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Sin:第6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快穿Sin:第65章,作者:丹枫暖秋

无再次醒来的时候,较之之前暂时虚弱的清醒已经好了很多,至少能静下心来思考现在的处境。

上一次无醒来的时候,虽然没有刻意去观察,但也依稀记得天色很是昏暗,此刻醒来亦然。

睁开眼可以看到的是头顶月白的幔帐,视野边缘是木质的小屋,初初看上去屋子并不大。

无的新躯体依旧不能掌控,像是还未能解密的机关,需要无去一块一块的试探慢慢掌控。

“醒了?”空冥的嗓音淡淡响起,无心中一惊,眼球转动着却怎么都看不到发声之处,额角汗渍微泛令无心中一阵烦躁。

这时那袭白衣已经缓缓接近,渐渐入目的脸令无心中激荡不已,无自己都不曾发觉,他闪烁星点却又看不到底的黑色眸子中莫名的情绪翻腾汹涌。

西泽对无热烈的视线毫无反应,微微低头“看”向床上的无,眼上的缎子如同不起任何作用。

站在床边伸手将无还不能控制的上身平平托起,西泽一边将另一只手中浅浅的玉白小盏凑到无的唇边缓缓倾斜一边语无波澜道:“醒了就喝下去。”

没有去尝试开口,无一边挑着眼尾去看西泽,一边依言吞咽下去,药汤呈青碧色,气味芬芳喝下去的时候令无如饮甘霖,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力,无忍不住垂眼瞥了汤药一眼。

白玉的小盏里汤水本就不多此刻已经见底,但里面还余了一卷绿叶,泛着莹莹的芒。

——龙芝叶。

龙芝草是雪参的伴生植物,不似雪参的属性平庸,龙芝叶的固本培元洗筋伐脉功能令修炼者趋之若鹜,但有雪参的地方不一定会伴生龙芝草,一旦有龙芝草伴生却必然不会呈现青色。

龙芝草既与阴性雪参伴生,以阴阳互补自然呈耀红色属性正阳,但这片龙芝叶却是碧色。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植草千年一品,而传说雪参一旦突破九品便能属性突变突破普通灵植之列一举登顶仙植之巅,此时的雪参将拥有一个逆天又鸡肋的功能,就是铸造一具极致完美却独立的躯体。所谓独立的躯体,便是无主,却又无法占据。

所谓仙植,雪参变异后阴寒属性便会尽数抹去,只余纯粹的本源无属性,这时若这株雪参存在伴生龙芝叶,并且不曾被人半途采取,那么在千万年的互相影响之下,雪参变异之时龙芝叶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异——阳性属性消失只剩固本培元属性,并且与九品雪参气息相融。

但这却也只是理想状态罢了,莫说龙芝叶只要被人发现便会被人采取,就说龙芝草伴生的雪参,也是未化形的妖兽所喜爱的食物,能成功存活上万年,还恰好有伴生龙芝草的,实在天方夜谈。

这些信息不过是在上古大战后的一些典籍之上留存有只言片语,而因其成型不易,又没有任何方法能突破独立躯体的独立性,所以这信息也就在时光里被人遗忘。

无一晃神间西泽就已经拿开了白玉小盏将他放回了床上,转身将小盏端走。

轻轻一声小盏碰触到桌面的声音后,过了一会儿昏暗的屋子里亮起了一汪柔和的淡光,水波般轻轻漾开。

接下来是随着脚步的轻微衣袂摩擦声,西泽似乎是取了什么东西回来。

轻缓的书页翻开声后,西泽那缥缈无绪的嗓音音量适中淡淡响起:

“易格大陆,陆地居三林占其七。修士者,炼气,筑基,结丹,元婴,渡劫,大乘,六阶为颠,每阶分四;修妖者,炼体,筑筋,煅骨,修内,化形,大乘,六阶为颠,每阶分四。”

西泽一经开口,无眸中疑惑之意一闪而过,眸光闪烁不停。

“异空间魔域,连接易格,血月紫日,魔气充盈。修魔者,魔士,魔将,魔尊,三阶为颠每阶分四。”

“同级者,修魔强于修妖,修妖强于修道。”

读到这,西泽顿了顿,似是看了过来,道:“可懂?”

无微微合了合眼,眸中暗的深不见底,满是困惑与疑虑,这是从醒来开始便存在的疑惑——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无从来不信会有人会对自身以外的人好。但他一直没有开口问过。

“嗯。”对于西泽的问题,无轻轻从鼻腔里哼出一声,于是西泽转回头去翻过一页便接着读了下去。

无非是说修魔者修炼速度极快却隐患极重,虽说实力同一阶抵得上修道修妖者两阶,但魔修者天劫却是生灵之中最重的九九天雷劫,有甚者甚至是九九天火劫,其下无人生还。

而修道者建宗立派,修妖者自由散漫,修魔者桀骜不训尊敬强者。魔域分四方一中心,五块地域分别被五位魔尊上位者领导,其中中心魔域实力最强,为魔尊巅峰。

不知是地处何地,外间天色不论多久都一如既往的昏暗,柔软的白光随着西泽空冥的嗓音有条不紊的悠悠散逸开来,无的心境也随之沉静温软,紧绷的心神在优美自然的话语中难得的松懈,却又从最深处的地方散发出空虚紧迫的莫名渴望,强烈到即便再努力去无视,也无法成功忽略。

时间一久,无额间渐渐冒出微微汗渍,半阖着的眼睫控制不住的不断无规则颤动,那愈加强烈无可抑制的紧迫感与渴望竟驱使着无冲破了身体的不契合,松松搭在床铺上的五指猛的攥了起来,轻蹩眉心猛然睁开眼掌心满是黏腻的汗水,于此同时喉中压抑不住的一声呻,吟低低逸出。

那淡淡的嗓音顿了一顿,看了过来,语气平淡:“累了?”

无剧烈的喘了两口气,有些烦躁的怀疑这具身体是否存在什么问题,会产生这些他搞不懂的情绪,对于西泽这个源头更是烦闷不愿理会,只是从鼻中哼了一声便作回答。

西泽也不气,只是合上了书,轻描淡写的放回去,便走了出去,只余无一个人睁着一双极深的眼怔怔然无神的看着头顶无风轻动的月白窗幔。

……你是谁。

…………

“这世间最强大不过预言师,可惜百年难得一遇,说不得,现在根本没有存世的预言师了。”男子张狂霸气的嗓音刻意压的低柔,却令人浑身别扭。

女子嗓音妩媚诱惑,却娇俏如怀春的幸福少女,好奇道:“预言师是什么样子的?”

男子哈哈一笑:“哪里有什么样子,不过两只耳朵一张嘴。”

虽说是恭维预言师,语气却说不出的蔑视:“预言师说的强大,不过是些不为人所知的秘术罢了,只要练了预言术,便再不能修炼出一分一毫的内息。”

“哦?”女子更是奇怪,但男子却显然不想继续谈下去,只是转移话题:“不过这预言师历代也都有一共同之处。”

“不论男女,预言师皆都气质不凡,且以布匹蒙眼。”……

…………

预言师……西泽,你是预言师吗?

无所不知的预言师……西泽,你看到了什么?

无紧紧闭上了眼,深不见底的阴沉眸子掩在了眼皮之下。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的病弱夫君是天道:第5章

[HP]有种名为杯具的属性:第67章 NO.67

[恶作剧同人]左手恋人:第16章不速之客与温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