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 穿早了几十年她欲哭无泪:第80章 暴揍 x 枷锁,作者:熄知

妮卡收拾好行李,安安心心地入睡。金说凌晨会来接她,就一定会来,用不着过多担心。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她被客厅惊天动地的响声吵醒。猛地跳起来正要冲出去,卧室的承重墙咔嚓一声裂开来,随后在巨大的冲击中碎开一个大洞。

......这回不出去就能看见了。金双手插兜,单脚踩着趴在地上的西索,后者的半张脸肿得像个晶莹剔透的桃子,鼻血糊了一脸,左手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曲着。

被打得好惨呢。

妮卡无语凝噎。她忘了告诉金,自己的房间来了个不速之客,不仅厚颜无耻地白吃白喝,还把这儿当成了自己临时的据点儿,整天光着身子摇曳生姿。

“妮卡你原来喜欢这种类型吗?”脚上的力气大了几分,金的表情说不出的难看。要不是看对方年纪小,早就踢断他全部的三条腿,免得在这间他给妮卡订的高档套房里不知羞耻地晃荡着自己的橡皮管子堪称震碎三观伤风败俗。

“嗯~小姐姐是很喜欢我没错呢~~~”( ̄ε(# ̄)☆╰╮

你可少说两句吧这位哥哥一脚能把你从三楼踢上三十楼。妮卡满脸黑线,深一脚浅一脚地从遍地残垣中走出去。“他是捡来的孩子,只是个孩子啊你这人。”难道是西索的身高刺激了金敏感的神经,毕竟比人家大5岁的你,可没高出多少。

“别管他了,我们走吧。”妮卡为了等金来,睡衣都没穿,直接套着方便活动的运动服就躺下了。她早就迫不及待地想一箭三雕:干翻库德盗贼团,救出尤里,掐着帕累托的脖儿逼他说出隐藏的秘密。

然而脚迈不出去......

“哎~~~小姐姐和我同居了4天呢,就这么走掉了,真薄情的说......”(﹏)西索赤|裸|着|身体,一把抱住妮卡的大腿,是真·抱住大腿。

金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黑了。他抬起砂锅大的拳头,对准这个小混蛋的下巴,结结实实就是一拳。西索躲闪不及,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接从客厅地板定位到了卧室衣柜里。

家具什么的噼里啪啦倒了一地,正宗的紫光檀全套定制珍品,全部碎成了垃圾。

“咳咳——小姐姐的男人实力很强呢~~~”(p≧w≦q)

西索一边吐血一边抛媚眼像看着求爱对象一样死死盯住金,终于让金醒悟妮卡为何从头到尾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这孩子是个彻底的变态。

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金拉上妮卡就要离开,妮卡却停下不动了。她紧皱着眉头跑过去摸摸小变态的胸口,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金一眼。

“你快把他打死了白痴!!!”肋骨断了四根,左手也脱臼了。头上和鼻孔周围一直哗哗地流血,内脏似乎也受了不小的伤,呼吸的声音呲拉呲拉地不正常。

即使是变态也会死的,12岁的孩子扔在这里等不到明早有人发现他就会死的。

一边骂金一边从衣柜里翻出小变态的外套短裤,毫不犹豫手脚麻利地给他套上,妮卡大手一挥。

“过来!背上他去看医生!”

妮卡不打算直接用念能力给西索治伤,他对自己的了解越少越好,免得以后增加无谓的麻烦。

金一脸不开心地跳过去,摸了摸被自己打得半死的小色批。啊......似乎是下手重了些,谁让这个人长着一张看起来就很欠揍的脸。现在才12岁就敢甩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在单身姑娘的房间里乱晃,以后长大了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西索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此刻已经陷入昏迷。金不情不愿地背起他,像背着个面口袋似的一点儿都不打算小心翼翼。

“走吧,把他扔到最近的诊所就离开。”妮卡拿起行李,跟着负重的金一起从窗口跳了出去。

“库德盗贼团远不止我们在甬道那边看见的几个人,他们的大本营一直是个谜。只知道在乌忒拉市,但从没有人发现过。”金的步伐极快,背着个人健步如飞,呼吸丝毫不乱。

“那我们去哪儿找他们?”妮卡扶着快要耷拉到地上划线的西索,可怜的娃现在还在昏迷,肺像是受了不小的伤。她听着断断续续的呼吸声,甚至对他产生了些许怜悯和愧疚。

金咧开嘴笑了。他从看到帕累托走下飞艇,就觉得这个人背后一定有秘密。艾莲娜之前为了帮他研究比比兽的生活习性,做了几个超微追踪器。

“我在大胡子出了家门还没上马车的时候,就把追踪器放到他身上了。”这种追踪器只有薄薄的一层透明膜,沾上皮肤后会与体表油脂融为一体,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除非明确知道追踪器的位置,使用明火高温炙烤,否则就算是泡水硬搓,都无济于事。

“大胡子被库德盗贼团抓走,正好凑一堆儿等着我们。”不远处有家诊所还亮着招牌,金快步向前走去。扔掉这个碍事儿的小王八蛋,他就可以和妮卡专心搞事了。

“吱——”木门打开了。妮卡凑到跟前儿刚要奉上一大叠现金跪求医生救救这个变态孩子,隔着一道门框,里外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尤里!你怎么在这儿!有没有受伤?库德盗贼团在哪儿?帕累托在哪儿!”妮卡激动得叫出了声,声音之大连半昏迷的西索都被惊醒了。

她揪着尤里的衣领,全然不顾此刻的故人,不论自愿与否,都是站在敌对阵营的一员。

尤里和她一样震惊,慌张和羞愧同时出现在脸上。他没法再以朋友的身份站在妮卡旁边了。

“妮......妮卡,你别管我了,也别去找首领。你们斗不过他的......”喃喃自语般地,尤里后退了半步,抬手就要关门。帕累托快被折磨死了,在掏出他肚子里全部的信息之前,首领是不会让他丢了小命的。尤里被踢出来给濒死的帕累托找些药品纱布,他没办法。

没办法对着首领说不。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没拥有一个正规的身份,他不能就这么死掉。

胸前的□□像是一个枷锁,牢牢地锁住了他的自由。

那个叫甘舒的新人,哦不,或许对盗贼团来讲,该称之为,旧人。是恶魔来的。

尤里的眼神充满绝望,甚至没有认出金背上满脸糊血的少年,正是他走出流星街时,偶遇的那个,红发小鬼。

99%的人还阅读了:

魔媚:第14章 青梅狼马14

顺治再婚记:第10章 最爱的红烧肉

可能不可能【毛泰久】:第75章 番外 单边条约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