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千金呆霸萌:第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盟主千金呆霸萌:第9章,作者:溪畔茶

乔宝清整整休息了三天,才终于缓过劲来。

一有了精神,她就迫不及待想去找赵鹤堂,问问有没有自己爹爹的消息。

她找来柳儿问了问,知道赵鹤堂一早出门还没回来后,犹豫了下,在屋里实在呆不住,决定先出门走走,说不定在城里走了一圈后,回来就能见到赵鹤堂了。

当下便招呼着柳儿出了院子。

这三天一直是柳儿跟着伺候她,乔宝清一则觉得她话多,二则觉得她眼神不老实,总是打探来打探去的,叫人不很舒服,总不如自己的乔安用得顺手,但人在屋檐下,她不好随便发脾气,只得将就着使唤了。

途中路过练武场,场中有许多盟主府的弟子们在习练各种武功,乔宝清秀颀的身影从场边走过,她乌发如云,容颜娇艳,引得一群成日苦练少见美色的男人们齐齐失了神,都转过头盯着她发呆。

乔宝清早习惯了这种待遇,她昂头挺胸,神色自如地走过。

等她走远后,场中哎呦惨叫声不绝,扭了脚的,岔了气把自己震得生疼的,对打到一半摔成一团的,什么怪样都有。

柳儿听着身后的各种动静,不由偷偷咋舌。这位乔姑娘论容貌还真是少有人能及,怪不得少爷一直对李小姐淡淡的,倒对她好得很。

跟着行自中庭,没走两步,忽听得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一根小箭直冲乔宝清袭来,钉在她布靴前两步之遥,箭身雪亮,尾部系着的红缨不停颤动着。

乔宝清十足十地呆了一下,才“啊”地尖叫起来。

柳儿也被吓得不轻,她忙四处张望,结果一抬头就见到前方假山上亭子里的几道人影,她立刻反应过来来者是谁,忙低下了头,心中暗暗叫苦。

这位姑奶奶,早知道她脾气坏,却没想到能这么坏。就算再生气,也不能直接跑到盟主府里对客人出手吧,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少爷回来一定要生气的。

这时乔宝清也看见了罪魁祸首,她生气地冲上前去,仰头叫道:“是谁射的箭?没长眼睛吗?伤到人了怎么办?”

亭子里有人高声回道:“住嘴!你是什么身份,敢对我家小姐说话如此无礼!”

另一人慢悠悠地道:“小萍,不许多嘴,确实是我一时闪神,没有注意。”

又一人道:“小姐,你就是待人太宽和了,又没有伤到她,小姐何必放在心上?照奴婢说,明明是她忽然走过来,自己撞到小姐的箭下,倒吓了小姐一跳才对。”

这主仆三人一边说着,一边不疾不徐地下了假山。

乔宝清原本只有五分怒气,被他们这一搭一唱的几句话迅速撩拨成了十分,怒道:“明明是你们差点伤了人,不道歉还装模作样,颠倒黑白,你们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份?想吓唬我,别做梦了!”

那个叫小萍的丫头在半山腰处接口道:“倒真怕吓着你,我家小姐乃是并州知府的千金,嫡出的大小姐,身份尊贵无比。”

乔宝清脑中迅速闪过先前上官潜的话,不由震了一下。她好奇心大起,一时忘了回小萍,转而瞪大眼去看她们。

这时三人已经下了山,只见走在当先的是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华服少女,相貌清丽,眉目间隐含高傲,她身上穿的是江湖儿女常见的劲装样式,但不管是衣料还是剪裁都明显下了大工夫,袖边衣摆处的绣花精致无比,绝非寻常可见。

乔宝清在打量她的同时,那华服少女手里摆弄着个黑沉沉的木匣,眼神也居高临下地扫过乔宝清的脸,僵了片刻,旋即闪过一丝不甘的嫉火。

她一直刻意摆着的漫不经心的笑容垮了,张口道:“柳儿,我听说你们府里最近来了个武林叛徒的女儿,就是她吗?”

“……”柳儿简直想挖个地洞藏起来,她分明感受到乔宝清身上瞬间燃起的熊熊怒火,她很想当自己聋了哑了,可一想到对面这位李小姐的脾气,她就不敢不答,“回小姐,这是少爷带回来的朋友,乔姑娘。”

李小姐见她回话有意模糊重点,不由沉下脸,剜了她一眼。

站在后面的小萍察觉到主子的不悦心绪,立刻高声道:“那没错了,就是乔天萧那个叛徒的女儿嘛。真是和爹一样不要脸,做爹的被官位迷了眼,再无耻的事都做得出来,做女儿的更厉害,自己家的地位没了,转眼就勾搭上赵公子,上千里的路程孤男寡女——”

啪!

好响亮的一巴掌。

柳儿惊得一缩头。所以她刚才没敢顺着赵小姐的话说下去啊,赵小姐的脾气坏,这位乔姑娘的脾气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猛虎相争,必有一伤啊。

乔宝清保持着扬手的姿势,面无表情地道:“你有胆再说一遍。”

小萍的脸已经红肿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她觉得嘴角发痒,下意识伸手去摸,就摸到一手血,傻了。

乔宝清的功夫虽然与她自以为的有很大一段距离,但要教训一个从不曾接触武学的普通丫环,还是满够用的。

李小姐勃然大怒,秀丽的眉目扭曲出极尖刻的神气来:“贱丫头,你敢打我的人!”

她把手里的木匣子对准了乔宝清,低头便去按机关。

此刻两人相距不足三尺,乔宝清待要躲避,已然迟了,这木匣子的威力她刚刚才见识过,机关一旦启动,这么短的距离内她断然躲不过去——

叮!

一枚铁莲子激射而来,在间不容发的几息之内,几乎是擦着乔宝清的衣角,将那根袭来的小箭打飞,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李小姐。”

赵鹤堂大踏步走来,衣袂随着他急促的步伐翻飞,显得甚是潇洒。他的脸色却相反,强压着怒意:“你的玩笑开得过了些,这样的凶器,怎么能随意对着人使用?”

从他出现起李小姐就低了头,这时重新抬起头来,脸上已经见不到一点怒意,她含着微微矜持的笑意,看上去像一枝清新优雅的幽兰,她柔柔地道:“是我鲁莽了,都怪我不好,一看到我的丫头受了伤,就急得什么都忘了。赵大哥,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眼见着恶人变脸先告了状,乔宝清气得快爆了:“少装无辜,要不是你们侮辱我爹,我怎么会动手?”

李小姐咬着唇道:“是我的丫头不好,乱说话。”

小萍捂着红肿的半边脸,不服气地用大家都能听见的声音嘟囔:“奴婢明明说的是实话,又没有说谎。”

“你——!”乔宝清气急,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两难:她要是不反驳,就是默认,她要是反驳,就得当着赵鹤堂的面把小萍刚刚说过的那些混话重复一遍,这两样她一样都不愿意。

赵鹤堂打破了僵局,他道:“看来这是个误会,既然这样,就让它过去吧。柳儿,李小姐累了,你身为府里的丫头怎么也不知道招呼?还不送小姐去客房休息。”

李小姐闻言用力捏紧了手里的匣子,面上却笑道:“谢谢赵大哥,我才练了一套拳,确实有点累了,没想到赵大哥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说着,姿势优雅地福了福身,领了丫环随着柳儿去了。

假山旁,乔宝清面皮仍是绷得极紧,眼神又凶又艳。

赵鹤堂深深地凝视着她,叹了口气道:“李小姐脾气大,叫你受委屈了。”

乔宝清咬牙,不肯说话。

“是我疏忽了,”赵鹤堂继续赔罪,“一听到有令尊的消息,就匆匆出去探听了,没想到李小姐会在这时候过来,她脾气一向娇贵——”

“等等!”乔宝清听得自己想要的消息,哪还有心思听他说什么张姑娘李小姐的脾气,连忙道,“你打听到我爹的下落了?”

“不算十分确切。有人说曾在汾河边上见过像乔大侠模样的人乘舟,但他说得不细,所以我一早出去,去向那河段的船夫打听。”

乔宝清连声追问:“打听到了吗?”

赵鹤堂点头:“我问的那个船夫确定他载过乔大侠,不过可惜,他说乔大侠中途又转了别的船,以后去了哪,他却不知道了。”

乔宝清心中咚地一沉,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乔姑娘不要丧气,这至少说明乔大侠离并州不会太远,说不定就在这附近,再打听打听,说不定就找到了。又或者,他听到你在这里做客,很快就自己找过来了。”

乔宝清虽然失望,但是转念想想,这总比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要好得多了,她的心情好了些,想起来向赵鹤堂道谢:“多谢你,又叫你费心了。”

赵鹤堂笑道:“可以将功折罪了?不与李小姐生气了罢?”

提到之前无端受到的惊吓和侮辱,乔宝清哼了一声,仍是没好气地道:“赵大哥言重了,谁敢生你未婚妻的气?算我倒霉罢了,不过我有言在先,她再来招惹我,我可没这么好说话。”

赵鹤堂一直温和有加的表情终于变了:“谁告诉你,她是我的未婚妻?”

“啊?”乔宝清呆了,她瞪大了眼眸,“难道你还不知道?”都回到自己家了,就算赵父不在,府中下人也总会告诉他的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强撩校草[重生]:第17章 chapter 17

墓王之王同人天娇若瑾:第58章 清叛

博君一肖-刚刚好:第56章 第二性别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