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青楼改作业:第19章·运气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在青楼改作业:第19章·运气,作者:东茵

第19章

宋和先问刘拂:“小刘公子可学过弓马骑射?”

这小宋先生有意思得很。想起方才自己提到湖州,宋和就反应到忠信侯刘氏,刘拂就知他定与自家有些渊源。

刘拂压住上翘的嘴角,正经抱拳回道:“刘氏祖训,强身健体功夫不辍,学生生来体弱,但也不敢违背祖宗规矩。”

宋和点头:“怜你年幼,便不比什么射术,投壶一乐就是。”说罢转向李迅,问道,“甚雨觉得可好?”

不必细想便能知道,这不止是对刘拂的维护,也是全李迅的脸面。

投壶可用巧劲,年纪占不得多大的便宜,李迅射御水平中上,对上年幼又有家学传承的刘拂,可谓半斤八两。

事已至此,李迅除了点头,别无他选。

在谢显示意下,早前被收起的投壶用具全被小厮抬了上来。又有仆侍取来防水的油布与厚密的蒲团,供众人席地而坐。

谢显因身体的缘故难得如此,不由笑道:“倒颇有雅趣。”

站在场中的刘拂闻言,回眸瞪了他一眼:“显二哥还是去亭中远望吧,不然冻坏了你,我可吃罪不起。”

她高高抛起手中箭矢,快速缠好碍事的广袖,看也不看准确接住,冲着李迅一笑:“李兄,请吧。”

这一抛一接,足以惊艳全场。

方才担忧刘拂年小力弱输得太惨的人,此时已放下心来。

被呛声的谢显撩袍正欲坐下,就被徐思年的视线钉在原地:“好好好,我坐椅子。”他无奈地示意小厮去搬座椅,趁着这个空档靠近徐思年,轻声问道,“松风兄,你看阿拂赢率高么?”

“你觉得呢?”徐思年毫不担心,甚至有心品茶,“这君山银针不错,待走时给我包些。”

谢显微愣:“你不是一向嫌银针寡淡?”

徐思年遥遥望向刘拂:“阿拂喜欢。”

然后他就被掰着肩头强迫着移开了视线。谢显扳着徐思年的肩头,大惊失色:“松风兄,徐家三代单传,你可要慎重!”他喘了口气,极力压低声音,“不说别的,你若敢将那些风流手段使在阿拂身上,只怕道涯兄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你想多了。”徐思年神色淡淡。

在谢显松了口气的时候,他又接着道:“汪道涯注定与我难结善缘。”

徐思年目光所及之处,刘拂正眉眼含笑地望着李迅。

鹿鸣曲起,两人各执八箭,轮流投射。第一、二局时李迅发挥极好,接连射进哨壶,刘拂心不慌气不乱,跟着他动作。

第三次,又中。

李迅长吸口气,三次连中后底气更足。他先斜望刘拂,然后屏息凝神,瞄向另一耳。

想要跟投,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方才还有些拿捏不住力度的手,此时已变得极稳,李迅发挥出远超平日的精准,直直一箭入耳。

一旁有负责计数者唱报:“连中贯耳。”

李迅洒然一笑:“刘小公子,该你了。”

箭矢插得极乱,不论壶中还是双耳,都没有许多空位可供操作。投壶一事,若是旗鼓相当的两人相较,一贯是先者更占便宜。

“李兄。”刘拂抿唇,“我可否上前一看?”

李迅笑道:“自然。”

刘拂抬手,示意鹿鸣曲暂停。

她靠近壶口匆匆一览,便回身站到远处,向着李迅摊手道:“李兄神技,这般交错着来也没什么施展的余地,不如一次投完了事?”

围观众人哗然,只当刘拂早早放弃,猜她少年面薄恐失了面子。哪怕可以理解,但方才对她英姿的赞赏,也都化作无言以对。

刘拂稍退两步,依旧眉眼含笑地望着李迅。

李迅志得意满,剩下的四支箭矢虽只进了半数,可也封死了壶口。

“刘小公子,请吧!”

与方才相比,用词尊敬许多,但语气也让人十足恼火。

直到第三局起,失误频发。别说按着规矩,每箭落入壶中时都要踏着鹿鸣曲的节奏,就连中壶也变得困难。

有看不惯李迅阴阳怪气的书生冷嘲道:“投壶本就是运气大过天,李兄拿了先手就如此作态,也不怕堕了清名么?”

李迅不怒反笑:“上次陈兄你胜过我时,也未拿运气自谦。”他颇有些先破后立的意思,行至刘拂身旁,做出十分亲和有礼的模样,“为兄不才,赢了这遭,之前磕绊就此抹平,如何?”

刘拂置若罔闻,眯眼挥手,箭矢直奔着缭乱无从插手的壶口而去。

只听“当”得一声轻响,本以为会击在壁上反弹出来的箭矢,直直插.进壶中。不偏不倚拨乱反正,一箭理清所有纠缠的箭矢。

壶中固定箭矢用的红豆迸射而出,散落一地。

刘拂低叹一声:“偏了!”

众人惊诧莫名,愣愣望着插满箭矢的壶口。

这若还是偏了,那什么才叫正好?

刘拂揉揉手腕,像是才发现身边站了个人般,甜笑道:“李兄有什么事?”

见李迅脸色极臭,刘拂也不追问,反向着乐工点头,让他们重新奏乐。

鹿鸣曲重新响起。

刘拂手上还剩下四支箭。

她看也不看李迅,忽快忽慢地将手中箭矢全部投出。箭头撞击壶底的声响,与鹿鸣曲的节奏完美契合。

活动一下微痛的手腕,刘拂向着众人抱了抱拳,冲李迅挑眉笑道:“李兄有所不知,进士及第后圣上所赏的琼林宴上,一甲三位都要依次投射,若箭矢落壶的声响不能与鹿鸣曲相和,可是要受同年嘲笑的。”

偏过头望着李迅,刘拂似是想起什么般,不好意思地笑道:“不过李兄放心,你定是没这个出丑的机会的……唔,大抵嘲笑人的机会,也是没有的。”

刘拂边说边退,当李迅反应过来时,已轻快地跑到徐思年身后躲好。

之后自有东道主谢二公子上前,帮她善后调节,无非就是年少无知,还望李兄多多担待之类的话。

刘拂最会审时度势,如今仗着年幼貌美,很是过了把骄矜小公子的威风。

但凡是个读书人,大概都无法忍受有人在举业一事上的贬损。若非李迅之前出言不逊当面辱她,她也不会讲话说到这个份上。

望着面色铁青气到极处,又碍于知府公子与德邻书院先生的面子,不得不忍下来的李迅,刘拂很是满意。他现在的隐忍,就像方才“碧烟”被直言轻薄,她还不能发火时的憋屈一般无二。

刘拂在面对厌烦之人时最爱用的伎俩,就是先抑后扬,然后在对方自豪莫名时狠狠地打败他。

刘拂咬着下唇,可怜兮兮望向徐思年:“松风兄,我不会给显二哥惹祸吧?”

徐思年无奈叹气,拉着刘拂走到谢显身边。

刚刚被谢显安抚下来的李迅,待见到刘拂时又是怒目圆睁。

好在有小宋先生上来缓和,这才压住了李迅的怒火。

谢显一脸无奈,与刘拂耳语道:“你这小子,闹起事来竟比你表兄还要离谱!”

刘拂耸肩,白净的小脸配上明媚的笑容,让人又爱又恨。

这场比试的结果很快出来,八投六中虽也不错,却比不得八投八中的完满。

小宋先生道:“全壶难得,是刘小公子胜了。”

李迅咬牙切齿:“天色尚早,学生还想再比一场。”

刘拂:……

这李迅倒也有趣。她刘云浮虽年岁不大,但见过的人事不少,这般敷衍直白的比试理由,也还是第一回见。

“李公子!说话且过过脑子!”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刁难一个比自己年幼许多的少年,不说旁人,就是一直温文有礼的小宋先生也忍不住动怒。

“先生勿恼。”刘拂拱手,又向李迅道,“李兄要比,我自无可无不可,只是总不能这么无穷无尽下去——毕竟今日是赏梅赏雪的诗会,不是让你我相争的擂台。”

她冲着众人团团一揖:“原是小弟一时捺不住性子,扫了大家雅兴,实在抱歉。”

本因刘拂口无遮拦直刺李迅而有些不喜的个别书生,也在她真挚的神情与歉意中放下成见。

少年人本就单纯,又是娇生惯养着长大,一时口不择言说错了话,也情有可原。

与对刘拂的宽和相比,看向李迅的目光就不那么和煦了。

方才被李迅呛声的陈书生再次出头:“李兄,既刘小友已答应与你比试,你也别再东想西想,早早比过算是个了结。”

李迅只恨得咬牙切齿。他既恨围观者不给面子,又恨刘拂占尽先机卖尽便宜。

“《笠翁对韵》《声韵启蒙》具是蒙学时便要倒背如流的书,刘小公子学问不俗,对联乃诗中之诗,以此相较,想来也不算辱没了小公子。”

刘拂摸了摸下巴。

对对子?刘拂忍不住望向徐思年,见对方也正看向她,便回以一笑。

似乎在不久之前,她刚与徐思年说过,自己颇有急才。

“刘小公子觉得如何?”

刘拂坦然一笑:“可。”

“不过李兄。”刘拂微顿,正色道,“为防你一而再再而三比个没完,咱们是不是要拿些彩头作赌?”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成了小年糕她哥??!:第55章 酒

穿越未来之繁衍:第74章 Chapter 74

[少年派]一叶知秋:第8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