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我可能来了个假美帝:第17章 015章泰晤士河,作者:在水之临

俞殊没有跟上去。

且不说他们去的十有八九会是不会让闲人进入的犯罪现场,再者俞殊本身对于那些地方也有抵触情绪。

起身买单,俞殊返回210B。

不曾注意的方向,黑车低调的停在不远。

“呵。”有人发出一丝轻笑,眼底却是一片令人心惊的冰冷。

“再去调查一下这个人。”

*

简单洗了个澡,俞殊再次启程。

泰晤士河她之前就来过一次,但这次俞殊则打算在河上打发一下这难得无雨的午后时光。

泰晤士河,英国著名的“母亲河”,贯穿伦敦和十多座城市,沿河名胜之地极多,如伊顿、牛津、亨利和温莎。

水波摇晃,俞殊坐在单人船只的船尾,背对着船只前行的方向,看着四周景物慢慢倒退,汽笛声、交谈声、脚步声,似乎都要融化在暖洋洋的阳光里。

撑杆的船夫时不时说几句话,浓重的伦敦腔让俞殊听得有些吃力,因而只有在多数情况下保持微笑和沉默。

“Stop!”

河畔突然一阵骚动。

一前一后的身影在人群里飞驰,所到之处一片惊呼之声。

俞殊站起身,看见那马上要被后面穿风衣的人追到男子似乎有些急了,逃跑的路线越来越贴近泰晤士河边。

然后,纵身一跃——

俞殊的表情瞬间僵住。

“等等你要做什么——”

“咚!”

最后完美落在俞殊的船上。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船有些承受不住的晃了下,晃得所有人悬着的心也跟着晃了晃。

“唔……”

那跳下来的男人甩了甩头,扶着脑袋爬起来,又情不自禁的左右飘移了两下,整个人都是晕乎乎。

俞殊和河岸上的一身风衣的人同时死死盯住他的下一步动作。

“快找地方靠岸——”俞殊压低声音,和身边的撑着杆的船夫说道,语速又快又急,甚至还有一些含混不清。

感受着船在迟缓过后就开始向左移,俞殊继续看着那不速之客。

出于享受生活的心理,俞殊乘坐的船只是只适合两人的——一名船夫,一名乘客。也可想而知多出的一个人会导致这船的空间有多狭窄——

与危险。

船只还在往最近的一个停靠点移动,但男人却正在逐渐醒悟过来。

他眯起眼,神色添上几分戾气,抬起脚,直直走向船尾的二人。

二者之间的距离不过几步,但伸长手的男人却忘记了这船身本就不稳——

“轰——”地一声,船翻了。

三个人顿时跌落到河中。

俞殊:mdzz。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吃了一大口水,俞殊呛了几下,很快就被人救上岸。

“咳咳……”一身湿的俞殊咳了几声,尽量把肺部里的水吐出来。

“小心冷。”

有男声响起,俞殊的身上突然多了件外套。

俞殊抬起脸,看见一个个子有些矮的男子朝她温和的笑——他此时只穿着一件衬衫,显然俞殊身上的外套就是他的。

“谢谢你,华生医生。”俞殊道谢道。

听见对方一口叫破他的名字,华生有些吃惊的望着她:“你认识我?”

俞殊牵了牵嘴角,刚想开口,一道冷静自持的低沉的男声就接过了华生的疑问: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高挑瘦削的卷发男子慢条斯理的理了理方才奔跑时微乱的风衣,说出来的话却如机关枪一般停不下来:

“你的家世一般,父母双亡,但拥有一笔不错的财产——也许是走了好运;你是中国人,在美国纽约读一所私立大学,并做着一份兼职——或许是在一家甜品店里;你最喜欢的颜色是深蓝色,你喜欢烹饪、阅读和绘画;你的交际圈不大,甚至玩的好的只有几个人;你渴望被人关心,也知道他人的善意,但同时你又在拒绝其他人的靠近——”

“闭嘴!”

“夏洛克!”

两道声音同时喝住了夏洛克那近乎恐怖的分析推理。

“哦好吧……”夏洛克不在意的耸耸肩,勉强住了口,目光从一旁已经被从河里捞起并绑住的犯人移向女子的面庞。待到看清后,刚要吐出的话语瞬间卡住:

“你你你……”

“Nothing.”俞殊抹了一把发红的眼眶,把眼泪生生憋回去,“没你的事。”

只是那带着鼻音的声音怎么也掩饰不了。

华生此刻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很想打一顿自己的舍友。

夏洛克不自觉的慌张起来,声音里多了几分束手无措:“你你你没事吧……”这不是他第一次气到别人,但在他面前气得要哭不哭的……好像还是第一次。

“……”

俞殊没说话,而是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心底却是像多了些东西。

她不喜欢被人分析,但这一次,她看见了自己的内心。

拒绝他人的靠近么……

俞殊抽抽鼻子,有些不情愿的承认了。

可就算他说的是对的,那也不能这么对待邻居!

哪怕只是暂时的邻居!

99%的人还阅读了:

魔笛magi为王者:第4章 第四夜

红楼之林家俪辞:第49章 好事近

男主每天都生气:第8章 第八回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