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杀神的爱恋:第32章:被超控的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杀神的爱恋:第32章:被超控的,作者:麦子邪

“醒过来!”沉闷的低吼声过,凌冽的光鞭抽上了我的身体。

但很惊奇的是,那光鞭从我身体穿过,一点也不疼。

不由笑望他的咬牙,吐出舌尖轻嘲于他:“笨蛋,你伤我不到。”

他收回了光鞭,神色愤怒而诡异着冷哼一声:“是吗,伤你不到。”

那后语仿佛是,咱们走着瞧。

这,便是我与男妖的初遇,我记住了他的名字。

杀生丸,一只漂亮,却脾性极坏的妖。

离了他之后,我依然如旧般漫无目的的飘游。

起初,景致的变化,美妙的遭遇,全都是由我自己来主导。

可有那么一天,名讳杀生丸的男妖再次出现在眼前冷哼一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模样。明朗的天空没了,美丽的景致变了,可爱的人类也没有了,可亲的妖怪们也变了。

所及之处,皆是战火连天,人类痛苦而悲切的哭,声声尖啸得似可撕裂我肺腑。

再接着,漫山遍野的妖魅们,全都朝我凶狠扑来。

虽然不会被伤杀,可我还是本能地开始了逃,不停的逃。

然而,每逃到一处,都见那有着白尾的男妖,只身躺在前路的某一物上。

神色不悦着,低语一句:“蠢货,醒过来。”

“你再不醒来,我会将这个梦境,变成更疯狂的火海炼狱!”

我被追赶得狼狈不堪,撑住一边的枯木问他,“你、你究竟是谁,究竟在说着些什么胡话啊?我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么,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起来?”

他扬起指尖点了点我身后,“追来了哦,你确信还要站在这里与我闲聊。”

焦急中余光一撇,他仿佛笑了,那笑略残忍。

我不知这妖是谁,但事情的发展,果然如他所说的。

变了,变成了炼狱,到处都是更加残酷的无休止杀戮。人类与妖兽们的眼,全都变作了血红色。不管是哪一场的相遇,就是战局的开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除了逃,我还能做些什么?

十年,二十年,我一直在逃,直到逃得累了,直到逃得自甘跌入了那片燃烧着火海。

我想死了也许会是一个解脱,却不想那只追看了我狼狈二十年的男妖。

居然在我身后,与我一同跳入了火海。

他眸色不悦非常,又高冷鄙视的朝我低语:“你又在干什么蠢事?”

我缩坐在他腿上怀中,任由他替我挡去了燃烧着的漫天业火。

“嗯,累了倦了,不想逃了,就此了断性命,也算是种解脱吧……”说完话,在漫天大火中,我将第一次的吻,献给了他。想给我这奔逃的二十年时光,画上个略带色彩的句点。

“反而跌入更深的迷障里去了么,真是麻烦的家伙,看来要换种方式了。”

这是我临近死亡前,听到的最后一句……

等意识再度回归后,天地间,又大变了模样,到处春花灿漫。

熏风阵阵中,我被男妖拥抱着坐在山坡,看人类在下边和美的生活。

“这、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记得,世间是一片炼狱的晦暗色的。

“你终于醒了。”低沉而缠绵的柔语,近响在耳畔。

“杀生丸!?”

“哦,还记得我。”

“当然,你袖手旁观着看了我二十年的狼狈,怎么可能会忘。”

“你的健忘症,还真是另我伤心呢。”

“健忘症?我么?伤心?你么,为什么会伤心?”

“我没有袖手旁观你二十年的狼狈,只是抱着你睡了二十年罢了。却没想到,你醒了却只能记得起我的名讳,那些过往却一件也记不起来,怎么能不另我伤心难过?”他的语气,非常的平静。

平静得另我,恍恍惚惚的就信了他所说。

“我、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嗯,我们自然有关系,我们相互都离不开彼此的牵引。”

“……爱、爱么?”

“难道你不想要爱我?”说着,他抬手撩了撩发,笑了。

愣在了他的美色里一瞬,我忙抽回神来,傻傻地摇了摇头。

是的,我不想爱他,绝对绝对不想爱他。仿佛灵魂的深处,有道声在告诫着。

跟着,我打了他一掌,飞跃出一段很远的距离。

“笨蛋,谁会相信你说的……”语毕,我再次趁风飞离。

这次,很愉悦,因为景致再度回归了最初的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无论我去到哪儿,身边都会出现那只男妖。

他一次次的对我显露淡淡寂寥的低语,“还要多久,我才能走出,你才能记起。”

莫非,从前还真是与我一对?长久的纠缠不绝中,我终于忍不住对自己展开了疑惑。

可是,我害怕,害怕陷入那双金色眸中后,会再也走不出来。

所以,我还是转身逃走了。这一转身,时光飞逝着又是过去三十年。

终于有那么一日,再次相遇在樱花灿漫下,他俯低头来。

“还没能反应过来这场幻境吗?已经笨得,我忍不住的想出手了。”语毕,他深深吻向了我的唇。强势而温柔,缠绵且长久。我想,我被这个吻给弄昏了头。又或者,从前我们真是相爱的。

是以,我卸掉了心防,让他走了进来。

任由他抱着躺倒在花瓣中,褪却我衣裳,吻遍我所有,侵占我所有。

“……杀生丸,你爱我么?”

“……我已在用行动证明着,你还怀疑什么?”

是了,他在每一寸肌肤的爱、抚着我,我还怀疑什么……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七十年,一百年……

他用了一百年的时间来证明,他是爱我的,虽然他从来不将那个字说出口。

一百年里,无论我想要什么,他都耐性十足的寻来。

不论我要飞向那里,他都在一边陪着。不论我耍任何的小脾气,他都沉默地受着。

若不爱一个人,绝不可能一百年里,每天都用宠溺的眼神看她。

若不爱一个人,绝不可能一百年里,都将轻抚的指尖,展现得那般的缠绵。

若不爱一个人,绝不可能一百年里,陪那人看遍万千风景的迎风痴狂流浪。

若不爱一个人,这所有的种种,根本不可能会容忍得来。

于是,我找不到他不爱我的理由,安心的承接了所有。

“杀生丸,爱你哟……”最后的最后,我躺在他怀里,幸福得眯起了双眼。

睡意弥蒙间,只听他说,“原来被爱到满足了,才会醒来……”

然后,我醒来了,仿佛长长久久的睡了一场,身体僵硬得无法动弹。

仰上的视野里,是那阁楼的四角屋檐,是那灿漫开散着的樱花。

这、这里是犬一族!不对!不对!不是这里,我与杀生丸的爱巢,不是犬一族的地界!

“杀生丸!”因惊吓使然,我忽地坐直了身体,害怕他至生命里消失。

“……”他站在一旁,神色悠久地眺望苍穹,仿佛终于得回了自由般的松了一口气。

久久之后,才回首。那金色的眼眸里,不见了爱怜我时的低柔痴缠。

“杀生丸……”

“什么事。”就连语调,也透着冷冷的厌弃与疏离。

“杀生丸!”

“……”

“杀生丸!”

“……”

“为什么会这样?”

“你松懈了神识的陷入了沉重的昏睡里,因那妖魄的关系,连带着我也无法清醒过来。所以,我不得不进入了你梦意识的幻境里,迫使你清醒过来。这样解释,你明白了没有?”

我愣了神,摇了摇头,跟着又傻傻地点了点头。想去抓他的衣襟,却被他走步躲开。

“只是个略久的梦境而已,你已经醒了。”

“那这个梦,做了有多久?”

“一百五十年。”

“你……操纵了我的梦境是吧?”

“不操纵你的梦境,我如何醒来。”说完这句,他便走了。

我不太明白,一觉入梦而已,何以时光能飞逝得如此之快。

我不太明白,这一场遭遇与这一场梦境,究竟谁才是犯了错的那个?

我因堕入了梦之幻境困住了他一百五十年清醒,他想得回自由玩弄了我一百年的情。

论到底,我还多占了他五十年的便宜,是不是?真是可笑,真是可悲……

哽咽中恍惚起身,我到处寻妖,见谁都问,我与杀生丸相拥入梦了究竟多少年。

犬一族的小妖们,皆看我满目同情与安抚,同时也给出了让我诧异与死心的年份。

可我还是不信,不信杀生丸眸间端起的冷漠疏离;不信他丢下我独自走离的背影;不信已经真正醒来;不信斗牙劝说真的俩俩相拥在一起同睡了这么多年,不信眼前所碰触到的一切真相!

却坚信,这场醒来才是噩梦一场!而我,要去寻那属于我的真正所在。

于是,我一次次的闭上眼,想要入睡,然后再次清醒时,一切都回到我所熟悉的那里。

杀生丸依旧等在我们共同的爱巢门前,会伸出一手,将我由半空里卷回怀中,然后那另一手惯性地整理着我的乱发衣袍,随之还会轻柔低叹声‘终于野够了,知道要回来了’这句。

然而,没有了!没有了!不管我如何的入梦,总也回不到那里了。每一次的再醒来,陪伴我的只有抓空的手与颊边的湿意,还有一只犬妖。当然了,不是我所痛爱着的那只。

“一百五十年的昏睡间,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斗牙狠狠摁压住了我揪扯头发的自残举动,朝我怒喝了这声。我猛起疯狂挣扎地挥开了他的手,紧紧捂住流泪的眼陷入了无声的哽咽里。

我说不出来呵,这难堪的虚幻一场。难道要我告诉他,这相拥而眠的一百五年里,我用了五十年的时间来与他儿子周旋到累得跳了火海,又用了一百年来爱他爱到如此的陷入了癫狂。

我说不出来啊,说不出来啊。这南柯一梦的美与残酷,狠狠痛入了心扉。

搅扰得我神识癫狂,搅扰得我不愿醒着,只愿死去!

“啪”的一声,斗牙甩手给了我重重一巴,将我至疯狂的边缘拉了回神。

“松开牙齿,我不会逼你说出来,谁也不会逼你说出来!”

“嘘……安静下来,安静下来。这都是怎么了,杀生丸这几日也怪得很。不愿任何谁靠近,那妖气散漫得一波强过一波的不稳定。我不问了,只求你们俩都能尽快的稳定下自身的妖息。”

“他……也……”似如我这般痛苦着,纠结着么?那么,或许我们之间还能有些什么。

一把挥开了斗牙的手,我奔走出去。但凡见着一只犬族,都拉着询问杀生丸的所在。

然后,我见到了他。他睡在地面,卷缩成团,獠牙将嘴角咬裂得流下一串串的血迹。有限的空间里,全都泻满他散发出的浓烈妖气。看起来,他似乎比我更加的难过不知多少倍。

是因那魄的影响吧,我在难过里疯狂的时候,他也在这边拼死耗费妖力抵御着。

“……滚,别靠近我!”或是不想被谁窥去了狼狈,他坐直了身体,擦拭掉了唇角的血迹。

“这妖魄的影响与这份不成熟的仁慈,我总有天会亲手斩断……”说着,他又捂住了胸口开始猛的大口喘息。或是因为此刻我,再一次被他眼神里端起的疏离,给狠狠戳痛了肺腑的缘故。

“好,我等着。”忍住泪点了点头,我笑着朝他走了过去。

跪下,抚摸他发红的眼。然后贴近他的头,朝他耳畔深深的吹了一息进去。

他卷缩着抵御的身体,这才松软下来。松开一看,似乎是昏睡了过去。

“卑劣的混账家伙,警告你此后切莫再来招惹我了,我是个极易认真起来的家伙呢。不过是一梦罢了,不过是一梦罢了呵,何谓如此认真的伤己伤人呢。你以后一只,好好的独享这自由吧……”

说完,我又俯下紧紧抱住他的头入怀,放肆着想流尽这最后的一场痛泪。

待收回眼泪后,我去到了云上天宫阶梯下的云层旁。

因为没有再留下的理由,失了再敢去面对的勇气。而影月这厮,居然对我做出了挽留。

“不过才一百五十年而已,你就忘了当年对我的深情告白了么?不是说过,想带我一起远走天涯去流浪的么,你这小没良心的家伙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呐。兄长大人,你也劝说劝说她啊……”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越后的种田生活:第2章 接受现实

迫害妮妮真开心[综英美]:第46章

盟主千金呆霸萌:第9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