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悔不当初[重生]:第18章 往事,蛋汤

- 编辑:网页上传 -

将军悔不当初[重生]:第18章 往事,蛋汤,作者:丘可乐

在公主的要求下,赶路的队伍改变了阵型。

萧启不再是远远在最前端领路,而是骑马跟在了马车旁。

闵于安数不清是第几次掀开马车侧帘,一眼就能看见那身着皮甲的貌美青年,脸上是自己都未能发觉的笑意。

轻咳一声,待那人转头看来,她唤道:“将军。”

萧启控制着马儿缩短与马车之间的距离,凑上前,她问:“公主可是有事?”

本来就只是想要叫一叫这个人的名字,哪有什么正经事。

闵于安想了想,没话找话,敷衍问道:“今晚吃什么?”

话说出口她就有些后悔,堂堂的将军哪能天天管吃喝啊,把他惹恼了不理自己了可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任性到这个地步了吗?

闵于安还来不及说些话挽回,就见那人思索片刻,说了句“公主稍等”,驾马到后方询问掌管伙食那人去了。

闵于安一时有些懊恼自己说话不经脑子,却又打心底里觉得,将军的背影也很好看啊。

身姿敏捷,骑在马上显得康健俊美,皮甲都不能掩盖他的的身形……真是撩人心动好颜色。

青年驾马归来,转瞬便到了近前,扬起细微的尘土,小心控制着速度不让马蹄溅起的灰尘惊扰了车里的人儿。

待速度降下来,她平静的回答:“回公主,菜粥烧饼。”

七个字,一字一顿,一个字都不带多的!

字多了烫嘴还是怎么的?

闵于安暗自恼火,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又不会掉块肉!

她声音里多了些不依不饶:“我不想吃!我要吃蛋羹。”

鸡蛋易碎,运输不便,且价格昂贵,从来都不是长途行路的首选。

荒山野岭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到哪去找鸡蛋?

本就是故意刁难,闵于安也并非真的嘴馋,只是想看看青年失了冷静的神色。

萧启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故意找茬,耐着性子思考怎么解决公主的要求。

她沉吟片刻,便找好了解决方案:“车队里没带蒸笼,要不臣给公主做蛋汤吧。”

“……”闵于安,“哪来的蛋?”

萧启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待前方驻扎下来,我去掏掏鸟蛋,这么多树,总会找到的。”

闵于安:掏!鸟!蛋?!

***

萧启并没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小公主的震惊被她自动理解成了能吃到所想美食的激动。

待军队寻好驻扎之地,她便开始履行自己的承诺。

于是跟随武威将军征战多年见惯了她纵横沙场的傲然气势的部下们,有幸见识了一幅“冷面将军偷蛋图”。

还是非静止版的。

残阳映照下,身姿挺拔的皮甲青年,面色冷漠,眼神犀利,一棵树一颗树的跳着——找鸟蛋。

有幸见识了这一幕的部下们:“……”

沉默,是今晚的主旋律。

大部队停下了手中忙碌的事宜,静静地看着主将,眼随着她左右跳动,如出一辙的目瞪口呆。

好半晌,有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哈哈哈将军还真是,额,身手不凡哈……”

“对啊对啊,就将军这身手,真不愧是咱安北军的头头!”

“没错没错,真是英俊有仪啊!”

“你可拉倒吧吹牛也得讲个度,将军分明是在掏唔唔……唔唔,啊呸,你捂我嘴做啥!你多久没洗过手了!手上泥巴都进我嘴里了!”

“瞎说什么!将军分明是在练习传说中的轻功!这般轻巧,我等真是可望不可即!”

“是呀是呀,这英姿飒爽的劲儿比猴子还厉害呢!”

……

副将默默听着身后传来的骚动,怼了怼身旁的亲卫之一:“喂,你说咱要不要管管,将军这形象……”

都偏到什么地步了。

正在咕噜咕噜喝水的亲卫毫无防备,被他怼的一晃,水囊里的水倾泻而下,哗一下撒了满脸。

亲卫:靠!!!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

“咳咳咳咳咳,呸。”他好不容易把呛进鼻子里的水咳出来,眼睛憋得通红。

亲卫拿袖子一抹脸上的水渍,怒视罪魁祸首:“没看见我正喝水呢!会不会看人脸色!你做撒子哟!我下次也这么撞你好不好!”

说罢又心疼的捏捏水壶里剩余的水,更心疼了:“把你水囊拿过来,赔我的水!”

已有多日未见人影,补给得不到补充,今日扎营之处也未见水源,每一滴水都无比珍贵,一下子半个水囊都没了,亲卫真是痛心的不得了。

副将见识了一副同伴难得的狗急跳墙的模样,一时有些沉默。

他实在难以理解他这小家子气的样子,把自己的水囊递过去。

等那气急败坏的亲卫终于发泄完了积聚的怒火,意识过来:“不对,你怼我干啥?你刚说什么来着?”

副将:“……”我为什么要多余去怼你一下,我是不是手贱!

副将无奈重复一遍,已经不指望得到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了。

果然,亲卫见怪不怪说:“这有什么,我五岁就上树掏鸟蛋了,隔壁小孩儿都比不上我哈哈哈!”

副将:“……”我就是多余来问你。

亲卫说完还白了他一眼:“多大点事儿啊!将军这不挺乐意的嘛!”

副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该来问你,如果我不来问你,我也不会自取其辱……

对牛弹琴!

喝你的水去吧!

撑死你得了!

***

萧启生火的时候,闵于安跃跃欲试:“我能不能也试试?”

锦衣玉食多年,她向来都是吃着御膳房做好的珍馐,还没有过自己动手操作的经历,很是激动。

上次那只大雁虽差点烤焦,但还是挺好玩的。

“当然可以。”萧启温和笑笑。

她把火折子抵过去,手把手的教小公主如何吹燃。

闵于安点燃干燥的枯草,埋入枯树枝堆里。

黑色的烟雾伴着橙红的火焰摇曳上升,小公主精致的脸上也沾了些灰褐色。

有些滑稽的可爱,萧启想。

烧饼串在两根削尖的棍子上,插进地面围着火烤热。

升起的火堆被架上了从伙头军那里要过来的瓦罐,萧启从自己的备用水囊里倒了些水出来。

待水沸腾,擦干净了的鸟蛋被小心翼翼的磕破,蛋清合着蛋黄一同滑入沸水里,拿筷子细细搅拌滑散,往里头撒上一撮细盐,水再次沸腾的瞬间,蛋汤就算做好了。

闵于安珍而重之的接过萧启递过来的汤碗,碗底被细心垫上了手帕,也不烫手。

蛋汤简陋,略显混浊的水里黄白二色交融,连点油水都没有,却似乎胜过了她平日里喝的加了各式珍奇之物的蛋羹,勾起了她的食欲。

她手捧瓷碗,热气缭绕,形成肉眼可见的雾气,扑到脸上温温热热的舒服。

她凑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吹吹表面,轻抿一口,下一刻,就是更明亮了些的眼眸。

清淡的汤里只有咸鲜二味,细盐的咸、鸟蛋的鲜,被吹凉些许的温热汤水顺着食道滑入腹中,只一口下去,就洗净了一整天的疲乏。

火光映照下,杏眼里的波光更显动人。

心怦怦的跳起来,愈来愈快,萧启有些不知所措。

她试图找些话题分散注意力:“喜欢吗?”

闵于安正忙着喝汤,闻言开心的抬头回道:“喜欢!”

喜欢就好。

萧启听见自己柔和的能滴出水的嗓音:“慢些喝,别烫着了,都是你的。”

“嗯!”小公主点头,又看一眼瓦罐里所剩不多的汤,有些不好意思吃独食,再一想萧启为了这几个鸟蛋爬了那么多树,觉得心里酸酸的。

她说:“你也喝呀,我喝不下那么多。”

萧启几口把某个小兵送来的菜粥喝下肚,咬一口烤热的烧饼,吐字含混不清:“不用,我不喜欢喝蛋汤。”

萧启把咬过的烧饼叼在嘴里,将另一个烧饼外面烤硬的一层撕掉,随手塞到嘴里,浪费粮食可不行。

烧饼柔软的内里被塞到小公主手里:“光喝汤会饿的,吃点烧饼。”

小公主愣愣的望着眼前的青年,面部的轮廓在火光下柔的不像话,进食的动作粗糙的很,却并不显粗鲁,反而多了几分随性写意。

她咬下手里的饼,酥软甜香,再喝一口咸鲜的蛋汤,胃里暖得人心安。

一定是因为太好吃了,眼睛才会热热的。

***

那是闵于安漫长的一生中,吃的最好的一顿,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也不是专人服侍着给夹菜,但她就是记得很清楚,每一帧都像是拿刀刻在了脑海里。

什么金浆玉醴、八珍玉食、珠翠之珍,全都及不上这一顿的烧饼蛋汤。

粗茶淡饭,比得上山珍海错。

清晰到多年以后,躺在将军的墓碑前,曾眉眼含笑给她递汤的人深埋地底,她靠着冰凉硌人的墓碑,仍不忘这一场景。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

在很久以前,那个合家团聚的中秋之夜,闵于安还在嫉妒是谁家的女子有幸能够嫁与将军时,她的将军就已殒命。

那坟下埋的只是她的衣冠,真正的将军已于几十年前死在了太子别院,利刃穿膛,死无全尸。

她守了半生的孤坟……是空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奇皇后同人]子规声断:第50章 失势

斗罗大陆之雪城江月:第72章

Alive:第63章 五十八、制造“魂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