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每天都生气:第8章 第八回

- 编辑:网页上传 -

男主每天都生气:第8章 第八回,作者:飞鸟衔花

许长宁哭丧着一张脸,她可不想去睡通铺啊,何况现在这个时辰大家都睡了。

她靠着门慢慢坐下,索性坐在这里将就一晚吧。

暮春的夜晚还有些冷,她脱下外衣盖在身上,底下的两只手环住自己的肩膀,吹一阵风身子也跟着抖几下,就这么过了一夜。

卫衍次日一打开房门,就见门前有个“东西”滚了进来,靠在他腿边。

他还算镇定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许长宁。”

躺在地上的许长宁没有反应,他蹲下身推了推她的脑袋。

只听她小声嘟哝着:“别丢下我……”

他的手一顿,“我没……”

然后许长宁像猫一样把脸凑了上去,在他的手心蹭了蹭,他心里感到一丝异样,被烫了似的赶紧收回手。只见许长宁紧闭着双眼,脸颊酡红,嘴里还说着胡话。

他又把手背放在许长宁的额头上,很烫。原来他刚才真是被烫到的。

许长宁是在医舍醒来的,身上盖着两层厚厚的被褥,她努力睁开眼,看见卫衍坐在她的榻边。

卫衍见她醒了说的第一句话是:“到底是你来伺候我,还是我来伺候你的?”

许长宁现在还迷迷糊糊的,沙哑着声音问:“我怎么在这里?”

卫衍感觉一口气憋在喉咙,上不去下不来,“你烧糊涂了自己都不知道?难道你昨晚就在门外坐了一晚?”

“是郎君带我过来的吗?”

卫衍一噎,将头撇了过去,“不是。”

“那我怎么能自己过来呢……”

卫衍腾地站起,怒道:“我说不是就不是!”

许长宁吓得瞪圆了眼,不是就不是呗,生哪门子气啊?

李月瑶刚进门边看到了这场面,她掀开竹帘跑进来,“卫衍!你凭什么凶他!要不是你折磨他,让他守在外面吹冷风,他至于发烧吗?”

许长宁想开口解释,“不是的,是我……”

“你不要为这种不仁不义之辈说话,别怕,有我在这里没人能欺负你。”

许长宁要哭了,这真的不关卫衍什么事啊,她还想说什么,却听卫衍陡然冷笑一声:“没错,我就爱折磨下人取乐,我如何又轮得到你插嘴?”

“你!”

李月瑶气得指着他发抖,说不出一句话。

卫衍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李月瑶立马回头对许长宁道:“你都看见了吧,亏你方才还要替他说话。”

许长宁有点头疼,事情怎么越来越乱了。

她叹息轻声道:“郎君没有要我守在门外,是我不想回通铺睡觉。”

“你为什么不想去啊?”

“我、我睡觉打呼,说梦话,有时还梦游。我怕影响别人休息……”她现在说谎话越来越顺口了。

“啊?真的会有人梦游吗?”

许长宁:“……”

许长宁知道李月瑶这回算是和卫衍结下梁子了,卫衍在她心中已然落了个恶人形象。不管许长宁怎么解释,李月瑶都认为她是怕受罚才解释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关他的事。”脸上却是写着我不信。

许长宁干脆不说话了。

杜文庭正去会元堂的路上,看见卫衍走在他前面,他知道自己昨晚惹了卫衍,怕以后日子不好过,便跑上去讨好他,嘿嘿笑道:“卫公子。”

卫衍还是不理他,他又自顾找话说:“卫公子身边那个乖巧的小书童呢?今日怎的不见了。”

卫衍心里正不爽快,见杜文庭又说起许长宁,攥起拳就往他脸上挥过去,直接把杜文庭抡在了地上。

杜文庭见卫衍一步步逼近他,他连滚带爬地往后退,直退到一棵梧桐树前。

卫衍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像在看什么不起眼的东西,“不想死就滚远点。”

杜文庭不敢再开口,一个劲地点着头。

许长宁在医舍躺了一天,觉得自己没什么大碍了,便急着回寝舍找卫衍。

她刚踏入房门便看见几个人在房里摆弄东西,原来是卫衍叫人往屋里新添了一张榻。

卫衍正坐在案边喝茶,见她回来对她说:“你不是想为我守夜吗?满意了?”

“多谢郎君。”

卫衍抬起眼皮,微笑道:“不客气。”

她觉得卫衍笑得有点瘆人。

端午刚回来就看到卫衍屋子多了张榻,还是为许长宁准备的,他不依了,“郎君!我从小就伺候您,您可不能不要我啊!”

被卫衍踢出去了。

卫衍把许长宁叫去案前,“这是先生留的课业,你都给我抄完了。”

“这……不好吧?”

卫衍斜睨她一眼,“你以为我找你来干嘛的?”

许长宁愣住了,没想到她的作用是这个。

“那郎君干嘛呀?”他不是一心向学吗?连山长都称赞他呢。莫非是装的吗?

“我自然是去睡觉了。”

许长宁已经抄了将近快一个时辰了,第一天课业怎么会这么多。

卫衍又走到她身边,她哈欠连天地抬起头问:“郎君还没睡着啊?”

“你点着灯我怎么睡?”

“可……我只点了一盏灯啊。”

卫衍皱着眉,“半盏都不行,我睡觉时不许点灯。”

“分明是你……”她剩下的话没说完。

“我怎么?”

“没什么。”许长宁收拾起东西,“我拿去恭房抄。”

许长宁又抄了约莫大半个时辰,总算是抄完了,她熄了灯,直奔那张小榻,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翌日一早,她感到脑门吃痛,又看到卫衍站在她身前,“郎君,怎么啦?”

卫衍淡淡道:“你今日把我屋里的书和衣服都拿去外面晒。”

许长宁眯缝着眼点头,“嗯,嗯。我记住了。”

卫衍的衣柜里装了满满一柜子衣裳,怕是一天一套也换不过来的。

最难晒的还是那些书,都落了灰,要用干帕巾一本本地擦。

等忙活完又是傍晚了,卫衍回来时她邀功似的请他过来看她的劳动成果。

卫衍满意地点头,“把书收起来,再把这些衣服洗了。”

许长宁听到前半句还应着好,听完后半句笑容直接僵住了。

“洗、洗了?!”

卫衍也皱眉,“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好,洗,明天就洗。”

“现在就洗,不洗完不许吃饭。”卫衍说完就把许长宁一人留在原地径自走了。

她觉得今夜的风有些凉。

许长宁一日不曾进食,等忙完这些真是累趴下了,她几乎是跪着进屋的。

卫衍在屋里等她,“饿吗?”

许长宁抬起头看着卫衍,一副快哭了的模样,“好饿……”

卫衍给她一盒点心,“我叫端午给你买回来的。”

许长宁一下子就有力气了,忙把食盒打开,笑道:“郎君您真好。”

说着就拿起一块糕点往嘴里塞。

“嗯,吃完就来给我把今日的课业抄了。”

“咳咳咳——”

许长宁被糕点哽住,她这时候要还看不出卫衍在故意戏弄她,她就是个傻的了。

她使劲把喉咙里的糕点咽下去,苦着一张小脸道:“郎君我错了!饶了我吧。”

卫衍不以为意,挑了下眉,“以后还敢跟我作对吗?”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跟他作对了,反正顺着他说就对了。

……

许长宁再见到徐朔是在医舍,她不知道徐朔什么时候和李月瑶这么熟了。

“那天我去伙房煲汤,这么会儿功夫你就走了。”李月瑶努努下巴,看着徐朔道:“他后面来找你,没找到你,鼻子倒是灵,找到我煲的汤了。”

总之就是倒了也不如赏给徐朔,结果徐朔天天都来守着了。显然已经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是来关怀好友的,看来好友与美食面前还是美食更胜一筹。

“谁说的,卫衍看见我就烦,我要是去找小宁,卫衍指不定怎么欺负他,这是陷好友于不义,是吧小宁。”徐朔把矛头都指向卫衍。

她们总算是见识到了徐朔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不过许长宁想到前几日被卫衍折磨的事,又觉得徐朔好像没说错。

李月瑶突然想起了什么,捣药的动作都停了,捂着嘴笑道:“前几日杜文庭来医舍,脸肿得跟猪头似的,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撞门上了。”

许长宁听到这名字想了许久才隐约记起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李月瑶接着说:“可我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看那伤势,下手的还是个练家子。而且当时没好好处理,过了一夜自然肿成猪头了。”

许长宁与徐朔对视一眼,在这书院敢对杜文庭下手的恐怕就只有卫衍一人了。

李月瑶也是这么想的。

徐朔手支着脑袋,盯着李月瑶捣药的动作看了许久,问她:“月瑶姑娘是不是只会捣药啊?我这几日来都见你在捣药。”

李月瑶动作一顿,急着跳了起来,“谁说的!杜文庭的药还是我抓的。”

“难怪我看他喝药的时候流鼻血了,你是不是跟他有仇啊?”

李月瑶脖子一梗,“是、是啊。”

“他怎么你了?”

她转着眼珠子,“没怎么,我就是看他不惯。”

徐朔砸了砸嘴:“这以后谁要是娶了你……”

李月瑶一个眼刀子杀了过去,“娶了我怎么样?”

徐朔马上嬉皮笑脸道:“谁要是娶了你就有口福了,月瑶姑娘今日准备做什么吃呀?”

他自从吃了李月瑶做的饭,再看伙房王大娘做的饭就跟猪食没什么区别了,他觉得让李月瑶学医真是屈才了。

“做什么都不给你吃,喂猪都不给你。”谁让他说她只会捣药来着,差点就要暴露自己医术不好的事了。

“猪怎么能和我比呢,我可是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啊。”徐朔不赞同。

“猪还是有血有肉大活猪呢。”她说完又补了一句:“还比你安静。”

书院每日到了酉时便不再授课,学子多是回寝舍自习或是去做别的事,徐朔便是下了学就来医舍从酉时守到吃晚膳。许长宁有些好奇卫衍这几日都是接近黄昏才回,他是去做什么了。

“你家郎君每日这个时候都在练习枪法呢。”徐朔每次路径校场都能看见。

他想了想又道:“哦,今日练的是剑。”

许长宁赶着卫衍回寝舍前去了一趟后山。

她前几日被卫衍折磨着去洗衣服时发现了一处汤泉,原是她洗衣服时的水是温热的,她便顺着水往上游走,果然看到了一处热气腾腾的汤泉。她试了试水温刚好适合洗澡,当即便脱了衣服下去洗。

汤泉的位置算不得近,一般也不会有人发现。她这几日想再来洗总怕卫衍突然回来找不着她,就观察了几日,卫衍这几日都是黄昏时刻才回,便放心去洗了。

许长宁没入汤泉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靠在岸边慢慢洗了小半个时辰。

约莫洗得差不多了,刚伸出手去拿放在岸边的衣物,便听到草丛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伸出去的手登时收了回去,只留了个脑袋浮在水面,警觉地环顾着四下。

只听声音离她越来越近,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感觉头皮炸麻,背脊发凉。

直到草丛中钻出来一只小小的不明物体,许长宁看了许久,有两只尖尖的耳朵,眼睛发出幽幽的亮光,尾巴是翘起来的。

它也一直歪着头盯着她,直到它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喵”,许长宁才确定它是什么。

她吁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什么怪物。但是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猫啊,还不怕人,怎么躲起来的是她,是不是该反过来啊?

99%的人还阅读了:

竹马和天降HE了:第3章

[快穿]男神攻略系统:第10章 第二位男神

[综]这不科学:第4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