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第3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公子风流:第3章,作者:秋水伊人

爆竹声中一岁除,又是新的一年。

孟明远拢了拢身上的狐毛大氅,一个人往花园走去。

他并没有感受到多少的新年气息,反而觉得因为过年,周围有些冷清。

大概也有天气的原因吧,这么冷的天,呵气成冰,下人们也大多缩在暖和的屋子和角落,不会傻得在外面吹风吃雪。

晚饭后陪母亲说了会话,他突然觉得有些寂寥,便信步走到了花园这边。他看得出母亲不快乐,那个表面上一本正经的老爹,前几天又把在书房伺候的一个丫环给拉到床上去了,而张姨娘的小动作也一直没停过。

张姨娘其人很好地诠释了“活着就是折腾”这句话的实践意义,但就是——太折腾了,孟明远光看着就觉得替她累。这人怎么就不能安安稳稳地在后宅里过自己的小日子呢?渣爹对她够宠的了,几乎是宠妾灭妻了,她还不满意?

真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路过花房的时候,孟明远本来没想进去看的,可是听到了一点动静,脚下就不由的迈了过去。

好奇心害死猫,古人诚不欺我,听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动静后孟明远用力握了握拳,简直有些无法相信,孟明达今年才十一岁啊,竟然竟然就……突然他忍不住有些恶意的想,不知道张姨娘知道了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

孟明达并没有折腾太久,大概是因为第一次跟女人做这种事吧,不过也可能是年纪小。

孟明远听到他说:“明儿爷就要了你到房里伺候。”

“谢大少爷。”声音带着泣音与颤抖。

“行了,爷先走了。”

孟明远赶紧躲到了一边,然后就看到大哥神清气爽的从花房走出来。

低低的啜泣声从花房里传出来,孟明远忍不住从窗下的缝隙看过去,只看到一个狼狈的身影蜷缩在地上,小声地哭泣着。

他静静地站在外面的角落,没多久,那个丫环收拾好了走出花房,他趁着月光看清了她的样子,是花房里的小桃,好像今年刚满十二,不过身体发育的好,已有几分成熟的风韵。

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大概也是因为发育的太好才让自家那个大哥给惦记上了,然后就给糟蹋了。

孟明远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糟糕,一个人在花园的凉亭里站了半天,最后还是春芽打着灯笼找来,他才悻悻的跟着回去了。

第二天,孟明达果然把小桃要到身边伺候了。

一连几天过去,孟明达的眼下就有些发青了。

“老爷,达哥读书用功,妾也劝过他了,可他上进不肯听,妾想给达哥炖些参鸡汤补补,太太说库里的百年老参要老爷点头才能用的。”张姨娘嗲声嗲气的说。

坐在一旁喝姜茶的孟明远差点喷出来,孟明达那是用功读书累的?分明就是初尝男女之爱控制不住挥霍过多才精力不济的。

这个时候,他真想大笑三声。

“便把那枝参拿给明达补身子吧。”

高氏虽然不悦,到底面上没露,温婉的应声道:“妾身知道了。”

“好了,时间不早,夫人也早点休息吧。”孟老爷看了一眼张姨娘,便起身离开了。

张氏脸上的笑便掩不住,低声做作的给高氏福了一礼,“妾告退了。”

高氏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你们都下去,我跟母亲有话说。”孟明远把屋里的人都撵了出去,坐到了母亲身边。

“远儿,你想跟娘说什么?”

孟明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那事告诉老妈,多少也让她心里舒坦些。

听着儿子低声把事情说了一遍,高氏的眼睛就亮了,脸上也有了笑,拿帕着掩着唇,道:“竟然是这样啊。”小小年纪就学人家偷香窃玉,哼,果然有什么样的娘就养出什么样的儿子。

“娘,你只管把参给大哥,还可以多帮他补补。”孟明远觉得自己在大宅门住久了,心理也有些阴暗了。

“不如我再帮他多挑几个人。”

“别,有些事只要顺势而为就行了,咱们也不必担那个恶名。”

高氏仔细想想,儿子的话也有道理,便笑着点头,拉过儿子的手,道:“我的儿长大了,懂事了,娘这心啊,总算是放下了。”

“娘注意身体,儿子要回去了。”孟明远见她心情好了,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便想回去了。

“好好,远儿也注意身子。”

刘嬷嬷领着人进来后就发现太太的心情变得特别好,心里便也高兴。

伺候太太睡下,她也在床榻下铺好褥子。

“刘妈,以后让厨房给大少爷多做补身子的东西。”

“太太?”

高氏笑着低声把事情说了一下,“那个贱人不就仗着老爷宠她,儿子争气吗?现在她的儿子自己不争气,我这做嫡母的好心可不想大少爷被人掏空了身子,自然要帮他好好补一补。”

“奴婢晓得该怎么做。”刘嬷嬷心领神会。

接下来的日子,孟明达日日补汤喝着,一有精力晚上就挥霍到了小桃的身上,这样荒唐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张姨娘终于发现了儿子的不对劲。

她不动声色,让人炖了补汤自己端了往儿子的院子去。

守门的小厮看到姨娘过来,吓得脸色一变,掉头就往院子里跑。

张姨娘心头一跳,朝边上一使眼色。

“站住,看到姨娘过来你跑什么?”张氏的大丫环香秀娇叱一声喝住了小厮。

小厮腿打着颤在院子里跪下。

张氏把补汤塞给大丫环,疾步朝书房走去。

尚没有走得很近,就听到里面传来的淫|靡动静。

张氏一张脸瞬间全黑,推开书房的门,往里走去,越接近书房内门里面不堪的声音就越清晰,她气得头直发晕,抬脚用力踢开了房门。

床上不堪的一幕看在张姨娘眼中她一口心血差点喷出来,头也不回的厉声喝道:“把门关了,谁都不许进来。”

本来正弄到兴头上的孟明达因为姨娘突然出现而生生停了下来,有些害怕,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不爽,凭什么她跟父亲在屋里可以胡搞就不许他耍个小丫环?

“姨娘你怎么来了?”孟明达扯过被子掩住两人的身子,有些悻悻的开口。

“我怎么来了?”张姨娘气得胸口直疼,手指发颤的指着他们,“你说要好好读书,就是这么读的吗?这些日子炖给你的补汤是不是都补到这丫头身上了?”

孟明达梗着脖子道:“儿子读书读累了,找个人松快下不行么?”

张姨娘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狂怒,耐着性子道:“大少爷,你还小,身子都还没长开,这样是会坏了自己身子的。等你再大些,姨娘自然会挑些好的来伺候你。”

“姨娘。”孟明达摸索着裤子套上,从床上下来。

“快把衣服披上,别冻着。”张氏再生气也心疼儿子,屋里的火盆虽然烧得红火,但到底天寒,

她可容不得儿子出差错,急忙从旁边拿了衣服帮他穿上。

“姨娘,”孟明达抱住母亲的胳膊撒娇,“儿子就荒唐了这一回,您别生气,下次再不敢了。”

见儿子撒乖卖巧,张姨娘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再不许这样了。”

孟明达朝床上的小桃使个眼色,骂道:“还不赶紧给爷滚出去。”

小桃拿了衣服咬着嘴唇慌张地跑了出去。

张姨娘心里冷笑一声,也没理她,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达儿,你好好读个前程出来,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这么个小丫头有什么好的。”

“儿子听姨娘的。”

“以后书房不许有丫环伺候。”

孟明达咬咬牙,点头,“知道了。”

“姨娘跟老爷说过了,今年你就去下场试试。”

“姨娘?”

“没几天时间了,好好养养,咱们今年只是去试试,不怕的。”

“知道了。”孟明达一下子蔫下来,尝过了男女情爱的滋味他哪里还有一心做学问的心,只想天天跟小桃在床上鬼混,对了,房里的那些好不容易弄来的书要藏好了。

张姨娘轻声细语的嘱咐儿子,孟明达则神思不属的在一边想自己的事。

最后,张姨娘见儿子心不在焉,心里叹口气,只能提醒自己要警醒,便不再多说,领着丫头走了。

“香秀,以后给盯紧大少爷的院子,把那些不安分的小贱人都撵出去,我好好一个儿子都被她们带坏了。”

“奴婢知道了。”

主仆两个从回廊穿过时,看到孟明远拿着本书自另一头走过来。

“二少爷真是用功,不过,要小心身子,可别累坏了自己累太太担心。”

孟明远淡漠的看了张姨娘一眼,“姨娘去看大哥了吗?”他就没把你给气着?

他本来对这个时代的小老婆们还抱有一点同情之心的,但是跟老爹这位姨娘相处久了,他对她实在有不了什么好感。他不去找她麻烦就不错了,她还整天挖空心思的想害他,这样的人他只想看她最后能落个什么下场,半点同情心都生不出来。

“大少爷在书房读书,妾给他送了点补汤去。老爷让他今年下场,妾总要帮他好生调理身体的。”

“姨娘真是费心了,大哥聪明好学,一定能给姨娘挣个前程回来的。”孟明远心里冷笑,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你当谁听不出来?现在的老爹疼小老婆生的儿子,对他这个嫡子不大搭理,这满府里谁不知道,就算他如今已经上进求好了,可既定的印象要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还有张姨娘这个女人一直在枕边吹风。

张姨娘笑吟吟的福了福身,说道:“那妾身就借二少爷的吉言了。”

“姨娘好走。”爷懒得搭理你。

张姨娘讨了个没趣,也不介意,扶着丫环的手往花园去了。

孟明远本来想到花园去走走的,一瞧这女人过去了,立即决定就在附近转转算了,省得晦气。

在外面转了一会儿,孟明远就回自己院子去了,他觉得闹心,还是自己的院子清静。

“少爷,您回来了。”

一进屋子,就听到春芽问候的声音,孟明远轻声应了一句,走到桌边坐下。

春芽放下手里的针线,走过去从桌上的保温的瓷罐里提出水壶给他倒了一杯茶,“少爷,喝茶。”

孟明远朝她的针线筐子看了一眼,“在给我缝小衣?”

春芽笑笑,“是的,少爷长得快,以前的小衣有些不合身了。刚打了两个络子,少爷看喜欢不?”她从筐里拿了两个打好的络子过来递过去。

孟明远看着那两个打好的络子,一个鲤鱼跃龙门,一个双蝴蝶,打得活灵活现的,不由暗自赞叹这时候的女人手巧,拿了鲤鱼那个系到了腰上。

春芽伸手帮他顺好,觉得自己少爷自年前落水后醒来就大不一样了,虽然变得不太爱说话,但却好伺候了,人也上进懂事,看了就让人觉得替太太高兴。

伺候的主子有出息,她们当下人的也有脸面。

以前觉得大少爷出息,现在看他私下□□的那个德性,可怜小桃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就那么被糟蹋了,她还听下面的人说大少爷从外面弄了些脏药进来,硬逼着小桃吃了服侍他。

春芽想到这里,不由在心里呸了一声,跟他娘老子一个样儿,有姨娘那样的娘他就学不了好。

“少爷身上的荷包旧了,婢子新绣了一只,拿来给爷换了吧。”

“也好。”虽然他不觉得需要换,但是大户人家有些讲究他也只能随大流。

王妈妈捧了晒过的被子进来,看到坐在桌边喝茶的少爷,就忍不住笑开了嘴,“瞧咱们少爷多精神,瞧着就是正经大户人家的少爷。”

孟明远笑笑,没说话。

王妈妈性子忠厚,虽然不是个多伶俐精明的人,但为人踏实,有她看守门户他也放心。

王妈妈一边铺床,一边说道:“太太刚派人送了几两燕窝过来,少爷几时想吃,老奴就去做了来。”

“再说吧,我到书房再看会书。”

孟明远出了卧房,到书房去。

二月天仍然很冷,不过,孟明远习惯了将书房的窗户开半扇。

书僮小安给他铺纸磨墨,看着主子专注认真的练字。

了两张大字,孟明远抬头从打开的窗子望出去,院子里几个下等的小丫环在院子里走动,活泼年轻的女孩给这因天气而显得有些萧瑟的院子增添了几分鲜活,他不由笑了笑。

其实,没有太高追求的话,生活是可以过得很和乐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见神明:第7章 天道小仙女

合同制奴才:第48章 危急时刻【补全了】

斜风细雨不须归(蓝染同人):第32章 团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