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性难驯:第18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妖性难驯:第18章,作者:青梅酱

妖族当中往往按照道行排资论辈,某方面来说等级制度比人类社会要来得清晰很多。几百年起步的大妖往往都已经习会了收敛气息的能力,就像是陆安生,只要他自己不想被发现,面对小辈们往往能不动声色地掩饰过去。

然而跟前的这人明显并不是什么无名小卒,更何况陆安生也并没有想要隐瞒身份的意思,一来因为先前为宿朝之炼化心珠还没完全恢复元气,二来也是想借着自己展露的锋芒将注意力故意吸引过去,以更好地藏下宿朝之的秘密。

余老爷子寒暄过后似乎才想起来,热情地介绍道:“宿少,这位就是席修然先生,目前担任的是我们余氏集团的顾问,日后如果有机会合作的话,应该会有不少接触的机会。”

宿朝之早就留意到了对方往他身后看去的视线,散散地垂了下眼,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了这份露骨的注视。语调里更是没有太多的情绪,平静且敷衍:“席先生,幸会。”

席修然从善如流:“幸会。”

说完,仿佛没有留意到宿朝之的不悦,微微侧了侧身,直接绕到了陆安生的跟前,优雅地伸出手来:“还没有介绍,这位是?”

先前在楼上的时候有人传话,说是毕家的那个纨绔为了个男人跟宿朝之起了冲突,余老爷子对这种事情向来嗤之以鼻,从头到尾也没把陆安生放在眼里。现在下楼他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介绍席修然跟宿朝之认识,怎么也不明白席先生怎么突然会对宿朝之的这个小情人也起了兴趣,闻言才正眼看了过去,眉目间闪过一丝惊艳。

陆安生很礼貌地微微一笑:“您好,我叫陆安生。”

两只手握上的一瞬间,有一股异样的气息扩散开去,但彼此的试探也只是短短的片刻,就随着两人收回的动作而消散地一干二净。

陆安生不动神色地往后退了两步,重新站回到了宿朝之身后的位置,眼帘微垂,盖下了眸底的神色。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但是仅凭刚才的接触,已经足够猜出了对方的大致身份。

当年他跟蛇族那些人也打过交道,本家跟几个旁支基本上都曾照过面,这个席修然显然不在其中。

这样一来,也就只剩下了当时因祸事被整支蛇族驱逐出族的那支东临彭山的血脉了。

这算是蛇族当中的丑闻,陆安生也不清楚具体的经过,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能够在狡诈多计的蛇族当中被打成离经叛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现在宿朝之的情况特殊,也幸好提前炼成了心珠,至少避免了身份暴露后被觊觎的风险。

今天晚上毕柳那些事情的前车之鉴还摆在那,如今再加上席修然明显有些微妙的态度,这让宿朝之多少有些怀疑是不是就不该把陆安生带来这里。

他沉默了片刻,回头问陆安生:“今天结束的可能要晚,要不我让周行先送你回去。”

然而陆安生这次并没有听话,摇了摇头说:“我等你一起。”

余老爷子今天本来就有别的想法,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适时开口道:“小陆先生如果觉得累了,楼上有单独的包厢,需要的话我让人带你过去。”

陆安生笑着应道:“有劳了。”

宿朝之朝那张脸上瞥了两眼,第一次有一种看不透这个人的感觉。

余老爷子当即招呼了人来,这边刚安排陆安生离开,又笑着对宿朝之道:“宿少,要不要一起去接待室坐坐,也给我们一个机会为刚才的事赔个礼。”

宿朝之目送陆安生离开,看了眼宴会现场那粉饰太平的表象,确实觉得有些疲于应酬:“也好。”

余老爷子见余淖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下他的肩膀:“还不给你朝之哥哥带路?”

朝之哥哥是余淖小时候叫的称呼,当时他整天跟在宿朝之的屁股后面就像一条小尾巴。这个时候余老爷子突然这么提醒,显然是在打感情牌。

但是自从余淖出国之后,毕竟已经很久没再这样叫过了,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顿时脸上一烫,半晌才讷讷地接话道:“朝……朝之哥哥,休息室往这边走。”

然而宿朝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完全没有留意到称呼上的变化,心不在焉地跟了上去。

-

楼上的这些包厢都是余家给醉酒的宾客们准备的,干净又豪华。

陆安生就这样静静地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倒了一杯热水喝着,也不做别的事情。

过了片刻之后,虚无的空中缓缓地腾起了一股黑色的雾气,逐渐地发散开去,一个高挑的身影从中优雅地踏步走出。

陆安生散散地抬眸,对于席修然的出现没有感到半点惊讶,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嘴角,唯有一道火纹状的徽记从额前无声浮现。

席修然看到这道红纹的瞬间分明愣了一下,片刻后神态不明地笑了起来,左手双指合一,微微俯身轻点右肩,做了一个妖族完整的礼仪动作:“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是魔尊凤凰,失敬了。”

话是这样说着,陆安生并没有从这样的神态间看出见到尊上的任何惶恐情绪。

他扫了席修然一眼,也是开门见山:“你是东临彭山的分支?”

“分支?”席修然抬了抬眼帘,笑得温和,“以前确实是这么叫的,不过如今大概要改一改称呼了。蛇族都已经覆灭了那么多年,除了东临彭山,难道还有别的血脉存活下来吗?”

陆安生以前也听说过蛇族全数覆灭的消息,如果说先前还不确定,今天也算是从席修然那得到了应证。不疾不徐地抿了一口茶,也很是从善如流:“是我说错了。”

席修然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倒是很有兴趣地问道:“之前不知道尊上身份多有得罪,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知晓,倒是有一点感到不太明白了。”

陆安生知道席修然想问的是什么,淡声道:“看上一个男人而已,没什么不好明白的。我把宿朝之当宝贝,就像你捧着那个余淖一样,都是同个道理。更何况,居然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人家当个吊坠玩,要真说起来,席先生怕是比我还疯呢?”

席修然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

“我们妖族行事从来都是随性,你跟余家到底有什么渊源我不想过问,不过我看上的男人……”陆安生扫了席修然一眼,渐渐露出了一抹有些诡异的笑来,“也不希望被任何人觊觎。”

话音落下,原本坐在沙发上的身影一闪即逝,等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席修然的身后,尖锐的指尖轻轻地擦过侧颈,留下了一抹极浅的血痕。唯有陆安生的声音轻地仿佛呓语:“其实,我今天特意来这见你,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日后还请麻烦管好你家的小朋友,要不然如果做了什么出格的,我一个没忍住,可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席修然垂了垂眼帘,周身的黑色豁然炸裂,将陆安生推开了几分,依旧是淡淡的笑,“放心,既然是魔尊看上的男人,我自然会让阿淖小心些的。”

片刻间陆安生已经重新回到了沙发上,歪头看来:“这样最好,人间有句话说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同在宁城,以席先生的深明大义,我相信一定可以愉快地和平共处。”

“那是自然。”席修然悠悠地说完,意味深长地勾了下嘴角,“说起来,外面都说魔尊凤凰在当年一战之后修为尽毁、元神具散,今日一见,果然谣传都不可尽信。”

陆安生眼底的眸色微微一晃。

修为尽毁、元神具散都是真的,只不过,并不是他。

低头抿了口茶,他意味不明地淡声一笑:“传闻要是可信,那还怎么叫传闻。”

“也对。”席修然笑,“感谢尊上为我答疑,那就不多打扰了。”

陆安生看着室内的那团雾气消散,直到重新回归寂静才彻底地松了口气,全身紧绷的情绪一松,喉咙口隐约滚了滚,咽下了涌上的那股血意。

他的妖力还没完全恢复,刚才和席修然看似云淡风轻的对话,是这都是无形的对峙,几番下来不可避免地又损耗了很多。

仅存的蛇族一脉,他也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强势的人留存,也好在他昔日的威名够盛,才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

陆安生有些疲惫地靠在沙发上,缓缓地吁出了一口气。

几次接触下来,他当然也看出了那个余淖对宿朝之的心思。虽然他不清楚这蛇妖跟余家到底有什么渊源,但是妖族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地跟人类纠缠不清,他故意借题发挥做出警告,席修然如果上道,相信日后便不会再与宿朝之发生过多交集。

至于余淖,倒还不至于让他放在心上。

陆安生微微抬头,看了眼窗外的景色,满天繁星瞬间尽入眼底。

稍稍沉默。

话说回来,刚才他提前离开,宿朝之该不会真的去陪那位青梅竹马的余家少爷了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盼你回顾一眼:第172章 修得正果

穿成豪门女配肿么破:第15章 Chapter 01

HP之走出轮回[综]:第74章 治疗2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