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开二度香:第314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木兰花开二度香:第314章,作者:轩辕罗九

甄珩动作熟练地为她上好了药酒,又撕了截袍子给她包扎好,这才帮她重新穿上鞋袜。

“暂时固定了一下,不过回去后最好静养,不要随意走动。”

他现在已经知道她不是女鬼,触手生温的娇躯,散发着淡淡的体香。怎么可能是鬼?

“多谢甄公子了。说来也巧,我以前也认识一位姓甄的姐姐,她也帮过我不少。”

“哦?”甄珩眉毛一扬:“倒真是巧了。”随即他注意到这个女子眼神黯淡下来,充满了诉说不出的哀伤。

便岔开话题道:“姑娘还能行走么?”

她撑起身体,刚想迈腿,却疼得“啊”了一声。

甄珩扶住她道:“事急从权,还是让在下背你回去吧。你住在哪里?”

那女子心里着实后悔,今夜没来由的心绪不宁,便瞒着宝鹃出来散心。谁知会遇上生人,还崴了脚踝。

听到甄珩问她住哪里,不禁踌躇。

甄珩看出了她的顾虑,洒然笑道:“姑娘不必疑心,在下没有歹意。只是想帮忙。”

她有些不好意思,这男子的笑容阳光且能让人信任,低头道:“别再称呼姑娘了。贫尼莫离。”

“茉莉?”

“不是茉莉,是莫离。”

“你是个姑子么?怎么头发那么长?”

“贫尼戴发修行。”

“你的僧帽呢?”

莫离四处看了看,指着道:“甄公子,贫尼的僧帽在那里,是方才摔倒时掉落的。麻烦公子取来给我。”

他也看到了,还是先扶她坐下,然后过去将帽子检起,掸了掸上面的灰土,然后拿了过来:“可要在下为姑。。。。。。为师太戴上?”

莫离有些着恼:“你果真不是歹人么?我只是崴了脚,手可是灵便着呢。”

说完一把抢过帽子,一边盘头发,一边戴帽子。

他看着直乐,似乎在看天下最有趣的事。

莫离定了定心神,虽然这个男子着实可恶,但一来他确实不算坏人,二来自己的脚踝也支持不住,总不见得在这地方待一晚上。

戴好帽子后,便言辞恳切道:“多谢甄公子。贫尼就住在凌云峰上。如今腿脚并不方便,公子。。。。。。”

甄珩道:“万一我是歹人呢?你可放心我?”

莫离暗暗咬牙,这个男子怎么这么小心眼?

甄珩本是跟她开玩笑,见她有些生气便笑道:“佛门弟子可不能生气的。在下背师太回去便是。”

莫离惊讶道:“怎么你用背的么?”

“师太,就你这一瘸一拐的,到了山上恐怕天都亮了。你不想睡觉我还想睡觉呢。”

莫离这才不作声,只能暗呼倒霉罢了。

甄珩是个说做就做得人,来到莫离身前背身蹲下道:“师太请上来吧。”

莫离踌躇良久,才俯身上去。

甄珩走南闯北,身子结实有力,背起莫离,只觉得轻盈。

嘴上却道:“师太好生沉重,幸亏在下还算练过。”

莫离恨声道:“我有那么重么?还有,别再师太师太的叫个没停。难听死了。”

“师太不想听,那在下如何称呼师太?”

“贫尼得罪公子了么?为何公子要与贫尼抬杠?”

甄珩笑了笑道:“在下和你斗斗嘴,一来让你不那么害怕,二来也有缓解疼痛的效果。”

莫离这才恍然,自己本来是心情沉重,结果遇上他后,反而活跃了很多,方才更是暂时忘记脚踝的疼痛。于是感觉这男子又没有那么可恶了。

皑皑月光下,一个白衣青年背着一个妙龄尼姑在山间小径上行走。

这样的场景,估计被谁看到都会觉得自己遇到鬼了吧。

甄珩想到这里,不由笑了起来。

莫离问道:“公子为何发笑。”

甄珩就把和人打赌的事说了一下,然后笑道:“那些山民也许是看岔了,你说这世上哪有鬼?”

莫离沉默了一会,缓缓道:“你又怎知有没有鬼,你又怎知我是不是鬼。”

甄珩不以为然道:“若鬼都生得和你一样美,那又有什么可怕的?”

“美?”她喃喃道:“你觉得我美?”

“正是,在下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识颇广。不过像姑娘这么美的,还真没见过。”

“你若知道我做过什么,恐怕就不会觉得我美了。”

“此话怎讲?”

“我做过很多坏事,我不是一个好人。”

甄珩忽然停下脚步,半晌才道:“你能反省自身,就还是一个好人。”

莫离身子一颤,自来到甘露寺,每日在庄严肃穆的法华殿里诵读佛经,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

往日种种,似流水一般在眼前一幕幕闪过。

要说对甄姐姐没有感情,那是在骗自己。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走上了与姐姐对立的道路呢?

思绪回到了得知自己阿玛被牵连入狱的那天。

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就算去为阿玛求情,皇上也不可能答应自己,弄不好,反而断送了阿玛的一条性命。

其实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姐姐,她早就养成了对姐姐的依赖。

可是有个念头象毒蛇一样窜入她的脑海。

姐姐如今还会帮我么?

姐姐之前在皇上面前为我说项,究竟是为了姐妹之情,还是固宠呢?

为何皇上每次召我侍寝,都不会碰我呢?难道是姐姐她。。。。。。

还有姐姐身边的浣碧,即便是当着姐姐的面,她对自己都是趾高气昂的,何况那次还偶然听到她说自己穿浮光锦不如她美呢?

如果再像以前那样信任姐姐,是不是会被姐姐当作垫脚石,用完后就。。。。。。

就在她踌躇时,宝鹃开口了:“小主,若是家中大事,万万不可轻泄于人呐。”

就在那一天,本该去碎玉轩的她,最终去了景仁宫。

命运就此改变了。

她通过攀附曹贵人,与华妃一系取得了联系。在甄姐姐怀孕后,用香粉训练波斯猫松子袭击她,差点使她流产。又在齐妃送栗子糕事件中,配合皇后将三阿哥抚养权夺走,并取得了甄姐姐的感激和信任。然后,用舒痕胶下毒,意图让甄姐姐失去腹中的胎儿。。。。。。

最开始,她并非没有犹豫。可越到后来,知道不可能回头的她索性不再去想,全心全意地担当起皇后的爪牙,对付起姐姐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八扇屏:第101章 旁观

[FATE]理想国:第26章 26

妖性难驯:第18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