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老夫人养成记:第24章 脏水

- 编辑:网页上传 -

阁老夫人养成记:第24章 脏水,作者:漫步长安

那边董氏回到后院,正巧和雉娘碰个正着,她朝雉娘露出意味深长的一笑,雉娘也不躲避,几次交手下来,想必董氏已经看破她,两人势成水火,不是你死是就是我亡,她不在意,撕破脸是迟早的事情,董氏不会因为她听话而放过她。

“雉娘很好,居然还有几分手段,往日母亲看走眼了。”

董氏的眼神阴毒,雉娘不闪不避,甚至脸上还带着被人夸奖后的羞赧,“谢母亲夸奖,雉娘能有今天,都是母亲平日里教导有方,没有母亲的督促,雉娘还只知道自怜自怨,一点小事就寻死觅活,对不起母亲和父亲的教诲,也对不起自己来这世间一趟。”

“雉娘懂事,母亲欣慰不已,到底是没有白养你一场,但愿你一直都能这样聪明,那母亲就放心了。”

“多谢母亲教诲。”

赵守和正从前衙走过来,刚才父亲先是关心他的学问,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嘱咐他,他是长子,以后赵家的担子都在他的身上,不仅要守住基业,还要照顾几个妹妹。

他明白父亲的意思,在他的心中,燕娘和雉娘一样,都是亲妹妹,不会厚此薄彼。

“母亲和三妹妹在说些什么,这么高兴。”

“大哥,母亲在教雉娘做人的道理,人生在世,要无愧于天地,否则便是做鬼也要下十八层地狱,受油煎火烧之刑。”

赵守和一愣,“母亲怎么会无缘无故说起这个,三妹妹还小,可别吓着她。”

“大哥,雉娘不怕的,母亲说得对,做恶事的人,迟早会遭报应,天打雷劈,死后割舌断头都不为过,雉娘问心无愧,什么不都不怕,自然无所畏惧,母亲,你说是不是?”

董氏恨急,偏还要装出笑来,“雉娘说得是,至于死后什么的,只有死人才知道,死了不过一堆黄土,又怎么再享人间的富贵,活人照旧过得体面风光,总比死人强万倍。”

“母亲说的在理,但活人总有要死的一天,活着的时候,肯定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何等的死法,或是剥皮抽筋,或是身首异处,作得恶越多,死得就越惨。”

“雉娘比以前如同换了一个人,说得话让母亲都觉得瘆得慌。”

雉娘如受到惊吓般低下头,“母亲,女儿死过一回,迷糊之中似是看见那鬼差们在往油锅里炸人,女儿大着胆子询问,鬼差道那些人都是生前恶事作多,才会受这样的惩罚,女儿害怕,幸好母亲为人心善,想必死后不用受这些酷刑。”

董氏抖了一抖,复又镇定下来。

她们的谈话有些怪,赵守和皱着眉,除了话题吓人,却又说不出来哪里怪,董氏已经恢复慈母的样子,“守哥儿,你忙了一天,还不赶紧歇歇。”

赵守和点点头,“娘,我倒是不累,段表弟知道家里有事,也从书院告假,人安排在前书房,明日去外祖家里吊唁。”

“鸿哥儿有心了。”

母子俩说着,边往东侧屋走去。

雉娘看着他们母慈子孝的背影,神色复杂。

一转头,就见那段家表哥正站在前衙和后院的相连处,痴迷地看着她,她一阵厌烦,不想搭理他。

谁知段鸿渐快步走过来,语气急促,“雉表妹,近日可好?”

雉娘无奈地朝他行礼,“托你的福,死不了。”

段鸿渐似是不敢相信话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一脸受打击的样子。

“段表哥有事吗?没事的话雉娘就先行告辞。”

他的嘴张了几下,贪婪地看着她的脸,一段日子没见,表妹怎么像变了一个人,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

“鸿表哥,你来了。”

赵燕娘的声音传来,雉娘嘲弄地看着段鸿渐,看得他一阵尴尬。

“三妹妹也在啊,不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多嘴,三妹妹很快就是要出门子的人,哪能还和外男见面。”

出门子?

段鸿渐心下咯噔,“燕表妹,雉表妹何时许的人家?”

赵燕娘不回答,用一种怜悯又不屑的目光睨着雉娘,雉娘被看得心头火起,“二姐姐,雉娘要出门子?不知是何时的事情,父亲母亲也未曾提起半句,二姐姐是从何得知的?”

“就这两天的事情,婚姻之事,父母之命,你不需要知道太多,等嫁过去自然知道。”

雉娘呆滞住,突然掩面哭起来,朝赵县令的书房跑去,赵县令正心烦意乱,见三女儿哭得像个泪人一般,不由大惊。

“雉娘,你这是怎么了?”

雉娘抽抽搭搭,伤心又可怜,巴掌大的小脸上,泪痕斑斑,哽咽道,“爹,刚才二姐姐说我这两天就要嫁人,雉娘一时接受不了…本来还想着多在家中陪伴父亲母亲,猛然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心中难过,雉娘不要嫁人,女儿舍不得父亲。”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赵县令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此时,赵燕娘和段鸿渐也赶过来,他看到有外人,按着怒火,“段贤侄,我们父女有私事要谈,请贤侄回避。”

段鸿渐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只得告辞。

他一走,赵县令气得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本厚书,朝赵燕娘砸过去,“孽障,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有这么跟妹妹说话的吗?你妹妹要嫁人,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不知道?”

书本正好砸在赵燕娘的脸上,鼻血倾刻间流下来。

赵县令的手不停要发抖,指着赵燕娘,“孽障,你说,你从哪里得知你妹妹这两天要嫁人的,又是嫁给何人?”

赵燕娘捂着鼻子,血流得手上全是,脸上红红白白,煞是恐怖, “爹,女儿没有说错,雉娘和庆山表哥不清不楚的,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

雉娘脸色雪白,咬着唇,泪如珠子般滚下来,“爹,二姐姐说的什么话,雉娘听不懂,雉娘和庆山表哥总共都没见过几次,什么时候不清不楚,二姐姐红口白牙,这是要逼雉娘去死。”

她身子本就纤细,极度的愤怒和伤心下,显得更加摇摇欲坠。

赵县令忍无可忍地又朝赵燕娘砸过去一本书,“混账东西,你疯了,如此污自己妹妹的清白。”

赵燕娘被砸得脑子一懵,失去理智,“女儿没有胡说,她和她那个小妇姨娘一样,光会勾引男人,庆山表哥就是被她勾得五迷三道,这才丢了性命,她不嫁给庆山表哥,还能嫁给谁,天下哪还有男人敢要她。”

雉娘强撑着身子,伤心欲绝,“二姐姐,雉娘虽是姨娘所出,却也是爹的亲生女儿,庆山表哥明明是死在七峰山,雉娘是长了翅膀不成,能飞去那里害死他,二姐姐,你恨姨娘,也恨雉娘,恨不得让我们去死,雉娘不怕死,姨娘也不怕,就怕别人泼脏水,死后还要背负污名。”

说到最后,她泣不成声,直直地怒视着赵燕娘。

赵县令将她扶起,痛心地看着赵燕娘,“燕娘,你如此处心积虑地污蔑自己的亲妹妹,不过是想掩盖自己的丑事,真正与庆山交往过密的人,恐怕是你自己吧,为父本来不愿意相信,想我赵书才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做出伤风败俗之事,事到如今,由不得为父不信,那董家还握着你的私物,以此要挟,要将你嫁过去。”

这下赵燕娘连脸上的痛都忘记了,鼻子的血早就不流,只不过是看着恐怖,“爹,女儿和庆山表哥没有私情,你可不能信他们的话。”

赵县令很痛心,女儿再不是,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二女儿和三女儿不和,他当父亲的人,要如何做,才是好。

“爹,女儿就因为是姨娘所出,二姐姐就将雉娘视如草芥,连名节如此重要的东西,都可以张口就毁,女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早死早超生,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逼上绝路,前次是阎王怜悯,没有收女儿,这次女儿实在是走投无路,唯有一死才能解脱。”

她脸上泪仍然流个不停,神色却是坚定无比,凄然地站起身,赵县令看得心凉,失声叫道,“雉娘,你可不能做傻事,爹答应你,以后你的亲事,爹亲自把关,你母亲不得插手。”

“爹,女儿不愿让您为难。”雉娘神色凄婉,虽然眼中闪过亮光,却还是伤心地摇头,“若因为女儿,让你和母亲心生间隙,那女儿就是个罪人,也没有颜面存于世间。”

赵县令已经心软得快要化水,又痛又涩,三女儿懂事得让人难过,二女儿却被惯得不知天高地厚。

“雉娘,爹和你保证,你母亲是明理的,必然不会计较,将来你的亲事,爹会亲自挑选。”

赵燕娘叫起来,“爹,这于礼不和,一个庶女,亲事都由嫡母做主。”

赵县令瞪一眼她,“你的事情,我正要找你母亲好好说说,若是董家人真让你嫁过去,为父也没有办法。”

“爹,你可不能太偏心,女儿才不要嫁过去守寡,就庆山表哥那德行,女儿怎么可能会看上,爹,必然是有小人陷害女儿。”

赵燕娘意有所指地看着雉娘,赵县令难过地闭上眼,对她失望至极。

外面响起零乱的脚步声,雉娘低着头,长长的睫毛盖住眼里的恨意。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在青楼改作业:第19章·运气

我成了小年糕她哥??!:第55章 酒

穿越未来之繁衍:第74章 Chapter 74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