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和我,全网最火[娱乐圈]:第5章 chapter。05

- 编辑:网页上传 -

爱豆和我,全网最火[娱乐圈]:第5章 chapter。05,作者:苏染青

谢执:“……”

真的,谢执不夸张地说,今天严肆来这里之后,他一直就出于一种“我要晕了”和“我被刺激得又好了”的状态之间。

他真的快要成仙了。

谢执垂着眼睛,小声:“没有。”

严肆满意地笑了笑,却没有松开谢执,带着谢执一路走到讲台前面,严肆撕开箱子胶带,拿出第一个箱子最上面放好的打印纸名单,递给谢执。

“班长念名字,我发衣服。”严肆说,“有序排队,不要推挤。”

·

严肆说有序排队,那大家肯定都有序排队。

严肆把衣服放讲台上,腰也不用弯,手就懒洋洋地搭着谢执。

谢执就这样在森林味的严肆怀里发完了所有明天的东西,离开的瞬间,感觉自己都快被腌成一块森林里面的木头了。

这种味道一直到下午都没有散去,下午最后一节自习结束的时候,他还能闻到自己校服西装上面的淡淡香味。

最后一节下课铃打响,严肆扔开自己翻看了三遍的语文选修,结束了他一天的陶冶素养之旅。

李依依几乎是和下课铃声同时冲到严肆旁边,不顾张达开瞪他的眼睛,娇滴滴道:“哎呀,严肆,一起去吃饭呗。”

她的行为其实并不突兀,因为很快,其他的人也围了过来。

严肆仅仅用了一天,就成了整个班级的灵魂人物。

严肆懒洋洋笑着看了一圈让他吃饭的人想了想,回过头,轻车熟路捞过班长。

谢执正在假装写数学作业,被严肆捞过去时猝不及防,钢笔点在本子上面,留下一串墨迹。

“诶——”谢执小声叫。

这声叫只有他和严肆听到了,谢执无比尴尬,严肆却饶有兴趣。

严肆稍微回味了一下班长的小叫声,喊他:“班长……”

“什么事?”谢执竭力冷静。

“我没有饭卡买饭吃。”严肆装可怜,“我是不是只能饿着了?我好可怜哦。”

你乱讲!!就算你没有饭卡买饭,你周围的人每一个人都能给你买你想吃的所有东西。

不过……严肆的饭卡,好像自己是有责任。

上午后勤说没有制出来,谢执本来准备下午去问问,可是一个下午严肆都堵在他外面坐着,谢执被森林味香水熏得色令智昏,果然是把这件事情忘了。

谢执说:“那我去后勤帮你看看。”

严肆不同意:“那你看完回来都多晚了,食堂还有饭吗?”

确实有可能没有了。

谢执失去了应该有的判断力:“那……那怎么办?”

严肆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委委屈屈地看着班长,问:“你就不能请我吃吗?”

谢执:“……”

啊啊啊啊小生何德何能请爱豆吃饭!!!

您说!你是要炒大西洋还是炒舟山渔场,我现在就订机票给你去把它们搬过来!!!

哪怕是马栏山的猪圈!我也在所不辞啊!!!

表面上看,谢执只是淡定地思考了一下这个想法的可能性,最后认真道:“可以请的。”

“好啊。”严肆笑起来,又看向其他同学,“那我今天晚餐让班长帮我解决了,谢谢大家好意。”

“不……不用谢。”同学们都是结结巴巴的。

哇靠!今天是彗星撞地球了吗???班长吃了别人给的糖???然后还要请别人吃饭????

班长下凡了吗???班长今天好像下凡了!!

严肆反正不知道同学这些复杂的OS,他高高兴兴地又搭上谢执,仿佛不借助谢执这根“拐棍”他就不会走路那般,摇摇晃晃地挟持着谢执往食堂走去。

·

两个人出现在食堂门口的时候,整个食堂都刹那安静了下来。

不同款式的帅哥同步出现在食堂这个油腻腻的地方,比什么去污剂都管用,瞬间,食堂的风都清新了N倍。

谢执和严肆找了个角落,严肆落座后,谢执站了起来。

“我去打饭。”谢执说,想了想又补充,“需要一个人占位置。”

不!谢执心中并不是这么想的!

只是严肆这样人!当然只可远观不可亵渎,怎么可以干打饭这样的事情!!

严肆只认为他是在为自己上午被“压坏”做了个注解,便任由谢执去了。

谢执很快就端回来了一个餐盘的饭菜,然后很快地消失。

又过了一会儿,谢执端着一托盘的醪糟小汤圆,芋圆糖水,红糖糍粑,肥宅快乐水回来。

“这么多?”严肆惊讶。

“等一等。”谢执没回答严肆的问题,把东西放到餐桌上,又翩然离去。

过了一会儿,谢执又端来了一托盘的东西,火腿肠制作的粗制滥造的扬州炒饭,下面点着小火炉的麻辣香锅,以及几份精致小炒,还有一大份酸辣粉。

谢执艰难地端来这些东西,满满当当地将双人餐桌的全部空余摆得一点都不剩。

谢执喘了口气,坐下来,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谢执拿起筷子给严肆,说:“吃吧。”

……吃,什么?

吃……多少?

严肆接过筷子举了举,在几盘菜上面盘桓一下,最后又放到桌子上面,单手撑了一下下巴:“班长,我问你一个问题。”

谢执不解:“嗯?”

严肆:“是这样的……在你心中,我是什么形象——?”

谢执茫然:“什么?”

“你觉得我。”严肆指指自己,“长得像——一头猪吗?”

谢执:“???”

直到这个时候,谢执才好像如梦初醒一般地发现了自己堆满了两个餐位的晚餐。

有这么多?????

谢执难以置信。

他买了这么多吗???

刚才一开始他只想普通地买几个打的菜,可中途路过了甜点窗口,就忍不住又去了一趟,就在买甜点的途中,他又偶遇小炒窗口,想起学校小炒不错。

小炒紧挨麻辣香锅,旁边还有卖面食的地方。

现在想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难怪刚才那个卖酸辣粉的大叔问他是几个人吃啊!!!!!

他回答什么来着!!!

两!个!人!

谢执心中的小人手中拿着一根绳,挂在凭空出现的横梁之上,利索打了个结,把脖子放进去,脚踢板凳。

我想自杀!!!!!!

谢执急中生智,抓住旁边还在拍摄一桌菜肴的摄像大哥:“我是想请摄影大哥一起吃的。”

“请摄像大哥一起吃?”严肆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善。

这一次,谢执鬼使神差地听懂了严肆的言外之意。

他摇摇头,修改措辞:“不是……是想让你尝尝学校所有的好吃的。”

“所有好吃的?”严肆问,“这些都好吃?”

谢执坚定:“这些都好吃!”

反正不是我脑子一抽买多了!都是有策划的!有计谋的!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好。”严肆再一次拿起筷子,伸向麻辣香锅,“我会努力把它们全都吃光的。”

·

严肆,顶级流量,名流巨星!男人中的男人!

说到就肯定要做到!

吃完最后一口酸辣粉,严肆实在是对酸辣粉的汤无能为力了,他感觉自己的肚皮离撑破只有一步之遥。

话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古人诚不欺我。

然而,即使在这种状态下,也不影响严肆演出一个哎呦哎呦幽怨的眼神,盯着班长。

严肆:“班长,班长谋杀带明星了。”

“对不起,对不起!”谢执被吓到了,他连忙想去看严肆,“你没事吧,我——”

班长慌了?

这倒是有些出乎严肆的意料。

他兴致勃勃地看了一阵班长慌乱的神情,继续委委屈屈:“我好撑啊,班长补偿我。”

谢执连忙:“好,怎么补偿?”

严肆帅气的眼睛几转,缓慢地挪动自己被撑顶了的腰背,坐起来:“我想想看。”

谢执乖乖地看着他。

因为刚才的片刻慌乱,谢执已经有一点剥开了自己高冷的外壳,两只眼睛温和带着湿气,湿漉漉地看着严肆。

严肆心里微微一动。

“想到了!”严肆说。

“你说?”谢执说。

“陪我逛校园。”严肆认真道,“只陪我一个,就当补偿我。”

·

严肆想逛校园,谢执二话不说地陪他站起来。

刚刚吃完晚餐的校园脱离了上课时候的安静,闹哄哄的学生填满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似乎声音更大一些,就能填补时间上面的不足。

严肆和谢执带着摄影师极度扎眼,所到之处,学生们都先是安静下来,然后爆发出尖叫,然后是掏手机。

一操场咔嚓咔嚓声。

可惜教导主任今天被老婆接出去吃饭了,要是现在来校园里巡视一圈,一年收手机的KPI都满了。

哎,这可真的是!错失良机!天妒英才!

谢执心里的小人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好难受……

即使是和严肆痛快的快乐都没有办法冲淡这种难受了。

网络除外,谢执根本不习惯这样被人疯狂注视着的生活。

不过,谢执表面仍然保持着那种一贯的云淡风轻。

只是谢执自己也没注意到,他像是下意识地离有安全感的东西更近那样,往严肆那边凑了一点点。

仅仅是一点点而已,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不宽,严肆瞬间就感觉到了。

严肆看了看人群,又看了看谢执,比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好啦。”严肆忽然停下脚步。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全操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马上就被吸引过去。

偌大的操场瞬间鸦雀无声。

“和大家商量一个事情好不好?”严肆说。

学生们忙答:“好啊好啊。”

“你们想拍我,等会儿晚上课间我出来让大家随便拍,想要我签名,我准备签名照,保证想要的人人手一份。”严肆笑着说,”你们说好不好?”

世界上还有这等天上掉馅饼之事???

同学之间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大胆地喊:“好。”

“谢谢。”严肆又笑起来,“但是现在,可不可以不拍了,也不跟了?”

“为什么?“这次的人回答很快。

“因为……”

一把捞过自己身边的谢执,严肆再一次以那种吊儿郎当的姿势把他固定在怀里。

严肆:“因为我家班长不喜欢被别人拍,所以……拜托大家。”

谢执心中的小人失声尖叫,从刚才那根上吊的绳子里面滑出来,“duang”地一声,晕倒在地。

晕倒之前,小人指尖沾红色颜料,写出四个大字——“我家班长”

然后又是四个大字:

“啊我死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慈悲债:第20章 0020

大唐外来客!:第6章 天杀的黑判官

有个精神病暗恋我:第17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