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理想国:第26章 26

- 编辑:网页上传 -

[FATE]理想国:第26章 26,作者:初云兮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假若他日相逢,事隔经年。

我将何以贺你

以眼泪,以沉默。

——George Gordon Byron 《When We Two Parted》

二人的共同出行止于白垩之城外,原因是少女忽然停下脚步扯住了太阳骑士的披风。

“怎么了?”高文问。

少女看着巨大恢宏的城门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去了。”

高文不是没想过问她原因,但是她一副既带着不安又有些忧悒的模样就让他开不了口做出任何诘问了。

他用手背轻轻碰了碰少女的侧脸,随即执起她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那么,晚一些的时候,我再去看你。”

***

虽然今天高文执勤并没有迟到,但无可避免地还是让圆桌的众人看出了他的分心。

亚瑟了解高文。

他的这个侄子,温和,谦礼,尊重女性,同样也风流多情。

所以对于坊间传闻能把高文拿下的女性异常好奇。

所以此时,他也随口问起了这件事。毕竟这离高文曾经迎娶的那位妻子相遇的时间实在有些对不上,地点也不是很对的样子。

高文顿了顿,挂着温和的笑容回答了王,“嗯,她……非常可爱,也很温柔。”

“是吗。”亚瑟王淡淡地说,“不需要有顾虑,如果确定了的话,就在卡美洛举行婚礼吧,卡美洛也很久没有热闹过了。”

若论圆桌骑士中最信任之人,高文无可取代的是其中之一。曾经高文为了救他挺身而出迎娶的那位妻子,虽然貌美,但是与高文却似乎实在有些相处不来。

后来他才听说,高文喜欢的是年下……咳。之前的那次婚姻想来的确是委屈高文了。

高文诚实地告知了王真相,“她可能还没有准备好,因为她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连自己的名字都忘却了。”

亚瑟王停下了翻阅文书的动作,似乎有些意外,“……这样吗?那么不如让梅林前去查看一下吧。”

想到少女刚刚在卡美洛城外抵触的神情,太阳骑士第一次拒绝了王的善意,“……虽然有些失礼,但是吾王,她并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接触。”

“好吧。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务必要提出来,高文卿。”最终亚瑟王如此说道。

然而在太阳骑士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以后,亚瑟王就有些烦躁地扔下了笔。

他合上了眼睛,片刻之后恢复了平静的模样让侍从官找来阿格规文。

“阿格规文卿,我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

黑发的骑士虔诚地低下头,“我会尽全力完成的,吾王。”

“请你帮我私下寻找不列颠之中有没有突然出现的,或者一年之内来到不列颠的十五岁左右金发蓝眼的少女。”

若只是十五岁左右金发蓝瞳的少女,不列颠里可是有一堆,但若是近期突然出现的话……

阿格规文心中极快地浮现出一个人选,即使此刻他知道对方对于高文的重要性,但是对王的忠诚还是压倒了一切,“王,事实上——”

“怎么?”阿格规文少有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亚瑟的神色渐渐郑重起来。

“城内流传的高文卿的那位心上人,正是他三个月前在卡美洛城外遇到的金发蓝瞳的少女。”最终,阿格规文回答道。

湖绿色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

***

森林边界的城堡,正是高文的领地。

亚瑟王根本没来得及通知高文他会过来这件事大脑一空骑上马就赶了过来。

他根本没想过对卫兵亮明身份,因为即使亮明身份他也必须等到卫兵通知高文才行。

——“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这是整个欧洲统治阶级的基本观念。

但是他等不了了。

亚瑟将马停在了森林外,带着特里斯坦摸进了高文的城堡。

事实上,要找到那位传说被太阳骑士青睐的少女并不需要费多少力气。

因为她就静静地坐在花园里。

像静美的画。

大概只有一阵疾风刮过的时间,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是什么人闯了进来就被来人抱住了。

亚瑟将她抱起来转了三圈,带着清爽的语气,与不加掩饰宠溺,“为什么不来找我?怎么又将头发剪短了?”问题一个接一个,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少女有些迟疑地看着亚瑟,“抱歉……请问你是谁?”

金发碧眼的俊美青年闻言立刻蹙起了眉,眼中浮现出一丝受伤,“我是亚瑟。爱歌,你还记得吗?”

“你是亚瑟王?”她打量了一会他胸前的徽章,记忆有一瞬间紊乱,“你叫我爱歌?”

听到她以完全陌生的口吻称呼他为亚瑟王时,青年的心中蓦然一痛。

王。

啊,这样充满了相敬如宾的字眼,那是曾经桂妮维亚在最后的时刻的称呼。

“亚瑟”这种温暖又过分亲昵的叫法,自从他成为了大名鼎鼎的骑士王之后,就连他的王后也十分罕见这么呼唤他了。

曾经是这样的。

纵使心中不快到极点,亚瑟的脸上也看不出丝毫痕迹,只是诱哄一般温柔地说,“你忘了吗?你名字是沙条爱歌,我们是恋人啊。”

雪花一样的记忆碎片从她脑海中闪过。

苍银的骑士向她举起了剑——

曾经冷酷的湖绿色眼眸。

眼前温柔的湖绿色眼眸。

到底哪一个才是记忆里真正的他?

“抱歉。”刚刚找回了自己名字的沙条爱歌颦眉看着他,“阁下可以先离开吗?记忆稍微有些混乱,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亚瑟沉住了气,即使听到了与逐客令无异的话语也丝毫不损他温柔的笑容,湖绿色的眼睛直视着少女,郑重地说,“明天我会再来的。”

沙条爱歌卷翘的睫毛微微一颤,轻轻扇了下,一双如同落满了星星的苍蓝色眸子看向亚瑟王。

她脸上流露出一丝空白的惊愕。

没有错了,就在刚刚,那个瞬间。仅仅是那样的一眼,仅仅是一句话。

她确信自己的确爱上了对方。

距离相谈的两人不远处,手握竖琴的红发骑士心里计算了一下高文赶来城堡的时间,又看了一眼正在对视的二人。

那样的眼神,特里斯坦不会看错。

为什么要爱上王呢?

骑士有些悲哀地嗟叹,爱上不懂人心的王,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而且这个少女……

他想起自己苦恋的另一位女子,心中涌起某种悲观的慨叹。

——爱会迷惑人心,而我仍不会对爱踌躇。

***

亚瑟温和的神色止于他独自走进宫殿。

他让侍卫关上了宫殿的大门,随手抽了一把剑握在了手里——

梅林甫一踏进亚瑟王所在的宫殿就被里面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模样吓了一跳,难怪竟然要叫他来善后。毕竟最近王对他的依赖已经逐渐减少了许多,不像他刚刚登上王位事事需要他辅佐的模样了。

不过自从亚瑟登上王位之后,就很少见到他这样发飙的样子了。毕竟他一直控制着自己保持了非人的冷静与理智。

这一次是什么让他气成这个样子?

亚瑟正合着眼睛闭目养神,并没有接收老师饶有兴味的眼神。

他此刻提不起一点心情去向人解释他的失控。

爱欲总是很难分开的。

对寻常人来说的确如此。然而沙条爱歌却仿佛无欲无求的圣人一样,飞蛾扑火地贡献自己。

她为他实现愿望,却什么都不想从他这里获得。

与其说是爱,倒不如说是自身的一种满足。

沙条爱歌曾经说过想和他永远在一起。那是她的认知赋予的谎言,于她却是真实。

沙条爱歌的认知里相爱的人就该像王子和公主那样永远在一起。

这些他曾经是不在意的,因为她的眼里只有他。

可是今天,沙条爱歌拒绝了他,她留在了高文的城堡里。

他不禁想到如果当初让她怦然心动的那个人不是他,那么爱歌对别人恐怕也会这样。

她以为自己因他而产生了欲求,可是现在被证实了那只是虚幻的泡影。

如果不是因为她“看见”了那样的未来……骑士王攥紧了拳,额角的青筋不受控制地鼓胀。

他竭力平息自己汹涌的情绪。湖绿色的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只剩下势在必得的坚定。

他会让她想起来的。无论用什么手段。

***

高文得知亚瑟王不打一声招呼前去那座城堡之时已经是日落时分的事了,还是出于同僚之情的特里斯坦告知他的。

他来不及多想原因,就骑上了妖精马赶往城外。

但是他面对的却是少女宛如全新的打量。

沙条爱歌看着高文,薄荷色的眼睛里一片平静。

太阳骑士的光辉不曾有一丝暗淡。

那样迷惑了她,让她产生短暂错觉的白马王子。

清廉洁白,又无比忠义的骑士。

完全理想的骑士。

但是,她却无法对他抱以同等的爱恋之情。

“高文卿,和亚瑟王长得有点像呢。”少女轻轻地说。

高文突然意识了到她的意思。也同时想起了特里斯坦那充满隐喻的话语。

啊。刚刚少女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

在透过他看着谁一样。

嫉妒之火几乎焚烧了他的理智,她以为他是谁?!

太阳骑士死死地握紧了拳头,不让那些诘问外露,但是内里的心脏却像被尖刀划破心脏,浓稠暗红的血从狰狞的伤口往下流淌。

高文胸膛不断的起伏,眼角赤红,齿间溢出嘶哑的声音,“还有谁,来过这里吗?”

即使高文极力隐藏言语中的冒犯之意,沙条爱歌也听出了这是诘问,因此她只是安静地微笑,并不回答。

高文一下颓丧地半跪在了她的身前,将额头贴在她的手背上,“——请不要这样对我。”

此刻,世界、威严、荣耀、名誉、骑士精神、忠诚和友谊, 全都如同梦境一般地化为灰烬, 只剩下对爱情的热望和欲求。①

高文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那种绝望痛苦交织的情绪让他几乎想要在她面前显露出最软弱的模样。

从遇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欢乐和悲伤, 全部系于她一人,只要这爱火不熄,这份对她渴求将不再有完结的时候。

眼前的人,是他发誓要迎娶为妻的女性啊。

沙条爱歌惊讶于金发骑士微红的眼眶,她已经让他这么痛苦了吗?

但少女却还是平静地对骑士露出了温柔的笑,说出了无比残酷的话语,“你应该为我高兴才是啊。”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最温柔的国王。

心脏上的那朵花开了。虽然痛,却很真实,真实地让人心动。

是啊,她想起来了。

于月色下对她伸出手的白银骑士,并非是高文。

那是她的saber啊。

99%的人还阅读了:

妖性难驯:第18章

盼你回顾一眼:第172章 修得正果

穿成豪门女配肿么破:第15章 Chapter 01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