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给了迪诺加百罗涅(家教·主迪诺):第4章 Chapter3,作者:泠香倾城

彭格列的大门因为我开的车上的标志而敞开,道路两边的人停下脚步夹道欢迎。

我从来没有这么受欢迎过,所以我想这次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比如说被云守大人当成炮灰?

看到那些人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的内心寒了一下,果然,加百罗涅首领的准•未婚妻兼云守的首席秘书长不是那么好当的,总有女人会迫不及待地在阴暗处扎你小人。但是!

为什么连我们研发部的部员都是这个表情啊!我这个部长当的就这么不得人心么摔!

我维持着面上的笑容,不露出一点裂痕,在心里暗暗地诅咒着这帮挨千刀的,老娘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就连奖金我都没扣过你们一分一毫!

但当我踏进云守的领域时,一切的不甘,抱怨,似乎都被冰冻了。

这片境域内除了我们两个没有一丝其他人的气息。

要知道云守大人的脾气很不好所以我们身为云守家的人在彭格列总是默不作声装哑巴的,平时这里也人烟稀少,大家大都在外办公,可从来没有这么冷清过。

看来大难临头了。我的脑袋里被敲进了这几个字,可大人您好歹让我死得明白点吧!或许我是冤枉的啊!

各位不用怀疑我突然转性了,因为从本文的一开始,我就没有外表所表现得那么沉着冷静。其实我很外向,真的,而且我的心灵很脆弱。

至于那些表面功夫都是做给人看的,也可以说是——面具。

我深吸了一口气,停在肺里三四秒钟,再缓缓呼出,小臂与指尖有一些麻木,像是极度缺氧时的感觉,而现实似乎等待不了它们的恢复。

我走进整个楼的最深处,推开尽头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我所熟悉的我的办公桌,然后……套间……

我敲了敲纯黑色木门,发出了空洞的声音,在空气中碎裂犹如我的心脏一般:“恭先生?”

门“咔”的一声被打开,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银光就已经向我的脑袋招呼过来,我的整个身体随着那强劲的力道向后飞出几米,直接撞在我的红木办公桌上。

“你……”我啐出一口血水,把接下来想说的话全都吞进肚子里。我靠啊!你奶奶的没教过你打女人不能打脸么!

“女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嗯?”他从来不会好好的叫我的名字,上扬的丹凤眼露出狠厉的光芒,杀戮者的眼神,猎食者的嘴角,怜悯者的话语,尽管是极尽温柔的声音,在听到那个轻微的二声“嗯”之后,我无法控制地本能地抖了一下。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是畏惧他的,畏惧他那有如帝王般的气势,畏惧他的强大与永不低头。

然我这些年只是把他当做一个逃避迪诺的护盾与不停上位的王牌,现在,我决心面对迪诺,也得到了想要的位置,就弃他如敝屣——他的想法,所有人的想法,还有我自己心中的那个小小影子,其实都是这么想的吧?

帝王的尊严不被允许他这样被人对待。这是我应付的代价。

他低头看我,如同俯瞰蝼蚁,十年间他因为和迪诺的诺言一直以他的方式护我,从未对我如此,今天,也到尽头了吧?

伴君如伴虎。

那些暗恋着云守大人的女人永远也不会明白我的悲哀。

-

“明明是爱着我的女人,却提出主动和别人联姻,你是有什么不满么?”极度自负的话语,带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偏执。

“恭先生,我从来没说过我是爱您的。”嘴部的活动使撕裂开的嘴角再度扩张,我忍耐着,这点疼痛远远比不上我心中的绞痛,“没错,十年前的我的确说过‘喜欢您’,但是那个时候我才十岁,您不会以为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单方面所认可的‘喜欢’能坚持一辈子吧?何况‘喜欢’这个词,我也可以随便用在什么猫啊狗啊的身上,您何必这样看重呢?”

我本来不想对你说这样的话的,云雀恭弥。

记忆会让人进入轮回之中,他们在脑海里一遍遍地重演着过去,不同的心境,不同的处世态度,让我模糊了我的当年,对迪诺说我喜欢云雀恭弥时,究竟是真的为了逃避,还是……真的喜欢他……

我不敢肯定了。当年的事实,无论怎样重演,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

尽管我不想,但记忆会随着我本身而成长,改变。

亦如忘却。

“云雀恭弥,其实一开始你就只是一个跳板而已,我想你自己也清楚,因为我头上顶着的是‘云守家的人’,所以我这些年来的任何行动才能畅通无阻。而现在……你没用了。我已经找到了更大的靠山,你就只是……被清理出局的一颗没人要的棋子罢了。”我直视的他的眼睛,这话是否违心,我不知道。但人在极度痛苦极度恐惧或极度愤怒的时候,总喜欢激怒别人,伤害别人,很不幸运,现在的我这几项都占了。

云雀恭弥冷笑了一声,眼中并没有什么我预想的波动,这个出乎意料的状况让我有些失神:“如果你是想挑拨我和那个笨蛋摔马之间的关系的话……”他弯下腰伸出手,捏起我的下巴端详了一下我布上一道明亮血印的脸,“那么你这回……失策了。”

他松手转身背对着我,这时我才发现云雀恭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穿着并中校服不停地咬杀着别人的小屁孩了,被打理的整洁的黑西装下是散发着成熟气息的暗紫色衬衫,整个人所带来的感觉则像他的屋内悬挂着的那几个大字。

——唯我独尊。

那是对他最好的诠释。

“你所说的那些年的小动作什么的我不关心,我只要一个你的解释——今天为什么抛下没完成的工作就不经禀报擅自去了加百罗涅。你要记得,你始终是我手底下的人,不管你嫁给了谁,没有我的同意你还是彭格列云之守护者的秘书长。”他开门时的肃杀气息收敛。不是这样的,这绝不是你内心的想法,云雀恭弥,你到底隐藏了多少?

看来这些年,不仅我们变了,你也变了啊。不喜束缚的浮云,终于有一天主动为自己冠上了守护者的称号。

你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歪了下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对了,你来之前我找了沢田纲吉,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当什么研发部部长了,所以,联姻的事情,因为你的地位不够,也就不能够继续进行了吧?”

我斜靠在办公桌脚下,愣愣地看着那个恐怖的男人。

99%的人还阅读了:

四季轮回(瓶邪):第3章 冬至-重逢

天作不合:第28章 救县主钟灵暗思计

穿成大佬的小怂包:第4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