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持之以恒:第2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女尊]持之以恒:第2章,作者:伏案老板

陆弯终于接受了眼前的事实,她不知遇着什么机缘借尸还魂。虽然目前她对自己的身份尚且有些不明了,眼睛也看不见。不过她终归是活着,生活还是要继续。

她连着呆在府里喝了七八天的汤药。

刚开始两三天她都在内心吐槽,还是西药好,不管什么大病小病,打个吊瓶吃个药片就行了。

中药味儿又大,又难入口。每每到了喝药的时辰,她眼一闭一口闷,然后赶紧含片陈皮舒缓一下。

之后几天,她就喝到麻木。也不用做什么心理准备,眼也不用闭,只管喝。这药管不管用她不知道,反正是管够。

经过管家描述,这身体的主人是个社会地位很高的人。

是位侯尊。

男女社会地位与她的时代截然相反,女子为贵,女子为尊。虽不至于男权低下,但是处在政治高位的都是女人。

可以说是十分令人惊喜了。不至于呆在不把女人当人看的古代社会,而且侯尊又有钱又有房,社会地位还高不会被人欺压。

就是好像名声不怎么好,就这还是陆弯从管家遮遮掩掩的态度猜的。

不过没关系,名声不好不要紧,有钱就行。

这天陆弯喝完药,换好新的眼膜,就呆在庭院里的榕树下发呆。

所谓的眼膜,是用纱布裹着一层薄薄的药膏覆盖在眼睑上,再用纱布绕着脑袋缠一圈加以固定。

大夫说是要内外同时调理。

对此陆弯表示,这简直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个瞎的。

她仰躺在摇椅上,时不时轻轻踮脚慢慢摇晃着椅子。

她呆在府里差不多有半个月了。

一说想出门走走散散步,管家就让人扶着她在侯府的各个角落里走。

她刚开始她的盲人生活,显然是十分畏手畏脚的。

奈何管家实在太周到,她出行必有四人陪同,又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四个男人全换成了女人。

每一个侍从都恨不得垫在她脚下让她踩着走,她觉得无奈又好笑,内心十分感谢她们的照顾,又总觉得夸张了些。

不过正因如此,她才敢尝试着放松自己,用正常脚速走路,几经练习,虽有摔倒,但她终于能在有人扶着的情况下坦然向前。

在房间这种相对较小又安全的环境里,像洗脸穿衣、倒茶喝水这样的日常举动她已经能做的与常人无异。

对于自己的院子这种已经十分熟悉的,哪里有植物、哪里有石凳的地方,她也已经不那么害怕,能自己伸着手摸索向前走。

府里人照顾的太好,走了半个月,她对失明的这一点顾虑打消了很多,难免心痒想出去。

府里实在太/安静了。

她知道原主是管家魏一从小带着长大的。

这半月相处,她不着痕迹的测试着魏一对自己的容忍底线。结果发现,魏一对原主简直是无限制的宠爱。

她想到处走走,魏一想让她躺着休息。她一番打滚求情,魏一就领着四个侍从带着她从东院走到西院,还附带讲解。

她想听小曲儿,魏一就把万城有名的角儿全都请到府上,排着队挨个儿唱给她听。

她想吃点当地特色小吃,魏一一大早亲自出门给她买,让人一样一样的送回来。

真的是予取予求,要什么给什么。

只有一点除外,那就是出门。

她实在太担心陆弯了。

府外车如流水马如龙,挑担儿的、吹糖人的、推车的、卖艺的……人山人海肩并着肩,随便往哪个人堆里一扎,就能把陆弯淹没了。

魏一光是想想就提心吊胆,怎能安心放她出去。

无论陆弯怎样恳求,她都不松口。要么就说又有哪个铺子的帐房先生来了,要么就推脱自己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听不清楚。

陆弯就很气。

不过,她总是要想办法出去的。

万城城郊迦叶寺。

“殿下,咱们这就回去了吗?”冬青雀跃地看着靠在窗边看书的青年。

青年并不看向冬青,只是又翻动一页,带着些许调侃地意味:“你不是早就想回去了吗?”

冬青挠头笑笑,也不辩解,道了声“那奴这就收拾东西去了”,便掀帘而去。

他放下手中的经书,偏头看向窗外。

远处一片青山环绕,绿水如带。

也不知她如何了。

辰时的万城是十分热闹的。又是秋天,风高气爽,求生活的小老百姓都起了个大早,趁着人还少赶紧开张做准备。

做早点的、开铺子的、摆摊儿的、算命的、穿插在人群里卖花的、卖糖葫芦的、走街串巷卖胭脂的……

男女老少人声鼎沸,有时也会传来一两声孩童的啼哭,城角念儿歌玩游戏的声音也在人潮中曲曲折折的传绕。

陆弯深吸一口气,感受这人世的烟火气。

好热闹,真的好热闹。

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炸煎饼的“滋滋”声、铜板交付的清脆声、摊贩的叫卖声。

还有人群的拥挤感,她时不时的撞上别人或是被别人撞上。甚至能感受到包子出笼的热气,温温热热轻轻柔柔地从她面上拂过。

只有置身此刻,陆弯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仍然是活在这红尘人间的。

活在一个自己不属于的时空。

“姑娘,您想去哪?这儿人多,奴带您去朗月阁,那儿比较清静,或者是荔枝台?上次您特别喜欢的一首曲儿就是那儿的人唱的。”

一个青衫短打的小僮牵着陆弯,兴致勃勃地列举好玩儿的去处。

小僮叫十五,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陆弯出来了。

她厚着脸皮卖萌撒娇摇手臂扯衣角,魏一都不为所动。最后陆弯一句“您不让我出去,我就自己偷偷溜出去,侯府这么大我总能想办法在小角落里爬出去”,吓得魏一眉头皱了又皱,最终还是勉强点头应允。

魏一本来想让四个人明面陪同,再派隐卫暗地保护。

陆弯一想到四个高挑的妹子围着一个蒙着眼的瞎子走在路上,想想就搞笑雷人,连忙拒绝,隐卫可以,侍从还是就一个吧,扶着就行。

于是又是一番你推我拒,然后以陆弯胜利告终。

陆弯感慨完人生变幻莫测,听着十五噼里啪啦的一串地名,瞬间感到一丝茫然。

去哪呢?这第一站。

太清静的地方不想去,侯府已经够安静了。

唱曲儿的……其实她不怎么听得懂,只能听个曲调,连词儿都听不懂。

十五看着陆弯抿着的唇角,猜测到她并不怎么想去朗月阁和荔枝台。小姑娘转了转眼珠,灵光一闪:“要不咱们去海棠苑吧,那儿的说书先生可有名儿了,每天都在讲故事,特别好玩儿。”

说书先生?

嗯,这个能听懂。

“那就去这个海棠苑吧。”陆弯拍砖。

海棠苑的服务非常好,点心茶水上了一道又一道。陆弯她们来得不算早,堂中前排已经坐满了,十五想安排陆弯上二楼雅间,但陆弯嫌少了那种人多吵嚷的乐趣,十五便领着她坐到了大堂中排。

八角鼓一阵敲,台下响起一片掌声,陆弯约莫是说书先生上场了。只听折扇轻开,先生呷口茶道一声“某感谢各位老少爷儿们捧场,今个儿咱们讲点新鲜的”。便是一场风云,各色人物登场。

忍辱负重的亡国将军,快意恩仇的江湖侠客,多情诡谲的妖精鬼怪。

台上的说书先生声情并茂,讲的妙趣横生。

陆弯也被吸引,渐渐沉浸在说书人抑扬顿挫的声音里。

一段说完,先生下场休息,换另一位先生来。十五茶水喝多了,正好去如厕。

在场的人都闲着,三三两两地与同伴开聊,隔壁桌的人有意压低声音。

陆弯坐在这,眼睛看不见,耳朵就敏感许多,旁人越是压低声音,她越是忍不住寻着声音竖着耳朵听。

“话说,自上次堕马以后,那位就再没出现过。”那人压低声音,“这都半个月了,你说这不是真给摔坏了吧?”

“摔坏了不好么?省得出来作威作福祸害别人。”有人轻声回应。

陆弯咬着糕点,慢慢咀嚼,侧着耳朵仔细听着。她有种预感,这一定是个风云人物的八卦。

“哎,我听王麻子说,那位可能是不能人道了。”

陆弯听到一声嗤笑。

“你净听他瞎扯,他嘴里有过什么话是能相信的吗?”那人喝了口茶,“他不怕掉脑袋,我可怕。”

“那倒也是。”

旁边两人不再说话,只听得到茶杯盖轻碰茶杯的声音。

陆弯坐直身子,准备等着说书先生上台。

但那两人又开始小声谈论,陆弯对自己下意识追着声音的举动感到无奈。

人一旦失去了光明,就会下意识追寻着黑暗中的一切声音来源,这样才会有安全感。就像是旅人在深山中看到人烟。

总归是要感受到有人在身边,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听说上回那被调戏的小公子,是新上任的提督府里的人,也不知道侯府会怎么处理这事,好像一直都没什么动静。”

侯府。

这里应该不只有镇刀侯府吧……陆弯心情复杂地饮了口茶。

“你能知道什么动静,出了这种事,镇刀侯都没出过门,你以为这种贵族办事能让我们这种平头百姓知道?”那人兴许是对同伴感到无言,说话语气都有点不耐烦了。

镇刀侯都没出过门……

这句话在陆弯耳朵里逐渐放大循环播放。

她内心千万匹草泥马奔腾,敢情这听了半天听的是自己的八卦。

风云人物原来是自己。

堕马,调戏提督府的公子,失明。

她终于知道魏一和府中上下的人遮遮掩掩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了。

这可真是一出好戏。

求她心里阴影。

99%的人还阅读了:

修心盛果之第一卷 芽:第19章 无中生有

我竟然和炮灰私奔了:第12章

我生了反派的儿子:第24章 王爷隐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