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攻可比江山?:第70章 王爷手下势力

- 编辑:网页上传 -

本攻可比江山?:第70章 王爷手下势力,作者:雨节

短短的一层楼的路,慕天翊走得缓慢而又吃力。

叶魁感觉人悄悄拉住了自己的衣角,似乎陷入一种浓浓的不安中,后来衣角都在人手中皱成一团。

“不会有事,很快就好了”

叶魁安抚人。

只是区区散功散,最多一昼夜,药效就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慕天翊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余光随意向后扫了一眼。

叶魁以为是慕天翊察觉到什么,就跟着往后看,除了目不斜视的叶十二以外,什么都没有。

二楼的环境清幽雅致,光是侍女便有六个,侍立一旁,上好的缎子和成衣,一字摆开,叶魁一眼就看见一身月白色长衫,蓝纹随着日光流动其上。

“这是抽翎雀羽毛上的丝填入编织成的缎子,只在腰腹,手腕,下摆做了装饰,其余地方依旧是棉料,可以保证舒适。”

叶魁的目光一转,侍女就知道叶魁在想什么,立刻做了介绍。

慕天翊抬手抚了抚衣料。

好像是喜欢的样子。

“直接换上吧”叶魁看着人的动作说。

墨绿衣饰的男人抚扇而笑:“这衣服确实很适合这位公子,兄台的眼光也是毒辣,一眼便挑到了最好的衣物。”

叶魁不置可否,将奉承应下了。

慕天翊却摇摇头。

“给我一件普通的布衣”他朝侍女说。

“好,您稍等”侍女回应人,就提着裙摆小跑着一路顺着楼梯下去,不等片刻,就碰了一盘叠好的布衣上来。

为什么要布衣?

叶魁看着那几件因为布料做工,而显得甚至是有些米黄色的布衣,万万比不上月白的丝衣。

“可以穿久些”慕天翊似乎可以听到叶魁心中的疑问。

你第一次送我的衣服,我想穿久些。慕天翊微微垂了眼眸。

叶魁看着人的表现,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发慌。

丝衣也是可以常穿的,只是不符合人伪装的“身份”。

贫穷的落魄王爷,当然无法穿那身华贵的丝衣见人。

慕天翊这是……想起来了。

他从不拒绝慕天翊想起来,但不得不说,他心里一直怀有一种侥幸。

叶魁失手杀了花容,这是既定的事实。

花容有多重要呢?

从小陪慕天翊到大,是除了慕天翊过世的母妃以外与慕天翊最亲近的人。

叶魁注意着慕天翊的表情。

是什么契机使慕天翊想起来了?

他正在怀疑,就看见慕天翊抬起头向他靠近,垂在身侧的手臂微微抬起,像是要走过来抱住他。

叶魁伸了手,就看见人僵住了。

全想起来了,记忆半清半蒙的时候,头痛欲裂,惶惶不安,急切的希望可以抱住眼前的人,希望可以寻到安宁,但是记忆瞬间清明的那一刻,却立刻有了克制。

叶魁眼中神色黯淡了些许,因为人突然僵硬的动作。

果真还是存在隔阂。

他本以为,在慕天翊失忆的这段时间,可以缓解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但是,明显是失败了。

“过来”

叶魁展开手臂。

慕天翊正还是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潜意识听着人的话就上前两步,立刻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宽阔坚实的胸膛就在眼下,而由于身高问题,即使他处于这种被动的状态,依旧是可以贴到人的脸。

额头就在人脸上,人的脸颊比其他地方都要柔软。

叶魁搂着怀中的人,他可以感觉到人因为恢复记忆而产生的不安,他因此也感到一丝喜悦。在不安的时候,慕天翊选择的是他。

叶魁偏脸蹭着人的前额,轻声“对不起”。

慕天翊“死”的那一刻,他几乎是瞬间意识到慕天翊在他心里的重要地位,见到失忆的慕天翊后,他喜悦激动,但是都没有这一刻的情绪汹涌。

慕天翊是真的没事,完完全全的回来了。

他想和他道歉,为自己的不守信诺,为自己的无端怀疑,为自己的冲动出手。

但是叶魁知道对不起是赔不起一条命的。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墨绿衣服的男人看着他们的情况,微微皱眉。他无法理解那个好看的公子为什么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为什么两个人突然会涌出那么激烈的情绪。这让他感觉自己根本插入不进去,也无法将二人分开。

看来不能怀柔,只能强制动手了。

男人抬手打了个手势,叶魁感觉到怀中的慕天翊也动了动,抬了抬手,像是一个禁止动作。

锦衣坊的二楼一如既往的安静,叶魁却可以感觉到整层楼的人都绷紧了皮,尤其是那几个侍女和伙计,面面相觑过后紧张的将目光放在慕天翊身上。

叶魁一动不动,只是宽厚的手掌在慕天翊背后一点点的拍抚。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没什么是他应付不了的,即使带着武功散尽的慕天翊也一样。

叶十二抽了一半的刀,嗡鸣一声又回到了刀鞘里。

那个搂着鹅黄少年的男人也似乎在环视左右时僵在了原地,叶魁感觉到人想动,但是似乎又像是忌惮着什么亦或是受了什么命令一般,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空气都紧张起来的空间里,叶魁就那么静静护着慕天翊,将人尽可能的隔离潜藏在暗处的人的突刺范围。

“你怎么陪我来了,你不是要走了吗?”

慕天翊在他怀中闷了一会儿,才推开他站起来,似乎对周围的状况毫无觉察,又似乎这个问题比周围的状况要重要一百倍。

他直直的看着叶魁,一双眼睛神色加深,完全是对这个答案的重视。

要走?什么走。

叶魁微微拧眉,突然瞳孔放大。

慕天翊这是,忘记后面的事情了。

他自己的自己去和他说以后不会回来住,不记得后面发生的事情了。

是他离开这件事情太过重要,慕天翊想不到答案,才把记忆定格在这里,还是之后的事情对于慕天翊来说伤害太大,所以他选择忘机?

叶魁觉得恐怕是后者。

“挑衣服吧”

慕天翊似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结,很快打断了叶魁的欲言又止。

慕天翊想躲避,想自欺欺人,想继续现在的状态。但是他知道不行。

叶魁也私心想隐瞒后面的事情,但是他也知道他不能,知道所有的真相是慕天翊的权利,而他不能欺瞒慕天翊。

二人一时之间都有些无错。

就在叶魁准备好开口的时候,慕天翊突然打断了他。

叶魁看着慕天翊走到那件在阳光下浮动如水光泽的衣服面前,拿起来,仔细欣赏,阳光同时也落在人的侧脸上,人幽深的瞳孔里看不出情绪。

“你想让我穿这件对吗?”

慕天翊拿起衣服,叶魁依旧在愣怔,并没有给人回答。

慕天翊自顾自的垂下眼帘:“不喜欢这件吗?”

叶魁看着人抓衣服的手都将衣服压出褶皱,似乎在紧张,最后又颓然放松,就听到人淡淡开口:“你要走了是吗”

真的是堪称冷淡的音调,如果叶魁没有注意到人紧张的手上动作,甚至觉得人是要和他一刀两断。

慕天翊微垂的眼帘挡住了眼中的神色,眼睫微微颤抖,似乎是在极力隐忍什么,轻声补充到:“没事了,我恢复记忆了,你可以走了”

叶魁看着人的样子只觉得心口发涩。

他不想让自己走,非常不想,却又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挽留。

慕天翊的丢失了一部分记忆,他现在还不能理解叶魁为什么要走,还想让叶魁留在身边,想假装要挑衣服,想平平淡淡的揭过恢复记忆这件事情,想让一切回到昨天晚上。

他难得,第一次有勇气,去亲吻叶魁,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一切都晚了,他恢复了记忆,并且没有掩饰住,知道他恢复记忆的叶魁一定会离开。

叶魁感受到了慕天翊的失落与难过。

慕天翊这是以为自己照顾他是因为他失去记忆了,所以觉得自己会离开?

叶魁视线挪开,心中隐隐已经有了决断。

他不想告诉慕天翊失去的记忆是什么,他想放纵一回。他不会阻止慕天翊找回记忆,但也永远不会告诉他真相。

叶魁走上两步握住人抓着衣服的手,安抚:“不,我不走”他的声音很肯定。

但现在明显不是谈论感情的时候,他们应该把现在的情况处理好回去慢慢说。

慕天翊骤然抬头,就看见叶魁将目光转向一边,慕天翊顺着人的视线看过去,就落在那个穿着墨绿华裳的男子身上。

叶魁明显看见那个男人身体一抖。

慕天翊似乎是想明白了叶魁为什么一直沉默,他以为叶魁是在担心现在的环境。他松了口气,声音也变得平稳起来,甚至有些安抚意味,不再像刚才那样故作冷淡:“别担心,他们是我的人”

人字方一落下,膝盖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就随之响起,连侍女带伙计以及那个墨绿华裳的男人跪了一地,声音整齐划一:“主人”

叶魁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一下。

他们竟然是慕天翊的人?

“他们刚才没有认出我,这是我安排在临疆城接应的人”

慕天翊有收归军权的计划,还想让叶魁当将军,自然会安排人。

但是没有认出来,这是多大的一个乌龙。

叶魁看着跪着的人群中瑟瑟发抖的那个鹅黄衣服的少年,少年也见过世面,知道该做什么,低低说了声什么就离开了。

这并不是慕天翊需要操心的事情,外面自然有人会处理。

慕天翊只朝那个为首的人摆了摆手。

“下去领罚罢”

“是”

郑人和恭敬拜伏,就带着人离开。

郑人和家中世代从军,郑家多少儿女都葬送在了沙场。郑人和也是军队里一名年轻武将,因为京都并无亲人,便无需换防回乡,干脆留在临疆城,做一方霸王。

他为人爱美色,好骄奢,从不拘束性情,因此看起来很好掌控,也无人忌惮猜疑于他。

或者说有,但是至今没有矛盾冲突。

“我之前救过他,用的不是这张脸”

叶魁点点头。

他本以为自己对慕天翊已有不少了解,却不知那些了解只是冰山一角。

一个意在储君的王爷怎么会只有这么简单,手下不会少,朝堂上必然也有自己的人。

但是人明哲保身,不显山露水,看着兄弟们互相争斗,牵连到自己就安静吃亏,待兄弟两败俱伤后,他已经完成养精蓄锐,就可一把拿下。

“我最近安排的有些急”

慕天翊深深地看了叶魁一眼。

叶魁看着人的视线心生疑惑,难不成安排的急还和自己有关吗?

但是慕天翊好像就是这么和他说一句。然后目光回到了挑好的衣服上。

叶魁想起来,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在一个锦缎铺子。

人坐在他的腿上,一点一点撕下脸上的面具。

丰唇色浅,不食人间烟火,珑鼻凤眼,惊世万千风华。却有粉色在双颊,映得眼睛都蒙出含羞的水汽来。

他伸手去握了人的手,慕天翊并没有挣开,一如出事前一样乖巧。

店里的人已尽数退下,叶魁指使叶十二将成衣包起,便握着人的手往外走。

他本意是想与慕天翊在此过两天安稳日子,但是,如今慕天翊恢复记忆,恐怕不行了。

他们需要赶赴战场,在慕天翊赴边的期限之前。

叶魁知道慕天翊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他们都以为慕天翊是弃子,连叶魁都担心人的安危,但慕天翊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势力,就等着这个契机一鸣惊人。

接连战况不顺军心动摇的时候,一个皇子作为信仰赴死可以激起士兵血性,但若胜了呢?

大胜,连胜,转危为安。

那他就是军队的皇。

99%的人还阅读了:

交换学渣:第33章

快穿Sin:第65章

我的病弱夫君是天道:第5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