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不可能【毛泰久】:第75章 番外 单边条约

- 编辑:网页上传 -

可能不可能【毛泰久】:第75章 番外 单边条约,作者:顾了个影

时间:2019年12月24日,地点:金娜娜居住的小院子

早晨两人一同在金娜娜的小床上醒来,前一晚说话到半夜,又是挤着睡,都没有睡够,也都没有睡好。

金娜娜首先像个兔子一样跳下床穿鞋子穿外衣,背对着毛泰久不看他的脸。

毛泰久也穿外衣起床,他去拉金娜娜的手,却被她甩开。金娜娜说:“你让我适应适应。”初相认时很激动,晚上光线又暗,李亨俊和毛泰久外貌上的差异会被无限缩小。天光大亮之后,金娜娜看着毛泰久现在那张过于年轻俊秀的脸,就有点不自在。

毛大少:……

他还以为这个问题解决了,怎么一夜过后又回到了解放前?

金娜娜跑到楼下,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个汉堡,又煮了一份牛奶麦片当早餐。

毛泰久跟着她下楼,又跟着她到厨房。

“没准备你的,你还要去基地吃营养餐吧?”金娜娜一边咬着汉堡,一边对毛泰久说话。

毛泰久点点头,又说:“给我做个汉堡也可以,我现在很能吃。”

金娜娜于是又拿了个汉堡放进微波炉,一扭脸发现毛泰久拿着她吃过两口的汉堡正在吃。金娜娜脸一热,嗔怪他:“明明给你在做了,干嘛吃我的?”

毛泰久不答,只笑着看她,低头又咬了一口,然后把只剩下一小半的汉堡包给回金娜娜,说:“太饿了等不及,你不会那么小气,咬两口都不让吧?一会儿我的汉堡你也可以吃一半。”

金娜娜抚额,这家伙吃个早餐都要作妖。就他这样还想假扮李警官接近她?他的各种赖皮能藏得住?

“叮”的一声响,第二只汉堡热好了。金娜娜从微波炉里取出汉堡,直接用刀切成两半,一半递给毛泰久,一半自己吃。

毛泰久有点遗憾,就不能你一口我一口咬着吃吗?不过看看金娜娜的表情,毛泰久很识趣地没有接着闹。反正现在已经说明真相了,以后他可以痛痛快快做自己。娜娜不适应?早晚要让她全适应。

早饭后两人分道扬镳,金娜娜去学校,毛泰久去复健。

下午一点四十,杨诗温和车健宇所乘坐的航班到达洛杉矶机场。

毛泰久和金娜娜等候在出口,远远看到杨诗温和车健宇一前一后走着,车健宇追上去想一起走,结果杨诗温不肯,跺脚生气,然后车健宇蔫答答落后几步跟在杨诗温后面。

吵架了?毛泰久眉毛微微一挑,随即腰上一疼,被金娜娜掐了一把。

“都怪你,折腾人家干什么?”

“我出机票,包食宿,请他们来美国旅游还不好啊?”毛泰久伸臂揽住金娜娜的肩膀,“还不是怕你吃醋,才把他们弄过来说清楚。”

“我吃什么醋?”金娜娜把毛泰久的手臂推下去,“你老实点儿。”

原本金娜娜并不吃醋,但发现毛泰久和李亨俊是一个人时,心里还是有隐约的醋意泛上来。毛泰久作为李亨俊刚刚在韩国醒来的日子,杨诗温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以未婚妻的身份。

毛泰久捏一把金娜娜的脸:“别乱想,那时候是姐姐照顾我,我不喜欢被别人碰,当然也不会让她碰。”

金娜娜一把打掉他的手:“你再乱来我真的生气了。”心里却不由自主开心起来,唇角微微一翘。

杨诗温和车健宇已经来到出口,四人相见打招呼。杨诗温眼圈发红,车健宇全无精神,金娜娜则心绪有点小复杂,只有毛泰久最为坦然自若。

杨诗温个子高挑,容貌秀丽温婉,打过招呼后,她向金娜娜表示感谢:“亨俊oppa这段时间多亏您在照顾。”

她又看着毛泰久说:“oppa,你现在真的很好。”眼前的年轻男人看上去健健康康,神完气足,虽然还是有点瘦。

“先去酒店吧。”毛泰久转身往出走,金娜娜急忙去帮杨诗温拉行李箱,杨诗温推让。毛大少停住脚步皱眉,一个小行李箱有什么好争,谁拉还不是一样?他手指动了动又忍住。他不能去拉,他要给杨诗温帮手说不定娜娜会生气。

杨诗温干脆把行李箱推给车健宇,说:“让男生来吧。”

车健宇的表情就像干旱许久的植物被浇了水,马上就振作起来,一手拉着一只行李箱,脚步生风跟在后面。

毛泰久的司机开了一辆七座位的商务车等候在停车场,四人上车后直奔酒店。

在车上毛泰久就把话说开了:“诗温,让你过来就是想让你亲眼看到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不必再心存歉意,意外发生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错。另外我和娜娜在一起了,也希望你能好好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说到这里时毛泰久微微扭过脸看了看金娜娜,目光含情带笑。

杨诗温捏紧了自己的双手,眼前这一幕让她内心刺痛,当初oppa目睹她在家门口和车健宇接吻是不是一样的心情?不,他更惨,他那时只是灵魂,痛苦却无法诉说。

杨诗温努力忍耐着不让眼睛里的泪掉落。oppa醒来后完全忘记和她的恋情,可能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忘记她就没有痛苦。现在他恋上那个笑容甜甜的女孩,表情又那么幸福,或许就是上天给他的补偿。

杨诗温闭上眼睛慢慢靠到椅背上。旁边车健宇心疼地看着杨诗温,他很高兴杨诗温终于不必再做抉择能够和他在一起,又不忍心看她辛苦。

把杨诗温和车健宇送到酒店安排他们入住,说好晚上来接他们一起过平安夜,金娜娜和毛泰久离开酒店回到家中。

金娜娜在厨房用咖啡机做咖啡,轻声说:“杨诗温姐姐好像很难过。”

毛泰久坐在餐桌边上托腮看着金娜娜,哼了一声:“为了让她不难过,你准备把老公送给她吗?”

金娜娜瞪他一眼。

毛泰久凉凉地说:“死了的李亨俊还更难过呢。”

是啊,金娜娜沉默下来。那个很年轻很优秀的青年,本来有着如锦前程,如花美眷,但一朝身死,所有事都变成了镜花水月。

“别管别人的事了。娜娜,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金娜娜的注意力被毛泰久拉了回来,笑着说:“你的身体能结婚?”三个月魔咒还没过呢。

“先把仪式办了。”

“我不要。”金娜娜干脆利落地拒绝。

“娜娜。”毛泰久急了,“你答应接纳我了呀。”

“没错。不过你还记得我们昨天的话是怎么说的?”金娜娜微微挑眉,“我答应收留你,也答应教导你,但是我没有答应要结婚呀。所以这次结不结婚,什么时候结婚,是我说了算。”

毛社长受到一记暴击。

他直接掠过“结不结婚”这句话,他和娜娜之间没有这个选项,开口问:“那我们大概什么时候能结婚,当家做主的金娜娜小姐?”

金娜娜笑了,看着毛泰久那个火急火燎的样子觉得他又傻又可爱。她倒不是想存心为难他,只是三个月时间未到,两个人最好维持住一定的距离,避免惹火烧身。毕竟能得回他太不容易,以她的坚强也无法忍受再一次失去。

金娜娜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放下一杯后绕到桌子对面坐下,开口说:“先跟我说说你的想法,你是怎么想的,怎么打算的?”

“我当然想结婚。”毛泰久挺直了背,坐得端端正正,开玩笑的表情也一秒收敛,认真严肃地说,“最好马上结婚,以后再也不分开,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金娜娜低头喝一口咖啡,他这样直截了当地进攻,她真的招架不住,如果没有三个月的说法肯定会一口答应。

香浓的咖啡在唇齿之间流过,化做一团暖意进入腹中,金娜娜也定住了神,抬头看着毛泰久。

“首先,真要给我一点接受的时间。你也要给自己一点时间,我们都来适应李警官的身份,毕竟你要以这个身份活下去。”

毛泰久点点头。

“然后呢,我想恋爱。”金娜娜半嗔半笑看着毛泰久,“上一次糊里糊涂就被你拉去结婚了,想了一下,我只谈了几天恋爱,还不能告诉任何人。好吃亏呢。”

毛泰久再次点点头,这一点他也心存抱歉,不过结婚以后也可以继续恋爱啊。

“结婚就要过婚姻生活,那叫什么恋爱?哼,你现在就开始不听我的话?”

“听。”毛社长马上低下头,一秒钟老虎变成猫。

“我也不要什么复杂的奇怪的恋爱,就普普通通简单正常的恋爱就可以。”

毛社长脸上开始溢起笑容。普通恋爱?那亲亲抱抱摸小手也是普通恋爱必不可少的内容。他可是看过很多爱情剧的男人!

“切。”金娜娜看着他荡漾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开始给他立规矩。

“一、你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回楼下住。”

毛社长眨巴着他的大眼睛,长睫毛忽扇忽扇。啊,晚上不能抱着娜娜睡了。

“二、什么时候能见面,什么时候约会,都是我来定,你不许突然跑到学校,也不能随便上二楼。”

毛社长的表情变得楚楚可怜,像被虐待的小朋友。

狠心的金娜娜视而不见,继续说:“三、你不可以我对手动脚。拉手、搂肩膀、拥抱、亲脸、接吻,都不可以做。”

这哪能忍?毛社长努力按捺着要暴走的想法,软语商量:“娜娜,规矩太严了,谈恋爱怎么可能没有身体接触?”

“可以有啊。”金娜娜憋着笑,“这些规矩只是限制你的,不限制我,你不能碰我,我可以碰你。”

单方面不平等条约?毛泰久眉毛一挑想讨价还价。金娜娜祭出大杀招:“你不答应也可以,我先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答应。”毛社长立刻拍板定案,以免不利于他的条件进一步升级。被迫签署了城下之盟,毛社长一脸苦闷地耷拉着脸,后悔极了,昨天怎么只吻了一次就放过她?应该吻到天明!

金娜娜的心情却极好,看他乖乖听话,但一万个不愿意的表情,真的觉得可爱,想去摸摸他的头发,想抱着他亲一口。为什么一个大男人竟然能可爱到这种程度?

但为了避免给毛泰久顺杆儿爬的机会,金娜也是真的有些不太适应李亨俊的模样,娜忍住了内心的冲动。

“去睡一会儿,我也上楼睡觉,晚上我们还要陪他们吃饭。”

毛泰久不情不愿回到一楼自己的房间,万分嫌弃地睡到自己睡了近两个月的床上,仔细揣摩着金娜娜给他定下的三条规矩,发现还是有漏洞可钻。

他不能上二楼,可以想办法引诱她进他的房间。

虽然不能决定约会,但他可以提出约会的建议,设计令人心动的约会内容,撒娇耍赖引诱金娜娜和他约会。

至于身体接触……让自己的外貌保持足够的吸引力,每天在她面前晃来晃去。金娜娜忍得住吗?她会忍不住的。

毛泰久的脸上露出笑容:金娜娜,你往哪里跑?

99%的人还阅读了:

备胎他人设崩了[快穿]:第5章 穿书备胎他人设崩了

(综漫)购买了一批新家电:第6章 中也——夕阳能

将军悔不当初[重生]:第18章 往事,蛋汤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