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掠夺气运:第4章 一教之主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掠夺气运:第4章 一教之主,作者:源初之火

这边,令狐冲正沉浸在“元灵子”的美色(?)中不可自拔,那边,凌渊看着令狐冲,心中暗暗叫好。

嗯,五成金灵根,经脉通畅宽阔,悟性暂时看不出来,气运不错,还有……

咦,还有一点剑骨。

像这样的天赋,以往可以被隔壁万剑宗收为内门弟子,如果悟性高,收为核心弟子也有可能,现在……万剑宗只有一点传承了。

令狐冲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笑,抬起头,对上“元灵子”前辈年轻的脸,和慈爱的笑容,一时有些不适应,“不知前辈找小子有什么事?”

凌渊想了想宗门的徽真前辈对待有天赋的弟子的态度,眼中露出一丝迫切:“汝之资质,万里挑一,然尚未找到修习之法,吾不忍见明珠蒙尘,故欲指点汝。”

令狐冲望着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感受着那刻意放出的磅礴气势,心中大喜:“多谢前辈!”

只见凌渊沉着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极其细微却炫目的笑容,说:“汝基础不稳,日后每日挥剑三千下。”嗯,师兄就是这样修炼的,自己练戟也是如此,这对打好基础和磨练意志有极大好处啊~

一句话奠定了令狐冲水深火热的生活。

第一天,令狐冲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醒来之后,看到一行刚劲有力的字。

令狐小友:日后汝每日不用内力挥剑,直至体力耗尽,切忌损伤根基,待汝剑招运转自如后,取树枝之于纸上,以剑劈断树枝,至树枝断而纸不损,取一沓纸,以剑劈开纸,至上纸裂而下纸不损。

实力乃立足之本,拥有力量,汝可决定自己之人生,然须保持本心,切忌为力量不择手段。

吾不日离去,有缘再见。元灵子

凌渊写时不由想到当年自己修炼时,拿着比自己还重的戟,累成狗的情形,笑得十分灿烂。

那真是自己人生中最好的日子,虽然平时有争斗,但自己有护短的师父,不正经但十分靠谱的师姐,冷冰冰的十分负责任的师兄,可爱的师弟师妹……

可惜现在都没了。

欣赏了一下华山风光,凌渊快快的回到黑木崖,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凌渊换上玄色长衣,回到黑木崖,只听童百熊一边发出爽朗的笑,一边走来:“……哈哈哈,教主终于神功大成,把杨莲亭这个小人赶出去啦。”

另一边传来女子妖娆的声音:“教主总算出关了,这些年教主不理教务,教众可都急坏了!”却是桑三娘。

凌渊看到教众,仿佛看到当年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同袍,嗓子一哽,竟说不出话。

童百熊与桑三娘蓦地看到教主,先是一愣,然后狂喜,随之俯身拜下:“属下童百熊/桑三娘参见教主,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听到东方不败熟悉凌渊陌生的声音,凌渊顿时被拉回现实世界:“无需多礼,快快请起,以后这些虚礼免了。”

桑三娘刚说了声教主英明,童百熊就窜到东方不败身前:“教主啊,你的功力真正是深不可测啊!老熊我都看不透了,咦,教主怎么不用剑,教主莫非参透了葵花宝典,武功大进,可以空手制敌?”

葵花宝典早就被吾毁了,面对如此热情的童百熊,凌渊不知怎么回答,只道:“然也。”

“教主说话什么时候变得文绉绉的?莫非是练葵花宝典的后遗症么?”

“吾近些年走火入魔,误信小人,使教中乌烟瘴气,幸而醒转,神教百废待兴,尚需诸位支持。”

童百熊咧咧嘴:“教主没事就好,喜欢掉书袋也不是什么大事,教主放心,如果有捣乱的人,”童百熊摸了摸刀柄,“老熊我一刀一个!”

桑三娘忙不迭地表衷心:“教主之令,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用雷霆手段整顿好日月神教,并提拔一批新人后,凌渊好整以暇地宣布:教众必须遵守教规。

此令一出,引起轩然大波。

教众A:教主这是什么意思?

教众B:我们又不是名门正派的伪君子,为什么要日行一善,善待百姓?

教众C: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神教本名是明教blablabla

教众AB:哦~原来如此!

此举在江湖上也掀起了轩然大波。

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沉寂多年又有动作。

魔教教众行动诡异。

正道人士经常看到给老太爷指路,帮村民拉车的魔教教徒。

有的开始怀疑人生,有的坚信这是魔教的阴谋。

当然这些,对现在天天累成狗的令狐冲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虽然令狐冲累成狗,但令狐冲挥剑时,确实感觉到自己基础不够扎实。

好几次想放弃,但令狐冲还是坚持了下来。

他可是华山大弟子,只有有实力,才能挑起重任,不辜负师父师娘的期望。

令狐冲对那位元灵子前辈充满感激,若不是前辈,他的实力不会得到如此提升,他不会发现往日剑法中的问题。

是的,令狐冲发现,剑法的本质是一个个的基础剑招,刺、劈、挂、撩、云、抹、绞、架、挑、点、崩、截、抱、带、穿、提、斩、扫、腕花,只要琢磨透其中奥秘,就能天下无敌。

这三年好好练前辈所教导之法,然后出去历练,见识更多招式。

与此同时,终于从公文堆爬出来的凌渊,惊喜地发现,自己神魂恢复了不少,气运也涨了一些。

为了庆祝一下,凌渊把公文扔给李仲平,出去浪了。

李仲平欲哭无泪:教主~属下做不到啊!

凌渊挑眉:培养你不就是让你干这个的么。

李仲平:……

然而李仲平的抗议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只得看着一袭玄衣飘然远去,认命地与公文奋斗。

这样的后果,就是黑木崖上哀嚎一片,李仲平战战兢兢,日月神教分舵动作不一。

有的因教主的到来欣喜若狂,有的慌忙做假帐,有的干脆抹脖子。

99%的人还阅读了:

玉堂金阙:第17章 礼物

[综英美]我可能来了个假美帝:第17章 015章泰晤士河

魔笛magi为王者:第4章 第四夜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