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今天也卡黑了:第12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第12章,作者:西西特

霍谌沉默着。

章向唯仰着头:“霍老师?”

霍谌搭在他肩上的手拍动了两下:“听说你有夜戏,我在酒店闲的没事就过来看看。”

章向唯:“噢。”

“雨戏我没拍过。”他抓了抓耳朵,“不知道能不能拍好。”

霍谌的眼前浮现前一刻小孩的眼神,眉骨微耸,对角色这么认真专注,怎么会拍不好,只有好与更好,

“拍雨戏,不要有包袱就行。”

章向唯的眼睛一亮:“那我没有,我没包袱。”

“我不想定型,能突破自己的形象我肯定一百个愿意,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想演扮丑的角色,增肥化烫伤妆,涂大胎记,带龅牙套什么的。”

霍谌的面部抽了抽:“有这想法挺好。”

章向唯站了起来:“霍老师,你能帮我对对戏吗?”

霍谌颔首:“只念台词,情绪别带进去,不然开拍的时候你精力就跟不上了。”

“喔喔喔。”

章向唯深呼吸,自己给自己打板的小声说:“action。”

霍谌:“……”

要命,太可爱了。

.

一两分钟后,章向唯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睛越来越红。

霍谌拧着戏里潞城的“川”字眉,满身威严。

章向唯克制着不让自己太进去,他的嘴唇轻微哆嗦,半晌张口,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师兄,你骗我……”

刚说完这几个字,后面一段还没说,眼泪就“刷”地一下掉了。

章向唯无辜的瞪着一双流泪的眼睛:“霍老师,我想把台词说完的,眼泪不知道怎么就下来了。”

霍谌看得心疼,忍不住把小孩揽到跟前,环住他颤动的肩背:“缓缓吧。”

化妆室的门突然被推开,陈香香嗖地把身子背过去:“……对不起,我走错了,你们继续。”

下一秒门又开了。

陈香香淡定的进来:“霍老师,小唯他……”

霍谌撩了下眼帘。

陈香香噤声。

霍谌拍拍小孩的背脊,腰微弯,像是下一刻就要吻上他的发顶。

陈香香心惊肉跳,不敢大喘气。

章向唯浸泡在角色的情感里,还没有缓过来,没意识到姿势的暧昧。

霍谌冷淡的侧过脸:“让小李过来给他补一下妆。”

“我这就去。”

陈香香去了化妆室,脚步渐渐慢下来,淡定也不见了,心里同时冒出两个声音,神经病的大吼大叫。

不正常,有猫腻。糖糖糖!

难道真的是她想的那样,那怎么办,天下大乱。糖糖糖!

职业操守跟CP粉的磕糖本能斗得难舍难分,她太难了。

.

章向唯不知道他助理姐姐快分裂了,他到了片场就开始准备。

“小章,你一会就从那出来。”

王导指着街巷不远处:“第一个机位推过去的时候,你要咬碎嘴里的血包,就是张老师的机位,你心里要有个数……”

章向唯认真听。

雨势猛烈,不断冲击着这座承载了众多优秀作品的影视城,大石块铺的地面被敲得劈里啪啦响。

工作人员都穿着雨衣在雨里穿行,身影忙碌。

王导希望这场戏能在零点前收工。

章向唯以为是担心他吃不消,结果王导来一句:“太晚的话,雨有可能会小,效果不行。”

“……”好吧。

.

陈香香撑伞在片场等候,王导一喊卡,她就带着面巾纸跟水壶跑过去。

章向唯的头上身上不停滴着水,湿漉漉沉甸甸的戏服挂在身上,皮肤都闷皱了。

棚内景跟外景各有各的遭罪法,拍戏怎么都辛苦。

章向唯一七七,陈香香才一六二,给他撑伞不是很轻松,他自己把伞拿走撑着,另一只手抽了几张面巾纸盖到额头上面。

“小唯,你妆全花了,黑眼圈都出来了。“

陈香香把水壶的盖子扣上:“去车里让张借给你补补妆。”

章向唯摇摇头:“需要妆好的镜头刚才已经拍完了,待会的拍了再让张姐化。“

一场戏分四段拍,失魂落魄,神经质,崩溃癫狂,黑化,王导想一气呵成,一次拍完,要求又高到苛刻。

哭得不对。

步子走多了,角度不行。

哭多了。

情绪过了。

各种不行,将近一小时才过一个镜头。

别得还好,章向唯想不通一点,雨下这么大,他的眼泪下来就被雨水冲掉了,王导是怎么看出他左右眼的眼泪滴数时间不对的?

说是他没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来,在说台词的时候,眼泪掉早了,叫他适当的收收情绪,出来一点。

章向唯打了个喷嚏,眼睛下面一片青色:“香香姐,我要拍到很晚。”

陈香香叹气:“我们在签合同的时候,没能明确收工时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你是新人,又没公司没团队,就我一个小助理,谈条件那些要跟大佬们协商,很复杂的,条件是否优越跟自身价值挂钩,你等以后好了,不用你提就有人给你一项项列出来,不敢压榨你。“

章向唯安慰的说:“我懂,没事儿的。“

“一次拍完其实对我也有好处,我的状态都到了,要是拍一半,突然停了,不上不下的,下次再拍的时候,我就很难再找到那个点了。”

章向唯把湿透的纸巾拿掉,换了干的上去,也不敢直接用毛巾擦头,怕给造型师添麻烦,他不舒服的蹙眉:“香香姐,我背痒。”

陈香香说:“哪儿呢,我给你挠挠,不是,你别这么看你香香姐,口误口误,我找个地方给你看着,你自己挠。”

一口气转了话锋,她碎碎叨叨:“看吧,我说的没错吧,男助理还是有必要的。”

章向唯只想抓痒,感觉自己现在像一条泡白的鱼,就剩一口气了。

.

东边一处没在置景的空阁楼上面,霍谌站在木窗前抽烟,昨晚他给小孩换睡衣的时候,检查了一下。

全身上下大大小小十三处淤青,还有几处破皮,左脚有个脚趾甲也不知道怎么被什么重物砸黑了。

进度才到哪就这样,拍完怕是没几处完好的地方。

这还是找了专业武替的前提下。

霍谌半阖着眼吞云吐雾,站在一个演员的角度,这些再正常不过,换成其他小朋友,他都不屑一顾,甚至为这个行业的未来担忧,年纪轻轻正是拼搏的时候,这点苦都吃不了,没有身为一个演员的担当跟职业精神,那还演什么戏。

到他的小乖宝身上,霍谌就不行了,双标狗中狗。

霍谌沉沉的吐出一口气:“有的是剧本可挑,我当初怎么就选了古装武侠?”

安利配合闷着一肚子苦水的老友:“不是说他有大侠梦?”

“也是。”霍谌说,“圆梦不容易,总是要吃些苦头。”

“梦圆了就行了,以后不让他接古装了,太累,打戏容易受伤,不安全。”

安利翻了个白眼,你不让就不让?

等那孩子愿意跟你好了,还不知道是谁管谁呢。

“老霍,你说你是不是自虐?”

安利“啧”了声:“不忍心别看就是,还非要来片场。”

霍谌咬着烟,眉头紧锁:“你不懂。”

安利:“……”幸亏我不懂,我可不想变成傻逼。

外界知道的是《涨潮》这部戏老友投资了百分之十,最大的投资商是启壹。

然而启壹背后的老板就是他。

等于说,选角色这块他有相当大的决定权。

男二的角色让一个戏剧学院的在校学生演,不存在是照顾哪个金主面子。

就是定的他,甚至可以说为他准备的。

哪天被业内人士查出来,搞上一波事,那真是腥风血雨。

而且不排除一个可能性,跟微博小号一样,当事人自己主动曝光这一切。

吊死在一棵青葱树苗底下的人,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根本不能按常理出牌。

安利觉得自己也该备点速效救心丸了,他搔搔头:“老霍,这戏早着呢,夏天的雨淋到身上也能感冒,你实在受不了的话,我这边让启壹跟王导交涉交涉,今晚先别拍了?”

霍谌摆了摆手。

他不赞成这个做法,倒不是认为不合理,怕被怀疑。

而是不想让小孩的心情跌下去。

都是演员,霍谌知道小孩现在的状态不能断,虽然辛苦疲惫,但也很兴奋。

这正是演戏最美妙的地方。

刚才霍谌不过就是口头说说,将来小孩要是真的喜欢某部古装,他还是会支持。

老父亲的心理,既担忧心疼,又不想打折孩子的翅膀,那样他会疼,也会恨自己。

所以思来想去,只能亲手丰满他的羽翼,让他飞高飞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开开心心的。

霍谌舒出一团烟雾,俯视雨中摇摇晃晃的纤细身影:“安子,你回去吧,我再待会。”

安利瞧了眼仿佛看着两岁宝宝学走路的新手爸爸一样的老友,一言难尽的想,只是待会?不收工你能走?

“你注意点,影视城这边也有狗仔那群事逼。”

安利刚下了层木梯就折回来,神情微妙:“老霍,蒋老师来了。”

.

蒋老师全名蒋怡,古偶起家,大满贯视后,女神。

素颜是邻家姐姐,妆容稍微浓一点点就是攻击性十足的美艳。

蒋怡接《涨潮》,粉丝们微笑接受,因为有影帝坐镇,给他当二番没问题,ok的。

然而《涨潮》不是大ip改编,没有原著,粉丝们不是很清楚剧情走向,这是传统的大男主戏,所谓的二番女一只是挂件。

蒋怡无所谓,虽为同门师兄妹,她只跟霍谌在一些活动上打过交道,没有合作过,不为别的,就是自己电影资源太窄,跟他搭不上线。

这次霍谌破天荒的跨进电视剧圈,她当机立断的推掉其他本子,从同行手里抢了挂件女一这个角色。

霍谌的戏她很喜欢,合作的机会千载难逢,必须抓住。

按照戏份,《涨潮》真正的二番是个新人,今晚就有他的戏,蒋怡好奇归好奇,却不想去看,下雨天麻烦,她去找霍谌聊剧本的时候,发现人不在酒店。

蒋怡联想到《涨潮》官宣以来的种种反常,心里生出一些古怪的猜测,没多久就出门了。

她古装拍得多,有两三年都在这边,对周围的地形建筑很了解。

只要确定了片场的位置,就知道哪里适合观看又隐秘,一找一个准。

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蒋怡摘下口罩,露出一张五官标准的素脸:“师兄。”

霍谌眼神示意安利离开,没把这个意外当回事。

.

“我听说饰演乔和的新人在这拍戏,就想来看看,闲着也没事,打麻将都缺人。”

蒋怡笑着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师兄,怎么,赏雨还是?”

霍谌嗓音冷淡:“这场戏是整部戏的三场重头戏之一,也是最早拍的一场,想看看后辈怎么发挥。”

听起来合情合理。

目光也落在那个地方,坦荡自然。

蒋怡却要把话题延续下去,她打开小包,拿出半盒女式香烟,姿态娴熟的点燃,吸一口:“网传你签了那小孩。”

霍谌的面上没有半点表情。

蒋怡说:“我猜没签。”

接着她风情万种的拨了下长发:“这么说吧,我有意签他。”

霍谌终于出声,嘲讽道:“然后跟你一样,包年热搜营销?”

蒋怡:“……”

现在的团队确实爱搞那套。

.

蒋怡耸耸肩:“营销不好吗?明星最不能没的不就是热度。”

霍谌弹弹烟灰:“他不想做明星,他要做演员。”

蒋怡露出惊讶的表情:“师兄这么了解?”

说着自问自答的点点头:“合作半个月了,有了解也正常。”

下一刻就不着四六的提起一件事:“当年学校聚会,我跟你被拍,狗仔p掉同行的其他人,说我们在交往,微博瘫痪,全网送祝福,两家粉丝大体也很和谐,按理说我们炒作共赢的事,”

“你的团队却在当天就挂申明,打假,那叫一个干脆利落,对待其他绯闻都是一个手法,一刀切。”

霍谌知道这女的要说什么,他气定神闲的拉着木椅去窗边坐下来,单手支头,叼着烟看还在拍戏的小孩。

他都羡慕起雨了。

不知道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亲了小孩多少遍。

蒋怡走近点,把半掩的窗推开,雨汽扑了一脸:“师兄,你和底下那后辈有cp,多少天了还活得好好的,你工作室最近都吃斋念佛,遁入空门,不想杀生了吗?”

霍谌腿一翘:“是想借钱?借多少?”

蒋怡没反应过来:“什么?”

霍谌睨她:“你跟你地下小情人不是被拍到了?”

蒋怡:“……”

提起这个就肉疼心梗。

她跟小男友下楼扔个垃圾就中招了。

狗仔借着放预告提醒他们打钱,十二小时,过期不候。

双方团队紧急开会,小男友是上升期的流量爱豆,这个阶段不适合公布恋情。

没办法,他们不得不掏钱把那个料买了下来。

八百万,草。

蒋怡抚着胸口顺顺气:“真的是,我还以为封死了,师兄,娱乐圈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吗?”

霍谌扫了眼她的状态,是事情解决后的放松:“不借钱你想搞什么事?戏瘾犯了?”

蒋怡:“……”

“师妹,管好你自己的事,别打听这个打听那个,”

霍谌冷笑:“我没你这么年轻的妈,你也不会有我这么大的儿子。”

蒋怡抽抽嘴,无力吐槽。

意料之中的结果,问不出个屁来。

.

霍谌不再多言,他盯着片场,抽完一根烟又点一根。

蒋怡看了看地上的几个烟头:“雨下的更大了。”

“年轻人就是有拼劲,淋这么长时间的雨还能扛。”

霍谌看着雨势,面色沉了沉,他给安利发信息,让他检查感冒药齐不齐。

蒋怡把一口烟吹向窗外的雨里,笑着赞叹:“雨戏是颜值的照妖镜,那小孩长的是真标致,隔这么远,人影有点糊了都赏心悦目。”

正说着,当事人就踉跄着摔到了地上。

镜头还在拍,王导要这个突发状况,以及演员的临场发挥。

霍谌皱眉站起来,下颌收紧,唇线绷得冷冽,烟跟手被斜飞进来的雨打湿了都没发现。

蒋怡看了眼他可怕的脸色,惊得吸口凉气。

我搞到真的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当必剩客遇到钻石男:第38章 大大师兄柯学勤

重生之贤妻难为:第6章

无心娇娃(男穿女):第35章 收回兵权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