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他人设崩了[快穿]:第5章 穿书备胎他人设崩了,作者:猫八先生

酒店一楼大堂是休息的地方,安静且设计精巧。靠近角落的地方放了几个大书架,棕色皮质沙发,形成一小片可独处的小空间。

程沐筠脚步停下,转身走了过去。

“程,程助理,你不上去?”俞少宁步伐匆匆跟进了,却发现不对。

程沐筠:“不用,我在那你们也不自在吧?”

俞少宁顿时想起刚才,程沐筠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全程没有说话的样子。他想说些什么,又见程沐筠戴上眼镜,顿时变回理智冷静的程助理。

他嗫嚅着说:“我,我先上去了。”

程沐筠微微点头,拿出电脑开始工作。他的职业习惯是随身携带工作电脑,方便秦理随时进入工作状态。

系统终于憋不住了,问:“你刚才居然哭了?为什么哭一下就能让俞少宁放弃揭发你?太不可思议了!”

程沐筠盯着电脑,一心两用,“还得谢谢你提供的情报。”

系统:“我到底提供什么情报了?”

“你之前跟我说,有一种爱叫做成全。我虽然不理解什么叫成全,但可以分析出来,俞少宁的目的是让秦理和宋景辰在一起。那我只要暗示他,把照片爆出来会对要达成的目的造成阻碍就可以了。”

系统听得一愣一愣的,本能觉得还有哪里不对,“我总觉得,刚才俞少宁的态度不一样,机场的时候他不还看你哪哪都不顺眼吗?”

程沐筠笑了一下:“人嘛,需要适时示弱,我们本就没有深仇大恨,恰到好处地露出和平日不一样的弱势,他便会觉得内疚了。俞少宁这人,典型的情绪控制行为,了解他的情绪,就能掌控他的行为,很简单。再说了,这种狗血小说改成的剧本,除了主角其他人都是工具人,没那么复杂的弯弯绕绕的。”

系统听着只觉得程沐筠这人太可怕了,没有心,还对各种人性了如指掌。没有心,他便不会有顾忌。

一般来说,性格强势理智的人,并不愿意在旁人面前示弱,总会觉得羞愧。程沐筠不会有羞愧这些情绪,不介意用各种手段,便能达到奇效。

系统还不服气,试图找出程沐筠有人性的地方,“你怎么不上去了?剧本里要求你缠着秦理参加聚会,接受羞辱的哦,你怕了?”

程沐筠轻声笑了一下,说:“刚才的事你就忘了?我看不得秦理那副蠢样,再待下去要犯病了。你,确定要我上去?”

系统:“可是,剧情……”

程沐筠:“要不看看进度条?”

系统一看吓一跳,“居然20%了,你进度怎么这么快!”

“过奖过奖。”

程沐筠很谦虚。

**

俞少宁推门而入时,秦理立刻看过去。

只有一个人。

“程沐筠呢?”秦理问。

俞少宁摸了下鼻子,莫名有些心虚,“程,程助理说还有些工作没完成,在楼下等你。”

桌上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秦理起身,准备下去叫人上来。他才走了一步,就被身后的人一把薅了回去。

“诶,你干啥,他上来大家都不自在,现在这么识趣在下面不是挺好的。”

秦理眉头一皱,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俞少宁张口说了一句。

“你怎么说话的?”

众人皆惊讶地看过去。

俞少宁这是中邪了?居然帮程沐筠说话。

一句话出口,俞少宁也有些尴尬。他说话向来不过脑子,刚才忽然想起程沐筠自嘲时的表情,这句话便脱口而出了。

气氛有些尴尬。

宋景辰站起来,温声说道:“小理,阿峰的一片心意,就上去坐坐好了。我也才刚回来,坐会儿就散了吧。”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恰到好处,把俞少宁从尴尬中救出来。

秦理犹豫片刻,又想到以程沐筠的性格,说是工作大抵上就真的是工作了。程沐筠似乎除了待在自己身边这件事外,其他都无欲无求的。想到这里,秦理点头,“嗯,上去坐会。”

几人到楼上又喝了点酒,秦理看似已经把楼下的程沐筠忘记。到十一点的时候,他却忽然站起来。

宋景辰坐他旁边,见状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秦理:“时间差不多,该散了。”

几人明白秦理的生活习惯,笑道:“景辰,秦理现在可养生了,晚上十二点前必定散局的,别管他,我们继续。”

秦理笑了一下:“嗯,我先走了。”

他的身影消失后,宋景辰停了片刻,还是起身追出去。奇怪的是,秦理却没有下楼,而是走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宋景辰跟过去,见秦理在洗脸。洗完脸后,他又从外套内侧口袋,拿出个小瓶子喷对着衣领喷了一下。

香味弥漫开来。

宋景辰从刚才起,就一直隐隐约约能闻到木质调香味,矜贵带着些许冷淡之感,完全符合秦理如今的气质。

令人……怦然心动。

秦理打理完才察觉到门口似乎有人,他转身看见宋景辰站在门口,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秦理问,“有事?”

宋景辰似乎被惊到,“啊,不,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和以前相比,改变很大。”

他的身高比秦理矮大半个头,低头的时候,秦理只能看见对方的头顶。

“你……的头发是浅棕色的?”秦理觉得哪里不对。

宋景辰愣了一下,这才回道:“啊,是啊,我头发颜色一直偏浅,我的外婆是E国人你忘了?”

“嗯。”秦理只是随口一问,随后转身离开。

他在刚才忽然想起程沐筠,程沐筠的头发颜色很深,几近纯粹的黑色。

在某些时候,秦理沉迷于触碰程沐筠的头发,微凉顺滑,且如黑色宝石般。他本以为是因为某些美好的回忆,现在看来。

似乎不是。

微醺感让秦理思路变得极为简单,他满脑子都是确认一下程沐筠的发色到底是怎样,当初又怎么会觉得他和宋景辰很像。

满心的焦急疑惑,让秦理忘记很多事情,甚至忽略了后面宋景辰才说到一半的话。

“小理,你去哪?不是说我……”

电梯门合上,声音被隔绝在门外。秦理走几步到大堂,一眼就看到了程沐筠。

他坐在靠窗边的位置,那处光线不太好,仅有从落地窗透过的昏黄灯光和膝盖上笔记本的光线。

程沐筠的侧脸线条很好看,鼻梁笔直,睫毛纤长。在这种灯光下,愈发显得他发色如浓墨一般,肤色瓷白,整个人如同一幅水墨画般,连身边的空气都是沉静的。

沉静得仿佛与任何人都没有关联。

秦理莫名觉得有些心慌,他急步走过去,打破一室冷凝。

程沐筠此时沉浸在工作中。他是很认真的性格,需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就会把工作做好。

“程沐筠。”

他抬头,看见了站在面前的秦理。

秦理额前的头发微微被打湿,看来是洗过脸,身上的酒味被木质调香水掩盖,并没有什么让程沐筠不喜欢的地方。

很好。

程沐筠合上电脑,起身问:“要回去了?”

开口的时候,秦理熟悉的程沐筠回来了。他点头,心中安定下来,把刚才的感觉解释为有些醉意。

程沐筠见秦理没有说话,又问:“还是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准备?”

秦理回道:“嗯,时间差不多了,明天还有工作,回去吧。”

程沐筠正准备出门开车,就听系统出声:“警告警告,修复进度条危险。”

与此同时,进度条出现在程沐筠脑内,刚才的20%完成度开始闪烁着红光,眼看着就要倒退。

“……”程沐筠赶紧打开剧本确认,发现了大问题。

剧本里的剧情明明是秦理下楼,表示宋景辰会跟着一起去家里住,程沐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表示心不甘情不愿,让秦理对他的存在第一次产生反感。

现在这是什么路子?秦理根本就没提宋景辰的事情。宋景辰不住过去,下面还有好几个剧情就没法开展。

程沐筠迟疑片刻,心想是不是应该提醒一句,可是以他的人设来说,主动提起来更不对。

他敷衍一句,“秦总,麻烦等一下,还有点细节要处理。”说完,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俞少宁。

【我和秦理准备要回去了,他似乎有点醉,有没有东西忘在上面?】

一切如同程沐筠预料的那样,信息回得很快。

俞少宁:【等等,我马上下来。】

五分钟后,俞少宁下楼。他急步走过来,站在秦理面前就想说些什么,开口瞬间又见程沐筠安静站在一旁,猛地把嘴里的话吞了下去。

俞少宁挣扎片刻,想到宋景辰当初离开的原因,还是做出抉择。

“过来一下。”

他把秦理拉到一旁,低声问:“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秦理微微眯起眼睛,已经有些醉意,外表看不出来,思维却有些迟滞:“什么?”

“景辰啊。”

“景辰怎么了?”

俞少宁回头,偷偷看了眼程沐筠,见对方还是安静站在那里,似乎没听到,这才继续说下去。

“你是不是把他忘了,之前不是说好去你家住一段时间的吗?”

秦理这才想起之前宋景辰回来前,他们商量过的事。让宋景辰住他家去,倒不是出于年少时的某些情思,而是一些遗留的原因。

小时候,宋景辰家和秦理家住隔壁,宋景辰父母工作很忙,他经常在秦理家吃饭睡觉。时间久了,他便在秦理家有一个房间,里面还有宋景辰父母特意买的家具。

秦理父母过世之后,换了新的住处,老房子却一直留着。他是个恋旧的人,想一直留着这些童年生活过的印记。

后来,厂区大院要拆迁,秦理便买了套几百平的别墅,又把曾经家里的东西全部搬了过来,单独放在二楼保存下来。

宋景辰要住在秦理家,便是因为这些旧家具,他从小就娇生惯养,毛病挺多。这次回来之前,他在群里烦恼不知该住什么地方。

住酒店,他十有八九是不习惯的。

当时俞少宁就在群里提议,秦理那还留着当初宋景辰住过的房间,不如就先住过去,找到合适的房子再搬。

宋景辰很快答应,秦理也没拒绝,事情便这么定下来。

只是秦理喝多了,刚才又一心想着楼下的程沐筠,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怪不得刚才宋景辰跟到洗手间,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捏了下眉心,说:“嗯,你叫他下来吧。”

俞少宁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又看了程沐筠一眼。

“你看什么?”秦理脚步一挪,挡住视线。他注意到从刚才起,俞少宁就一直在看程沐筠,看了起码五次。

“啊,不是,没什么?你不需要跟程……程助理说一句?”

“跟他说什么?”秦理又有些不明白。

俞少宁急了,顾不上语言的艺术,“宋景辰的事情啊,你们不是住一起吗?”

秦理恍然大悟,似乎真应该征求对方同意。只是程沐筠向来乖巧,对他的决定从来没有任何异议。家里那么大,朋友借宿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他便没想起要问上一句。

他转身走到程沐筠面前,问了一句:“宋景辰过去住段时间,可以吗?”停顿一下,又解释,“之前答应他的。”

“如果我不同意,你会去跟他说你反悔了吗?”程沐筠取下眼镜,抬眼看过去。

他的瞳孔颜色很深,认真看人时总有一种被看进心底的错觉。

“……”秦理微微一愣,“什么?”

“没什么。”

程沐筠捏了下眉心,仿佛取下眼镜只是为了放松鼻梁而已,“我没意见。”

“程助理,你没事吧?”俞少宁这时走过来,问了一句。

程沐筠笑了笑,眼睛微微弯起,“没事,谢谢。”

为什么要对他笑?秦理眉头一皱,此前在车上的念头再次涌上来,程沐筠对着自己的时候面无表情,俞少宁一来。

就笑了?

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心烦意乱地扒乱了头发,手还没放下,就听程沐筠开口。

“秦总,你头发乱了,我帮你整理一下。”

秦理心中一松,安静站在原地,低头方便程沐筠的动作。他们已经习惯这般相处,自然而然。

程沐筠看不得秦理不够妥帖的样子,一边整理,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系统。

系统:“你,你刚刚在干什么?你不会又想瞎搞吧?”

程沐筠解释:“你自己看剧本,不是这里说要表现出嫉妒的情绪,让秦理第一次产生厌烦感吗?”

系统:“可我觉得秦理没厌烦吧?”

程沐筠:“他都烦得把头发弄乱了,还不厌烦吗?”

系统:“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诶诶诶,快住手,宋景辰下来了。”

“慌什么,嫉妒的人不就应该在情敌面前不自量力地示威吗?”

说完,他继续慢条斯理地秦理的头发,这才退后一步,对着才下楼的宋景辰礼貌地笑了一下。

“秦总,宋先生来了,我们走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漫)购买了一批新家电:第6章 中也——夕阳能

将军悔不当初[重生]:第18章 往事,蛋汤

[奇皇后同人]子规声断:第50章 失势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