 第四回 做试验更夫

开封女讼师[包青天同人]:第11章 第四回 做试验更夫

苏毓好好梳洗了一番,换了套干净衣服,然后对王氏说:“徐大嫂,包大人今天要开堂审问柳小姐被杀的案子,如果你和孩子们想来听审...

番外:不易:第62章 61,机密

番外:不易:第62章 61,机密

韦帅望气结:“妈蛋,我不去,谁让他们没事临时召集会议的,出事自己解决吧!”空中再一次烟花散开,上一次是急事速回,这一次是...

[综]不做人从下地狱开始:第47章杀生丸

[综]不做人从下地狱开始:第47章杀生丸

书和杂物摞在地板上,显得原本应很大的房间格外狭小。它们的存在仿佛是在抢夺房间内的氧气。一种难以言表的窒息和压迫感在漫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