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崩人设在男主手中苟命:第2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靠崩人设在男主手中苟命:第2章,作者:云非邪

系统的警告,加上本能对危险的规避,林青漾瞬间抬头支起身体,远离了楚璃书。

顿时,脑海中的警告就没了。

低头看向楚璃书,只见他嘴动了动就停止了,眉眼压低,然后冷然的看向自己。好似草丛中正欲攻击猎物的毒蛇错失了机会,收回了弓起的脑袋,等待下一次进攻。

林青漾头冒冷汗,难不成刚刚男主还有力气起身咬死他吗?这么凶残?!不愧是疯批暴君。

“顺才,还不赶紧过来给表少爷松绑!瞧你做的破事!”林青漾吼完,立马冲着楚璃书赔笑道:“我知道你肯定对我有误会,不想我接触你,你放心,我绝对不碰你。”

顺才摸不着头脑的上前。

林青漾紧紧的盯梢,不见楚璃书有任何动作,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顺才,果然男主想要杀的人只有他,顺才够不上炮灰等级,最多算是背景板。

林青漾都要羡慕顺才了。 

要说原身是最强作死炮灰真的一点都不冤枉,试问哪本文里面,一个炮灰能成功把男主上了,这得惹哭多少女读者,简直就是炮灰界的顶流,最令人作呕的存在。

原身本是林家的嫡长子,父亲是安南侯,母亲是雅文县主,外祖父是异姓王爷,小姨是新皇的最宠柳妃,有这样的身份背景,林青漾可想而知的受宠骄纵,尊贵堪比皇子。

但是后因外祖父办错了事,一家子被贬为庶民赶去江南。虽然不祸及外嫁女,但是也让雅文县主和柳妃低头做人。柳妃不久后就郁郁而终,没有子嗣,新皇心中不忍,所以也常常对留在京中的县主和林青漾看顾一二,彰显新皇的仁慈。

可是巨大的待遇落差还是让林青漾无法忍受,以变得好像叛逆小孩似的,越发纨绔放纵,无法无天。

这才能干得出觊觎表弟美色,对其下药,强迫他成为自己男宠的举动。

而‘楚璃书’原本的身份就是林青漾姑姑的孩子。安南侯府的姑小姐,嫁给了南边的楚家,后来楚家家道中落,要北上投靠亲人,被男主盯上。

男主原本是在那场战役中假死,吞下特殊药物天萱丹,改变样貌和身形,让他从十八岁直接缩成十三岁,才得以躲过暗中的追杀,那之后已经过了三年,现在是十六岁,恰好和‘楚璃书’同岁。

又因为‘楚璃书’三岁之后就没有来过京城,所以现在真正的楚璃书长什么样,没人知道。

一路北上,楚家人死绝,最后只剩下拿着信物的男主顶替着楚璃书的身份进入了侯府。

而林青漾这样的炮灰之所以会得手,也是因为天萱丹的副作用。那药物使得男主伤筋动骨,让他身体变得病弱,武功无法使用,才轻而易举的被炮灰下药绑架。

大概男主也没有想到,侯府这个断袖表哥还能不顾孝悌,无耻到对自己表弟下手的程度。

三天三夜非人的折磨,简直就是对人心灵的摧毁,堂堂太子殿下,心怀仇恨,强势归来,却栽在一个畜生手中。之前不论经过什么样的仇恨和痛苦,都不及这一次被当成禁脔的羞辱,如果不是被侯府人发现,那男主还不知道会过多久这样的日子。

这也是男主遇到的最后一次劫难,磨灭他所有人性,让他扭曲疯狂的劫难。

侯府自然不会为了一个上门的穷亲戚针对嫡长子,所以只是惩罚了一下林青漾,救治了男主,让男主搬去远一点的院子,掩盖丑闻,就不了了之。

只不过一个月后,林青漾意外失足跌入冰湖,直接冻的疾病缠身,从此废了。不用想,自然是男主的手笔,不杀林青漾,只是暂时还需要侯府的帮助。那时候的男主已经冷静的可怕。

两年后,男主登位,安南侯府直接被血洗,只有林青漾一个人被活着接到皇宫,下了药,断了手脚,慢慢折磨。最后在冷宫中,直到七窍流血,活活熬死,那冷宫的地面都被林青漾的血染红了。

后更因为厌恶男风,男主就下令但凡有倾向之人必然处死,这些也都是炮灰造的孽。

……

想到原炮灰的结局,林青漾皮一紧,大脑飞速旋转,可惜能回忆起来的剧情有限,只知道如果今天的事情被男主记恨上了,那不久自己肯定是要领盒饭,嗨,领了,就不吃,活生生的被病痛折磨两年,就等着两年后被男主拖出来鞭尸再吃盒饭。

这是林青漾最无法忍受的,毕竟他自己上一世就是忍受多年病痛折磨而死的,他宁愿死的直接点。

看着顺才因为疑惑而慢手慢脚的,林青漾恨不得上前代替他,跪着给男主松绑。

“好了没!”大哥,你倒是麻利点,多一秒钟,未来我们就多一份危险啊!

林青漾冷斥一声,顺才手一抖,嘴里嘀咕着什么,迅速解开了所有的绳子。

直到这一会儿,林青漾才意识到问题,解开绳子,楚璃书也动不了,而且不仅动不了,刚刚盖上的被子中间正缓缓的顶起一片。

林青漾:……

其实刚刚无意中看了一眼,楚璃书虽然现在是虚假十六岁的身体,但是身下却已经是成年人的标准,让林青漾都忍不住自卑的存在,现在药性起来了,有了反应,就更加壮观了。

此时的楚璃书脸上也渐渐的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那双带着杀气的眼眸终于不再盯着人看,而是紧闭着掩盖狼狈,只是凤目眼尾的嫣红泄露了情动。呼吸急促起来,原本铁青的脸色也附上了一层薄红。

这样的局面还能抢救吗?

“解……药!”林青漾颤抖着声音立马道:“顺才,拿解药过来。”

顺才也反应过来了,但是心中仍旧疑虑,以为少爷就是想要装好人,等到表少爷药性上来了,就顺理成章了,所以自作聪明的配合道:“少爷,这……没有解药,只能发泄出来,表少爷现在又动不了,你看……”

顺才以为自己机智的为林青漾铺平了道路,却不想这一回答,林青漾上吊的心都有了。

这他妈都赶得上小说套路中给男女主安排的剧情了。怎么滴,要他主动献屁股吗?但是男主是直的啊,就算上下位置调换,也照样会恶心男主,到时候真的是身也失了,人也没了。

林青漾立马道:“没有解药,就找大夫!”

顺才一噎。

林青漾见他还磨磨蹭蹭,怒斥道:“想什么呢?!如果表少爷伤到了,你就不用在侯府待了。”

顺才脸色一白,终于明白自家少爷这是来真的,赶紧假装想起来道:“有……小的想起来了,是有解药,小的这就去拿。”

说完,顺才立马跑出去,就在外间翻找出了解药,回来给楚璃书。

林青漾也适时躲到外间,给楚璃书恢复穿衣的时间。

不久楚璃书终于恢复正常,只是身体仍旧瘫软,勉强掀开了被子,手指上顿时传来剧痛,他的小拇指指盖处凝满了血浓,一动就裂开,鲜血直流。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动了动嘴,樱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一块指甲片,正是他小拇指的指甲。

当时被下药绑架的时候,他就硬生生的咬下自己的指甲,在嘴里用牙齿磨尖,吐出来的甲片已然形成了一个锋利的尖端。

他本想着,只要那畜生靠近他,但凡他还能控制自己的理智,他一定以口衔甲片,锋利的割破那畜生的喉咙,再伺机逃跑。

就是刚刚,林青漾凑近的一瞬间,楚璃书的脑海也在犹豫分析。楚璃书一开始的想法跟顺才一样,以为林青漾只是在演戏,仍旧打着肮脏的主意。他应该结果了这畜生来洗去他今晚所遭受的耻辱,但是那时候顺才在,如果杀人,他很难逃脱,所有的一切会前功尽弃,犹豫了一瞬,林青漾就退开了。

但是现在……

楚璃书垂下眼睫,浓黑微卷的睫毛如同黑蝴蝶的翅膀遮住了满眼的阴郁。摆着一张冷若冰霜的脸,忍住内心无法自控的杀意,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上,尖锐的指甲片藏在手指之间,扶着室内的摆设,一步一步挪出去。

此时林青漾正焦灼不安的来回踱步,旁边的顺才忍不住张口询问,“少爷……您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林青漾脚步一顿,看着顺才疑惑的神情,林青漾知道自己表现的太过异常了,如果是正常的开局,他肯定会更加小心的维持自己的人设。

毕竟就算是穿书,这里也是古代社会,一个人没有发烧失忆,没有起死回生就这么随随便便改变人设,那别人肯定以为他中邪了,活活烧死他都有可能。但是今晚的情况,是容不得他徐徐图之的。

林青漾故作不耐烦道:“我有我的道理。”

幸好平时林青漾对手下颇有威慑,这般一说,顺才只当他是突发奇想改变了注意,不敢多问。

不一会儿,就见楚璃书清瘦的少年身影走了出来,缓缓垂头拱手行礼,“二表哥,璃书失礼了。”

正欲道歉的林青漾心中一梗,赶紧同样行礼,那头低的恨不得比对方多一倍,道:“是我疏忽,还请璃书表弟原谅,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楚璃书没有起身,低沉的几乎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道:“不敢。”

看不见楚璃书此刻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一股萦绕在他身上的威压,他在‘忍辱偷生’。嘴上说着不敢,说不定心里已经盘算着之后怎么报复回来了。

林青漾心惊肉跳,他可没忘记,男主现在离全黑只差一点了。

他表现的越耻辱,林青漾就感觉自己的小命越保不住。

“如果二表哥无事,璃书身体不适,想要先行告退。”

林青漾赶紧摆手送神,他现在的状态真的无法跟男主对话太久,感觉多说一句都是给自己增加一条死罪。

楚璃书缓缓行礼,转身迈出大门,可是药性还没有完全降下来,他连走路都不稳,在冰冷的夜风中,踩过无声的青石板路,一步一步艰难前行,单薄的身影竟然显得有些可怜。

看着楚璃书身形狼狈的离开,林青漾不由的怔愣了一下。

他原本是授命于天,骄傲精贵的身份,现在却……

一个小小的念头不由的微刺了一下林青漾的心,穿成炮灰原身……似乎也不是全无好处,至少制止了最坏的一点发生在男主身上。

99%的人还阅读了:

公子风流:第3章

我见神明:第7章 天道小仙女

合同制奴才:第48章 危急时刻【补全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