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哥,我要和你说一辈子相声:第40章 秦小爷的小心思,作者:学霸级猫先生

沈空吾到后台的时候,一推门,屋子里烟雾缭绕,跟着火了似的,吓得他差点抄起灭火器冲进去。

沈空吾被呛得直咳嗽,寻了半晌才找到坐在屋子中央的始作俑者。

秦小爷坐在桌前,黑着个脸,吧嗒吧嗒的吸着烟,面前的烟灰缸里堆了一大堆烟头。

沈空吾一把抢了他的烟头,“靠!你有病吧?抽这么多烟,我以为着火了。”

秦晋摸摸鼻子,带着点鼻音:“你怎么来了?”

沈空吾走过去打开窗子,又打开排风扇,吹了半天,才觉得屋子里终于能待人了,他这才道:“你是傻叉吗?不是你说今天晚上要商量商演的事情?”

秦晋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道:“对哈,那聊吧。”

沈空吾狐疑的看着他:“秦晋,你怎么了?魂儿丢了?”

秦晋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摇摇头:“没有,我挺好的。”

沈空吾也没多想,便道:“我刚刚从老头子那儿回来,商演日子定了,下个月一号,正好趁着《喜剧突击队》的热度,把咱的商演托起来。”

“票价怎么定?”秦晋的脸色恢复正常,他取过纸笔,开始写写画画。

两人谈论着商演的相关事宜,包括演员、票务等等,又把师弟们报上来的节目单一一过了一遍。

两人一直聊到深夜,过程中,秦晋隔一会就要看一眼手机,似乎有心事。

料到最后,就在沈空吾打算结束谈话回家睡觉的时候,秦晋忽然特郑重的说道:“六哥,有个问题咱们没解决,咱们既然是面向全国进行商演宣传,那么在剧场前台售票肯定不行,也太落后了,外地观众根本买不到票,现在网络如此发达,不如咱放在网上卖吧?”

沈空吾拿着小茶壶嘬了一口茶水,“这个倒是不难,有不少专门用来出售演唱会门票的网站,荞麦网什么的,都可以,也很好谈,他们把票务信息上了之后,我再发条微博通知一下观众就行了。”

秦晋摇摇头,“我觉得不好,咱们没必要花这个委托费,咱们可以自己卖。”

沈空吾微微一怔,虽说秦晋一贯精打细算,可是这笔钱似乎是非花不可的,他哑然失笑道:“那你打算怎么卖?总不能咱们跟微商似的,微信付款,然后一张张给人家寄吧?”

秦晋的嘴角微微勾起,“不,我们可以建一个自己的官网,然后正好推一下官网,由咱们的官网统一出售电子票据,到现场之后再领取实体票据。”

沈空吾想了想,觉得很麻烦,他虽然不是很精通计算机,但是想想也觉得很绕路,便摇头道:“做官网耗时太长,还是算了吧。”

令沈空吾意外的是,秦晋这次难得的坚持,他微微绷直身体,道:“六哥,你放心,时间不会太久的,三日之内,我保证能做出一个美观实用的网站。”

沈空吾狐疑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学会做网站了?还能这么厉害?”

秦晋挑眉,笑得意味不明,“我当然不会,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会打游戏。”

“那谁会?”

“您的徒弟,周音。”秦晋笃定道。

“周音?”沈空吾有点头疼的挠挠头,“那还是算了吧,那小子太不靠谱,我还是直接给荞麦网打电话吧,放心,他们那边的人我熟,价格上不成问题。”

说着沈空吾就要掏手机,秦晋嗖的扑上来,沈空吾一闪,秦小爷以一个极其凄惨的姿势扑倒在地上,非常标准的脸刹。

秦小爷回头,眼泪汪汪:“六爷,您就听小的一次吧?”

沈六爷无奈扶额,“秦晋,你他妈一晚上跟丢了魂似的,你丫说实话,到底什么情况?干嘛非得搞这么个官网出来?还把周音扯进来。”

秦小爷怨妇一样趴在地上:“六爷,您知道的,这些年小的一直被您的风采吸引……”

沈六爷直接把茶壶拎起来,作势要扔。

秦小爷秒怂,“那茬儿就不提了,反正我现在又看上新人了,海枯石烂矢志不渝的那种。”

“谁?”

“周音。”

“操!”沈空吾直接骂了脏话,“你TM有毛病吧?我刚刚还跟老头子拍胸脯说你不可能看上周音,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没办法,爱上了,真的,”秦小爷眼泪汪汪。

“然后呢?”沈空吾呷了口茶水。

秦小爷更悲愤了:“然后人家没看上我,他说我娘们儿唧唧。”

(注:娘(niá)们儿唧唧,方言,多用于讽刺男性,指对方女性化特征明显,没有男子汉气概。)

“噗——”六爷直接笑喷了,特恶劣的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

秦小爷哀怨的看着他。

六爷哈哈笑道:“秦晋,被一个男人嫌弃可能是那个男人的问题,但是被那么多男人嫌弃,可能真的是你的问题了。”

“六爷~~~”

沈空吾止了笑,“然后呢,说正事。”

秦小爷这才从善如流的爬起来,特狗腿道:“我这被人家拒了,总得找机会跟人家接触不是?我打听了,他计算机功底特好,之前做黑客的,经常弄木马支付网页什么的骗钱花,如果不是年纪小早就劳教了,我估摸着他做个小网站不成问题。”

沈空吾一脸嫌弃的看着秦晋:“孙贼!你丫到底有准没准?咱特么做的是正经生意,目的是赚钱!不是骗钱!”

秦晋涎着脸笑:“您就让他试试嘛,小孩子老是觉得在沐维轩跟个透明人似的,师叔们拿他也不当回事,让他表现表现呗。”

沈空吾叹了口气,“你特么就跟那叫春的猫似的。”

秦小爷抛媚眼。

沈空吾挥挥手,“行吧,两天,如果两天之内不能给我个像样的东西,我就直接联系荞麦网了。”

秦晋跟得了将令似的,一溜烟就往外跑。

沈空吾吼:“记住!两天!”

“放心吧!”秦晋头也不回的喊道。

沈空吾坐在椅子上,无奈的笑了起来。

奔三的人了,还特么跟个刚恋爱的小男生似的,真是没办法,算了,由着他们胡闹吧。

*

两天后,晚上,沐维轩后台。

乔新元正在和孙新宝排演着《三节拜花巷》。

《三节拜花巷》本身是数来宝曲目,在表演时两人分饰男女两角,该曲目旧时代多用于节日乞讨,三节指的是五月节(端午节)、八月节(中秋节)、春节,后周四维根据《三节拜花巷》改编出了同名相声节目。该相声节目以逗哏捧哏两个相声演员较量快板技艺为主,节目中两人互相斗嘴,十分火爆,适合开场。这个节目的底就是两人同唱《三节拜花巷》。

(注1:数来宝,我国古代说唱形式,也可以称为顺口溜、练子嘴,早期用于乞讨,大多用来站在商店门口乞讨,通过店内商品临时编词,伴奏的击节乐器有很多,高粱竿儿、牛胯骨、三块板儿、三个碗儿等,不拘泥于具体什么东西。

注2:快板书是由数来宝演化而来的曲艺形式,快板书使用的是数来宝的击节乐器两块大竹板儿(大板儿)和五块小竹板儿(节子板儿),统称七块板儿。快板书所演唱的多为民间传说和历史故事。两者准确说并不是同一种曲艺形式。)

乔新元打着快板儿,唱了起来:“唉,我的老婆贼!”

孙新宝跟唱:“唉,我的老头贼!”

乔新元又唱:“叫老婆子你跟我走,咱们一进大街拜朋友,千千万那个万万千,千万别给我丢了丑……”

正唱了一半,沈空吾走过去照着屁股一人踹了一脚。

俩人停下来,委屈巴巴。

“六哥……”

沈空吾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俩这打的什么玩意儿?没有一句在点儿上。”

孙新宝傻笑:“是……是吗?”

乔新元比较鸡贼,一指孙新宝,果断甩锅卖队友:“六哥,肯定是小宝打的不对,把我点儿带偏了。”

“放屁,”沈空吾伸手还要扇他,“就是你个二货,第一句点儿就错了。”

张山雄蹲在旁边看热闹嗑瓜子,哈哈大笑。

沈空吾一眼正搭上他,“山雄,你也别跑,这活你给他俩捋的?”

张山雄把瓜子一扔赶紧过来,嘿嘿笑:“嗯,我给捋的,六哥,怎么样?”

沈空吾微微皱眉,道:“活倒是师父说的老活,可是这活里面春典行话太多了,商演时候好多观众都是新观众,我感觉新观众们很可能听不懂,效果起不来。”

张山雄一怔,“可……可是一直都是这么学的,现改也来不及吧?”

沈空吾琢磨了一下,“其实可以只保留《三节拜花巷》的底,换一个比较火爆的垫话儿,”他轻轻弹手指,“换什么好呢?”

就在这时,一旁正轻轻背戏词儿的言雨桥喊了一嗓子,“师哥,《追窑》那段儿怎么样?”

沈空吾略一思忖,一拍大腿,兴奋道:“对!雨桥这个提议好。”

众人纷纷点头,“不错,不错。”

“雨桥牛批。”

“放这儿太合适了。”

“这伦理哏也适合他俩说。”

“对,他俩疯疯癫癫的太适合这活了。”

好不容易因为做网站被师叔们刮目相看了一下的周音站在一边,一脸懵逼:“啥追窑?啥?”(⊙_⊙)?

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头居啊,一点都不懂啊,泪目T^T。

秦晋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献媚机会,他一溜烟凑过来,刚要卖派一波,周音小童鞋施施然走过去,鸟都不鸟他,走到言雨桥身边,奶萌奶萌的问道:“小师叔,《追窑》是哪段啊?”

小言童鞋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飘飘然了,当师叔的赶脚真是爽啊,他清清嗓子,“这个追窑啊,就是……”

99%的人还阅读了:

[恋与]唐制作教你抢男人:第1章 你叫唐制作

我嫁给了迪诺加百罗涅(家教·主迪诺):第4章 Chapter3

四季轮回(瓶邪):第3章 冬至-重逢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