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制奴才:第48章 危急时刻【补全了】

- 编辑:网页上传 -

合同制奴才:第48章 危急时刻【补全了】,作者:梅八叉

47 危急时刻

阴间的雨,仿佛日夜不停。

待停下后,便是大雾迷漫,八方铜炉置于高耸入云的炼丹房之中。萧方站在高台之侧,神色凝重,不知心底在思索些什么。

“尊主……”何独舞不知道何时站到萧方身后。

萧方动了动,衣服摩挲微微有声,却没有开口。

“沈……灏……”何独舞犹豫道,“沈盟主随还有一口气,怕是活不过今日了。”

“唔……”萧方颔首,“从入炉之日算起,迄今已过了十五日有多,期间几乎不曾入食,便是神仙,恐怕也去了半条命。何况……”他叹了口气,“何况他并非神仙,只是个空有名头的武林盟主呢?”

何独舞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你觉得沈灏对我如何?”萧方回头看他。

何独舞还没开口,江小花突然跳了出来,急道:“尊主,沈灏对你态度极差,多有羞辱,简直是阴险下作之极。尊主!”

萧方突然怅然一笑。

“可是他亦有对我好的地方。”他低声道。

剪断指甲,细细打磨,温柔低语,反复督促。

二人驰骋秦岭山林之中,肆意畅快,无有阻碍。

与雷晃惊天一剑,咄咄向前,不因名声所累,只为护着他。

鬼寒梅毒发,黄泉玉碎之时,从池中不管不顾的跳出,为他运功逼毒,遂失二分内力……

“嗯……”萧方摸摸嘴角。

还有那次次畅快淋漓、攀登极乐之巅的欢好,亦让人回味无穷。

这厢萧方自己想的出神。

何独舞与江小花对视一眼,不由同时眼角抽痉——这种危急时刻,尊主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萧方也不管二人鄙夷之目光,拖着迤逦红袍转身慢悠悠往炼丹房内走去,边道:“你二人将沈灏抬到门口,等我。”

说完此话,正走到门口,沈灏正被抬到此处,萧方低头去看,眼神不易察觉的暗了暗,蹲下去,抚摸他苍白面颊,突然道:“主子,小人曾想过一个疑题。倘若有一日,你与我,二人之间,只有一人能活,一人需死。那么究竟是谁死谁活?”

他自幼便知自己活的比别人更吃力,他过一岁,旁人能过好多年。父亲常年不归,视其为无物。自他得知扁鹊七恨的方子开始,沈灏在他眼里,就不过是一味药材,死活不计。

谋划十多年,历经千辛万苦,耗费无数心智,方才将七大恨聚齐于八方铜炉类。

“哎……”萧方突然叹气。

“你信否?”萧方问沈灏,“连我之前亦不相信自己会如此选择。”

昏迷中的沈灏自然不会回答。

只是萧方已有了答案。

他站起来,看看何独舞,又看看江小花,仿佛有些不舍,突然诀别一般道:“把他抬出去,以后要好好的待他,便如待我一般。”

“尊主!”江小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萧方一撩衣摆正要踏入里间,听见江小花的声音,回头一笑:“我去去就来,放心吧。”

几欲倾倒的八方铜炉在面前袭来,整个炉身因了之前的袭击,已是遥遥欲坠,沈灏自上层接出后,更是加重了铜炉的倾斜。若再过得些许时日,便会连带着这高塔般的炼丹房一起毁于一旦。

萧方在铜炉面前站了一瞬。

陡然一股罡气从他身体里迸发而出,犹如一股急速的旋风,连带着大红长袍亦随风鼓动,萧方的发丝在罡气之中飞散开来,在风中飘动。这阵罡气柔和中却带着凌厉,地上的瓦砾皆在这罡气之中微微震动,“卡啦”作响。

萧方陡然如箭一般拔地而起,冲向八方铜炉,在八个炉身上,灵动拍掌。

殿外诸人皆能听见,骇然如雷动般的响声。

“咣——!”

“咣——!”

震耳欲聋之铜炉碎裂之声,整整响起七次。

何独舞与江小花二人在外需得运起内力方才保护暂时不会失聪。

何独舞脸色煞白。

江小花眼中含泪。

二人对视,皆知萧方这次乃是运起前所未有之内功,要将其余“五大恨”融为一物,与沈灏服用后,再以内力让沈灏血液与其融合,在沈灏体内发挥这六大恨的奇效,救沈灏于阎王手边。

只听见最后一声铜炉碎裂之声传来:“咣——!”

炼丹房在这一声惊天巨响中,陡然下限,木头与瓦砾一起轰然倒地,连炼丹台都在嗡嗡作响,何独舞等人连忙飞身离开,萧方却不知所踪。

飞起半空的瓦砾碎片缓缓落地。

待一切尘埃落地之后,几人才在焦急张望中,隐约瞧见了自废墟中缓缓走出的萧方。

他的模样却让人说不上来。

一身红袍依然褴褛肮脏不堪。

面容若说苍老倒不算,若说返老还童亦未曾。似真似假,如梦如烟,仿佛一瞬间便要离去一般。

他右手紧握,缓步上前,示意二人将沈灏扶起,他遂蹲下,将右手凑于沈灏嘴边,摊开右掌,便瞧见一晶莹透亮犹如水珠,散发着璀璨光芒的的奇异宝物在掌心来回滚动。

萧方的眼神从未有过的柔和。

他将那宝物轻轻推入沈灏的口中。又看了他一眼,猛然一掌拍上沈灏胸口,接着为其运功疗伤。

只见萧方的面容犹如时光被加速一般,飞速变老、转而充满皱纹,最终仿佛七八十岁的老叟,连面容都消瘦难辨。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沈灏脸上方有血色。

萧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尊主!”江小花尖叫,上前将他扶住。

萧方虚弱摇头,指着沈灏道:“去、去看看他……”

何独舞已经上前去摸沈灏的脉搏,回头道:“尊主,他已无事,得了那五大恨的神奇功效,怕是武功更上一层楼呢。”

江小花哭道:“尊主,你何苦如此。死了便死了,他沈灏是个什么东西。”

萧方刚要张口,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二人惊呼,江小花正要运功为萧方疗伤,横地里却斜斜插入一只手,将萧方揽了过去。江小花回头一看,竟是已经转醒的沈灏。

“你——”

沈灏并不答话。

只抬手将内力缓缓输入萧方体内。

99%的人还阅读了:

斜风细雨不须归(蓝染同人):第32章 团圆

相公,别怕~:第14章 十四不怕

[夜行书生]白毛鬼的爱:第5章 005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