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魔女战神:第81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武侠]魔女战神:第81章,作者:0水珠0

安宁这晚睡得极好,醒来时已天光大亮。

苏梦枕是昨晚雨停后走的,而玉麒、玉麟和半夏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安宁在床上打个滚,抱起小莫揉弄一番:“幸好你不会说话,不然我是不是该把你灭口?”

小莫:“喵!”

抱在怀里吸一口:“开玩笑,我怎么舍得。”

小莫:“喵~”

之前开药铺的时候,安宁经常这样跟小莫说上好半天的话。现在想想,开药铺的日子好像已经很久远了似的。

起床穿衣服,肚兜脱掉换裹胸。胸口再次缠紧,燕王殿下真心羡慕半夏了。嗯……怎么形容她呢?小笼包?不不不,荷包蛋才对……

胡思乱想娱乐自己一通,出发开会去。

昨晚下了雨,今天并有放晴,天阴阴的,看样子一会还会下。

还没走到青楼就觉得气氛不对。很多楼中子弟集结严阵以待的样子。

安宁快步上前,拉住要进红楼的杨无邪,“出什么事了?”

杨无邪挥手让跟着的人先去办事,跟安宁道:“你不来我也要找人去叫你了。凌晨收到消息,余无语叛变,毫无征兆的将六个分舵四百多人,骨头不剩地卖给了‘六分半堂’。”

“余无语?!”安宁很有些吃惊了,“做到他这个位置还叛变,可图什么?”

杨无邪也叹口气,“谁知道。”随后收拾心情:“刚花无错来报,说余无语躲在‘苦水铺’那边的‘六分半堂’分舵里。公子已经出发了。”

“去捉余无语?带了谁去?”安宁脑子转的飞快,根据之前那张比例不对的地图,“苦水铺”那边可是“六分半堂”的重地。

杨无邪声音有些苦涩:“但凡楼中出了叛徒,公子总是要亲自解决的。”

安宁点头表示理解,她军中的奸细也是由她亲自出手的。这不光是震慑,也是宣示权威,和表示底线不可触碰的手法。对安宁来说,还有提醒她自己要注意识人的作用。但对苏梦枕,这条就可以省了,反正他“从来不怀疑自己兄弟”。

杨无邪继续道:“跟着的有花无错、师无愧、茶花、沃夫子。”

安宁放心了:“有他们四位跟着,就算冲进分舵抢人也够了吧。”

杨无邪道:“够是够了,但我今天就是没来由的心慌,公子也是。这不,临走让莫北神集结‘无发无天’,刀南神的‘泼皮风’也随时待命,想来他也同我一样。”

安宁抬眼,目光锐利。“昨天你们商量的要采取的行动是什么?”

杨无邪犹豫了一下:“传出了薛西神和莫北神要于竹苇塘见面的消息。”

那个神秘的薛西神,到现在也没露过面。苏梦枕对他的事总是三缄其口,安宁心中大概有判断。压低声音问道:“薛西神是到‘六分半堂’做卧底的?”

杨无邪没有回答,却没说不是。

安宁也不用他说,自己明白就行。想来“六分半堂”那边也应该有这种想法。雷损必是有和苏梦枕势均力敌的才干,所以一楼一堂才能争斗这许多年。

用这个“卧底”来引动身边的卧底,确实是个愿者上钩的办法。接下来只要注意楼中子弟的动向就是。

安宁问道:“那到现在,可有收获?”

杨无邪苦笑,“这不余无语直接跑了吗。”他与余无语几人并称“四无”,自是多年交情了。

“除了余无语呢?”

杨无邪道:“除他之外,所有知道这个消息的统领都没离开过天泉山。”

安宁抬头:“不是说花无错传信,报告了余无语的藏身之处吗?”

杨无邪一愣:“你怀疑花无错?他是在知道了余无语叛变后才请命去调查的。”

安宁叹口气:“说你跟苏梦枕‘同流合污’你还不爱听,我不怀疑花无错,但是你凭他今日凌晨之前没离开,就说他没有嫌疑,难道就没问题?”

杨无邪承认:“是。以后我会注意的。不过现在,你是不是去帮帮公子?”

安宁道:“算了,坏人还是我来做吧,杨大总管你还真不适合做这些。”

“为何?”杨无邪问道。

安宁一边检查身上的东西,一边说道:“既是在怀疑有卧底,为何不把我也怀疑进去,你们可有商量个针对我的计划?”

杨无邪语塞,想说不用怀疑,却自己都觉得有够打脸。

安宁也不纠结,说道:“我回去拿兵器,马上就动身。他们路上应该留了暗记吧。”

杨无邪还在想卧底的事,闻言点头,又说道:“等回来了,我跟公子说,以后这种事你吩咐,我去做。”

安宁明白他的意思,自己是苏梦枕选的下任楼主呢,若做这种清查叛徒的事难免会失了人心。笑一笑:“没必要。我还挺有把握延住他的命的。”

杨无邪被这句话说的很是惊喜了,直到安宁的背影消失,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对她的话这般深信不疑了。

……

沿着暗记,安宁一路飞掠,倒是比骑马还快。

天气不好,并且越来越不好,很快就下起雨来,并且越下越大。安宁倒是十分庆幸,庆幸只是下雨,并没有打雷。

越走越荒凉,这一片都是贫民寒窟。

循着暗记,好容易找到他们的所在。还要感谢有“天眼”,否则光找暗记就得好半天。

苏梦枕他们在一间破屋处躲雨,这里像是曾经被火烧过,虽布满残砖朽木,杂草丛生,但总算还有几片罩顶瓦盖,可以稍微避一避雨。除了苏梦枕一行,还有其他几个避雨的人。师无愧和沃夫子站得离门口很近,负责查看和守卫。

沃夫子见到安宁,赶紧把她往破屋里让:“小安?快来避雨。”

安宁几步跑过去,身上都给浇透了。抹一把脸:“好大的雨。”

屋里苏梦枕看她一眼,赞一句:“真是好轻功。”离得很近了,却没听见她过来的声音。

安宁捞起袍子挤水,毫不谦虚的应下:“那是!”

“安姑……安公子?!”有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安宁用着“天眼”,是“看”到了王小石的,只是不大好一进来就跟他打招呼。“王小石?”

王小石年轻俊朗的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是我,你还记得我啊。”

安宁甩甩袖子上的水:“怎么不记得,毕竟做那种……事的我只见过你一个。”

王小石自是知道她说的是被地痞流氓暴打的事,摸着后脑勺:“别提那件事了好不好……”

安宁偷笑,“不提就不提。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不是说要去寻朋友,这位就是吗?”

王小石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颀长挺拔,面容十分英俊的男子。王小石本身就是阳光又俊朗的人,而这男子比他要更俊美些。

王小石道:“这位也是我朋友,不过不是之前寻的那位……嘿嘿,之前寻那位朋友本来是想去帮他忙的,但是还没寻到就听说他已经自己把麻烦解决掉了。”

安宁心道,不愧是你。又问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与我引荐一下吧。”

王小石介绍:“这是我好兄弟白愁飞,我们一起上京来的。”又给白愁飞介绍,“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安宁。”

白愁飞抱拳:“安大夫,久仰了。小石头对您的药一直赞不绝口,说他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

王小石感激的看了一眼白愁飞:“就是就是,之前给我的那颗药,我寻到黄酒就吃了,效果真是好的让人吃惊了。”

安宁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跟白愁飞说的一定不止这些,也没拆穿。“能帮上忙就最好了。你们来京城游玩吗?”

王小石不好意思的笑笑:“本是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做一番事业出来,现在倒是变成谋生了。”

安宁看看苏梦枕,微笑道:“那是你之前时运不济,我最近运气好得很,你见了我,没准就寻到地方大展身手了呢。”

即使有些荒唐,但王小石还是笑呵呵的道:“那就托你的福了。”

安宁像是才发现墙边蹲着个衣衫褴褛、白发满头的老婆婆,“哎呀,这位婆婆好生可怜。”

那老婆婆瑟瑟缩缩地,在拾掇些别人废弃的破罐烂坛。因为下着雨又刮了风,老人家体弱,全身咯咯地打着颤。

安宁清越的声音在这间破屋中显得清晰又活泼,“茶花……算了,你的银子留着存聘礼吧。沃夫子啊,可有银子没有?”

沃夫子一向严肃,但碰见安宁就不那么严肃了。“有呢。”

掏出两锭银子递给安宁,五两一个的小元宝,安宁拿在手里把玩一下:“夫子您哪里打得这般圆滚滚的小银锭子,看着就喜庆。我扣一个拿着玩了啊。”

沃夫子失笑:“喜欢都给你。”

苏梦枕一个眼神,沃夫子即使不明白,也立刻停住了再拿银子的手。

安宁来到那婆婆面前:“阿婆,拿去买些吃穿吧。”将银子放在她手中。

那婆婆大概毕生也不曾梦想过有这样的施舍,整个人都愣住了。

给过银子,安宁拿着另一个银锭子一上一下抛着玩。毫无征兆的,银锭带着迅疾的风声打出,急射那老婆婆。

“啊!”王小石惊讶的叫出声来,身形一动就要去拦,但双脚尚未迈开就给安宁扯住了背心的衣服。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点你的名了吗:第9章

两个顶级流量结婚后:第11章

冠位master:第22章 22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