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孤城:第57章 以为的自作多情

- 编辑:网页上传 -

[火影]孤城:第57章 以为的自作多情,作者:纪辞微

五十七

这一天对于扉间来说毫无疑问是个多灾多难的一天,先不论先前的一系列事情,他的晚饭也吃得格外的……尴尬。小镜拉着他的手回到家的时候,从云和他的四个同伴正在饭桌上吃得正开心,大概是讨论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

“爸爸,我回来了!”小镜先拉开门大声打招呼。

“哦!”从云转头应他,然后就看到了儿子身后有着抢眼白发的扉间——即使是晚上也很明显,结果那个拉长了调子的“哦”戛然而止。

??

“老公,扉间大人今晚没吃饭,小镜就邀请他到我们家用餐了哦。”林檎冲他悄悄皱了皱眉,脸上有些无奈,声音倒依旧柔柔的。

扉间虽然不是从云的直属上司,但好歹也是上司啊,他咳嗽两声和同伴们一起站起来迎接他落座:“扉间大人快请坐!”

“……不用客气,你们吃。”大小场合混了这么多年,总不可能连这点儿空气都不会读,扉间转头就想走——他是傻了才会来宇智波家吃饭,去外面随便找一家都好啊。

结果小镜扒住他的手不准他走:“扉间大人!妈妈做的饭很好吃的!”作为迷弟的他怎么可能放着自己的偶像走。

从云也道:“扉间大人请进吧,还有很多饭菜,座位也够的。”

然后呢,扉间吃了这辈子到此为止最难吃的一顿晚饭——并不是指味道,而是气氛,他吃得好艰难啊。好不容易熬过了这样一段空气几乎凝固时间,扉间在小镜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跟着林檎回去了主宅。

“风晚这段时间还好吗?”扉间觉得自己有必要趁此机会获取一些有用情报,便开口问了跟风晚关系最好的林檎。

林檎在扉间前面带路,听他一问,转头微笑:“风晚大人前段时间经常因为工作太多发脾气呢,这段时间事情少了不少就好多了。不过扉间大人也不用担心,结婚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脾气就是会看长呢,以前从云也经常说我脾气大了,这都是正常现象。”

“……”语气倒是诚恳至极,但怎么听都是谴责我。扉间心有余悸地默默记下,又道:“她什么时候回宇智波家住的?到现在为止有再回去过吗?”

“诶,难道不是扉间大人最近太忙了,觉得没法儿照顾风晚大人才请她回来住一段时间的么?”

“……”莫名地就膝盖一痛啊。扉间打个哈哈跳过这个话题:“嗯是这么一回事。那她回来的这段时间有提到过我么?”

“这个……风晚大人一直以来都很少提到您呢……”林檎笑眯眯地望着他,语气里带着遗憾。

扉间怕是只能用“……”来回应林檎的回答了,宇智波家的人怎么没有一个嘴上饶过人的?林檎这个宇智波家大管家似的人物现在就摆明了明朝暗讽,他还不敢多说什么,真是麻烦得让人头痛啊。

幸好林檎家离主宅不远,很快就到了风晚住的院子,刚洗完澡的风晚正坐在窗边擦头发。林檎冲他点点头就先进去了,接过风晚手上的毛巾帮她擦。扉间悄悄地跟在后面进来,看到风晚的长发披在背后,衣服和地上都是水渍。他抿抿唇,过去接过林檎手中的毛巾,示意她去拿块披帛。不过刚一坐下风晚就出声问他:“你还没回去?”

扉间自知理亏,尽心尽力地帮她擦头发,小声回答:“家里又没人。”

“家里没人就不回去了?”风晚被揉得很舒服,半闭着眼睛,显得有点困。

见她默认了“家”是他们两人的那个“家”,扉间心里有了底,就道:“对啊,也不知道谁树立的榜样。”

风晚一听,他还好意思说??直起腰来转头一瞪:“我说的是千手家!”

扉间心底一嘲,呵,欲盖弥彰。正好林檎把披帛取来了,扉间接过来要帮风晚披上,她拧着腰往后仰,对他虎视眈眈。扉间面无表情地把她掰过去:“坐好,你后背都湿了。”

“关你什么事啊?”风晚嘟嘟囔囔地转过去。

扉间把她的头发撩起来,拿过毛巾继续细细擦拭:“早就关我的事了。”

“又没有哪个条款说你该负责。”风晚冷哼。

“那就拟个条款。”扉间面无表情。

风晚再次转过身,头发啪啪打过扉间的脸:“什么?”

被糊了一脸水的扉间按着她的头把她正过去:“别动。难道不应该出个管理条例么?从前有些事情是靠家族仲裁,现在加入了火之国,成立了木叶村,有些事情就不应该再由族规来约束了。尤其是涉及到不同家族的时候,需要有一个可以仲裁的法则。”

“所以你就找我讨论来了?”风晚语气一下子就闷了,隐隐约约有些愤怒掺杂其中。

“不,只是不小心提到了,我并没有现在就跟你讨论这种事情的想法。”扉间语气平静。

“反正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脑子里也全都是工作咯?提一下你就能说十句。”风晚不打算就此放过。

眼见着要吵起来了,扉间急忙打住:“我主要是来接你回家的,只不过你突然提到了,我觉得拟个明文规则很有必要,怕忘记就先跟你说一下。”

风晚拍开他的手,简直要用下巴尖儿对着他:“我是您的备忘录吗?怕忘记就跟我说?那干脆让我来当您的秘书好了,至少还能多拿份儿工资!”

“我的工资比秘书的工资高很多。”扉间突然道。

扉间越说她就越气,那水涨船高的怒气却一下子因为这句话涨停了:“……哈?”

扉间正色:“不过拿着三份工资也没什么问题。”

“……??”

风晚隔了好一会儿才“噗嗤”一下笑出来:“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扉间见她脸色稍霁,自己的嘴角也放松了。

“别以为我这就原谅你了!”风晚恶狠狠地指着他的鼻子,说罢四处打量,“林檎呢?”

“早走了。”谁会这么没眼力地留下来啊,扉间腹诽。

风晚有点尴尬地一咳,外强中干地瞪他一眼:“那你怎么还不走!”

扉间又恢复了面瘫状态:“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我不回去。”风晚断然拒绝,扭头送客。

“哦。”扉间欣然接受,迅速地站了起来。

风晚绷着嘴角看着他往外走,涨停的怒气值再次疯了一样上涨,直冲天际。扉间走到门口,她已经准备回去提刀了。等她听到门“咔哒”一声合拢,脚步声还近了,转过头,发现这人又稳稳地返回来往里屋走。

怒气从底部开始结冰,她努力平复心情,高声质问:“你做什么!”

“铺床。”扉间驾轻就熟地把被褥从柜子里翻出来。

“你不是要走吗?”风晚睁大眼睛。扉间头也不抬,也没答话。风晚趁机抬手抹了把眼睛:“你这时候铺什么床,才几点啊?吃了就睡,难道你是猪吗?”

扉间把被角压平,抬眼扫过她手里的长刀:“你都洗过澡了,我总不可能再陪你去打一架?不过要是实在想去,也不是不行。”

“……”风晚几度攥紧刀鞘,最后往被子上一丢,“去死吧!”

扉间见她吃瘪的模样,差点笑出来。不愧是驯服了忍猫一族的家族,就跟猫似的,不经逗。

真是光看到他就来气!气得不行跑出自己房间的风晚走了一圈儿发现哪里不对:这是她自己家,凭什么是她被气得跑出来?这个时候应该把千手扉间打包丢出去才对!想到这里,又恨得牙痒痒地原路折回。她一定要冷酷无情地把他从她的地盘儿丢出去,他以为他是什么人?结婚了又怎么样?反正有名无实一纸空文!底气突然足了的她乘着这股气势回到房间,发现屋里没声音,想着他不会是走了吧?一股气没处撒就罢了,被耍的羞耻感又爬上心头,咚咚地狠跺着脚走进里屋——千手扉间居然睡了!躺在她的被窝里睡了!

简直要一口老血喷出来。风晚气势汹汹地过去坐下,拎着领子把他摇醒:“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人脸皮这么厚的?”

扉间的眼神清明无比,要么是没睡着要么是装睡。他直直地迎上她恼羞成怒的眼神:“我也没发现你脸皮居然这么薄。”

风晚狞笑:“你的无耻程度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过奖过奖。”扉间淡定地半坐起来,拉开她抓着他衣领的手,“毕竟所有人都看着,我也不想才三个月就出现婚姻危机。”

风晚一愣。

他又再重复了一遍:“我并不想这样。”

仔细嚼了嚼他说的话,风晚脊背僵硬。

扉间看她不动,便把她从自己身上抱下去,两人对坐着:“所以你也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会注意这一点的,这段时间忙昏头了。”

风晚直勾勾地看着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出点什么情绪。可是他就像戴着面具似的,一脸平静地叫她不要生气。

不要生气?不要生什么气?你以为我在生什么气?是让我不要气你忘记这场联姻的意义有所疏忽?还是气你现在没脸没皮死缠烂打太过碍眼?还是反正都是演戏,不必真的动怒,大家要合作愉快?

她为什么还要自作多情?她为什么总是忘记扉间和她结婚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利益,这场婚姻带来了多少东西她又不是不知道。她总是被他流露出来的一点点“非常规操作”搞得心神不定想东想西,可千手扉间的脸皮和心智她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都干得出来。宇智波对于他只是工具,哦不,还是需要警惕的对象,她到底是怎么觉得他们两人的交流会带着负面情绪之外的感情呢?世界上不可能有他们这样“夫妻”,这一切都是假的,逢场作戏的。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答应这场婚事的?是因为宇智波的利益,是为了哥哥们的梦想,那她凭什么要对千手扉间报以期待?她怎么还这么傻啊!

“嗯?”他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风晚下意识地避开,抑制住颤音:“我知道了。今晚你在这儿睡吧,我明天回去就是。” 她到现在为止在千手扉间的眼中怕不就是个小丑,一想到这里她就后悔得想吐,铺天盖地而来的屈辱简直让她不堪忍受。

说罢她就起身逃也似的去了外间,而扉间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望着门,隔了一会儿外面就亮起了灯光。

“风晚?”

“睡你的觉!”

不去在意就不会心痛,不要害怕,不要抱有妄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双向狙击[电竞]:第5章

[女尊]持之以恒:第2章

修心盛果之第一卷 芽:第19章 无中生有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