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蓉(系统):第6章 逆袭前世的美姬

- 编辑:网页上传 -

阿蓉(系统):第6章 逆袭前世的美姬,作者:朱女

阿蓉在衣柜里挑挑拣拣,目光扫过其中一个布料华贵的包裹,盯视片刻,又飘忽过去。她也是十几岁的姑娘,怎么会不喜欢包裹中的衣裳,更何况其中每一件都是剪裁惊艳、工善绣巧,并且没有一处不符合阿蓉的气质,仿佛正是为她量身夺体打造出来的,她几乎已经预想到这些衣裙上身之后,绝对不是简单的舒适轻盈、华贵精美那么简单,恐怕对于她容貌的绮丽,都有着提升作用。

可正是如此阿蓉才不敢穿在身上。因为就连近来刘氏送来的成衣,都没有一件能及得上这些的。最后还是宫里来的其中一位许嬷嬷,给她挑了一身清爽的衣裙,又配上格外精巧的花钿和编发。

等在外头的侍女和马仆听到动静回过头来时,哪怕早已听过传闻,有了不少心理准备,也不由凝息一瞬,就见那佳人踏了馨香路过,在几个丫鬟婆子护送下,登上了大房的马车。

齐佳歪在马车里,掀了帘子注视着齐蓉的一举一动,心中连连吸着冷气。

她自从听说刘氏要将齐蓉带去五佛山,就不止一次的想象,那一天到来时,齐蓉会以什么面貌出场,自己又如何才能在齐蓉边上,露一露脸?对方是一如往常在家中时的素衣坠袖、素面朝天,还是为显得庄重,以笔细细勾勒得眉、眼、唇、鼻越发精致?

她一连将齐蓉那张脸,换在了好多个人、好多种妆容之上,甚至有一夜做梦还不忘揣测。直至今日齐蓉出现,齐佳突然觉得,自己先前所想竟丝毫没有意义。齐佳心灰意冷的向后一靠,余光隐约见到三房堂妹的帘子,也呼地一下被人重重放了下去,她目光无神的遥往齐府楼阁,心里如同经受着千万只蚁抓挠啃噬。刘氏肚子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她不是对齐蓉那庶女再厌恶不过,为何定要带她前去五佛山?今次五佛山上陛下会在,洛平候理应到场,莫非那事真成了……

马车一路通行,出了白郡就是五佛山境内,比前往都城还要缩小了一半路途,只是随着越发临近五佛山,命妇的队伍,就逐渐壮大起来:先是御史夫妇的马车并入了同一条路;前头又和岔路口行来的几个侯府阵队碰面,合并成了一条长龙队;再然后圣上的御驾,也赶到此地,众人立即停车暂避,让龙辇先行。

阿蓉在马车中闷了半日,见队伍停在了路边,才掀了帘子透口气,远远地,便见到道路中央浩荡的衣裙青色宫装之人,伴着一辆金根车,或许是错觉,阿蓉总觉得其中有几个宫人,格外面善,仿佛在何处见过?

阿葫在身后拉她衣袖,焦急的提醒道:“姑娘,天颜不可直视,莫要犯了忌讳……”

“我只瞧了一眼,不会被发现的。”阿蓉向后探了一眼,发现齐佳和三房那边因为龙辇的经过,居然出现了一点动乱,紧接着齐家长辈一个眼神瞪了过来,众人只得乖巧缩回车中。

阿斑一张肥嘟嘟的小脸凑上来,双眼放着光,“姑娘可有见到陛下什么模样,是否格外高大,和外头那些书上说的一般三头六臂,口中含珠,头上还生着两只龙角,令人不敢直视?”

阿蓉原本只是听着,后来忍俊不禁,笑个不停,“你看的是什么话本,怎么有人会长成那样?既是血肉之躯,也该如常人一般无二。传闻这位新帝是先帝唯一的子嗣,生得俊美无俦,是上天选定的真龙天子,应当十分有威严。你所说的,唯独令人不敢直视这一条,或许才是真的。不过他坐在车辇中,我是看不到的。”

马车一侧的许嬷嬷,与另一个同样宫中出来的赵嬷嬷对视一眼,各自眉头一挑,露出了个古怪的神色,怎么莫非姑娘,还没有见过圣上?

然则回想到圣上当日的表情,可不像是不曾见过齐家姑娘的样子,向来高高在上的人物,头一次关注些女儿家的奇巧之物,又亲自挑选了衣裙、首饰,生怕何处做得不够,还下达了晋封的旨意,这样的,是没见过?

龙辇赶路很快,没过多久,车队再次启程,摇摇晃晃绕着五佛山路停在半山腰,但见一金光巨佛宛如嵌在山壁纸上,佛陀狭长的眼眸俯视众生,在微光下闪烁,阿蓉跟在刘氏身后,进殿上了柱香,便与众人一同被请入了后山竹林赏景。

阿蓉一双美目不住打量这片竹林,前世她没来过此地,却也对五佛山有所耳闻。

据说先帝崇佛,痴迷于来世往生,不仅在都城附近修建了五佛山,还规定了八月初的祈福节,将五佛山定为祈福地,可谓荣宠恩厚。但或许也正因为五佛山僧人有了如此地位,才使得一些佛心修为不坚的弟子,逐渐开始以五佛山为靠山,纠结了一批贼匪,绑架囚禁了山下近百个妙龄女子,其中甚至还有几名失踪多年的世家之女。后来此事不知被什么人暗中得知,将消息捅出,才惹得朝野震动,由此五佛山这个荣宠一时的庞然大物,才逐渐有了衰落的迹象。

这个时候的五佛山寺,依旧鼎盛,这就说明那些被囚于密室的女子,依然还在寺庙之中。

不可否认,阿蓉心中也觉得那些女子委实可怜,但更多的,还是为了她自己。若非是有意趁着此次出门,努力凑足声望值,这五佛山,她其实一步都不想踏入。因为或许擦身而过的某一个普通沙弥,就是那囚禁之人,此事想一想,都觉得十分可怕。

好在她如今身边跟着两个侍女、两个嬷嬷,底气倒是十足,在竹林中搜寻片刻,就瞧见圣上的御辇停驻在五佛山后院之内。

阿蓉在身后其中一个侍女耳边嘱咐了一番,就见那小脸肥嘟嘟的阿斑凑近了御辇的所在,接着被几个金甲卫拦下,随后不知说了句什么,几个金甲卫迟疑片刻,分出其中两人向着后院的小厨房探去。

“五佛山不是都清山了,怎么还会有外人进入?”

“齐家也是白郡城数一数二的世家,人家小姐没必要特意跑来骗人,还是得查探一番……”两个金甲卫渐行渐远。

殊不知这座后院的转角处,墨青色衣袍的高大男人揣摩了一番那阿斑小丫头的说辞,眼神格外黑沉下来,显而易见,这句话是齐家小姑娘有意来告知金甲卫的,是她又“见到”了什么?

“她为何宁肯亲身历险,也不愿再写一副纸笺……叫暗中的那几个小子,给朕送来?”年轻的帝王站在角落,不肯挪动一步,低沉的话语却仿佛预示着其主人沉闷的心情。

徐公公心说,这也不怪人家姑娘,他后来又想了下,那纸笺根本就是几个小子偷来的,失主已经弄丢了一次东西,自然不可能再写第二次,还等着人去偷了,当然这话徐公公是绝不可能说出来的,除非是他嫌命太长。

“朕要见她。”就在徐公公装足了鸵鸟架势,打死也不冒泡的时候,高大的男人向后扫了一眼,徐公公只觉得脖颈一凉,便听到头顶有声音冷道,“你去将她单独引来,不要闹出动静。”

徐公公震惊……不闹出动静,就意味着不能暴露身份,于是究竟怎么才能将齐姑娘引来?奴才可以拒绝吗。

阿蓉的本意,是想站在原地等消息。

她与阿斑在马车上讨论过一番圣上,等到踏入寺庙进香之前,两人都已各自在对方心中为新帝勾勒出了个光明伟岸的形象。可就算是阿蓉制定的计划接近圆满,也实在没有想到,新帝身边的这些金甲卫,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

两个人组队就敢去后院小厨房一探,万一被不怀好意的几个沙弥见到了,杀人灭口也是有可能的!

也怪她干这种事没经验,早知道将形迹可疑的人多说几个,总能保险一点啊,百来个妙龄少女能救出来当然好,万一因为计划不严谨搭上了两条命,就是她的过错了,阿蓉有点揪心,比她躲避贼匪那天还要紧张,“怎么还不回来?”

两声不和谐的鸟叫传来。

赵嬷嬷眼神不好使,但耳朵最灵,以前还无比光荣的给先帝养过鸟,一听就知道这不是正常的鸟叫,分明是什么人口里学出来的,她往鸟叫那看,冷不丁就瞅见个青衣宫装人……

那胖成半圆的身体几乎一经出现,赵嬷嬷就知道是个啥了,对于几个月前还是顶头上司的人,闭着眼都不会认错!

见他鬼鬼祟祟、做贼心虚的模样,赵嬷嬷迟疑了下,无声做着口型狐疑道:“你干啥?”

赵公公想不到她能这么灵头,差点兴奋地原地蹦跳起来,连忙指着阿蓉和她身边的人做手势,样子瞅着张牙舞爪的,又暗地里示意了一下圣上所在的方向,傻鹅一样张着手臂,拼命做着口型,“引她过去,引她过去!”

赵嬷嬷:……

“我瞧见那边有一位大人向这边招了招手,莫非有话要说?”赵嬷嬷扭过脸,面不改色地提议,“阿葫、阿斑,你俩过去看看,若是那位大人遇到了什么麻烦,记得帮衬下。”

“哎!”毕竟是身上赏赐过来的宫人,两个城郊庄子上的小丫头向来因为身份的原因,对于这种自带帝都光环的嬷嬷很是信服,连忙应了一声,向着徐公公那处奔去。

赵嬷嬷又笑吟吟,其实心里头格外发虚,能指使得动徐公公干这种丢份的事儿的人,她已经不敢深想下去了,“姑娘,这么干等着也没啥意思,不如去前边走走?”

“也好。”阿蓉点点头,她在这边一个人急也没用,正如嬷嬷说的,还不如散散心,说不定再回头过来,大家都安然无恙了。

三人一路往转角处走去,没过多久,入目就是一座十分隐蔽地竹亭,两个嬷嬷在身后悄然退下,阿蓉已经定定看向亭子里的人,内心一下就不平静了。

洛平侯?

他怎么在这?

长高了点儿,也更漂亮了。

几乎就在阿蓉心提上胸口地同一时刻,年轻的帝王的焦躁感也一下松泛下来了,没办法,他就是喜欢这种娇娇俏俏的女孩儿,甚至还想过日后若有个女儿,也得要齐蓉这样的。

先帝下头无子女,就他一个儿子,平生没见过什么姐妹,只在去朝臣家中时,偶尔遇到过几个世家小姐,都不太合他眼缘,或许是年少时候的经历,让他无法亲近别人,唯独这个齐家小姑娘,和旁的女子是不一样的。

“好久不见……如今该称县君了。”见小丫头不动,陈樾眼中带笑,直接走了过去。

若是其他的娇女,见到这一幕只怕要兴奋的晕厥过去,可阿蓉只能勉强笑了笑,对于洛平侯释放出的善意亲昵,并没有多么开心。

她仰起头,奇怪的念头在心中一闪而逝……前往五佛山的朝臣必须衣着严谨,怎么洛平侯可以随意披着一身墨袍,他不怕圣上怪罪么,还是圣上对他的荣宠,已经可以使他不在意这些?

“大人,是专程等我的?”阿蓉没有再多想,将注意力扭转回来,马上发现了两个嬷嬷的不对。莫非是洛平侯得知了与齐家的那一段婚约,特意引了她过来?

陈樾点点头,也不觉得尴尬,他目光落在小姑娘露在衣服外的皮肤,发现没什么伤痕,“听说你回齐家了?”

“大人消息果然灵通。”阿蓉说话很少刺人,但她现在心情十分不好,语气中难免带了点心气。

年轻的帝王不以为意,接着不知搭错了哪根筋,鬼使神差又问:“你那主母……先前对你不闻不问,似乎待你不好?”

阿蓉奇怪看他一眼,似乎觉得他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阿蓉只是庶女。”

“我是说,”高大的男人伸出手,带着厚茧的指腹抬起了小姑娘的脸,他觉得让小姑娘看着自己,可以给她带来一种安全感,尤其是望进小姑娘那黝黑中还带着一抹翠色的汪汪水眸,男人心想这也没什么可犹豫的,高祖当初还抢了别人媳妇儿,他不过抢个别家的闺女,谁敢反对?

这位年轻的帝王,就在下一刻,用了一种独狼进入兔窝时的深沉表情,认真的低声道:“跟我走,嗯?往后没人敢对你不好,也无人敢欺你,便是你那主母,也得时刻看你脸色行事。锦衣美玉,有了什么好东西,你也不必藏在柜中不敢着身,你可愿意?”

阿蓉早在被掐住了小脸那一刻,就有点发呆,如今听完了洛平侯这一段形象的剖析更是大惊失色,差点以为方才是耳鸣了,或者出现了什么幻觉,接着她后退两步,警觉的望过去,“不可能!”

“为何?”陈樾有点沉郁,语气莫名的问:“有人保护你,不好么?我年少的时候,也是独自求活,自然明白其中的艰难,你在齐家过得不好,为何不走?若是担忧齐家阻挠,你大可放心,他们不敢说一个字,或许还会哭喊着将你送过来。”

你艰难的求活?谁不知道洛平侯出生起就是侯府至宝,从小锦衣玉食,家中长辈恨不得拿他当眼珠子疼,又是如何艰难了?

是啊,当然会哭喊着将她送过去,前世不就是如此吗,甚至这一世的刘氏,也在她归家后不久,开始联络洛平侯府,他们当然不会阻挠。

阿蓉只觉得一阵心灰意冷,哪怕那百来个妙龄少女被救出,她终于凑足声望值买下一枚解毒丸,也挽救不了她的失望。

能够让齐家欢喜送人的,除了洛平侯又是谁?

此刻阿蓉无比确信了,面前这个人,虽然与传言中偏差有点大,可显然就是那个面若好女、年不过十九的陈岌!

“你若是真心要护我,若是真想我好,让我安稳的度过这一生……”

阿蓉抬起头,原本娇艳如同花瓣的嘴唇,已经微微泛白,她头一次对他有所祈求,“那就不要娶我,我不想嫁给你,不想进洛平侯府,你……也不要再来见我了!”

小姑娘说完这句话,似乎已经散尽了全部的勇气。她垂着脑袋,也不敢去看头顶的人是什么表情,只苍白着脸,向着原路跑开了。

徐公公好不容易找个理由拖住齐家的两个丫头,偷溜回竹亭下一看,他家陛下孤零零的站在一颗粗壮的竹鞭之下,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徐公公不明所以,哒哒小跑过去,鹅一样抻着脖子看他,顿了顿,稍显迟疑道:“陛下?”

怎么一会儿不见,您就这样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黑子的篮球之篮球奇缘:第26章、战败桐皇

给男配撑腰(快穿):第11章 11

红楼之臻玉:第1章 世事一场大梦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