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他有脸盲症[穿书]:第20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魔尊他有脸盲症[穿书]:第20章,作者:摘星怪

果然,在赫连城传话之后没过多久,谢池渊就表示会来。

魔侍们不知道他今天一整天无所事事,以为尊上真是在会见八荒城主,看见尊上此时因为新夫人一句话就抛下正事过来,心中诧异无比。

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他们几人面面相觑,而此时谢池渊也来了。

谢池渊心中原本正想着贺礼的事情,想要看看那些人都给他送了什么东西,结果瞌睡了就有人给他送枕头。

还不等他想办法暗示,美人便叫人贴心的来邀请他共赏珍宝,谢池渊必须是立刻答应啊。

谁知道过了这个村儿之后还有没有这个店呢。

谢池渊心中想着那些珍宝便有些高兴。

赫连城心中猜到这魔头是在玩.欲.擒故纵这一手,此时真见到人过来心中不由冷笑,他冷着一张脸,本以为自己见到那魔头会十分冷气厌恶,谁知道在看到对方真的来之后被算计的生气之外竟有一丝不自在。

偏偏谢池渊却好似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看穿了,此时在走到门外免了魔侍们行礼之后还眉梢放松问:“夫人着急叫本座来可是有事?”

赫连城:……

还装?

若不是.欲.擒故纵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他深邃沉峻的面容上阴晴不定,最终还是没有拆穿谢池渊的话。

罢了,看在这个魔头为他费尽心思连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都用的出来的份上,他也不拆穿对方,给对方留几分面子算了。

赫连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无事。”

“只不过是想要告诉你,你不要白费心思了。”

“这喜袍我是不会穿的。”

从早上将喜袍送过来到现在赫连城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更何况穿上试,他心中坚定大婚之日离开,自然是不会穿这种东西。

这是那魔头无论如何讨好都不会改变的。

既是如此不如叫他也早有准备,不然免得大婚之日接受不了噩耗。

赫连城心中一向冷.硬.,从不管他人羞辱死活,今日倒是难得为拒绝这魔尊考虑了一次。他表明态度,到时候留下东西走时也不算他辜负。

赫连城这样想着时,忽略掉了心底那一丝旁的感觉。

旁边小魔们听见夫人不穿喜袍的话,端着盘子的手一抖,吓的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魔尊发怒。

但是谢池渊却没有生气,他只是心里嘀咕了几句才问:“可是喜袍不合身?”

赫连城眉头皱起,冰冷的语气有些不近人情:“无论合不合身,大婚之日我都不会穿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赫连城很少说这种拒绝别人的话,此时表情毫无转圜之地,未免太过冰冷。

他话说出口后才意识到伤人,风澜剑鞘发烫似乎是在提醒他,但此时已经说了,赫连城却也收不回话来,只能撇开眼。

谢池渊:……

行吧,不穿就不穿,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大不了到时候下点.迷.药什么的。

但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贺礼。他点了点头后目光还放在几个箱子上,想着如何不动声色的开口和美人讨要贺礼。

然而美人却像是没有看出来他的暗示一般,看着他让人送来的贺礼又皱了皱眉。

谢池渊只好开口:“喜袍的事夫人既然不想穿便暂且放在一边。”

他转过头去看着箱子道:“这些贺礼是八荒城主进献而来,夫人且看有没有喜欢的。”他都说的那么明显了,美人总该邀请他看看了吧?

然而赫连城却淡淡道:“这东西哪里来的送回哪儿去吧。”

“我不需要你破例。”

他既然不喜欢这魔头,也犯不着让他为难。赫连城下意识忽略掉了自己收下过魔尊亲手送的东西的事情,只想着走的时候将手中东西给留下便是。

谢池渊一听哪里来的送回哪里去便着急了。

这怎么行?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算计来的!

唉,美人不愧是剑修,果然是修真界最不会勤俭持家的,他心中想着又叹了口气,此时一腔想要看贺礼的心慢慢冷静下来。

罢了,今天也不急于一时去看,还是先让美人气消了把东西留下吧。

谢池渊不舍得看了眼那箱子,嘴上道:“夫人不必生气。”他顿了顿,分明是清冷的声音却听出几分失落:“你若是不喜本尊在,本尊离开就是。”

魔尊的语气叫殿中的魔侍们只觉震惊无比。尤其是在看到夫人闹着不穿婚服魔尊也纵容之时,眼睛更是睁大。

“你……”赫连城也霍然抬起头来。

显然,谢池渊的表现就连他也有些诧异。

赫连城知道平心而论若是有人这样对他,他不说拔剑至少也会心中不平,但是谢池渊却像是完全没有在意。

或者对方是在意……只是强行压下去了。这个认知叫他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谢池渊这些日子又是送剑鞘,又是送珍宝,即便是赫连城这样的铁石心肠也能看出来他有多喜欢自己。

但是想到对面是将他强行掳来的魔尊,两人之间绝无可能,他便又告诉自己冷下了心。

在对方说完之后一声不吭,只在看着谢池渊离开下意识握紧了剑。

谢池渊哪儿料到在说完离开之后美人当真一句话也没有留他。

侧殿的大门“啪”一声关上。看着彻底隔绝的空间,谢池渊皱了皱眉只觉得这美人脾气真是太大了。

他每天当祖宗一样伺候着,送剑鞘送温暖的,结果现在却连贺礼都不愿意让他看一眼。

他堂堂一个魔尊好不容易想出了个办法,想要得到宝贝怎么就这么难呢?

被关在门外的魔尊这时候也委屈了起来,想到贺礼还在里面他也没心情回主殿了,便干脆上了岸。

一眼望去,魔尊只觉四处茫茫无处可去,上岸之后他便想起了上次被一群认出来的修真界人士跟踪的场景。

不想被人再跟着,他皱眉便变成了原型,甩了甩尾巴之后从草丛中出来。

算了,去别的地方吧。为了不再碰上蹲守他的人,谢池渊这次特意换了一个城镇,凌空而飞离开了枯荣海。

化神修士修为极高,更何况他原型亦有天赋神通,谢池渊身上白光一闪,眨眼间便到了中洲的一处仙集中。

因为是几十年一次的集会,这地方出乎意料的热闹,来来往往的都有人。

谢池渊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想到堂堂一个魔尊因为白月光三翻四次出来买醉,传出去一定会惹人耻笑的,于是便咬牙用原型进了集会。

但好在这地方妖族也不少,那些妖族变化而成的摊贩在看到一个白团子时也没有多注意。

谢池渊还是第一次用原型出来,多少有些不自在,不过他的原型经常被人认错,那些人远远看着,也只当他是一只漂亮的白鹿。

他浏览过一众商铺,看到上面卖的都是些正经东西时不由有些失望。果然是正道的买卖集会,怎么就这点儿东西。

白团子边走边点评着,来往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一直到走到一家酒肆,这才眼睛亮了亮。

酒肆。

应当有他要的东西吧?

谢池渊将目光锁定在哪儿后从地上一跳,跳到了铺子桌上,正在铺子里打盹儿的小二吓了一跳,一抬头看到一只漂亮的小白鹿过来,不由有些惊奇。

“你是妖族?”

妖族吗?

谢池渊也不知道自己原型算不算妖,但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所以便默认了。

现在就装作一个开了点灵智修炼不到家的妖族算了。

他矜持的眨了眨眼睛,用蹄子指了指旁边的“忘忧酒”。这东西听着就不太正经,应该能让他忘了烦恼吧?

果然,小二顺着他的蹄子看过去有些奇怪。

“你要这个?”

对。

白鹿点了点头,又从脚下踢过去一个上品灵石。

小二哪儿见过这么好的灵石,原本质疑是有动物过来捣乱的心思瞬时就变了,连忙接过灵石来,对着白鹿模样的谢池渊迅速变了态度,笑呵呵道:

“鹿爷,您真是好眼光。”

“这酒可是用解忧草酿的,一杯就能让人飘飘.欲.仙。”

飘飘.欲.仙啊。

他就需要这个!

谢池渊眼中更亮!本以为送了美人剑鞘会改善关系,谁知道今日不仅被赶出来,还连贺礼都没见着,这样想着他就觉得自己喝一口解忧酒不冤。

唉,做魔尊好难。

双目盯着那坛酒,谢池渊觉得自己急需发泄一下郁气。

天下第一美人不愧是原著中最难搞的人。他都是魔尊了,有一个漂亮妻子有很多珍宝有什么错?!

谢池渊心中不平。

然而正当小二将酒倒过来他准备低头喝时忽然一只手挡在了他面前。

“小鹿可以喝酒吗?”一道温和不乏疏离的声音响起。

谢池渊烦躁的用雪白的蹄子踢了踢碗,不耐烦的刚起头来。

谁啊?

结果刚回头便看见了那人端起碗时手腕上不经意露出的玉珠。

等等……玉珠?

他一下子想起了那个送回他珍藏的好心人。谢池渊动作停了一下,收住雪白的小印,转头便看见一个穿着白衣佩剑的青年正皱眉看着他。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杀神的爱恋:第32章:被超控的

穿越后的种田生活:第2章 接受现实

迫害妮妮真开心[综英美]:第46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