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驯夫记(穿书):第20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女配驯夫记(穿书):第20章,作者:厉九歌

傅家宝话音落下,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因着上次那事,林家人本就不喜欢傅家宝,此刻听他这么说,疑惑的同时又不高兴起来,林家大哥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想陷害我妹妹?”本来两家人好好地要去看赛龙舟,偏偏傅家宝又跳出来搞事,林家两兄弟对傅家宝的不喜又深了一层。

傅家宝只以为林家人现在还被假林善舞蒙在鼓里,他也不生气,摆摆手道:“我知道你们都被这个女人蒙蔽,所以看不清真相,不过等听我说完,你们就会知道,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个林善舞,可不是你们林家的女儿。”

傅家宝这一番话说的众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傅老爷也莫名所以地看着他,今早儿子就神神秘秘地交代他一些事情,他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从家里过来福安楼的这一路上都不踏实,没想到傅家宝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搞这一出。他连忙安抚愤怒的林家人,又对傅家宝斥道:“还不快住嘴!你说的什么胡话!”

傅家宝如今底气足,说话也大声了几分,他一只手叉腰道:“等会儿我说出证据,你们就会知道我不是在胡闹!”在所有人眼里,他傅家宝从来没有干过一件正经事,今个儿他就要让这些人开开眼界!还有可怜的林大姑娘,念在和他有婚约的份上,他也得为她报仇!

傅家宝说完,就转过身面对着林善舞。因为前面留下的阴影,傅家宝在直面林善舞时还有些发憷,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这几日他仔细对照着《饮酒江湖》里的情节估算过了,林善舞会武功,但是她的武功应该不高。他们这些人一对一肯定是打不过林善舞,不过他现在手里有几十号家丁,一起围上去,就算伤不了林善舞也能制住她,到时候大家就能看清林善舞的真面目,然后齐心协力将她送去官府治罪!

想到这里,傅家宝心里砰砰跳了起来,觉得自己好似成为了话本当中惩奸除恶的大侠,正在解救这些被林善舞欺骗的普通百姓!

思及此,他理直气也壮,双手负在身后对林善舞道:“你一直隐藏得很好,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你那日留下的笔迹却暴露了你的身份!”他想唰的一下从怀里扯出那张宣纸,谁知那纸也不知怎的掉到最里面去了,他扯了一下没扯出来,扯了两下三下还是没扯出来,对着众人的目光,傅家宝尴尬地轻咳一声,只能老老实实地伸进怀里把折叠好的宣纸翻出来。

“大家请看!”傅家宝看也不看就将那宣纸展开来给众人看,尤其是林家那几人,他恨不得把这纸给怼到他们脸上去,“你们看看,林家大姑娘写得出这样好的字?”

看清那宣纸上的字,傅老爷和辛氏一脸尴尬,傅老爷压抑着怒气,低声斥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收回去!”

辛氏也道:“家宝,你做得……太过了。”

傅家宝歪头疑惑地看着他们。

林家人这边,林父林母还能沉得住气,林家兄弟俩却是要气笑了,林家二哥道:“的确,我妹妹是写不出傅少爷这样的好字!”说着他抬手抢过宣纸翻了个面,那上面虫爬似也的字就映入了傅家宝的眼帘,右下角处还有一个傅家宝的落款。

这……这是他写的字?傅家宝傻眼了,他收进怀里的明明是林善舞写的那张,怎么会变成他几个月前胡乱写的字?

眼看着林家人要过去挤开那些家丁带走林善舞,傅家宝连忙拦下,说道:“你们不能过去,那个女人很危险!”他张开胳膊急急对林家人道:“你们等等,我还有别的证据!”

林家人才不管什么证据,事实上他们都要气坏了,任谁家的女儿嫁出去后被女婿一而再地诬蔑都不可能会有好脾气。要不是顾忌在场的傅老爷,林家兄弟俩早就上手把傅家宝打一顿了!没有他这么折腾人的,什么玩意儿这是!

眼见林家兄弟俩忍无可忍就要动手了,被几名家丁围在中间的林善舞忽然说道:“大哥二哥,你们别动手,让他说,我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证据来。”

听了这话,众人齐齐一愣。傅老爷愧疚道:“儿媳莫要在意,家宝他不知轻重,回去我必定重重罚他!”

辛氏也道:“这次实在是家宝太过胡闹,他以前从不这样的,这次回去我和老爷一定好好教他。”

一直静静看着的林父说话了,他道:“上回你们来接善舞时,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傅家宝还是这个样子。傅老爷,傅夫人,你们也别怪我说话直,当初我爹做主和你们家定下婚约,是看在你们傅家人厚道,谁能想到竟养出傅家宝这样……这样……”林父似乎已经词穷,干脆掠过那个词,继续道:“实在不行,就让两个孩子和离吧!”

要换做之前,傅家宝听见“和离”这两个字,那肯定就欣喜若狂地点头了,但现在他已经认定面前的林善舞是假的,怀疑她已经祸害了林大姑娘,他自觉虽然纨绔,却也是个大度的好人,虽然林家人对他有成见,但他怎么能放任这个女人去祸害林家人?

于是他义正言辞地摆手,坚决要将“林善舞”绳之以法。

转头面对着林善舞,他说出自己这些时日搜集到的证据,“自从她嫁进我傅家,我就觉得她哪里都不对劲。后来我仔细问了林二姑娘,才发觉眼前这个女人跟林大姑娘处处不像。比方说林大姑娘在娘家时喜爱吃荤食,而她在我傅家却一向偏爱素食。林大姑娘性子活泼,她却十分沉静;林大姑娘喜爱鲜艳的衣裳和华丽的钗环,她却日日衣着朴素……”

听着傅家宝一一举出来的例子,傅老爷和林父林母低声说了几句,果然都能一一对上。

而林善舞,却始终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心浮气躁的样子,仿佛傅家宝说的统统与她无关。

等傅家宝将最后一条她与林大姑娘的不同处说完,林善舞才道:“人总是会变的,仅仅是这些能说明什么?”

其他人都点头,林父林母也能察觉出林善舞自从出嫁后就有些变了,但是这又怎么样,只是行为举止和以前不同而已,在他们看来,站在那儿的人是他们的女儿没错,连脖子那儿的一颗痣都一模一样。

傅家宝却觉得这是林善舞在挣扎。

他掰开折扇摇了摇,笑容和举止在林善舞眼中像个反派小炮灰,林善舞瞧他那得意的样儿,就有点忍不住手痒,她捏了捏掌心,才道:“你看看我这张脸,我不是林善舞能是谁?”

傅家宝哼了一声,“江湖中有一门易容术。”他用折扇指着林善舞,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说道:“你就是用易容术扮做了林大姑娘的模样,才骗过了我们所有人。”

林善舞:……

傅家宝:“你敢不敢让我摸你的脸?”

林善舞考虑了一下,点头认真道:“你过来摸。”

傅家宝正等着林善舞拒绝呢,听到她这么干脆利落地答应,顿时有些接不上了。

怎么回事?她明明不是林善舞,听到我这么说应该很慌张才是,她为何能如此镇定?居然还让我过去摸?

不,不对,她一定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想让我自乱阵脚!她现在肯定怕的不行了!

傅家宝想明白了这点,登时又恢复了自信。他把折扇往怀里一塞,撸起袖子就走了过去。

“你们等着看吧!我一定能把她脸上的面具揭下来!”说着,他的双手就碰到了林善舞的脸颊,打算沿着她耳朵的地方慢慢摸过去。《饮酒江湖》里写了,那些江湖人脸上的□□都是从耳后揭下来的。

这还是傅家宝第一次这么亲近地碰一个女子的面颊,双手刚刚放上去,他就是一愣,那嫩滑温软的触感让他的手指下意识摩挲了一下。

这女魔头怎么能有这样嫩滑的脸蛋?这不可能!

不对不对,这不是女魔头的脸!本少爷不能被蛊惑!

傅家宝立刻稳住心神,双手在林善舞耳朵周围不停绕来绕去,可叫他奇怪的是,不论他怎么摸,都感觉不出这张脸有哪里异样,根本不像是假的脸。他又忍不住在她脸颊边缘搓了搓,直把林善舞脸颊都给搓红了也没见她这张脸有任何变化。

“不可能啊!这张脸一定是假的,怎么可能是真的……”眼见摸来摸去,越摸越觉得这张脸是真的,傅家宝心里也越来越慌,连额角都不知不觉沾满了汗。

这个时候,他终于对上了林善舞的双眼,只见她双目像是浸透了冰水,就这么冷飕飕地看着他。

傅家宝浑身一抖,也觉得身上有点冷飕飕的。他下意识想要后退,忽然,眼前一花!林善舞一拳头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嗷……”傅家宝惨叫一声,瞪大眼睛捂着鼻子后退,整张脸都因为疼痛扭曲了一下,家丁们被这变故吓了一跳,都呆着忘记动弹,下一刻,又见林善舞脚一抬,一脚踹在了傅家宝肚子上。

傅家宝先后遭受重击,整个人都被打懵了栽倒下去,偏生又没人去扶,任由他摔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傅家宝嗷呜一声,痛得泪花都要冒出来,他觉得自己屁.股开花了,一定开花了!

刚巧这时,辛氏脱口而出,“打得好!”

傅家宝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去,朦胧的视线里就看见辛氏尴尬地捂嘴。

傅家宝又痛又怒,今天是怎么回事?林善舞为什么不是假的?她明明是假的怎么会变成真的?她竟然不是易容术假扮的!还有辛氏!她不是一直装得贤良淑德吗?怎么这时候也跟着暴露了!

然而这些问题傅家宝已经没有功夫想清楚了,因为林善舞越过那几个家丁,走到了他的面前……

99%的人还阅读了:

大佬的退休生活:第8章 春天到了

我靠崩人设在男主手中苟命:第2章

公子风流:第3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