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师有个约会:第28章 烟花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和天师有个约会:第28章 烟花,作者:野马原之月

作者有话要说:《我和天师有个约会》外传--午夜

请点击: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33374  沉睡在珍珍意识中的秘密虽然像不定时的地雷,不过已经有了像人类一样坦然面对每一个不可知明天的觉悟,我也不想过多考虑和担忧,所以第二天就很正常地去找马小玲。

王珍珍热情地招呼我吃早餐,我回答和管理员一起吃过了,将马小玲找了出去。

“把楚楚交给我好不好?”

“这是我的东西,凭什么要交给你。”

“你不是真的要报仇吧。”

“关你什么事。”

“我想带她回去,请高僧做法事,减轻她的罪孽,也希望细文可以和她在另一个世界相聚。”

“……笨蛋,鬼魂是不能过河的,尤其是隔着这么大的海洋,就算有人带着她,也是过不去的,除非……”

“除非什么?”

“你又不懂法术,说给你也没用。你还是做好你自己的事吧。”

“我会飞华盛顿,将资料交给和我们一起负责这个案子的美国警方。”

“那就祝你升官发财了。”

“我们香港见。”

“我又不回香港,除非你有生意关照。”

“我没有钱给你赚的,不过我预感到你很快会回到香港。”

“戚,那么会预感,干脆摆摊算命好了。”

她说她的,我说我的,意思都表达得清楚而完整,我们两个的沟通真是越来越和谐了!

不过没想到我们的重逢会那么快,分手后的第二天我就在徐SIR的大发雷霆骂我公私不分后无奈的全权委托下,和美方行动小组回到了三番市,然后又遇到了马小玲。

“况天佑!”

街上来往的人都看着长腿迷你裙对着我跺脚,火冒三丈地大发雷霆。哇,怎么了,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吗?

“马小姐,请冷静,我可不想被这些人猜测是骗了你的财还是骗了你的色。”

她根本不在乎我说什么,路上来往的人在她眼里就像空气,我也就只好陪着这位大小姐成为路人视线的焦点。

“为什么韩千山的支票被退票的?”

原来如此,难怪她会三尸暴跳七窍生烟,太可以理解了。

“那是因为他的帐户被冻结了。”

“可是那是付给我的正常支出。”

“你可以向法庭提出申诉,还要向国家税务局提出请求。”

“这么麻烦的事情,等到那个时候我都破产了。”

这个时候我还没体会到马小玲刷卡有多恐怖,所以当即很白痴地问:“你不是已经收了五万了吗?”

“什么那五万啊,要不是想到还有这五万,我也不会那样刷卡了,你知不知道美国的税收有多高,美国的消费有多高,你这个香港警察知不知道……”

在我的胸口快被她戳个洞之前,及时出现的王珍珍解救了我,第一次,我感谢一个人简直感谢得要流泪。

王珍珍细声细气地说:“况SIR,在香港你救过我,到这里也是你帮的我,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好不好。”

我瞟马小玲一眼,看看看看,这样的温柔才叫女人,刚才你那个胭脂虎的样子叫什么,不要以为腿长得够长,裙子穿得要命的短就是淑女了,马小玲的眼神给了我一飞镖。

“不用客气了,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虽然陪着两个美女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幸福,可是吃饭对一个僵尸来说是受罪,可惜我就是只僵尸,而且是只刚刚得罪了马小铃的僵尸。

马小玲对王珍珍说:“干吗要你请客,应该他请客才对。”

王珍珍问:“为什么?”

马小玲头朝我一点,说:“你问他啰。”

我当然只有说:“马小姐帮我的忙更大,应该我来请客才对。”

我带了她们去咖啡馆,为了对马小玲的五万损失稍做弥补,我亲自到吧台煮咖啡端给她。

她闻了闻,说:“好香!”尝了一口,刮目相看地打量我,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开咖啡店比你当警察更有‘钱’途。”

不用别人说,一百多年前我就在三番市开咖啡店。不过她可知道,我研究煮咖啡是为什么?看她享受咖啡醇香的样子,看来是毫无知觉。

出了咖啡馆我要和她们告别,王珍珍说:“既然况SIR请我们喝了这么好喝的咖啡,晚餐一定要我来请。”

马小玲附和说:“是啊,反正你也没事做,下午陪我们逛街好了。”

我示意她借一步说话,问她:“你一直看我不顺眼的了,还拉我下水做什么。”

“我是看你不顺眼啊,不过有人看你顺眼嘛。”

我走回去对王珍珍说:“我还有事情要办,明天就要赶回香港,我们香港再见。”也对马小铃说:“还是那句话,香港见。”

“见了有什么好处。看到你就想到我损失的五万美金,白让我生气而已,在我气消之前,最好别再让我看到你。”

王珍珍在她旁边急得跺脚,她抱着手背对着我不再和我争吵,我伸手拦计程车。

马小玲,马家的四十代传人,期待着和你的再次相遇。在2005年的香港到底有什么在等待着我们,我很有兴趣知道。

“细文,按照楚楚提供的资料,美国警方对交易现场进行了包围,韩千山也死在乱枪下。对不起,没有将楚楚带到你的身边,我能够为你做的,也就只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你。”

看着细文的墓碑渐渐隐没在夜色之中,我不知道他是否在这里听到了我说的话。求叔说过,人死之后各有各的去处,坟墓往往剩下空壳,但是墓碑和牌位可以作为交流的媒介,让死者的灵魂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呼唤。在我成为况天佑之前,我也有过投胎转世,也有过前世,可是我一点都不记得,也对我的现在没有影响,对我来说,我就是况天佑而已。

为什么投胎转世的人要忘记前世呢?是不是造物在给人机会,忘记前世,也就忘记了前世的孽?虽然这样也忘记了前世的情,但是人类好像做孽远远多于种情,所以干脆一忘百忘,一了百了,全部抹煞,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嘭’的一声响,停止了在细文墓碑前的胡思乱想,我抬头看到一朵绚烂的礼花绽开夜空中,缕缕的火焰袅袅的倒垂而下,紧跟着有千万条金蛇狂舞着发出‘咻咻’的欢啸声向高空飞窜,而后,一朵,两朵,三朵、红的,白的,黄的、绿的,如菊花,如牡丹,如千树万树的梨花,在天鹅绒般的背景下交相辉映,竞相争妍。

我很快就在山头找到了放烟花的人,问:“这也是你的事后服务?”

她扁扁嘴说:“就算是吧。”

“尾期款也没有收到,那你岂不是很亏本。”

“对啦,都怪你们警方那么早就开始行动,等韩千山将尾期付给我再行动不不可以吗。害我损失那么大,我提醒你,这是你欠我的。”

“关我什么事,将证据交给警方的时候你也没反对,而且还是你提醒我拿磁碟的。”

她张嘴还想说什么,我指向夜空:“你看。”

冉冉消散的烟花中,细文和楚楚牵手对我们微笑。

很肯定这不是幻觉,因为小玲也看到了,跳跃着拍手说:“好棒啊!”发自内心的那种开心和天真的娇俏,令我的心不由得跳了一下。虽然僵尸是没有心跳的,这应该只是曾经作为人类而遗留下来的心理影响,但是我觉得我的心好像真的跳了一下。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其实真的很可爱。

转头看夜空,细文和楚楚随着最后一丝火花消失在这个世界。

这一天的烟花,有了马小玲的那一笑而变成我心里永不坠落的繁星,因为一颗僵尸的心也曾经为这笑容而重新体会到人类的跳动。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越初唐:第54章 小调

狐妖小红娘之灵雅:第1章 冷漠..

逆转偶发事件小组(HP)(德赫):第12章 误入魔法世界的麻瓜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