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购买了一批新家电:第6章 中也——夕阳能,作者:烧风取暖

现在的情况很不妙,不知道为什么,洗衣机开始四处漏水。

底面排水孔有黏液一股股的渗出来,机身也有薄薄的水雾浮出来。见此景,镯玉无奈的暂停了试验,将指尖攥着的五号电池放回了地上,开始转着圈的寻找漏水点。

说是在组装洗衣机,其实镯玉也玩出了兴致。自从考研失败被迫谋生之日起,镯玉的设定就从兴趣主导者无缝切换成了实用主义者。大学时期那些撒钱创业的奇(智)妙(障)往事被她一股脑的抛弃掩埋掉,沉重的现实改变了她稚嫩的模样,将她打磨成了现在这么一个无情地搞钱机器。

‘没想到这东西还有点好玩’

何止是有点好玩,镯玉显然是一个讨厌循规蹈矩的人,而这台没有说明书的可自改手装机器竟是久违的激起了镯玉的好奇心。

这感觉就像初中物理实验时第一次尝试串联小灯泡,小小的灯光激发了镯玉无限的对于物理的好奇心,虽然这点好奇心很快就湮灭在有关小灯泡的物理题海中了。

刻意放慢呼吸使心跳恢复平静,镯玉早早的就不会放任多巴胺肆意生长了。这么多年来她学到的最大的教训就是:好奇心害死猫,

‘好像这么多年里好像每一次好奇心爆发都会带来惨烈的后果。’

这是由于镯玉拥有超群的行动力,她的好奇心从不止于脑内。

‘就像是初中那一次’,镯玉在机身的边边角角都摸索了一遍,意料之中的没有找到任何漏水点,‘为什么这么手贱呢,就想摸摸老师瓶子里的水银’,她又走到了机器的前端蹲下,单手抬起刚刚被她压下去的机身前部。

‘结果就是被物理老师大骂了一顿,话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徐老师被吓成那样啊,平时都是很温柔的。’

一直被压在瓷砖上的机器的正面也在渗水,没什么可意外的,就是水痕不明缘由的都集中在那两颗漂亮的钴蓝色按钮周围。

“真是奇妙的科学现象啊。”

这句话是棒读出的,以示镯玉的无语之感:“闻起来确实是无味的,但又不像是冷却液,机体和室温又没有明显温差,最关键的是连个漏水点都没有,这些水到底是哪里漏出来的啊”

“总不能是按钮这里吧”镯玉把脸凑近去看,按钮的蓝光一闪一闪的:‘啧,一副要没电的窝囊样子,但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呃,,’

只见距离镯玉不足五厘米的按钮上,一滴明晃晃的水珠缓缓浮了出来,狠狠地打了镯大科学家的脸。

‘好家伙,实心的按钮到底是怎么挤出的水呢,真是未解之谜’按钮一闪一闪的,眼看着水滴子又挂在按钮上要掉不掉的,镯玉就用拇指尖抹了下去。

‘看着像掉了眼泪一样’

“别哭啊”

戏精的对这台日产机器说了句日语,确保它能听懂这句毫不走心的安慰台词。又理所当然的无视了中原干部涨红的脸色和他脑补出的,要对镯玉蒸炒酱炖煮等一系列处刑方法后,镯玉开始认真地琢磨起了这台洗衣机的归途。

能做出的基础补救都已经尝试过了,从她发现没有电源线也没有电池槽的那刻,镯玉就寻求了度娘的帮助,搜索关键词:日产洗衣机,手装,不使用电力等等都一无所获,甚至在论坛发帖的时候还被嘲笑买了个模型回来,向来是阴阳王者的镯玉也哑口无言,空有一身怼功也发不出去。

某宝拍照搜图日常的搜了个寂寞,本来也没对它抱期待,但这次居然还搜出了个配色相似的机械模型,像是来自数据代码的无声嘲讽。

虽说镯玉被气到呕吐,可就从她居然为这台洗衣机下了这么长时间的功夫来看(已经搞了四个多小时了),她确实对这台奇妙的机器起了不小的兴趣。

‘可惜想改装都不行’她敲敲机器的顶盖,有点无奈。毕竟才捅了个电池就开始满地流水(?)这要是把盖子强拆了估计直接爆炸。这廉价货实在太柔弱了,典型的少爷身子跑堂命。

照现在的情况推测,这东西能发挥本职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过,依照镯玉目前的兴趣值,就算这洗衣机不能洗衣服,说不定镯玉也会留下它。

才怪。

“哎,隔壁小区收废品站电话多少来着?”

‘连带着之前搬家的纸箱子一起卖了吧’,镯玉漫不经心的一边扫着手机的通讯录,一边盘算着□□干部中原中也按废铁回收价能卖多少钱一斤。‘搜一下本地的回收价,可别被收购站的坑了。’

她通讯录里的闲杂人等相当多,按名称搜索也没找到收费站的电话,就暂时搁置了转而去把洗衣机从洗手间搬出来。

顺便怨念一句,楼下快递站的小哥说要帮她问问情况,果然再没有来消息,指望他还不如指望某宝拍照搜图。

看到镯玉的目光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中原中也感到了微妙的复杂情绪。

说实话,直到现在为止这个变态都没有对他采取任何暴力手段,可她毫无逻辑的行为本身才是诡异的来源。

难道往屁股里塞电池是什么最新的科学实验吗?(是的,中也已经看到扔在地上的电池了)检验荒霸吐能不能用电池充电?还是想测试重力是不是电力激活的?什么鬼畜实验啊,从此都要对电池产生阴影了啊!!

当然,如果只是暴力严刑逼供的话中原中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或许她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反其道而行之,从心理上突破防线?听说这是太宰治审讯的惯用招式,中也略微有点后悔,早知道忍着青花鱼的恶心也得去看看,好歹能猜到她下一步想干嘛。

可是她的行为好像又略有不同。

从本质上看,太宰治的方法无非是压迫人的心理防线,也就是说,无论他对审讯对象做什么,像是胁迫,欺骗甚至侮辱,都是为了让受审者把情报吐出来。

可是,从他们见面到现在镯玉总共就说了两句日语,还是完全莫名其妙的话。既然会对他说日语那就是明知道他是日本人吧,为什么还一直在自言自语地说中文啊?

况且这变态一脸认真的观察了他至少几个小时了吧,总觉得真的是在做什么重要实验似的,但是把电池塞进来到底算什么实验啊啊啊!

自此,中原中也的思考彻底陷进死循环,他终于承认了对面这人的思路不是他能摸透的,可即使如此他还是强迫着大脑保持运转,不让混沌再次攻陷思维.不能行动也不能思考,这种等死的感觉是能逼疯人的。

所以,即使在□□,中原干部并不是吐槽役,通常这个角色会有更沙雕一些的人来担任,可在眼下这种我为鱼肉的情况下,疯狂吐槽不失为一种舒缓压力的好方法。

总之,压下羞耻心去考量,这种程度的拷问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所以,不管她在打什么主意自己都不会再动摇了。

虽然心态坚定,但中也还是收回了试图直视镯玉的眼神,并不是因为气虚,主要是始终翻着白眼看人太费眼睛了。

按中也现在的视角,平视向前看只能看见镯玉的脚踝上方一点点。当然中也还没有矮到这个份上。这个视角是中也奇怪的姿势造成的,他现在是趴在地上的,以下巴为支点,抬头将眼球尽量上翻,以这么一个翻着白眼的失智表情,才能勉强看见镯玉的脸。

刚刚给中也擦完眼泪后(中也:我没哭!!),镯玉捧着他的脸,端详了许久。

因为还没有决定这台机器的未来命运,她的动作十分轻柔;在决定了要把它送进回收站后,这点温柔就消失殆尽了,镯玉干脆利落的松手,抬腿便走,中也的下巴狠狠的磕在地上,麻痹了半天后痛觉才疯狂的袭来。

中也过了两秒才缓过神来,比起愤怒,更先到来的是一种无可奈何之感。

他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人的行为真是完全不合逻辑。

照理说,如果她那种温柔的态度是为了麻痹他,是所谓的糖衣炮弹,那至少演习也要演全套啊,这炮弹来的也太快了吧。

‘不像是太宰治的那什么心理战术,只是在随心所欲的做事吧,疯子。’

中原中也并没有那么单纯,他虽然没有黑泥一样的处处陷人的头脑,但他的警惕性很高。

不如说,就是因为过去的双黑经历,他的武力和太宰治的头脑打出了名声,致使很多敌人下意识地当他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反而卧底多数都是埋在他这边的。

被动袭来的来自敌方的思维战术,他甚至比太宰治经历的更多。旁人惮于太宰治的头脑,不敢与之较量,但也未免把他中原中也看得太轻了,甚至连一些相当粗陋的欺骗都塞在他头上,为此他都没少受青花鱼的嘲讽。

【Chuuya~如果别人用这种垃圾战术对付你,那就代表他们觉得你的头脑只配得这个呦!毕竟是小蛞蝓嘛!】

‘嘁’

中也咬牙,因此当镯玉的行为乍得温柔起来时,不管他心里究竟有无触动,中也还是本能的警惕了起来。

谁知道这点心理防线刚拉起来就碎了,在下巴磕地的一瞬间就磕碎了满地。被这一气一气的抽风行为搞得心累至极,中也再撑不住警惕心,只剩下满心的无语。

事实上,这种开始尝试理解施暴者思路的行为,并不是一个好的心理讯号。显然中原中也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当镯玉向他走来时,他翻了个白眼;当镯玉朝他伸出双手时,他不屑的哼了一声;当镯玉把他扛起来时,他慌了一下下但也冷静了下来。

‘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要做什么’中也尽力的忽视着光溜溜的腿被抱起来的触感,调整状态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严酷考验。

然后他就被扔回了快递箱子。

镯玉把机器扛在肩上模拟平时扛饮水机桶装水的姿势,大概掂了掂重量,这机器是真的小但也是真的沉,至少有半桶水的重量了。

‘差不多二十斤吧,完全不科学,比一般的家用洗衣机还重’镯玉回到洗手间把拆掉的后盖捡回来,随手扔进快递箱里,螺丝也扔进去。

‘不过现在还是越重越好,毕竟要按重量去卖,,,嗯?等等,话说这不是洗衣机吗?直接按照废旧家电的价格去卖不是更好吗?’

镯玉眼前一亮,打开了新思路,虽然有点心虚,不过这也不算是骗人吧!它确实是作为洗衣机售卖的啊,要是真能照着有损但是全新的洗衣机价格卖出给回收站,她这一波估计就不怎么亏钱了。

镯玉又开始翻找起了通讯录,而此时的中原中也正沉浸于某种不可描述的疼痛中。

镯玉随手扔下的裤子造成了重大打鸡。高处坠下的裤子以腰带扣朝下的方式砸向了中也两腿之间,昂贵而沉重的腰带扣精确制导,险些酿成惨案。

中也应该庆幸,他看到的只是裤子,而真正被镯玉随手抛下来的可是一块铁板。

两个人都各自忙碌着,忙着找号和忙着疼痛,场面十分和谐。不出意外的话,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两个人短暂却又奇妙的人生轨道的交错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中也要面对的严酷考验估计就是收费站里的求生之战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本来满心拘于痛感的中也突然睁大了眼睛,不知何时细碎的重力因子回到了他的手边,一层薄薄的红色绕着他的手指正盘旋而上。

“,,呵”

露出惯常的不屑一顾的帅气表情,感受着熟悉的力量,和似乎恢复控制而回归的声音,中也抬眼扫向镯玉,也顾不上自己现在没穿裤子的窘状,反正:“混蛋,先给我付出代价吧!!!”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秒飞射出去的重力球就会冲向镯玉,而此时还一无所知翻手机的她估计会碎的奇形怪状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事实上,刚刚出手中也就后悔了,重力虽然只回复了一点点,可看她细胳膊细腿的一副弱鸡样估计是挡不住,要是就这么死了不就一点情报都掏不出来了吗?应该打个半死带回去拷问的,这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吧,中也立刻伸手回收重力球,凭他的反应能力,足够阻止任何意外的发生。

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意外。

冲出的重力球弹到了他四周被筑起的铁皮笼子上,这层薄薄的本应该瞬间化为齑粉的铁皮,居然直接将重力球反弹了出去。

重力因子聚成的杀伤力极强的球状物,此刻就像是小孩玩的弹力球一样,在四面铁皮上弹了一周,最后消散在空气中了。只留下快速移动带起的风,吹向了面前的转轮,带着它快速旋转了两周。

镯玉放下手机走了过来,她刚刚被一阵怪声惊动了,扭头一看发现竟是快递箱里的洗衣机突然地发出了嗡嗡的声音。这声音大而规律,像是什么人在贱笑一样。

走近一看,镯玉直接被震得说不出话:没有任何动能的洗衣机,突然就自己发动了,伴随着嗡鸣声,洗衣机转轮空转了好几圈。

“,,,,,”

“如果不是闹鬼的话,,”镯玉看了看窗外即将下山的太阳,神情一片肃穆,

“太阳能?不,这是夕阳能吧!!开什么玩笑啊?”

99%的人还阅读了:

将军悔不当初[重生]:第18章 往事,蛋汤

[奇皇后同人]子规声断:第50章 失势

斗罗大陆之雪城江月:第72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