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媚:第14章 青梅狼马14

- 编辑:网页上传 -

魔媚:第14章 青梅狼马14,作者:鱼尾羯

伏城压下心头的不爽,立即看向苏瑭笑骂着打破沉默,“瑭瑭,青昼刚刚只是在跟你开玩笑。”

他这话说得十分高明。

既提醒两兄弟,是温青昼先拿大乔小乔的话来调侃,又把矛头对准自己人不至于得罪外人。

其实他是想对温令意说,我妹妹只是在跟你开玩笑,大男人别那么小气。

谁知,温令意并没有生气,他看也没看伏城,只盯着苏瑭,片刻之后,把刚刚苏瑭碰过的酒杯里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仍旧不说话,却目光灼灼地望着苏瑭手里的杯子。

这回周围吃瓜群众是瓜和下巴连着大牙都一起掉了。

苏瑭立即展颜,也跟着仰头,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见底,明明是豪迈的动作,硬是被她喝出姿态万千赏心悦目的感觉来。

末了还两指捏着杯脚把酒杯一翻,示意真的干杯了。

你以为就这么完了?

“对了。” 她偏偏又笑道:“我没有开玩笑。”

伏城脸色就有点绷不住难看起来,压低声音微带愠怒,“瑭瑭!”

“其实我也没有开玩笑,” 温青昼笑吟吟地看着苏瑭,又看了弟弟一眼,“大家都是真性情,伏城,你想太多了。”

伏城嘴角扯了扯,将怒气压下去,对这个“真性情”的评价不置一词。

心里暗骂这女人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这分明是当着他的面在跟外面的男人眉来眼去,还故意跟他对着干。

“城哥,别生气,温家的少爷们当然不会是小气的人。”

苏瑭自然知道男人的心理。

刚刚把人气得半死,转眼又巧笑嫣然,乖顺地讨好,在外人面前,伏城根本无法发作,只被她这娇滴滴的一声“别生气”将所有怨怼都堵了回去。

低头跟她对视,那天真烂熳毫不矫揉造作的真诚眼神,就像是一把小刷子,一路挠进心底。

伏城转而自我安慰。

可能只是因为第一次在圈子里露面,她有点忘形了吧。

站在旁边的温令意从刚刚苏瑭喝酒的时候就注意到她手腕上的木珠串,当时眼色就深了几分,此时见二人互动,突然招呼也不打,转身走了。

从头至尾他就没出过声。

“令意就是这样,苏小姐别介意。”

温青昼立即朝苏瑭解释,目光也从她手腕上的珠串上扫过,“他是喜欢你的。”

“我也挺喜欢温二少。”

苏瑭面朝冰山美人的背影,就见对方听到她这句时背脊似乎僵了僵。

温青昼不由得哈哈大笑。

“难得有人真心喜欢我这个不讨喜的弟弟。”

“仁者见仁。”

苏瑭心想,姐姐我最喜欢征服这种傲娇别扭冰山美人。

“青昼,我带瑭瑭去见见人。” 伏城伸手揽上苏瑭肩膀,作势要暂时告辞。

温青昼一双桃花眼立即眯起,“苏小姐第一次参加咱们的聚会,应该的。”

苏瑭发现他上翘的眼尾若有似无地瞟向了斜上方,趁将耳发撩到脑后的动作也悄悄用余光扫了一记。

发现那是宴会厅二层正对挑空大厅的一个包厢。

伏城另一只手接过苏瑭手里的空杯子随手放到服务生的托盘上,带着她朝大厅的开放式楼梯走去。

身后原本静下来看戏的公子小姐们这才重新言笑晏晏觥筹交错起来。

只不过不管之前他们在谈论什么话题,此时肯定都是跟苏家的大小姐有关。

“瑭瑭,先生交代了一点生意上的事情,我要去上面跟人单独聊聊。”

伏城边走边低声交代。

他其实更想好好“教训”她一顿,刚刚在温家双胞胎面前,他的脸面可不怎么好看,以往苦心经营的好形象也不知道崩塌成了什么样。

不过现在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又隐隐有些兴奋,筹谋已久的好不容易物色到的绝佳触媒,终于即将派上用场了。

“哦?什么生意上的事,还要在这里谈?你不陪我了?”

苏瑭故意撅嘴撒娇,粘糊糊的语气表达不满,原主再怎么爱这个男人,她也是个千金大小姐。

既然是大小姐,刁蛮任性一点不为过。

还是要让她城哥慢慢发现“她的本质”才好。

伏城带着她一步步走上二层,自然不想节外生枝,于是放缓了语速温柔地哄她,“就一小会儿,你在小厅里坐着等我,我很快就完事出来找你。”

苏瑭对他的计划心知肚明,于是小小地撒个娇,就开明地点头。

“不过,你可得补偿我!”

伏城就弯腰凑到她耳边,“你还想我怎么补偿?”

苏瑭无限娇羞,也偏头凑到他身边咬耳朵,“城哥知道的~”

伏城不置可否,抬手在她脸颊上捏了捏,示意她在前面小厅坐会儿,自己往走廊相反方向去了。

苏瑭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深处的某个房间门口,拎了拎裙摆,侧身坐在真皮大沙发上。

这个小厅正对向楼下,是个半露台结构。

从上面探头就能看到下面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但下面的人却无法轻易看到上面。

也没有人接近开放式楼梯。

貌似自始至终,就只有她和伏城上来了。

啧,看来是白家清了场的。

这时有穿着不同制服的服务生过来,给她送了一杯……花?

“苏小姐,这是我家主人送给您的。”

那是一只高脚杯,里面没有酒水,反而是插着一朵从花萼下面大概十几公分的地方掐断的娇艳红花。

虞美人,或是,罂粟?

苏瑭一直不太能分得清这两种同属的花,反正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张扬明艳,美丽而致命。

刚刚一路过来有注意过,宴会厅的鲜花盆栽里就有这种花。

看来送花的人,是心血来潮,即兴发挥从装饰盆栽里随手掐了一只,就让人就这酒杯送过来了。

白术?

原著里第一次跟“苏瑭”见面,他也送过这样一枝浓艳的花吗?

没想到那个怪物一样的男人,竟然还这么有情趣。

刚才她在下面跟温家兄弟的互动,肯定都被看在眼里了吧,对于很快就要成为自己暖床人的女人,他吃醋了么?

又或者,他看到了她手腕上父亲的木珠手串么?

苏瑭伸手从高脚杯里捻起那朵花,凑到鼻端嗅了嗅,没有任何天然芬芳,只有一点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应该是跟男人共处一室沾染上的。

她眼帘垂下,卷翘浓密的睫毛遮去了眼底情绪,仿佛是在认真端详花蕊里深红到浓黑的颜色。

然而下一秒,苏瑭蓦地撩起眼皮,视线准确地捕捉到天花板一角的摄像头。

随即勾唇笑了。

美人面映着虞美人,也不知道哪个更加娇艳迷人。

周围安静得厉害,仿佛大厅里的音乐和笑谈都渐渐远去,有人隔着一只摄像头,一眼万年。

苏瑭笑得撩人,心里却在暗暗琢磨,猜得不错的话第一次见面,白术是不打算露面的,她纯粹就是被带过来给人相看。

但她是什么人,你想看就看,真当她是牲口么?

必须得看回来才值当!

在楼下大厅的时候温青昼斜眼瞄的包厢论位置就在这个小厅旁边。

她捏着红花蓦地站起来。

动作突兀而迅速,耳尖一颤,就听见隔壁包厢里似乎传出杯子摔在地上砸破的声音。

苏瑭快步走过去,包厢门是一整面的水晶。

她轻轻抬手一推,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地上一滩红色酒液中间无数破碎的玻璃渣。

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的男人正站在那里,他半边脸上戴着金属面具,只露出了半张英武霸气的帅脸。

99%的人还阅读了:

顺治再婚记:第10章 最爱的红烧肉

可能不可能【毛泰久】:第75章 番外 单边条约

备胎他人设崩了[快穿]:第5章 穿书备胎他人设崩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