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子我的王:第28章 以出院之名!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的王子我的王:第28章 以出院之名!,作者:飞鸟留痕

金贝贝最近很愁。想她来到整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也差不多半年了,碰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经历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纠结的时候,她才发现其实她的郁闷才刚开始。

“李叔,都说了您别天天来了,我在这里很好,您天天跑不嫌累得慌啊!”金贝贝坐在床边,荡着脚丫子,看着李叔给她盛汤。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责怪地看了贝贝一眼,李叔继续舀汤,嘴里不停叨叨:“这个丫头就是不让人省心,来东京半个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子了,等你好了,赶紧给我回横滨去!”

“好啊好啊,我已经完全好了,李叔,我们今天就回去吧!”听到回去,金贝贝兴奋得一蹦老高,准备从床上跳下来。

“诶,坐着!”李叔赶紧叫唤,阻止金贝贝满屋子乱跑,端着汤走向她。“你别想,医生说你还得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才行,你就再忍忍吧!”

“哪个赤脚医生说的啊!”金贝贝不满地嘟着嘴:“我都养得骨头都快生锈了,连病房都不让人家出,这医院也管得太宽了吧!”肯定又是迹部那个大少爷搞的鬼,那些医生肯定是照他的吩咐说的。

“别抱怨了,赶紧喝汤吧!”李叔摸摸金贝贝的头,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始削起苹果来。

咚咚——

“进来!”门外响起敲门声,金贝贝低头享受着美味,头也不抬随口应答,可门外半响没了动静。

金贝贝和李叔诧异地对视一眼,她再次开口道:“请进——”

良久,门被推开了,一对中年夫妇出现在金贝贝面前。他们来干什么?她挑了桃眉,不动声色看着来人。夫妇俩神色有些尴尬,望着一脸平静的女儿,有些不知所措。

李叔站起身来,疑惑地看着两人:“你们是……?”

“我们是柳生郁子的父母,前段时间,我女儿麻烦你照顾了!”柳生光一松了口气,幸好这个男人先开口了,否则他们真不知怎么办,他感激地朝李叔伸出手。经过调查,郁子离家出走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有眼前这个男人照顾的,而且是真心真意,他们有义务向他表示感谢。

“……”李叔有一瞬间的呆愣,他转过头看了眼金贝贝,发现她正笑得灿烂无比,发现他投过去的视线,讽刺的神色顿时换成了一脸无辜。他暗自叹了口气,伸出手去回握,接受男人表示的友好。“你好,我是李江!”

说完这句,李叔不再做声,气氛再一次陷入沉默。不是他不说,只是他不知道说什么,这么久来他一直没有正式问过贝贝的事情,贝贝住院这么久,也没见她家人来探望过,他还以为贝贝的父母真的彻底把她抛弃了呢,想问又怕惹到贝贝的伤心事,想着反正他们既然不要贝贝,还有他愿意照顾她,所以他也就没把这个当一回事,谁知今天他们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呃……李先生,可否请你先出去一下——”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柳生光一迟疑道。

“呵呵,没这个必要吧!”金贝贝笑意盎然,出声阻止。“李叔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有什么他不能知道呢!”

听到金贝贝特意强调‘父亲’两字的发音,柳生光一闪过一丝尴尬。“贝贝……”

“是,父亲大人!”金贝贝微笑着看着柳生光一,“父亲大人今天怎么来了?”

柳生光一面露欣喜:“郁子,你还愿意叫我父亲?”

“当然啊,我身上流着您的血,这一点是永远改变不了的!”金贝贝笑得越发灿烂。

“郁子,爹地知道错了,你能原谅爹地吗?”柳生光一放软语调,称呼突然变得亲昵起来,试图勾起柳生郁子最渴望的亲情。

爹地?金贝贝暗地里冷笑不已,面上却笑得越发灿烂:“怎么会,父亲大人有错吗?”

“郁子,爹地知道你生气,你生气时应该的,爹地错怪你了,爹地对不住你,你跟爹地回家,爹地会好好补偿你的!”

“回家?这位阿姨您同意吗?”金贝贝转向柳生光一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女人。这位就是那个喜欢虐待人的后妈?眉眼清浅,面色柔和,看着温温柔柔,实在不像恶毒之人啊……

柳生夕美子眼神闪烁了一下,她挤出一抹僵硬笑容:“回家吧,阿姨会好好待你的!”

语言不谄不媚,金贝贝对柳生夕美子生出一丝好感,其实她也只是个遭受丈夫背叛的可怜女人啊!金贝贝脑海中突然闪过她那个前世的母亲的面容,她叹了一口气。

“父亲大人,阿姨,咱们也别逼自己了,我想你们也是因为我救了你们的女儿,你们心存感激,所以才想让我这个不受待见的女儿回家的……先别急着否认,让我说完……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我相信你们从此对我心无芥蒂,很难,所以咱们何不想个两全齐美的法子,来解决了我们直接的恩恩怨怨呢?”金贝贝一口气说完,她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了,她只想过她的平静生活。

“郁子,我们……”柳生光一语塞。郁子讲得没错,这个他们厌恶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要让他们一下子改变对她的看法,他们确实做不到,因为她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所犯的错误,这次要不是她再一次救了幸子,他想他们是永远不会主动来找她的。“你打算怎样?”

“你们不想看见我,又想我过得好是吗?”

“……恩”

“你们也很感激李叔对我的收留和照顾,想报答他是吗?”

“当然!”

“那我们何不让事情维持原样呢?你们过你们的,不要管我,从此眼不见为净,我还是和李叔生活在一起,他又是孤单一人,让我做他的女儿不就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贝贝——”李江一脸震惊。

“李叔,你不愿意认我作女儿吗?”

“傻丫头,我一直就把你当女儿啊,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可是——”

“既然愿意,那就没有可是了!”金贝贝朝李江笑笑,又转向柳生光一道:“怎么样?同意吗?”

“这——”柳生光一面露犹豫,柳生夕美子却闪过一抹释然。

“父亲大人,你为什么犹豫呢?难道你不想家里安宁吗?”金贝贝柔声道,语气中却隐约含着一丝威胁。

“光一——”柳生夕美子轻轻叫唤自己的丈夫,面露乞求之色。

“柳生先生,你放心,我会把贝贝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的,你要是还有什么不放心,尽管说——”李江适时开口。

“……郁子,你真的不愿回家吗?”柳生光一像是下定了决心,正色问道。

金贝贝笑了:“这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

“郁子,你没事吧?”真田猛地推开门,神色匆匆疾步进来,直接走到金贝贝面前仔细打量她,面露焦急地问。

“我很好啊,真田前辈你这是——?”

发现金贝贝安然无恙,真田放下心来,对自己的莽撞感到有些尴尬。“我刚看到比吕士的父母从医院出去,我以为——”

“真田前辈多虑了!”金贝贝感激一笑,“他们只是来看看我——”

“他们怎么——?”真田弦一郎露出怀疑的神色,疑惑道。

“看到他们旁边那个中年男人了吗?从此以后我就是他的女儿了,和柳生家便再也没有关系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他们会对我怎样的!”金贝贝真心笑了笑,轻松释然。

“郁子,你……我会保护你的!”郁子还是决定不回柳生家了,真田心情有些沉重,他拉了了帽檐,试图盖住他的神色。

“谢谢真田前辈了,我想我会保护好自己的!”金贝贝决心忽视真田那一瞬间的受伤。真田弦一郎是个好孩子啊,看得出他对柳生郁子颇有好感,可惜柳生郁子已经不在了,她只能说抱歉了。“纱织,你真要躲在门外不进来吗?”金贝贝朝门口喊道。这小丫头,她都看见她了,她还躲……

柳纱织嘟着嘴:“我才没有躲呢,都是我哥拦着我啦!”她那臭哥哥,摆明想给那个古板脸大叔创造机会,她才不会让他如愿呢,贝贝是她的!

“柳生桑,身体恢复得怎样?”柳莲二无视自家妹妹的吐槽,神色自若走进来。

“完全没问题了,多谢关心!”

“那真是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金贝贝直忍着笑,他们这算什么回事?

“哥哥——”柳纱织不依地跺跺脚,“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呃……柳生桑,谢谢你,还有抱歉——”

暗地里翻了翻白眼,“闭着眼睛道歉,真没诚意!”金贝贝故意刁难,她承认,她就是想再看看那双春波荡漾的眸子。

“……”

“贝贝,我们别理他!你什么时候出院啊?我等你回去上课呢!”柳纱织撒娇地摇了摇金贝贝的手臂。她一个人在那里好无聊啊!

“我也想早点出院,可医生根本不让,憋死我了!”金贝贝一提到出院,就满肚子苦水,她都感觉自己壮得像头牛了,可医生却总是说她必须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这一留就差不多一个星期了,身上骨头都长锈了!

“医生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郁子不要松懈!”真田严肃道。被车撞不是小事,还是仔细点比较好。

“又不是你呆医院,你当然不烦!”柳纱织其实也赞同真田的话,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跟他作对。想跟她抢贝贝,门都没有!

“……”

“……”

好不容易送走了几人,金贝贝躺在床上享受这难得的清静。自打她醒来,就天天有人来看她,李叔天天来,这个不用说,除了他,来得最多的就属冰帝那群人了;还有四天宝寺也来过,大老远从大阪跑过来,还真为难他们了;立海大的人也来过,只是不经常,好像听说他们部长住院了。

那个柔弱美丽却极具霸气的少年,终于到了注定的这一刻了吗?金贝贝有些神色恍惚。她笑了笑,只是他同时也注定了能够重新站起来,倒是没必要担心这个,不过她知道结果,不代表其他人知道啊,难怪真田每次来都行色匆匆。

柳生比吕士和柳生幸子自打她醒来,还没有看见过他们的身影,据说是每次来都让迹部的人给拦在门外了。也好,还真省了她的麻烦,如果她早知道那个女生是柳生幸子,她——恩,不知道会不会救,她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这次来东京还真是亏大了,汉语比赛也因为车祸而错过了,不过也好,柳生郁子的恩恩怨怨这次也解决得差不多了,她正好可以安心地做她的金贝贝了。

想到这里,金贝贝长舒一口气。等迹部来了,她就要求出院——

说曹操曹操就到。金贝贝刚想到他,迹部就推门而入。

“我要出院!”金贝贝弹坐起来,喷火的眼睛亮得出奇,毫不相让直视着迹部。

“本大爷不同意!”迹部头也不抬就拒绝了,径直走向窗边椅子坐好,拿起旁边的书开始阅读起来。

“为什么?”再三告诉自己要冷静,金贝贝使劲深呼吸。她身上的伤早好透了,可医生就是不让她出院,害她以为她自己真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什么的,后来才明白这根本就是这位大爷搞的鬼。一开始几次她还能平心静气要求出院,可这位大爷每次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她的提议,不让出院她偷溜还不成,没想这大少爷早安排了人守在门口,她被抓了个正着不说,还让那些人提高了警惕,让她连偷溜都无路可循。不让出院总得有个理由吧?再不出去她都要憋疯了,再也忍不住的金贝贝只好来找迹部谈判了。

“因为你还没好!”

“我哪里没好啊?”金贝贝激动得跳起脚,什么烂借口,一直都说她没好,他大爷倒是说说看她哪里不好了。

“你外伤是好了,可本大爷觉得你脑袋还有有问题,所以势必留下来好好检查一下!”相对金贝贝的激动,迹部显得淡定多了,他对金贝贝的火气视而不见,依旧头也不抬。

“我脑袋很——你什么意思?”正想说自己脑袋很正常的金贝贝,从迹部语气中听出了弦外之意,她挑眉问道。

终于抬起头来看了金贝贝一眼,迹部抚了抚泪痣,似笑非笑。“你说呢?”

“……”三根黑线顿时从金贝贝额际滑落,这明摆着的嘲讽即使是再迟钝的人也听得出来吧,她又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大少爷啦?“好吧,我错了——”金贝贝一脸诚意地望着迹部,心里却在不停嘀咕。

“哦——你倒是说说看,你错在哪里了?”拖长声线,迹部做出满脸讶异的样子。对于金贝贝的主动认错,他根本不予理睬,他敢肯定——这女的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在讲什么,道歉根本就是想混出院。

“呃……”金贝贝语塞。她哪知道她错在哪里了呀,她根本就没做什么嘛,到底哪里惹到这位少爷了她也很莫名奇妙啊!

“随你便吧——”迹部冷哼一声,看也不看金贝贝一眼,起身离开了这个豪华的高级病房,留下金贝贝一个人满脸愕然,在那里摸不着头脑。

这大少爷今天吃火药啦?金贝贝突然灵光一现,顿时明白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农门贵子:第10章张小宝归来

[综]凤凰采薇:第35章 兰亭远望

又春:第47章 新家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