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学渣:第33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交换学渣:第33章,作者:渭洄

33.

作为两人的室友,李强是最直接感受到两人的变化的。

最明显体现在宿舍里,两人之间的交流变少了,平时睡觉前必挨在一张床上讨论“学习问题”的两人已经好几夜没这么勤奋了。

吃顿饭都要斗几句嘴的两人说话频率直线下降,倒也不是完全不理对方,就好像中间隔了道墙,从连体婴变成了陌生人。

所以被一起拉着目睹这场变故的几人这几天过得很辛苦。

几人总结为两人最近压力太大。

尤其是松哥,压力大所以缺爱,所以粘人,而对于喻帆,应该是厌倦了,夫妻都有个七年之痒。

因此即使辛苦一点,几人也认了,谁让他们是好兄弟呢。

兄弟就是在对方需要的时候站在他身后,于是几人练习体育项目也喊着两人一起。

体育项目已经报完了,最后一年他们都想着大展身手,全员出动,力求人手一个项目。

旬松的三千米在高一就是出了名的,今年的三千毋庸置疑落在了他头上,还加了一个跳高。喻帆的实力大家都摸不准,便在征求他本人同意后填了接力和跳远。

下午的操场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练习,人声嘈杂很是热闹。

有人组织了三千米模拟赛,不少人停下自己的练习围在四周观看,旬松在一众起哄声里走进了模拟赛的队伍,下一秒人群传出了更热烈的欢呼,因为他们看到又一个身影走进了队伍,正是平时低调的见一面都难的学神。

即使最近不断有学神名不副实的传言,认为他曾经的成绩有很大的水分,来了他们这里被打回了原型,可对方优越的男神气质却是无法质疑的,毕竟帅哥谁不爱呢?

“你不是报的接力吗?”旬松问。

旁边人做着简单的准备活动,看向旬松的目光带着久违的挑衅:“怕输吗?”

“呵。”旬松轻笑,看着前方的目光却十分坚定,“我可不会放水。”

比赛一触即发,一声哨声落下,人群传出欢呼,两道帅气的身影冲出跑道,刚开始便遥遥领先。

旬松喘息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他知道刚开始就冲这么猛后面会很吃力,对方明显也明白这个道理。

可两人都默契的并没有降下速度。

十月份的天气还不算冷,但吹在脸上的风也没剩多少暖意,旬松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在剧烈的运动下心里这几天积压的烦躁全都随着呼吸随风而去。

随即涌上来的却是一阵委屈,喻帆这个重色轻友的狗东西,他真是瞎了眼才会把他当成好兄弟,有了喜欢的人连个男人的手都不敢碰了,艹,搞得像他多喜欢碰他一样!

越想越气,他化悲愤为力量,猛地又提了速度,跑道旁发出尖叫,是刚被甩下的人又追了上来。

他看一眼身旁紧追不舍的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副根本不吃力的样子,脚下不禁再次加速。

“喻帆加油!”两边加油声不断,一个很有辨识度的声音响在旬松耳畔,他转头,看到了跑道旁激动地跳起来的孙英英。

“旬松加油!”孙英英旁边的陈淼笑着挥手。

艹。

他必须要赢。

还剩最后一圈,不断加速的旬松感觉身体已经到达极限,即使他现在感觉前所未有的有劲,可他的双腿已经快跟不上他的状态,甚至有点发飘。

“我认输。”耳边忽然传来这样一句话,然后旬松就看到一直和自己紧咬着距离的人忽然减速跑向跑道内侧。

旬松:“???”

刹车不及时的旬松又跑出去几步才跟着跑到内侧的草坪上,然后直接摊到了撑着膝盖喘气的人面前,一句三喘地开口质问:“你什么意思?”

“就是,我输了的意思。”喻帆说着冲他伸手,“起来,不要躺。”

逆着光的人鬓角带着汗湿,身后仿佛在发光,旬松盯向那只伸出的手,不稀罕的伸手拍开撑起身子继续喘息。

真没劲,旬松的一腔热血被堵在了胸口。

这边的情况看懵了一众围观群众,这怎么跑着跑着还带弃赛的呢?

不过刚才激烈的角逐也足够精彩,帅得看呆了一众女生。

这边见两人跑完了,一些手里拿着水的开始蠢蠢欲动。

三班的女生首当其冲,陈淼拿着一瓶矿泉水冲旬松眨眨眼:“松哥真帅。”

口干舌燥的旬松接过水大口灌入,眼睛瞥到另一边对着孙英英手里的水摇头的人。

喘过气的旬松没忍住出声:“班长的水都不要?”

他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语气里带着的浓浓的酸味,所以在接收到对方莫名的目光只以为是在他诧异自己的情愫被旬松发现。

实际上的喻帆心里是五味杂陈,他想问旬松,他到底有多喜欢孙英英。

对方明显不想理自己,旬松自觉没趣地勾勾嘴角,撑着草地想要起来,却一个腿软又跌回去,再抬头发现刚还在跟前的人已经走出了几米远。

“艹,”旬松暗骂,然后看一眼四周的小女生冲离开的人喊,“回来,扶一下我!”

前面的人脚步顿住,然后在旬松的注视下转身走了回来,走到跟前这次他没有伸手,而是轻踢了一脚他收脚运动裤下露出的脚踝,垂着手并没其他动作。

刚才耍脾气不起来的人自知理亏,主动抬起了手,站着的人这才伸手将他拎了起来,撑着他往一旁走,只不过全程都黑着脸,看得旬松很是郁闷。

他不过就开了句玩笑,这就生气了?

要让他这大小姐脾气跟自己换一下,只女装那次就够他气上一年了!

想着旬松搭着对方肩膀的手更加用力,将自己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对方身上。

让你小气鬼,让你黑脸,让你不女装......

在他俩身后,手挽手的小姐妹在一起咬耳朵交换着情报。

“没承认也没否认就是被你说中了吧?”陈淼压着嗓子激动地捏孙英英的手。

“我觉得看今天的情况是十之八九了,”孙英英道,“不过目前旬松的态度太模糊了,我快心疼死我们小鱼了。”

“喂,”陈淼戳一下孙英英腰际,“我们松松哪里模糊?我以我的头发保证,他肯定对学霸也有意思。”

“没看出来。”

“你天天看你家学霸当然看不见松松,我可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他的,他这几天很明显的状态不好,肯定是看你和学霸吃饭不高兴了。”

“有吗?”孙英英反驳,“这几天分明是你家旬松故意对小鱼不理不睬,看他难过的黑眼圈都出来了。”

“松松只是神经迟钝了一点,根本不是故意!”

“看我们小鱼多宠,即使被这样对待,喊一声立马回来扶老婆,真是感动中国好老公。”孙英英一边说一边翻到刚刚拍的照片,“我要去发个帖好好夸夸。”

“今天的学霸真的有苏到我,我去顶个贴。”

俩姐妹拿着手机立马和好如初。

暗自较劲中的两人并不知道后面两位女生为了他俩差点要打起来,被压的人一声不吭,只脚上动作不停,这边没把人累到还自己累得不行的人终于抬眼看了下路,然后发出疑问:“你带我去哪里?”

这不是回教室的路,腿已经好很多的旬松想停下,却发现拉不动。

身下人继续一言不发。

“喂,喻帆大小姐?”看着对方的黑脸旬松十分相信对方会把自己拽到个犄角旮旯实施暴力行为。

不远处出现高一级部的教学楼,旬松忽然想到,此时带路的人他是个路痴。

“左拐,哥哥,我们教学楼在左边。”

可对方脚步一顿不顿,继续往前。

再前面旬松便熟悉了,这是回宿舍的路。

“喂,我不回宿舍,马上晚自习了,没时间。”脚底踩上路上铺着的鹅卵石,旬松腿上一阵发麻,暗骂一声皱着脸瘫在了对方肩上。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腰间的手忽然大力一揽,旬松整个人被拖进了路边的长亭里。

这一片区域是独划出来的观赏区域,看鹅卵石路就知道,中看不中用,路边的长亭说是亭子,两侧已经爬满了绿色的观赏植物,把外面的光亮遮了多半,仅仅从绿色的缝隙透进几缕光亮,据说每天晚上老许都能在这里抓住好几对早恋的小情侣。

现在即使是白天,临近傍晚的时间亭子里已经没多少光亮,昏暗中衣物的摩擦声格外明显,旬松脸上难得的不自在,扶着柱子想离这人远一点:“你抽的哪门子风?”

他脚下刚走没两步,又被人一把拉了回来,对方姿态压迫着逼近,旬松直接靠到了缠着绿植的柱子上,他张张嘴想骂人,对方比他先开口。

“你刚刚是在吃醋吗?”

“什,什么?”动弹不得的旬松愣了一瞬脱口而出,“我吃什么醋,我才没有吃醋,莫名其妙。”

喻帆看向他游移的眼神,又道:“不要太快回答,这样会显得你心虚。”

对方居高临下的气势让旬松有些喘不过气,缺氧导致他大脑运行缓慢,支吾着出声:“我才没有心虚,你胡思乱想的毛病又开始了,赶紧收一收。”

“你确定你没有因为孙英英而吃我的醋?”喻帆说着更逼近一些。

“你!”旬松气结,“你要我说多少遍?我对孙英英没意思,不喜欢她也不可能喜欢她,你放一万个心,我肯定不会跟你抢人!”

几句话吼完他脑子懵懵的,甚至鼻子都有点酸,他万没有想到,这人怪异的行为竟然是在为这件事担忧。

喻帆,你到底有多喜欢她。

喜欢到连朋友都信不过。

他只顾着自己忧伤,没有发现对方在他说完表情翻转了一百八十度。

“谁告诉你我要跟你抢人?”喻帆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以为我喜欢她?”他有点哭笑不得。

旬松切一声:“你这时候还不承认有意思吗?”

“那,”喻帆直起身,双手插进了裤兜,眼睛看向一边颇有些紧张开口,“那你刚刚是在吃孙英英的醋?”

旬松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仔细理了一下逻辑关系,反过来,吃孙英英的醋是因为喜欢......

他伸手推开了面前的人:“我真是疯了才陪你讨论这么无聊的事情。”说着便出了亭子。

不过泛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他的心情。

插着兜的人松开了握着的拳头,看着离开的背影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慢悠悠跟在了旬松身后,脚步难得的轻快。

“旬松。”他喊他。

旬松快走几步不理他,只想快点回去上课,就是这条鹅卵石小路有点长,还没有到头。

小路一旁种植着五颜六色的绿化,一旁是流水潺潺的人工湖。前面的人深一脚浅一脚走得急,后面的人挂着笑慢慢跟。

“旬松,我不喜欢孙英英。”后面身量修长的喻帆道。

“知道了。”旬松不耐烦回,烦死了。

“我不是因为喜欢她才教她。”

“关我屁事。”旬松语气逐渐暴躁。

“但是你这个思路没有问题。”

旬松被他一句一句大喘气弄得耐心全无,停住脚步转身:“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喻帆走到他面前也停了下来,“我可以重新回答一下你天台上的问题吗?”

旬松:“......”虽然他平时问喻帆的问题多了去了,可他第一反应想到的便是他曾经开玩笑问的那句话,但他又不想往那边想,他下意识想要逃避,“什么问题,我早就忘了,上课了,没时间陪你玩......”

“没错,”喻帆打断他的话,“我喜欢你。”

99%的人还阅读了:

快穿Sin:第65章

我的病弱夫君是天道:第5章

[HP]有种名为杯具的属性:第67章 NO.67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