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草贵人:第184章 出嫁3

- 编辑:网页上传 -

种草贵人:第184章 出嫁3,作者:安随悠

没有人注意到,慕景希脖子上的玉佩,隐隐发出柔和的光芒。墨明突然感觉,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一点,又减轻了一点,而镇国之石和月光石上面的光芒,却加盛了许多,仿佛快要将祭坛周围变成白昼。

“希儿怎么了?”

凌圣宇突然出现在慕斯里和秦诗月面前,语气有点失却之前一向的恭敬。

原本,当凌圣宇随着夜明珠的指引来到祭坛外的时候,慕斯里和秦诗月都非常意外,他手上的夜明珠,似乎比他们平常见到的夜明珠,光芒更盛。一身墨绿盛装的凌圣宇,在夜明珠的衬托下,如末世的审判者,眼中的凌厉,让他们竟然有几分惊惧。

“国师他们,正在帮希儿祛除情蛊。”

慕斯里吐了口气,僵硬的表情,透出一丝疲惫和担忧,还有淡淡的期望和祈求。楼兰皇室的祭坛,不是普通人能进入的地方。当初这夜明珠,能将希儿他们从异世带回来,此时能引领凌圣宇来到这里,说不定……

“岳父大人,如何打开这门?”

凌圣宇看着面前花纹繁复的大门,推了推,纹丝不动。甚至,大门上隐隐冒出了一头凶神恶煞的怪兽,要将他的手吞噬。幸好他的手缩得快,那怪兽见凌圣宇没有再尝试推开大门,这才留在门里,蓄势待发。

也许慕斯里和秦诗月没有冲进去,也是因为这怪兽,而进不去吧。他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一点,语气也恢复了以往的恭敬。他心里太急切了,刚刚一瞬间的失礼,让秦诗月吓得脸色苍白,他心里有点点的愧疚。

“这门一旦关上,除非里面的人应门,否则无法打开。”

慕斯里之所以没有进去,也是为了防止今晚有意外变故。如果所有人都进了祭坛,等到他们出来,不知是什么时候,能否赶得及处理意外事件。

“慕景希!快答应我一声!”

慕斯里的声音刚刚落下,凌圣宇便运足了内功,朝着大门里面大声喊叫。他同时松开夜明珠,看看夜明珠能不能帮他,把这大门上几乎要破门而出的狰狞的怪兽,都压制住,主动把门打开。

在痛苦中的慕景希,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凌圣宇不是要几天后才抵达吗?怎么会听到他的声音?

“慕景希!我是凌圣宇!快开门!”

这次,凌圣宇的声音更清晰了,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喊声。而那一直都和乌兰缠斗的九尾狐,听到凌圣宇的声音后,加快了进攻的速度。

不能让凌圣宇进来。它之所以能在失去肝脏后,还能借助月亮的能量恢复体力,是因为,挥剑的人,不是凌圣宇,而且,用的不是凌圣宇的那把剑。如果凌圣宇进来了,它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乌兰感觉到九尾狐的急躁,极力化出烟雾和它缠斗的同时,对着大门喊了一声:

“请进!”

她清楚,处于痛楚下的慕景希,要说出话来,是那么不容易。这祭坛从她在这里生活的时候就有了,她非常了解打开它的方式。

大门缓缓开启,凌圣宇立即飞身进来。在夜明珠和其他几块石头的映照下,他很快就看出眼前的僵持局面。

“当……”

立即抽出腰间的软剑,他飞速上前砍下九尾狐的尾巴,更在它原本就一直在流血的腹部加了一剑。这次,九尾狐真的不敌了,它直直地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被九尾狐的尾巴缠着一直在挣扎的黑瓷和白瓷立即回到慕景希的肩膀,黑瓷很想再次用威压震慑那蛊虫,可是它惊讶地发现,那蛊虫,似乎从刚刚钻出的孔里,吸取了镇国之石和月光石的能量,已经不害怕它的威压了。

国师和墨明快要力竭,可蛊虫不再出来,他们在心里叹息,这次,可能还是失败了。

“希儿……”

凌圣宇看到头痛得浑身发抖的慕景希,黑如深潭的眼底卷起了风浪,他看到束手无策的墨明和国师,便知道,蛊虫依然没有被引出来,而且,它正在慕景希的脑子里报复着,肆意损毁她的脑细胞。这样下去,慕景希就算救回来,也肯定无法如期举行婚礼。

似乎感受到凌圣宇内心的震怒,夜明珠自行飞到慕景希的头顶,缓缓地和正在慢慢失去光芒的镇国之石、月光石融合成一个整体,变成一个六芒星的图案,在慕景希的头顶旋转。

而慕景希怀里的玉佩,则好像在护住她的头,她的神情慢慢放松下来,就要软倒在地上。一直密切注意她的凌圣宇在她身后保持住她的坐姿,接着慢慢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她尽量舒适地接受六芒星的照耀。同时,他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功力注入到慕景希体内。她的身体很虚弱很虚弱,他担心她承受不了六芒星的能量。果然,慕景希的身体,立即像磁石一般,疯狂吸取着凌圣宇的能量。她脑子里的蛊虫,被慕景希变得强健的反抗力震慑,慢慢从两根中指的大小,缩回了原来一根尾指的大小。

慕景希脑子里的蛊虫越来越不好受了。六芒星的光芒,还将地上的九尾狐化成光,注入慕景希的头里。而那些光的所到之处,竟然把蛊虫给吸收了,更是快速修补起慕景希脑子里的创伤。无论是散失的记忆,还是刚刚的创口,全都恢复如初。

乌兰在九尾狐完全消失后,才松下一口气。她把自己所剩不多的功力加持在墨明身上,帮着墨明维持镇国之石和月光石的能量。

在六芒星的光芒弱下来之后,夜明珠、镇国之石和月光石再次分开,散落到慕景希和凌圣宇的脚边。所有人都累成一滩泥,也不管这沙漠夜里凉,直接倒在地上调息。

“希儿,你们怎么样了?”

门外,传来了慕斯里饱含担忧的声音。

听到凌圣宇进去后,里面的打斗声只是响了一会儿就停止。长久的静谧,让外头慕斯里和秦诗月的心,如被无形的大手紧紧揪住一样,快要喘不过气来。秦诗月的眼里包着泪珠,嘴唇颤颤巍巍,冰凉的双手抓着慕斯里的手臂。如果没有慕斯里的搀扶,她现在肯定已经晕过去了。之前那么多次失败,都没有这次这么凶险。

所有体力透支的人,都几乎没了力气,去叫门打开了。乌兰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连发出声音的气力,都没有。

而国师和墨明,更是因为过分的透支功力,此时面如金纸,不可以分神回答。如果调息岔了气,他们很有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

凌圣宇也想回答,但怀里的慕景希气息微弱,还在吸取他的功力。他不敢打扰了慕景希,因为他的功力,连墨明都望尘莫及。此时已经被慕景希吸收得透支了,她还像海绵吸水一般不断地汲取着。一旦他开口影响了慕景希,她极有可能走火入魔,不被情蛊变成白痴,而是被他的功力变成疯子,他一定会崩溃。

黑瓷和白瓷对视一眼,它们还没办法化成人形,直接说出人话,只是“吱吱”和“叽叽”,这大门根本不买它们的账。

所以,慕斯里和秦诗月在外头等候许久,还是听不到里面的动静,秦诗月慌了,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砸在慕斯里的手臂上。

“怎么办?是不是宇儿,也没办法对付那只九尾狐,还有那条蛊虫?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这样尝试了,至少希儿好好的,明儿和宇儿也好好的……”

秦诗月哽咽着,不敢说出更伤心的话来。如果明日楼兰民众知道,他们爱戴多年的国师,因为帮慕景希祛虫而不在了,他们会不会对慕景希进行语言攻击?国师已经是楼兰国的精神支柱,即使他一直很单调。但楼兰国上下,都是从内心有个笃定。只要国师没事,楼兰肯定不会有事。

“或许,他们成功了,准备给我们个惊喜呢?”

慕斯里和管公公相处多年,如果是管公公获胜,他此时的做法,应当是打开大门,到他面前示威。而不是如此安静,如此低调。他认为,说不定是他们赢了,但现在太累了,需要休息。

“惊喜?他们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能应一声门吗?”

秦诗月眼里的国师是那么强大,无论什么事情,都能游刃有余。她实在想象不出,国师会有累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他们可能还在忙着善后呢。月儿,你不要太紧张,自己吓自己。你可是要当丈母娘的,过几日扶桑的迎亲队伍就会抵达我们这里,到时让扶桑国的下人们取笑你大惊小怪,可当如何?”

慕斯里哄着秦诗月。他不认为,凌圣宇会那么轻易挂掉。否则,他这个女婿,还没正式成亲就遭遇不测的话,他会立即帮慕景希另找一个合适的婆家,让他从棺材里气醒。不然,哭的都是他心尖宝贝,他怎么忍心?

如果女儿和儿子都没了,你可能还管人家取笑不取笑的?秦诗月低垂下了头,如蝶翼一般的浓密眉毛,轻轻扑闪着。

99%的人还阅读了:

机甲铁羽时空:第11章 第一张能量卡

海怪:第212章 尾声

择天记之宜世长华:第7章 过渡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