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你存[剑三]:第22章 平行线偶然的相交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思故你存[剑三]:第22章 平行线偶然的相交,作者:占息

“终于有一个人,可以依赖我了。”

我忽然感受到他长久以来深重的孤独。

而一切,其实都归咎于我。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怎么能安心地一直陪伴他依赖他。

因为总有一天我也要走啊,给人希望又剥夺不是远远比没有希望更残忍吗?

“陆渊,你……”

你可以有更广阔的天空,有五湖四海的好友。

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也没有关系吧?

可能多年之后你只会在极偶尔的时候想起我,然后笑了笑,亦或根本不会记得。

这一路本来就是两个不同时空偶然的碰撞。

并不是恒常。

我应该这样说的,但我依旧语塞。

如果这只是个游戏,会不会我就不这么心里发堵了?

可以云淡风清地按下键盘。

[唐柠溪]轻轻地拍了拍[陆渊]的头。

不需要再说什么。

但我站在这里,这就是真实。

我不是唐柠溪。

在剑三服务器维护的黑暗夜色之中,我终于开口了。

“可是,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陆渊似乎站得离我很近,他轻轻地说:“但是桃桃,你还没有走。”

我忽然就听懂了他的话。

在只听得到他呼吸声的黑暗里,我摸索着拍了拍他的头。

满手刚洗过头的濡湿。

“在我离开的那一天之前,我在。”

你看,现在是[桃桃]轻轻地拍了拍[陆渊]的头。

桃桃一直对陆渊不好,那时她还不知道陆渊真的存在于某个地方。

不过没关系。

以后我会带你走出原来的天地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就当是,微不足道的补偿。

我忽然想起了认识陆渊的那天晚上我在唱晚池旁边和他说的话。

其实我一直很想回家。

这是第一次,有点舍不得了。

真是虐心。

我正拍他的头拍得开心,他拽开我的手一扯,我就一个没站稳扑到了前方。

哦对,前方站着一个喵哥。

喵哥低笑了一声。

教练这剧本是不是哪里不对?!!

陆渊抬起双手轻轻环住了我的腰。

“听说怀抱很温暖,谢谢你桃桃。”

哦我只是平衡没把握住跌倒了并不是扑过去想抱你啊孩子。

但是他这么一说我就不好意思把他推开了。

“只给你抱三分钟体验一下。”

他又笑了一声。

“嗯。

“时间是不是有点少?”

呔,登徒子。

“开玩笑的。”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拥抱是什么感觉呢?

在远离故土的夜晚,我忽然感到了心安。

陆渊说:“桃桃,这个送你。”

我问:“什么?”

他没有回答,下一秒我便我感觉脖子上被挂了一个东西,摸索过去圆圆的。

“点灯点灯,我看不见。”

陆渊笑了一声,松开我。

屋里亮了。

我低头看见脖子上挂着一个红线缠着的古钱币。

小巧古朴好看的样子。

“这个是平安吉祥的意思。”他说。

我抬起头的时候,看见陆渊正站在油灯旁边微笑看着我。

明明刚刚拥抱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触,现在我却忽然脸有点发热。

不怕不怕,反正我有面具。

“多谢啦。”

我担心在这里留久了会被陆渊看出来我脸红了,所以还是应该赶紧撤。

我和他道别:“有点困,我回去睡觉啦。晚安。”

“好,晚安。”

虽然我并不困。

我回到房间,坐在那里摆弄陆渊送我的吊坠项链。

我来到剑三以来,穿的用的都还是唐柠溪的东西。

而这个项链,是属于我的。

平安吉祥的意思吗?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觉得我也应该回送一个。

于是回到房间还没五分钟,我又兴致勃勃地去推对面的房门。

“陆渊陆渊!~”

“你……”

你想要什么回礼?

我没问出口。

屋里的喵哥在我推开门的一瞬间迅速地套上了上衣。

陆渊:“……”

我:“……”

我愣了一会,理了理思绪,才勉强地勾起一个微笑:“你……想要什么回礼?”

“还有回礼?”他貌似挺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冲我笑了笑,“没想到,想到了再说吧。”

我可没准备送什么大礼啊你需要思考很久吗?

“那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我一点点收起了笑容。

“嗯,问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

“你身上的新伤,是哪里来的?”

满室的寂静中只有油灯的光芒在跳跃。

“你……看见了?”他低低问道。

视力好,怪我咯?自从来到剑三球,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视力啦。

其实如果刚刚不是我推门的动作太突兀而迅速,可能我根本不会发现他身上的伤吧。

虽然陆渊很快地套上了衣服,但我还是看见了。

又是那种长且深的伤口,不过这次位置在腰腹,没有包扎,看起来很新。

触目惊心。

但是他明明一整天都和我在一起。

就算是在沈翳院外的阵法之中受伤了,但已经过去这么久,伤口怎么也不至于是新成这个样子。

而且我刚刚在他房间并没有闻到血腥味。

……简直就好像,在我离开的五分钟内,他没穿上衣和谁打了一架。

我叹了口气。

“你还是不能告诉我?”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几天前晚上他手臂上流血的伤口。

除了位置不一样,其余的一切都太像了。

他沉默地看着我。

“那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和前几天的,是不是一个人伤的?”

“是。”

“不能告诉我是谁?”

我要打死他。

虽然我觉得这一定是个我打不过的高手。

“是。”

是是是个头,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查!

陆渊脸色很平静,就像那道伤口不是他身上的一样。

“别担心桃桃,我没有危险。”

你就顶着个那么长的伤口告诉我你没有危险?

不想管他了,好心塞。

然而我只说了一句:“包扎伤口吧,我回房间了。”

“对不起。”我转过身的时候陆渊很轻声地说。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就算对不起,也是对不起你自己。

不是我。

回到房间,我开始整理思绪。

虽然玩剑三玩了很久,但我对这个游戏角色的世界了解并不深。

尽管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游戏之中一样,但是这里的每个人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我还是不太了解。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查出谁伤的陆渊。

就连是什么兵器伤的都看不出来。

锐器所伤,但是锐器的种类也太多。

只算玩家能加入的门派,就有刀、枪、剑等各种武器。

如果凶手不是来自这些门派,就更难查。

剑三里面最大的情报组织好像是隐元会,然而我现在必须绕着隐元会走,并不能去买情报。

好难啊。

我就这么纠结地在床上打滚,好不容易才睡着了。

早上醒的时候感觉头有点疼。

我一边揉头一边坐起身来慢慢穿上衣服。

也才到这个世界没几天,我已经完全熟悉了唐门服装的构造,闭着眼睛就能穿好衣服。

毕竟我一直如此机智。

这个房间分为两个隔间,里间是床,外间有桌。

起床之后我继续揉着太阳穴,走出隔间的门时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摆好的早饭。

喵哥靠在床边安静地擦着他的刀,听见脚步声抬头对我笑了笑。

那一刻我感觉这个早晨就像窗外万花谷的阳光,温柔静好。

“桃桃,十点半了。”

“……”

破坏气氛,你很拿手啊陆渊。

“哈哈哈哈今天天气真好,我吃饭了啊。”

“是吗?万花谷每天天气好像都一样。”

天气真好它并不是天气真好的意思,少年我们如何才能顺利沟通。

我默默地舀了一勺粥。

居然还是温热的。

吃完早饭该去做点什么呢。

陆渊说去看看曲蒙有没有回信,我反正没事做,就跟着一起去了。

信使一副大众脸,对陆渊摇了摇头:“没有你的信。”

“哎,曲蒙回信真慢。”我摇了摇头,“我们走吧。”

信使转头看向我:“你是不是叫唐柠溪?”

“是啊,咋了?”

“有你的信。两封。”

居然还有人给我写信。

我拿着两封没拆开的信,心里有点小激动。

不过,要是写给唐柠溪的呢?

我特别希望是那个姓沈的信,这样就有线索知道他是谁了。

事实上两封信的确都是写给我的。

一封来自慕丹青,一封来自唐御寻。

慕丹青的字看上去很秀气。

“桃桃姐,你的药我和沈翳师兄有努力在找~明天应该就能收集齐啦桃桃姐别担心~”

在句子的末尾还画了一朵小花。

唐御寻的字就更大气一点,信略长。

总结起来就是“师妹你好好钻研你的弩!我们唐门之人,就算经脉尽断也绝不能做任人宰割之辈!”

随信还附带了一张千机匣的结构图。

我甚至能想像她写这封信的时候还是踩着一双恨天高,满脸高冷的样子。

师姐您说得对。

我被唐御寻的语气激励了。

虽然我不会用技能,但是古代人用弩/箭不也就这么用嘛!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还好我不是五毒七秀万花这种根本弄不明白招式原理的门派?

99%的人还阅读了:

盼你回顾一眼:第103章 兵行险路

国医神算[古穿今]:第20章 20帮他化劫

猎人 穿早了几十年她欲哭无泪:第80章 暴揍 x 枷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